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与暗的传说 > 第70章 杨辉告假
《光与暗的传说》    杭州临安是当今朝廷的‘行在’之所,也是如今的京师所在。虽然论及规模不抵东京汴梁,但却是繁华似景景色宜人,倒也是个享乐的最佳之地。

    烟花三月春风骄阳,正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对于临安更是如此!三年一度的春闱已然结束,东华门外唱名中榜者也已然花落各家。三日前在垂拱殿上,孝宗赵昚皇帝见了今科的一甲前三名学子。

    对于这三名天子门生,无论是样貌还是品学孝宗赵昚都很满意。但是唯一让他不满的是,新科榜眼与探花二人本是学子,却在大殿之上直言进谏。

    自从太祖立下刑不上大夫,且言之无罪的先例之后,他是见惯了朝中大臣动不动就进谏的脾性。

    孝宗赵昚是一个权力**很强的人,因此对于潘之所与沈金川二人的谏言,他心生一丝隐隐的排斥。只是当众勉励了二人一番,便将其打发了下去。

    这日午后散朝之后,孝宗赵眘在御书房里批阅奏章,偶然间眉头微微皱起,自顾说道:“今科的榜眼与探花都是滁州人士?”

    一旁的太监梁珂,是一个五十上下的花白老人,随即躬身回禀道:“回陛下的话,这二人俱是滁州人士,前三之中已得其二,这在滁州可是没有过的事情!”

    “哦?看来滁州之地倒是文风鼎盛人才辈出啊!”孝宗赵眘若有所思的低于两句,随后不甚在意的接着问道:“你觉得当日这二人的进谏之言可有道理?”

    “陛下乾纲独断,老奴岂敢妄言?”

    赵昚摆了摆手,轻声道:“但说无妨!”

    梁珂听了赵昚的话,这才吃下了定心丸,继而郑重地说:“两位天子门生进谏虽有唐突,但依老奴之见颇有道理。

    古语有云‘英雄不问出处’,都说乱世出英雄,其实依老奴看来并非太平盛世不出俊杰,而是因为太平盛世太拘泥于规令!”

    “哦?你也是这般认为?”赵昚眉头一挑,抬眼瞧了梁珂一眼。

    但仅仅只是这一眼,梁珂已经猜出了赵昚的心意。跟随赵昚从王爷到皇帝,几十年来的近身服侍,自然对这位主子的脾性掌握得透彻。

    在梁珂的眼里,自己的这位主子是一个极为矛盾的人。

    既希望大臣们从谏如流,但也对事事巨细的谏官们深恶痛疾;既喜欢打破桎梏力图革新,但却对权利的收放有所保留。

    当日垂拱殿上两位天子门生的进谏,梁珂深知自己的这位主子早有这种思想,但是碍于两人的狂妄与大胆,才让其产生了排斥的心理。

    于是梁珂接着道:“那潘之所所言颇有些道理,科举讲究公平,乃是国之重器!对于那些因相貌亦或是残疾之人才,虽未有明文规定,但难免有摒弃之嫌!”

    听了梁珂的分析之后,赵昚只是微微颔首,并未做出过多结论,轻轻地端起桌案上的茶盏,抿了一口打算继续批阅奏章。可当他饮完茶水之后,却不由的疑惑道:“这茶……”

    “老奴这就换上新茶……”梁珂以为赵昚不满意这碗茶,于是便急忙准备将其撤下。

    “慢!”赵昚拒绝换茶水,而是打开茶盏垂目看了一眼,见盏中茶叶白毫披身芽尖峰芒,继而轻声问道:“这是什么茶,为何此前朕未有见过?”

    梁珂闻听此言,顿时恍然道:“陛下有所不知,此茶乃是滁州榷茶司杨万里进献,说此茶乃是滁州新出的名茶!具体是何种茶老奴也不得而知,觐茶吏员就在京城待宣,陛下您是不是传召……”

    “嗯,传召此人入宫觐见!”

    “是!”梁珂领命出了御书房,吩咐传旨太监前往住所传旨。

    不多久,梁珂从外面领进一名官员,觐茶吏何时见过皇帝,这是他第一次入宫面圣,因此进入御书房不由分说,纳头向赵昚行跪拜之礼,高声呼道:“微臣拜见陛下!”

    赵昚看了一眼下面的官员,随即摆了摆手不悦道:“免了,朕来问你,这滁州的贡茶朕记得是龙团胜雪,为何杨指司不进献贡茶,反而让朕品茶这无名之茶,这究竟是何道理?”

    一听皇帝的声音并不喜悦,觐茶吏顿时浑身冒起了冷汗,以为无故更换贡茶惹怒了天颜,于是慌忙回禀道:“陛下息怒,此茶的确是滁州新出名茶,其茶质已然胜于贡茶龙团胜雪!杨大人认为,既然本州已有极品之茶,若是再以龙团胜雪进献陛下,便是有欺君之罪!故而才临时更换了龙团胜雪……请陛下明鉴!”

    “哦?原来如此,难怪朕觉得此茶味咧清凉别具味道,也的确比朕常饮的贡茶多了几分清雅!”

    赵昚听着觐茶吏的讲述,不禁对桌上的茶产生了兴趣。随即他又忍不住抿了一口,随即问道:“此茶何名?”

    “回禀陛下,此茶名为毛峰!”

    “哦?毛峰,芽尖峰芒……倒也实至名归!”赵昚看了看茶盏中的茶叶形态,不禁微微点头自语道。

    时下宋人饮茶,多是将茶团或是茶饼碾碎注水。而赵昚这个最为尊贵的人间帝王,却有着与众不同的爱好,那就是不喜欢碾碎的茶叶泡茶,而是喜欢直接放入茶叶,这个习惯倒是有后世的雏形。

    虽然赵昚喜欢这样饮茶,但是他不提倡宫中以及百姓学仿。

    曾有‘吴王好剑客,百姓多创瘢;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典故,他身为皇帝自然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人爱好,而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

    “陛下,微臣这里有杨大人的奏折一份,还请陛下御览!”觐茶吏从怀中取出一份奏折,恭敬地举过头顶。

    梁珂将奏折取来呈递给赵昚,随后赵昚打开奏章便看了起来。

    奏章里杨万里详述讲述着毛峰茶的来历与出处,其中不惜笔墨的提到了琅琊山的斗茶大会,还将叶宇这个名字在奏章中详述提到。

    “小小年纪倒是有些能力……”赵昚看着奏章中叶宇的履历,不禁点头称赞道。

    但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将目光从奏章上挪开,向一旁的梁珂问道:“当日那潘之所与沈金川口中所举例之人,是不是名唤叶宇?”

    “正是!与他二人亦是同乡,乃是滁州人士……”

    “难道是同一人?”赵昚若有所思的自语道。

    就在这时,内侍太监从殿外走了进来:“陛下,太史局杨大人求见!”

    “哦?传他进来!”赵昚随后又对觐茶吏道:“退下吧!”

    “是!”

    待觐茶吏唯唯诺诺的退出御书房,杨辉这个时候也奉召进了御书房。

    “老臣拜见陛下!”杨辉近日精神很好,虽是年近花甲但却步伐轻盈。

    “杨爱卿见朕所为何事,莫不是惇儿的课业没有学好?”赵昚眉头紧蹙沉声问道,他知道太史局杨辉无事不会前来拜见的。

    太史局又名钦天监,除了研究天文历法教授学子外,朝政之事一般与他们没有关系。赵昚膝下四子,长子庄文太子赵愭刚因病去世,第四子更是在他即位前病逝。

    如今身边仅有二子庆王赵恺与三子恭王赵惇,所以对于二位皇子事情赵昚很是关心。而这两位皇子之中,赵昚最为喜爱的当属三子赵惇。

    庄文太子赵愭死后,太子之位本该由二子赵恺继承。但由于赵昚这位父皇的偏爱,一直迟迟未有立为太子。朝野上下群臣都明白,皇帝这是要把太子之位留给赵惇。

    恭王赵惇生性好学,除了琴棋书画弓马骑射之外,最为热衷的就是天文术数。鉴于自己的皇儿喜爱此道,因此命杨辉平日里教授明算之术。

    正因如此,赵昚才认为杨辉前来应该是为了赵惇的课业。

    “陛下勿忧,二皇子天资聪颖智慧过人,想来过些时日,微臣便无力再教授二皇子了!”杨辉微躬身子,神情郑重的回禀道。

    听到自己的皇子学有所成受人夸赞,赵昚虽然心中喜悦但却不形于色,却是摆了摆手叹道:“爱卿无需为惇儿褒赞,那爱卿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回禀陛下,老臣今日特来向陛下告假,还请陛下恩准!”

    “告假?爱卿莫非是身体欠佳?”

    “陛下,老臣告假并非残躯欠佳,也非家中有事!是老臣要专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