<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唐绵绣 > 第十二章 苦练无用 深夜行 修仙路漫漫
《天唐绵绣》    丁阳陈静两人往回走,丁阳心不在焉忽然脚底一空,是个空洞,陈静抓住了他的手,但是毕竟年龄尚小,又是女孩,丁阳下落之力何其巨大,陈静直接被拖下去,两人都落了下去,洞不深,但两人都没有带剑,直洞旁边有个侧洞,漆黑一片,深不见底,陈静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只能等他们来救我们了。”丁阳指了指旁边的黑洞“干嘛不走这个洞?”陈静道:“干嘛要走?”丁阳道:“说不定有路。”陈静道:“这里本来是一座山,被狂龙夷平才出现的洞,天色晚我们才没看见,现在山体随时塌下,我们何必冒险?”丁阳好像根本不怕死“我需要师姐帮忙,请务必一同进洞。”陈静道:“我不要!”丁阳盯着陈静,眼神中全是期盼和希望,让人难以拒绝,陈静受不了道:“好啦我陪你去。。”

    话说丁阳要陈静带路的原因是陈静懂火咒,在漆黑的洞中尤为重要,两人走了很久,都没有底,陈静有点害怕道:“我们还走吗?”丁阳道:“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干嘛要走?”陈静直接说道:“我害怕。。万一。。。”丁阳道:“有妖怪吗?我会风咒,加上你的明火,一般妖怪都能对付。既然来了这里,就别怕。。”他说着牵着陈静的手,陈静心理害怕也顾不得其他,两人就依偎在一起,忽然脚下一滑,原来地面开始有了水,丁阳看着说道:“这个洞是一个上坡,由于太长感觉不出来”陈静道:“那有怎么样?”丁阳道:“说明我们是在往地面走,再走说不定就能出去。”陈静“哦”了一声“那就快走。”又走了半柱香“死路!?”只听得陈静一声轻叫丁阳比较冷静“不一定。。你把火光对着石壁看看。。”陈静把火光对着前面的死路才发现因为旁边是石壁所以勿以为前面也是。。“可这里怎么会有一张木板?”两人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

    丁阳胆子比较大,伸手去推木板,可木板就像是石壁,怎么推都丝毫不动,陈静道:“要不要回去?”丁阳说道:“都到这里了,回去做什么?再说。。有门道。”陈静问道:“你又发现什么了?”丁阳把手掌打来,只见他刚才用力推门双手上都印有看似乱七八糟的图案。。陈静把火光对着木板,“有字?!”丁阳不知道是喜悦还是什么便道:“你念念。”陈静道:“年代已久,这些字很难看清,急什么?”过了一会儿,陈静道:“碧霄难测升龙日,玉剑会心池中出。。。。就这几个字比较大,还看得清楚。其他还有一些好像是心法口诀。。如果能把这块木板带出去请高人工匠抓图,我想还是可以的。。”丁阳道:“推不开那我们就把木板拆下来带回去不就行了。。”

    陈静没好气道:“那你一个人抗,我可懒得帮你。”丁阳道:“也许是厉害的武功秘籍,师姐也不要?”陈静道:“就算是武功秘籍我们一点根基都没有,怎么练习?尤其是越高的武学,走火入魔的可能越大。”丁阳一本正经道:“就算走火入魔,我也一定要苦练武功了,若是再出现天灾,我不用要人来保护自己了。。比如。。我可以保护你。。”陈静呸了一口“谁要你保护?你还是管好自己。”丁阳道:“同门死伤无数,我若是勤奋修行,死于走火入魔也算是对得起自己,若是武功不济,导致有人为我而死,那真是死不足惜!”

    这话一出,陈静居然愣了,面前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天天调皮捣蛋的小师弟?丁阳继续道:“好不容易有了更高的心法,没有了师傅的阻拦,我就算是练到了走火入魔也不关师傅的事情,师傅不让修行低的弟子练更高武功,就是怕弟子一旦大片出问题她自己难辞其咎。师姐,也不瞒你说,自从韩菱煊出现,后,我满脑子都是求进,也许我是邯郸学步,也许我是高瞻远瞩,但务必。。”说道这里他忽然盯着木板瞧。陈静也好奇回头看,丁阳走上前伸手摸了摸木板中“这可能是一张门。”陈静奇道:“哦?门?”丁阳上下摸了摸“中间有一条缝,很细但是感觉得到。”陈静道:“你是说推不开是因为外面有个锁?而不是死路?”丁阳不等她说完,耳朵贴在门上,轻轻敲击“果然是门。。应该是铁栏杆之类的东西拦着。。而且。”陈静道:“什么?”丁阳道:“外面肯定是一片开阔地方。。我感觉外面空气新鲜。”陈静摇摇头道:“真是可惜了。。”丁阳道:“可惜什么?我们可是找到出路了。”陈静道:“这块木板。。或者说木门你要留着不能毁坏,不然用风火咒破门而出不就是很简单的?”丁阳忽然嘴角含着一种阴笑,道:“那可不一定。。”

    忽然间只听见“咯吱。。”声响,们居然开了!陈静又高兴又生气道:“好啊你这时侯还有心情开玩笑!”两人追打没几步,忽然又停了。陈静见到旁边都是茂密杂草。。“这又是什么地方哦。。”丁阳拨开旁边的草,看见一汪清澈的池水“碧玉潭?!”陈静喜道:“这里是碧玉潭?!”丁阳也笑道:“果然到了山腰,这下可以回去睡觉了。”

    说到这里已经到了丑时,两人困意顿生,陈静问道:“刚才的门是有机关的吧,你怎么找到的?”丁阳道:“我摸到两个往外突起的字,正好是开门两个字。”陈静心理道:“果然,所有的字都是凹进去,突起的字就必定有意义。。”丁阳又道:“是什么人在这里留下这样的门?碧玉潭边杂草丛生,一般人不可能找到的。”陈静道:“要不要告诉师傅?”丁阳道:“告诉可以,等我叫人把上面的字都印下来再说。”陈静道:“你真的要练习?”丁阳道:“我说了,这是个好机会,不说千载难逢也是百年一遇。”陈静道:“好吧,我也不说了,你如果感觉身体不适,随时叫你的大师兄帮帮你。”丁阳告别陈静就去拓下了门上文字,请人抄成手册带在身上。

    第二天到午时忙完了虽说一天没睡他精神到极好。门中事物多如牛毛,也没有人看出蹑手蹑脚的他有什么不对劲,项松立看见他也就觉得他魂不守舍,也许是惊吓过度导致,也不去过多理会,原本几十个弟子同时修炼的灵气房这下只剩他一个人,这几天,丁阳用会心诀要领修身,同时每天接近六个时辰的苦练,十天就达到了风灵第三层朔风卷袭,在兴奋之余也过多劳累。

    一天刚刚起床,只感觉胸口淤血,会心诀本是心法修炼的绝对缓解心法,能够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丁阳太过于求成,恨不得一天就能匹敌韩菱煊。寻常人每日两个时辰修炼后效率就会减半,走火入魔的几率增加几倍,但会心诀就是把这个时间推到了四个时辰,丁阳却连续十天都是让灵力有过经脉直到接近六个时辰,他根基不稳,若不是年轻身体强壮早已一命呜呼,他有一次见到甄捷胸口淤血,掌门一掌过去打到他的胸口,让他吐出黑血,过了几天就好了,丁阳想自己试一试,但想到万一晕厥时候被发现身上的书就不好了,丁阳每天就是抱着这本书,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不过他还是拿出来看了几遍,确定倒背如流,就点火烧了,他反手一掌,打到自己胸口,本来他轻轻一打想试试力量,不料这几天武功神速见长,掌力何止大了十倍?掌风袭到,他就感觉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梦里,他见到一个老人。。道古仙风,一身蓝袍纤尘不染,丁阳还是觉得胸口剧痛,不能动弹,那老人微微笑道:“年轻人,身体不错啊。。”丁阳道:“请问前辈是?”那老人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不过你练了我在木门上留下的心诀,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东西。。”丁阳灵机一动“那。。你是我师傅了?”那老人连忙摇头“你只是看到了你该看的东西,怎么能逼你拜师?”丁阳道:“那谢谢老前辈,您一定是祖师爷潇涵真人。”潇涵真人笑道:“儒子可教也。。呵呵。。对了这里不能废话太多。。你修炼会心诀怎么还会导致内伤的?”丁阳就把实情说了。潇涵真人道:“那就怪不得了,急于求成终究没有好处,你记住吧,接下来一天不要超过五个时辰修炼灵力,如果还想提高,就去练练剑法吧,也不要练什么精妙招式,先把最简单的一刺,一抹,一斩,一挑练到熟练。”丁阳道:“感谢万分,不过听说。”说到这里他眼前又是一黑,下意识左手往胸口一抓,眼睛睁开醒来的时候床边只有个陈静在看着他,眼中三分怜悯却有七分怒意。

    丁阳离她这么近有点不好意思道:“师姐。。我睡了多久?。。”突然“啪!”一声,丁阳左脸挨了一巴掌“你都快急死我了,还敢笑!快说你是不是练功出问题了?!”丁阳还是笑笑道:“我太急了,没办法,以后不会了。。”“啪!”又是一声“你还敢有下一次哦!看我不扒了你!”丁阳道:“师姐听我解释。。”忽然陈静又准备打过去“你还敢着陈静转头就要跑,丁阳想到万一师傅责怪怎么办?他这时候身法也快了很多,双手一截,搂住了陈静的腰“师姐别急。。你答应过我的。。”陈静回头伸手想要挣脱“放开我!你这个小流氓!”这时突然门外温红的声音道:“师妹,小师弟醒来了吗?”丁阳双手一紧抱着陈静到了面前,轻轻在她额头一吻,陈静突然像是被点了穴,动都不能动,丁阳对她调皮一眨眼,在她耳边轻声道:“别告诉任何人。。求师姐了。。”说着他放开了手,陈静面红耳赤都不知道做什么,丁阳拉着她的手出了房门向温红道:“师姐好,我看同门死伤无数,急于练功,导致刹了气,下次我会小心的。”

    温红看他精神饱满,刚才估计这两人又在打闹,“师傅也来看过,说你没事,休息就能好。”陈静跟着温红一块走了。。她心理波动起伏,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丁阳心中倒是简单的多,就一句话“不要告诉任何人。。”忽然他感觉脖子被手臂一夹,又是项松立来了道:“哈哈,小师弟,我刚才都听到了。。哈哈哈”丁阳心理一惊“什么?!”项松立道:“你和陈师妹心心相惜我怎会不知。。”丁阳松了一口气道:“门中同门尸骨未寒,师兄怎能开这等玩笑?”项松立用惊讶眼光看着丁阳“你什么时候变得怎么感性?”丁阳突然阴笑道:“那你和周师姐呢。。。嘿嘿。。”项松立干咳一声道:“这个。。我们什么都没有,不像你们经常肌肤相亲,让师兄着实羡慕啊。”丁阳也不想说什么,暗暗想着潇涵真人的话,接着每天都苦练心法灵力和招式,也没有了不适应的感觉,觉得一切舒畅无比,越来越起劲。

    有一天突然旁边有弟子说道师傅要去紫翠派,丁阳疑问重重“周晓艳师姐没有跟师傅说吗?”他来不及想这些,自从狂龙出山那老人在他心中的地位变得无比重要,老人说的话甚至超过潇涵真人在他心中的重量,丁阳直接去面见幽道居士,在前山断崖看到了她,丁阳什么也不管直上前去“弟子丁阳参见掌门。”幽道居士头也不会道:“丁阳啊?。什么事?”丁阳道:“那日温红师姐传话要师傅不要去紫翠的。。。”幽道居士点点头“我知道,不过这一次去欢呼重大,为师就是丧命紫翠,也一定要去。”丁阳朗声道:“那我也去!师傅说过愿意去的人都可以!”幽道居士这时侯转过头来看着这个门中最小的弟子,他的一片赤子之心怎么会不知道?“你武功稍弱,到时候怕。。”丁阳道:“师傅可以试探弟子武功再做定论。”幽道居士心道:“你一个月前刚刚学会用风咒,又晕了半个月,怎么都不可能到第二层。。怎么说话语气这么肯定?”幽道居士伸手抓住丁阳手腕感觉徐风缭绕大有第四层云雾具散的灵力。幽道居士道:“这。。是项松立传给你的吗?”丁阳摇摇头“是弟子自己练得。”幽道居士喜上眉梢“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勤奋和出众,果然让为师大开眼界。”丁阳虽然高兴但是师傅视死如归的话让他不得不心中一阵凄凉之意。

    夜晚,丁阳想到第二天就要去紫翠派,心中烦闷,也没有练功了,不过想到自己的苦练有了成就,他一个少年怎么不沾沾自喜?他走出房门歇歇气,忽然看见甄捷从山外飞回来,鬼鬼祟祟,他跟上去,到了甄捷住处,听见里面道:“安排好了吗?”甄捷声音道:“没问题。”那声音又道:“这次保定你当上掌门。。什么人?!”丁阳大叫不妙,以为自己这次在劫难逃,忽然甄捷却是向另一个方向飞去“出来!”只见一个轻巧身影从树丛跳出来,居然是个女子,那女子也是娇小之极,她笑道:“想不到名门正派中尽是藏污纳垢,勾心斗角的地方,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说着她就要飞走,只见甄捷大叫道:“哪里跑!”他拔剑一冲,那女子回身也是拔剑,之见寒光一闪,甄捷手中的剑断成两节,人也落下,那女子飞走不见。

    甄捷房中的神秘人物道:“她是青冥宫的人,刚才是青冥剑法的绝命剑刃,还好你武功高,不然。。”甄捷道:“那现在怎么样?需不需要改变计划。”那人道:“不用,我们这么做,青冥宫是求之不得的。”这时丁阳慢慢走回去,心想“他们肯定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师傅呢。。。还是等从紫翠派回来再说,师傅现在心情不好。”他又想想刚才那个女子武功也不在韩菱煊之下,真说的上出神入化,想到这里,若不是第二天要早起,他肯定又要去练功,走到房门前,居然陈静也在这里。

    丁阳笑道:“师姐深夜来访不知何事?”陈静开门见山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去紫翠。。”丁阳看她满脸苦涩,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自己本来想调侃都收住了嘴“怎么了?”陈静道:“我怕你。。我心里很不安,你可以别去吗?”丁阳缓缓道:“是的,的确很危险。”陈静本来低下了头,听到这里不解道:“什么?”丁阳道:“你去通知温师姐她们,一定要小心甄捷!”陈静看着他脸色比自己还要沉重道:“甄捷师兄。。怎么了?”丁阳道:“刚刚我看他和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在密谋什么,我怕出事。”陈静道:“那你还不告诉掌门去?”丁阳道:“明天掌门这一趟异常重要,过了这次再说,而且你们所有人都提防甄捷,我料他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陈静道:“你一定要陪师傅去吗?”丁阳道:“我会一切小心,师姐放心,如果。。”陈静拦住他的嘴巴道,“没有如果,你一定要平安回来。”说着泪光流出,在月光下晶莹剔透。丁阳抓着她的手道:“一定。如果碰到什么紧急情况,例如。。当然不可能有两条龙了。。”陈静噗佌一声“好没正经的!我走了,祝你好运,练功不要再过头了。。”她急忙说完,转身离开。

    第二天,幽道真人只带了项松立,丁阳,甄捷,和温红四人徒步去往紫翠派,路上就只有项松立和丁阳两人走在最后面,为的当然是方便说话,项松立看见丁阳也跟上来当然是奇怪万分“喂喂。。你跟来做什么?不留在门里去陪你师姐?”丁阳笑道:“这个嘛。。我本来也想,不过。。师兄你还记得后山那个奇怪的老人吗?”项松立道:“就是你说太抬举我们的那个吧,怎么了?”丁阳沉声道:“就是他,说师傅这次有危险!”项松立奇道:“紫翠派那里也有一条龙?!?”丁阳道:“怎么可能啊?!那还得了?!”项松立喃喃道:“我估计也是。那是怎么回事?”丁阳道:“不太清楚,不过他要我们阻止师傅来紫翠派,但是他说过两个月又可以了。”项松立对丁阳道:“你跟师傅说了吗?”丁阳道,“怎么可能不说?”项松立道:“那师傅没有说什么?!”丁阳道:“师傅说她就是死了,也一定要来的。我没办法,想帮助师傅只能跟来。”项松立道:“你可真是好弟子,你现在有了第四层境界了?”丁阳道:“不错,我这个月天天练功还是有效果的吧。”项松立道:“何止是有?简直就是神速啦!我估计过不了几个月,你就能赶超我了。”丁阳道:“我只是苦练而已,终有烦闷的时候,天天这样谁能受得了?”项松立道:“到了紫翠派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我们都记得保护自己就行了,处处留意,把发现的不妙因素告诉师傅就好,师傅武功是我们十倍,会照看好自己的。”丁阳道:“真希望这次快点过去,好回山上。。。”项松立笑着接道:“见你的美娇娘。。”丁阳踢了他一脚“少开玩笑。。。”接下来的几天,这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紫翠派,这一代掌门刘蕊,是幽道居士的好友,但是在走到紫翠派山门前的时候两边弟子都是严肃异常,庄严的气氛让几人都有点透不过气来,面见几人的地方在悬崖之明上天留我下来继续修炼,怕什么?”其实修炼到第三层灵力时,已经可以御剑而飞,幽道居士看他已经到了第四层都没有教他心诀是有意不让他乱跑,想留他在碧玉派多修炼一段时日,丁阳知道修炼得好可以御剑,却不知道如果初步练不好,硬要强行御剑,至少要练到第八层境界而且多次尝试才能知道怎么样调息,一天他突然有了个恐怖的想法,“为什么自己失踪这么久都没有人来找?自己再半山腰应该是非常显眼才对。。

    那么大的爆炸,有人也飞下高空落到山底下才对,碧玉门人没有来找寻就算了,紫翠派门人也一个不见。这就真的是怪事了,”他越想越不敢想“师傅他们到底怎么样了?爆炸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针对我们碧玉门?”他又想起那天甄捷说的什么当掌门。。“不对!。。甄捷也来了,若是师傅都炸死,他哪里能活命?。。难道是那个神秘人出卖甄捷,把他一并杀死,这下糟了!门中只有周师姐和戴师兄两脉,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想对碧玉派不利,生死存亡了。。”他又想“师傅叫我守在门口,难道是知道会有意外?!但是没有想到是这样大的事情。。动手的只有可能是第三方,那个神秘人到底什么身份?他不是想吞并正派人物的邪教,这个那青冥宫女子就说过,他也是正派人物。。”

    可怕的就是这里,甄捷飞回来的方向就是紫翠派,神秘人要他准备的是什么东西呢?“还有。。那个老人,他叫我们不要来果然是正确的,他难道料到会有爆炸?如果料到。。为什么两个月后又可以来了?难不成两个月后爆炸就没有了?”他想着想着,有点头晕,就躺下来看着天空,放松自己,他想着,那天也是这样的蓝天,也是这样的天气,他和师姐在后山练剑,练完便打闹在一块,自己虽说对男女情爱不懂,但是陈师姐和自己告别的那天晚上,可算是真情流露,就算两人深情相拥都是意料之事,但还是玩笑收场,想到陈静对他的期盼,一句“一定要安全回来。”在他耳边不停回响。。梦中,,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城市。。他看看周围,城头旁边一个大房子上写着“洛阳驿站”。。

    “哦。。洛阳。。传说中中原的繁华城。。”忽然他好像闻到了一股香气,也怪不得他,几个月都是运气支持,嘴里早就淡出鸟味,香气扑鼻实在有不可抗拒的诱惑,来自于一个包子铺,门口长队都快看不见底。那老板是个年轻少年,看起来像个公子哥,哪里有揉面做包子的样子?只听他说道:“只剩二十个了,后面排队的就回家吧!”只听后面人纷纷道:“都排了几个时辰了,不能多做点啊?!”那老板道:“没有面团了!怎么做?!”后面人纷纷叫道:“快去给老板送面团!!”这时侯城东边走来一个青衣少女,丁阳一惊“这不是那个在碧玉门打断甄捷剑的青冥宫女子?”只见这女子走到包子铺,“我要这老板陪我一夜,你们都回去吧。。”说着她抓着那老板就走了,后面一片声音“哇塞,你看那少女多漂亮,真让人羡慕哦。。”“男才女貌,绝代般配啊。。”“明天这老板还有没有力气揉面啊?哈哈哈。。”

    丁阳看那老板好像丝毫不会武功,就像被提着的小鸡一样。便跟过去看看,哪知两人竟然是到了一家客栈,那女子早就准备好了一桌宴席,这下更加香气扑鼻,丁阳已经咽了无数次口水。

    只见那两人坐下,那老板道:“姑娘这是玩的哪一出?”那女子道:“请你吃饭啊,不愿意吗?”那老板道:“这个。。姑娘有事还是直说吧。还是要什么在下帮忙的?”只听那女子道:“我是要你帮忙的,不过你先吃点东西嘛。”她说的肯切,这下让丁阳实在受不了就要抓狂,那老板道:“姑娘有什么事直说就是,我对姑娘一片真心,办得到的我肯定帮忙。”丁阳奇道:“这女子是青冥宫的人,有什么要这老板帮忙的?”那女子道:“我要齐风,你把他拿来。”丁阳心想“齐风?诗经么?拿个诗经要请客?”只听那老板道:“姑娘开什么玩笑?我不就是齐风。。。”他还没说完,那女子忽然一拍桌子。

    但是没有含灵力,否则就是铁桌都会被她拍碎“你不是。。。你不是!你把他还给我。。”说到这里女子居然哽咽起来。。那老板轻声道:“我也不愿意他。。”那女子泪水夺眶而出,抓着那老板哭到“你为什么不救他!!你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如果你在!他就不用。。。”说到这里她放声大哭。。无法语言。。

    那老板把她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就像是父亲安慰着女儿一般,过了一会儿他解开衣服扣子,强壮的胸口有一个四点太极印,那女子擦了擦眼泪道:“这是什么?”那老板道:“这是万象印。”那女子奇道:“你解开了?”那老板道:“齐风他相信我,才封印了冥魔的一半力量,在神界杜寒冰死前把力量都送入了天罡棍中,等待的就是六年后万象印和逆天咒同时解开,他不希望我去和他一起死。”那女子道:“你们一块去对付黑龙的话不会胜算更大吗?”那老板摇摇头“齐风想用他的死,告诉我用狂龙控制冥魔力量。如果他和我一块去杀黑龙,没有问题,但是他用完了灵力就控制不了我,所以他才两次用禁咒封印了我和和黑龙。”

    那女子摇摇头,眼里全都是空虚“别说了。。别说了。。”他说了几句话。。丁阳没有听清。。忽然亮光一闪,丁阳忽然醒来,“好奇怪的梦。。”他只记得那香气扑鼻的包子和一桌宴席。。。“就算是为了吃到好东西!一定要学会御剑!”

    这时侯侧边飞来一只大鸟,丁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鸟,这是一只背上能够站上一个人还能展翅高飞的鸟。可笑的是丁阳这时侯想的居然是吃了这只鸟“要是项松立师兄在这,肯定要吃了这只鸟。。哎。。不知道师兄是不是还活着。。”那大鸟飞近,丁阳一惊,它背上还真有一个人,那人飞到他面前,他也盯着这人,那人忽然开口道:“小兄弟在这里做什么?捉迷藏吗?”丁阳道:“我是掉下来的,命大没死,前辈能救我下去吗?”那人看了看峰顶道:“那么高掉下来没死?”丁阳道:“我有五层风灵力,免得一死。”那人道:“五层?那可以御剑了吧?”丁阳摇摇头“师傅怕我贪玩到处溜达,就没有传我。。”那人道:“你师傅是谁?”

    丁阳道:“是碧玉门幽道居士。”那人奇道:“哦?碧玉门?”丁阳接着道:“不过这里是紫翠派。”那人道:“你怎么会掉到这里?两派打起来了吗?”丁阳摇摇头“不知道,我头一晕,就到了这里。”那人点点头“小兄弟想下去吗?”丁阳喜道:“前辈若要帮助,在下义不容辞。”那人笑道:“有个拿赤炎剑的小子一直追着我,你愿意做人质吗?”丁阳听到这里有点奇怪“人质?前辈的意思是。。”那人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丁阳摇摇头“在下丁阳,请教前辈大名。”那人哈哈一笑“我就是司马飞云!”丁阳大吃一惊心理道:“这人就是天下闻名,所有修仙人的敌人司马飞云?!”司马飞云道:“小兄弟做我人质,若是我逃出昆仑山,就放了你,如何?”丁阳想着被这种无耻之徒挟持,还不如死了以免侮辱师门,道:“若是要这样,那我只能直接跳下去了。”就在这时司马飞云猛地出手一掌,丁阳已经有了防备,但是司马飞云水灵早就突破十层,加上土灵术也是极强,和刚刚起步的丁阳实在是天差地别,丁阳一招都没过就已经输了,司马飞云抓起了他一块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