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唐绵绣 > 第十一章 天征神罗 四海平 飞龙再升天
《天唐绵绣》    昆仑山,碧玉派,乃昆仑八大修仙门派之一。这一代掌门是幽道居士,她本已出家为尼,但原掌门许千瞳被人陷害身亡,弥留之际留下遗嘱让幽道居士,原名琪合氏的她来接任掌门之位。幽道居士本意是绝不会再管碧玉派一鸡一狗之事,但师兄留下遗命,看在敬畏亡灵的份上,她也不得不掌任居此。碧玉派没有琼华派和天墉城那么声势浩大,在八个门派中算的上是小的,不过初代掌门潇涵真人掌握一套心诀和剑谱,名叫会心诀和神池剑法,他花了几年时间苦行修炼,熟练融会贯通后竟然在四处比试中击败了中原各地高手,他也信心大增,潇涵真人远离中原在昆仑山开山立派。

    此地有碧玉潭闻名天下,当地族人传说这碧玉潭中的水,只要喝上一口就能长生不老,因此潇涵真人门丁兴旺,来拜师学艺者络绎不绝,可人算不如天算,玉仙狩猎期爆发地震,碧玉门毁于一旦,潇涵真人也在这一次后大病去世,碧玉门才落后于新来的同属于昆仑山的修仙门派。修仙是指飞升,修道,行善这三种能够竞选入仙籍,六界中神魔两界聚首,成魔也有逆天,杀戮,嗜血三种方法,这里不提,六界中人,妖两界死则成鬼,达则成仙,能化身为人的妖,离成仙都在咫尺,可与人界争斗不休,导致失败累累,每个修仙人都需要修炼一种属性,也就是八卦中风,雷,水,火,土。相生相克,土克火,火克水,水克风,风克雷,雷克土,一种属性的灵力,寻常人把一种练到极致就需要五十载,练第二种就需要一百年,而且容易走火入魔,所以即使修仙长寿之人练两种属性甚至更多的凤毛鳞角。

    修炼任何一种灵气都是从最简单的咒开始,咒可以写在小纸片上发动,适用于任何人,修仙门派就是向民间推销符咒而赚得一定的收入,每种属性分十层,练到更深就需要结印,根据天干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五灵练到极致便是五灵诀,所谓水无孔不入,火无物不焚,雷无坚不摧,风无阻不透,土无物不容。但即使有人年轻有为练到极点也会继续修炼,若是灵力不够,催动一次就会消耗太多灵气,在战斗中若是被敌人躲过自己是需要运气良久才能恢复,昆仑山八派属于后期修仙门派,最基本的招式拳,掌,指,腿,刀,剑,棍,暗器等也是修炼灵气前必须习得的,灵力练到一定便可以用自己的武器飞天,所谓轻功比御剑速度慢得多,不过不需耗费灵气,自身修为就可,天下修仙人不拘泥于招式比拼,注重灵力修为,但到了一定程度,巧妙运用招式是制胜关键,这个道理只有魔界不懂。

    碧玉派,后山,一男一女在练剑,说是练剑,还不如说是在玩耍,两人都是少年,就算门规严格,两小无猜无忧无虑怎么会认真练剑?两人乃是丁阳和陈静,丁阳收剑道:“昨天师傅教的剑招就是这些吧。”陈静摇摇头沉思着,丁阳又问道:“不是么?师妹你刚才不也是这么使出来的?”陈静恍然醒来一般“你刚才说什么?”丁阳莫名其妙看着她“我问师傅昨天,教我们的招式我们是不是算完成了?”陈静道:“不对不对,是你上一句。”这下换丁阳不解了“我就说了这一句话啊…”陈静道:“你刚才叫我什么?”丁阳才想起“哦…师妹…”陈静面飞红霞轻声喝道:“好啊…乘我不注意想占我便宜…你—”声音高了许多,却是委婉得如百灵鸣脆。

    说到这里话似乎还没完,丁阳却突然向她腰里捏了一把迅速闪开,做了个鬼脸道:“就是要占你便宜…怎样怎样…”陈静瞬间羞红了面颊鼻息急促,拔剑就冲了过去“看我不教训你?!”两人追打了好一会儿,丁阳连连讨饶“师姐我错了,别闹了。”陈静也收剑,娇嗔道:“可以啊,只要你向我磕三个头,说声师姐我再也不敢了,我就放了你。”她不料话音刚落,丁阳居然真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陈静怕是吓到了他,赶忙过去扶起他,原来这次丁阳是又准备偷袭陈静一下好玩,没想到陈静弯腰太多,丁阳一出手竟然碰到了陈静的胸部,她正值十六岁少女,春心刚刚萌发,怎么受得了这样的侮辱,她拔剑大怒道:“小流氓!今天看我不废了你!”丁阳见她真就惹怒了,心中暗暗叫苦,自己这次真的想认错都不可能逃过了…陈静剑剑带风招招夺人,丁阳躲来闪去也逼急了“师姐你再不停手我也要拔剑了!”陈静听他不知道悔改居然还敢生气“好啊,你拔剑,若今天我输了我认倒霉,我赢了就砍了你右手。”,丁阳怎不知她其实胜算在握,灵机一动道:“师姐我最开始问你的问题可不可以先回答我?”陈静道:“什么问题?!”丁阳道:“就是我问师傅昨天教的剑招我们是不是已经练完?你说不是,我正要问你。”

    陈静这才回过神道:“哦…练是练完了,不过我觉得你我练的和师傅使出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师傅使出这几招看起来英姿飒爽,飘飘欲飞,威力极大,可是我们使出来根本就是普通武功,毫无精妙可言,更别说克敌制胜,看师傅简直就望尘莫及。”丁阳接道:“师傅灵力之强可不是我们所能僻级,而且师傅把这套剑法用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再熟练程度也是重要的,她不是说过么?”陈静点点头又想了想,忽然抬头冷冷道:“你没什么事了吧?”丁阳道:“师姐,你真的要砍了我一只手?”“是的。”丁阳道:“我可以做什么事来换这只手吗?”陈静道:“不可以,现在求饶太晚了。”丁阳曳眼坏坏的笑道:“师姐既然与我肌肤相碰何不嫁给我?哈哈…”他话音还没完,陈静一剑刺来怒斥道:“好你个小流氓居然还敢占我便宜!我要砍你双手双脚!”那剑虽快,却是虚晃无力,羞得面红耳赤的她感觉心跳加速肢体酥软,无力提气…这时,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原来大师姐温红看到两人嬉笑打闹,不由得笑出声来。当下丁阳找到了救命稻草,抽身往她身后一跳“大师姐救命,陈师姐说要废了我。”陈静见到丁阳找到靠山“你是男人就别躲在女人后面!…你…”温红连忙圆场道:“别再难为师弟了。看你都拔剑了,要是真的伤了小师弟怎么办?”陈静委屈道:“师姐,你不知道这小流氓多么无耻!不杀他难消我心头之恨!”温红宽慰道:“小师弟大不了跟你玩玩,怎么说的这么难听啊?你还小,没下山见到过真正的无耻之徒…”

    陈静这才收剑,目光锐利地盯着丁阳“我看再无耻也不过这家伙…对了,师傅有什么事吗?”温红收了笑容道:“对了,差点忘了正事,师傅说要见小师弟。现在也午时了,该去吃饭了。”说着三人走下后山,后径虽是花鸟鱼虫,青松遮天,却还是挡不住阳光洒下的欲望,令人神清气爽。三人有说有笑,陈静问道:“师姐,你把师傅昨天使得招式练了没?”温红摇摇头“看起来简单,练不好。我试过很多次,并不是没有师傅熟练,而总是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说不出来…比如第二招和第三招,练起来没有问题,但是你稍微想象实战中,第二招是隔开的防,第三招却变成了斩,挥起来容易,可是敌人若是一剑刺来怎么办?岂不变成了同归于尽?再者第十四招和第十五招你肯定发现了,连续两次的转身,有点没有必要…”

    她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说了好多个问题,陈静和丁阳听得出神,等温红说完停住脚步,两人才反应回来。陈静道:“师姐果然天资聪慧,小妹佩服…本门中恐怕只有你能接师傅衣钵…”温红笑了笑,“你忘了大师兄甄捷吗?我还远远不如他啊~我看师傅几年来注重培养他,对他偏爱有佳,早就把掌门之位有意给他。”“啊呸,那人仗势欺人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他那群党在碧玉门横行霸道,这硕大的碧玉派几百上千人若是让他当了掌门,我宁肯不修仙。”丁阳这一翻话说得义正辞严,陈静和温红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忽然天空中一声雷鸣,轰隆一震巨响打破沉寂,三人同时抬头,只见晴空万里,哪里来的什么雷声??丁阳哈哈笑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晴天霹雳?今天见识到了…”说到这里,天空又是几声雷鸣,陈静道:“没有云啊~难道是有人用雷灵术?师姐,我门派中可有人是修炼雷属性灵力的吗?”“我知道的只有三个人,但他们修为尚浅,不可能这么远能发出如此大声雷鸣才对。”丁阳听到这里像是悟到了什么问道:“师姐你属性是土吧?练到第几层了?”温红有些不好意思“我还只到一半,第五层而已。”丁阳道:“那甄捷也还不是第五层而已。”陈静冷冷道:“我看你还是担心担心还在风咒徘徊不进的自己吧。”丁阳嘻嘻一笑“师傅说我的进步速度尤为可观,说不定这次就是要传我更好的武功也说不定。”陈静瘪瘪嘴“不被骂就不错了,还想要奖励。”

    话说丁阳平时瞎闹但也是勤奋之后,他每天练功超过一般门人半个时辰,所以在后一辈弟子中算是进步较快的,但是少年爱玩也是必然的,所以也不可能苦练成什么样。温红忽然脸色一沉道:“师傅说你的时候脸色有点不好,师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丁阳还是一脸轻松带笑说道:“我问心无愧有什么好害怕的?”他自认为自己平时算的上勤奋又没有说什么不雅之言,师傅就是杀了他,他也仰天无愧,初生牛犊无忧无虑,没有牵挂,这不就是每个人都梦想的吗?忽然三人前面晃现一个身影。三人往前快步走去,看见了一个瘦小的老人倒在路中间。温红感觉有蹊跷,拦住两人“你们看!他的周围没有脚印。”陈静道:“也许是被人扔过来呢?”温红道:“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灵力,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本人的。”丁阳道:“那怎么办?难道让他就这样倒在路中?”

    话说到这里,只见那老人身体一动居然灵巧地坐了起来。三人一惊同时退了一步,只见那老人盘腿而坐,运气起来。“他果然会武功?!”丁阳脱口而出。陈静问道:“师姐,我们现在怎么办?”“等他运功完再问不迟。”丁阳道:“他要是运功完要杀了我们怎么办?”陈静道:“我们无冤无仇,杀我们做什么?再说我们三个未必打不过,打不过就跑,跑不了发信号就行。这里是碧玉派,怕什么怕?”丁阳嘟噜道:“我没事,我怕的…”他说到这里居然说不下去,他也正愁着,那老人还在运气,忽然开口说道:“这里是碧玉派?”三人一惊,温红道:“正是,敢问前辈是怎么到这里的?需不需要帮忙?”那老人一直背对他们,忽然整个身体转了过来,就像是坐着一个转盘一样。三人这才看清楚他的面貌,他满头白发脸色枯黄,若不是眼神锐利,气势恢宏,和一般老人没有差别。他问道:“现在碧玉派掌门可是许千瞳的师妹,自称幽道居士的?”温红回应“正是,前辈可是师尊的好友?要不要一同去见师尊?”那人摇了摇头“我就不去见她了,你们转达我的一句话就行,就说是剑下败者前来告知。”温红道:“那老前辈请讲。”那老人深呼吸一口气,像是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一样,不紧不慢悠悠地说“一个月后,你们是不是要去拜见紫翠派,刘蕊。”温红一听大惊,这明明是师傅深夜召唤她私下说的,还并没有在门中公开,怎么这老人难道会读心术?老人板着的脸渐渐舒展又道:“我没有恶意,你们放心。就跟你们师傅说,不要去了,就算要去,两个月以后再去。你们会奇怪,而我不能告诉你们为什么也来不及告诉了。”

    丁阳听得莫名其妙忍不住还是问道:“就是一个月之后才能去是吧?为什么没时间了?老前辈你的伤不是在变好吗?”那老人摇摇头“你们只管快走!马上回到碧玉派。”他看了看温红“这位姑娘能御剑,但是带上两人估计不行,我不能教你们放弃同伴,所以快走!”他说的肯定,眼神语气让人不得违抗,三人只能听他的话,快速回到了碧玉派前山。

    山门前一群人簇拥在一起,纷纷扰扰,温红看见周晓艳也在,便问道:“师傅在不在?”周晓艳见她使了个眼神,拉住温红,来到了僻静地方。丁阳见她们可能是有私事,便径自往人群里面靠,只听见一个说“诶诶诶!刚才你们有没有看见大师兄出手啊?那叫一个精彩啊,我估计啊,都有第六层境界了!”另一个说,“哪里啊,我看都快有第七层了。没瞧见大师兄一出手,那人立马东奔西跑的狼狈样子。”丁阳以为甄捷又在到处炫耀伤人就不去再听,回到陈静身边。“他们说什么?”丁阳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温师姐不是在问周师姐吗?我们先去面见师傅也行。”

    忽然临风堂里面一声怒喝“你们都站好!”本来碧玉门总共七百余人,在山间站岗和练到第四层灵力的下山的人轮番离去,每个人都有不同修仙方式,碧玉派这点是很宽和,留在了前山的就只有不到一百人,听到幽道居士一声怒喝,众弟子虽然从来没有列过队什么的也能做到站在两边,一阵哗啦哗啦脚步声后,温红和周晓艳站在最前面,虽然陈静应是要站在中间的,但还是和丁阳站在了最后。房门一开,幽道居士和脸色惨白的甄捷走了出来,丁阳心里道:“听师兄们说应该是甄捷出手打了什么人?难道是那个老头?。”幽道居士说道:“你们今天都看到了?!”几个巧舌的弟子都纷纷说道:“师傅师兄大展神威,把昆仑派卑鄙小人打跑…”幽道居士怒声道:“都给我住嘴!胡说八道!”这一呵斥震得经过的飞鸟都绕道而走,一时间前山鸦雀无声。幽道居士又说道:“你们看见的,应该是你们那种知错不认,不认输的烂脾气,你们武功修为都比不上别人就算了,输也输得让人火冒三丈,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旁边就有弟子嘀咕起来“还不是嫌我们武功太差了,我们要是能打赢,您老生气什么?”幽道居士说道:“你们接下来多修炼灵力,少在一起打斗,降降火,你们谁能够觉得自己脾气够好,一个月后就跟我一块去紫翠派,若是没有人来我也不勉强。”说到这里众人哪里不高兴?每个人都怕天天被师傅说师傅出门还不放过自己,这下听得师傅不亲自要人跟随去,怎么能不开心?丁阳暗自下决心“如果师傅非要去,我一定跟随着。”忽然幽道居士说了一句“丁阳在不在?”丁阳径直走到了她面前恭手低头正要回复,“你昨日申时在什么地方?”丁阳想了想顿答道:“回师傅,弟子是在山下小龙泉提水,昨日项师兄叫我去做的。”正说到这里,五脉之一的项松立走了出来,他剑眉星目,英气勃勃道:“师傅,昨日确实是如此。”幽道居士点点头“好了,没事了,你们散去吧。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别来跟我说,跟相对五个师兄师姐说就好了。”

    众人稀松散去,丁阳陈静两人走到温红面前问道:“怎么了?不跟师傅说吗?”温红道:“我已经转达给周师姐,但是那人自称的身份我没说。因为他不敢说身份我怕是师傅仇人,但是我不敢判断,索性先不要师傅去紫翠得好。”丁阳问道:“那刚刚师傅生气又是怎么回事?”温红道:“有个昆仑派的二代弟子前来挑战我们五个人。”陈静惊异不已道:“他一个人挑战你们五人?”温红摇摇头,“是这样的,昆仑派高胜一向以内功闻名,而且此人雷灵属性已经练到了第五层,功力绝非一般,人也算谦和,他来到这里就说要和五脉的我,周晓艳,甄捷,项松立,戴建切磋切磋,好长点见识,更觉得千里迢迢而来,若是连对手都找不到,也对不起自己。但是他刚说了几句谦恭的话,本门弟子就都觉得他居高自傲目中无人,便要上前动手。没想到上去比武的弟子没有一个能够跟他动到第四招的,三招就全部落下来。

    甄捷看不下去了,冲上去就全力急攻,两人在剑花中呼来闪去,在甄捷快攻之下,高胜剑不出鞘,尽数挡开躲过…”温红顿了顿,快速环顾四周,接着道:“周师妹看出了蹊跷,高胜武功高出甄捷。但是寻常弟子却认为是甄捷迫得高胜不敢还手,甄捷攻出七十二招后开始夹杂火灵气,高胜引雷两人打在一块,这下比灵力而且没有相生克,甄捷剩了一成,就在高胜拔剑…师傅赶来,冲上去阻止了两人…高胜直接御剑走了。”丁阳点点头“那师傅…”“我看师傅也知道这人不是看不起本门修行靠后的弟子,听周师妹说原本师傅要以礼相待留他下来多住几天,既然他想比武,就让他打个够。一来告之天下在这里碧玉门不是以多欺少的地方,也更不怕他敢对门内弟子痛下毒手…”温红这一番详述,大家已听出个所以然。

    丁阳若有所思“那在山头上听到的雷声就是高胜所发了。”说着说着已经到了未时,项松立从丁阳身后一跳出来,手臂一腕,夹住了他的头,把丁阳拖到了一旁道:“好啊,小师弟,你刚刚入门居然就和师姐们在一块玩,过了几年还得了?”丁阳知道项松立虽然是一脉掌教,但也是个开朗调皮之人,丁阳哈哈一笑道:“这能算什么?我上午还摸了…”项松立道:“什么?!你竟敢?不过你们若是心意相投而且年龄相仿,我还真羡慕你们…”丁阳摇摇头叹道:“不是温师姐唤我来,我肯定再也见不到师兄你了。”项松立道:“那下次可不要找我撑腰哈,哦,对了。”他突然脸一沉“你知道师傅为什么要问你昨日申时在做什么吗?”丁阳摇摇头“是不是我不在山里,师傅找不到我?”项松立沉声说道:“据说是一件看起来像玩具的东西,师傅怕是你调皮拿去了。”丁阳有些委屈“我爱玩也不至于玩到师傅房间里面去吧,而且师傅需要特地问我具体时间?”项松立道:“你有所不知,我看师傅的脸色,她丢的东西很重要,但似有隐情不能明说。”丁阳有些疑惑“那会是什么东西?”项松立噗佌一笑“肯定不是影响到本门但是又是师傅的私人物品啦,哈哈哈。”说到这里后面忽然一阵唏嘘声“大师兄!小师弟!”

    两人回头一看,居然是狄穆,他对两人挥挥手“过来一下。”两人走过去,项松立问道:“有何贵干?这天色已晚,要请我们吃什么?”狄穆拍手道:“哎呀,师兄就是聪明,就是这样,我们一群人准备到后山打猎然后烤肉去,不知师兄可有兴致一同前往”碧玉门修仙为上五谷都不能沾,腹中饥饿就只能运气充饥,虽说不饿,但是嘴中难免淡出鸟味,项松立当即道:“不错!你们有多少人?”狄穆道:“还有三人,现在就去吧。”丁阳也也想跟着去,却不无顾虑地问“师兄,你不怕师傅责骂?”项松立哈哈大笑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个道理师傅若是不懂,那就…”

    忽然身后出招一个娇媚声音道:“那就怎么?”丁阳只觉得一身鸡皮疙瘩“周师姐怎么这么说话?”来者正是周晓艳,项松立走过去拉着她的手道:“何不一块来?”周晓艳甩开他的手柔声道:“哎呀。我可不敢跟一群男人去玩,我留在这又能赏月又能抓到你们的把柄,何乐而不为?”项松立笑道:“那就不为难师姐了。”说着他招呼丁阳和狄穆道走。就这样拉着两人很快消失在夜幕降临下。狄穆有点不安“师姐该不会真的去告诉师傅吧?!”项松立道:“放心好了,不可能。”狄穆正暗想这怎么说?项松立哈哈道:“哈哈哈,周师姐她们再怎么和我们不和也还是站在同一边的,没人会去愿意报告师傅,包括甄捷,我们又不是做欺师灭祖的坏事。只是这么做不利于修仙,不过修仙若是真的就什么都不能干,我宁肯做人。”丁阳看到周晓艳忽然想到剑法的事,忙问:“对了师兄,昨天上午师傅教的剑法你有没有去练习?”项松立还是哈哈笑道:“这个嘛…当时我睡着了,什么都没看见…不好意思啦…”狄穆听答非所问,摇摇头暗暗思忖,师兄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厉害,什么违反师门的事情都敢做,你知道师弟我有多羡慕你吗。项松立笑着打趣丁阳“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温红她们,再,不懂么就问我好了。”丁阳低头心中叫苦,只好岔开话头。“今天那个叫做高胜的人,如果是师兄你上,能不能打得过?”项松立道:“这个说不定,他没有用全力,不过就他已经使出来的灵力来看,我已经需要用七八层功力和剑法来对抗了。”狄穆问道:“师兄你练到第几层了?”项松立道:“第六层风卷残云了。”丁阳惊奇不已“上个月不是才第五层风卷尘生吗?!”项松立笑道:“哎呀,你上个月还不是什么都不会。”丁阳接着问道:“那本门现在就数你功力最高咯?”项松立低头沉思片刻,摇摇头叹道:“他们都隐藏实力,我可不知道他们有了什么地步。”

    三人边走边聊不觉已到了后山,夜色迷蒙的巨峰突起十分层叠、杂乱,雄伟而奇特。

    远处一处火堆火苗夹着白烟摇摇摆摆、若隐若现。狄穆乐得高声道:“他们居然都准备好了,我们快去。”大家互相问好,团团六人围坐有说有笑的烤起了山鸡。忽然项松立道:“大家安静!!”几人立刻息声,只听见东边传来“啪啪、、、”的蹒跚脚步声。黑暗中冒出身影。几人站起身来齐齐看着那个方向“是鬼吗??”“鬼没有声音的。”“说不定是什么妖怪。”“怕什么,把它抓来吃了。”“我抓,你吃。”“你们都安静点好不好。”丁阳瞧得仔细不由得一惊。

    走过来的黑影居然就是那位苦瘦老人,他的脸色煞白,厉声对丁阳道:“不是要你带走同门,怎么又来了!你们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项松立看着丁阳道:“你认识他!?”丁阳还来不及回答,那老人又对几个人说道:“这里的山就要坍塌!你们快走!”话音刚落只听见山体震动轰隆隆响雷般声响,六人统统拔剑防卫。老人眼见几人可能要丧命于此,粗大的双手结印往地上一拍,六人瞬间就被送回到了碧玉门前山。碧玉门众人听见后山巨响也统统跑了出来,周晓艳看见了这六人一惊,很是诧异问道:“山体禁飞咒解开了吗?”项松立摇摇头“我们不是飞回来的,是有人用传送阵把我们送回来的。”

    这时对面后山传来声音越来越大,犹如天空中炸雷般滚来,陈静感到地动山摇,慌忙找到丁阳问他“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还在后山。”丁阳回道:“白天那位老人把我们送回来的。”这时一声巨响,一道光芒划破长空,只见一条金色巨龙震碎山体飞上空中,幽道居士飞到山是相伴也是尴尬,两人一直走到后山,破碎的残片还是震撼到两人,这里还残留大量狂龙的灵力,两人有点喘不过气,陈静又拍了拍他肩膀“你看那是什么?!”天空一道红光正追赶着一道绿光,红光是一把利剑穿过绿色光,一把赤炎剑直插入他们两人面前,绿光忽而消失,落在了地上,他们这才看清这是一只狼妖,修行已经不低。两人相视心领神会估计联手对抗也只能是逃命。

    突然英俊无比紫衣飘飘的少年公子嗖地从空中飞过来,看见两人恭手道:“在下天墉城韩菱煊,两位是碧玉门弟子吧。”丁阳看得呆了,这紫衣少年看上去甚是年少,比自己似乎还要小,居然能用仙剑杀妖。丁阳脱口而出“你、、、灵力修炼到第几层了?”韩菱煊听他不报家门,只问自己灵力高低,一时也楞了。陈静连忙道:“对不起,我们遇到天灾门人死伤,他心情不好。在下碧玉门陈静,他是丁阳。”韩菱煊问道:“我一路看过来见到周围山峰全都崩塌,是受到了什么强大灵力的冲击?”陈静简单说了说当时情况。韩菱煊点点头喃喃道道:“天征神龙。”说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介入有点多余了,拔起赤炎剑道:“方才打扰二位,请恕冒昧,这就回去。”他正要御剑离开,却又回头对丁阳道:“在下火灵属性,资质愚钝,只练到第九层焚天毁地。仍需要更近一层。”说完只见一道红光,韩菱煊消失不见。陈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盯着狼妖的尸体呐呐自语道:“第九层第九层?看他样子比我还年轻,居然、、、”

    在看丁阳,只见他眼睛睁若铜铃,全身发抖,嘴里不停地道:“第九层。第九层??第九层。第九层。”陈静看他可能是受到了打击,轻轻碰他“别这么在意,天墉城长老众多,也许是有前辈传他。”哪知她轻轻一碰,丁阳的身体就像一滩泥顺势瘫软泄了了下来,双膝一跪,双手撑在地面,几天积累的泪都流下来,“我到底算什么!!我到底算什么!!”陈静躬身拍着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也许这时侯丁阳需要大哭一场,哭去伤痛,哭去过去。“我什么人都保护不了!!需要别人来保护。我到底算什么。算什么!!”话语激荡,在辽阔山林间久久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