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与暗的传说 > 第69章 男儿本色
《光与暗的传说》    叶宇带着圆通大师送他的包袱,一路上思绪飞扬想了很多。对于圆通大师的劝解他是听在耳中,也记在了心里。

    但是叶宇深知自己做不到物我两忘顺其自然,尚且不论他与叶梦新之间的恩怨,一直埋藏心里的疑惑,就已经让他久久不能安宁。

    月夜明空清风习习,叶宇坐在浴桶里清洗着身子,当浴巾擦拭左臂的时候,方才还是麦色的皮肤,却突然隐现一块暗红色的印记。

    此印记蜿蜒曲折略显诡异,既像熊熊燃烧的五焰烈火,又像一只凶狠猩红的爪子。叶宇不知道这个印记何时有的,但应该就是柳芊羽口中所说的胎记。

    当时在醉春楼里,他利用特制粉泥巧妙涂抹于左臂之上,借着昏暗的灯光将柳芊羽蒙骗过去。

    但是此事却依旧让他耿耿于怀,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左臂,脸上的神色却是变幻莫测。

    虽说滁州的流传的断袖袭人事件,因为土地庙命案而渐渐的隐去,但是笼罩他心头的疑云却依旧未能散去,所以他需要亲自去寻找答案。

    即使他不知道这个答案到底是什么,但是其中凶险已经摆在了眼前。

    他天生就是个刨根问底的人,所以要让他顺其自然坦然接受,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况且此事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安危,因此这个隐患他无论如何也要找出来。即便没有能力将其根除,至少可以在知道缘由后,避开这个未知的隐患。

    “少爷,需要添热水吗?”就在叶宇思绪飘忽之际,房外传来秋兰的声音。

    思绪被拉回来的叶宇,此刻也感觉到桶里的水温凉了许多,于是自言自语道:“想事情过了头,竟然忘了自己还在泡澡……”

    “嗯,那就再加点热水!”

    “嗯,少爷您稍等……”

    不一会儿功夫,就听见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秋兰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叶宇一瞧这个阵势,失声笑道:“早就跟你说了,这些活交给家丁做便是!”

    秋兰将叶宇的话听在耳中却没有吱声,而是端着沉重的木盆将热水漫漫倾倒在浴桶里。而且时不时的玉手探入水中试试水温是否过烫,一副认真的俏模样倒是让叶宇有些不好说什么。

    “少爷,您这后背够不着,秋兰帮你擦擦吧!”秋兰说着就从一旁的凳子上取来浴巾,几步上前就要给叶宇搓背。

    叶宇见状急忙喊停,有些不好意思道:“秋兰啊,我不是早就说了么,这沐浴搓背我自己来就成!”

    “可是少爷您后背够不着……”秋兰抿了抿嘴,依旧心有不甘的执着道。

    “那……那让家丁阿宽来帮我搓背也成,毕竟他是个男子有腕力,这粗活就交给他来了做……”

    “少爷!”

    “怎么了?”叶宇看着急红了眼的秋兰,感到一阵的莫名其妙。

    自己虽然已经在这个时代生活了两年多,但依旧不习惯有人帮忙洗澡。

    他的双腿已经不能动了,若是双手也彻底解放,那他跟一个真正的废人有何区别?所以,他讨厌这种感觉。

    “少爷莫非嫌弃秋兰粗手笨脚的,做不好事情?”秋兰轻咬贝齿,眼里顿时生出一层水汽。

    “不是,你莫想太多了……”叶宇微微皱眉,他不知该怎么跟秋兰解释。

    秋兰今日不知为何,情绪异常的激动,叶宇的话音刚落她就回击道:“少爷,以前都是我伺候您沐浴,这两年来却有意疏远秋兰,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哟嘿,这脾气渐长了!叶宇一瞧眼前的秋兰,一副不得答案誓不罢休的样子,于是无奈坦道:“我是担心自己把持不住,你明白了吗?”

    “……”

    叶宇的回答得到了的一阵寂静,看着满脸酡红的秋兰,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的这个贴身婢女本就十分俏丽,又加上这两年的生活渐好,更是显得十分脱俗。

    虽说只有十六七岁的芳龄,但已然有出水芙蓉之美。面对这样的美人在跟前搓背洗澡,他身为血气方刚的男人能受得了吗?

    短暂的愕然与羞涩之后,秋兰微低玉首,双手指间相互扭搓着,低声糯语道:“秋兰身为少爷的贴身婢女,早已是少爷的人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你还小……”

    在叶宇的眼中,十六七岁的秋兰不过还是个萝莉,放在后世最多不过是个高中生。这对于他这个快到三十的心智而言,总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秋兰一听这话顿时急了,挺了挺自己的胸前的饱满峰峦,很是自信地辩驳道:“少爷骗人,秋兰已经不小了!”

    叶宇被秋兰如此惊人的举动,惊得双目也不由得上下晃动,最后咽了口迂回在喉咙里的口水,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挪开,很是郑重的正色道:“我说的不是那里……”

    “那少爷说,是哪里?”秋兰蹲下身来,玉臂搭在浴桶的边沿上,美眸中含有水雾的看着叶宇。

    “至少等你十八岁成年!”对待一个未成年少女,叶宇实在是过不了心理这一关。

    “成年?少爷,秋兰早已到了及笄之年……”

    古代人成年很早这个叶宇当然知道,但他仍旧坚持自己的执着:“在我眼里,过了十八岁才算成年!”

    “喔,那秋兰就在等一年……”秋兰倍感失望的撇了撇嘴,双目无神的失落自语道。

    叶宇被秋兰如今的反常言行,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凝神问道:“秋兰,你今日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秋兰犹豫了片刻,最后才向叶宇道出了其中缘由。

    原来是孙伯这些日子见叶宇没有丝毫动静,他这个伺候过叶家两代人的专职管家,自然要管理好家中的方方面面,而叶家的后续香火的重大问题,自然也在孙伯一直考虑的范围之内。

    孙伯见这么久叶宇丝毫没有动静,他作为管家倒是比叶宇上心许多,就暗中找来秋兰一问究竟。一番了解之下,孙伯才知道近年来的事情。

    对于叶宇不近女色的‘正派’作风,孙伯觉得这可不是好事,虽是自家少爷还年轻以事业为重,但是这男欢女爱的延续香火的工程也不能延误。于是在孙伯的指点下,秋兰才有了今日一反常态的言行。

    “少爷,您会怪秋兰唐突吗?”

    “不会……”叶宇见眼前佳人略带自责之意,随即笑道:“你还别说,这后背还真是奇痒难耐,你帮我清洗一下!”

    “嗯!”秋兰开心的点了点头,拿起浴巾就替叶宇清洗后背。

    秋兰轻轻的擦拭着叶宇的后背,偶尔溅出来的水滴将她的胸前的衣服弄湿,最后以至于胸前的水渍越来越多。

    当给叶宇擦拭臂膀的时候,胸前的两个浸湿水渍突起之物,将叶宇的眼神深深的吸引住了。

    但是秋兰却是浑然不觉,还是开心的给叶宇认真擦拭。慢慢地秋兰也感觉到一丝异样,低首看着少爷的眼神,居然正盯着自己的胸部。

    顿时之间,本就绯红的红霞布满到颈部,很是羞涩地对着叶宇唤道:“少爷……”

    其实叶宇也不想露出如此无良的色狼相,但是有些东西就是无法克制心中的念头。再说这两年的时间里,他突然发现秋兰的胸前似乎比当年又饱满了许多……

    此刻面向着胸前的突起,叶宇着实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儿本色,险些有些无法自拔。直到听了秋兰的声音,他才本能的答应了一声,“恩?”

    等反应过来之后,又是一声“啊!”的小声惊呼,然后极为尴尬的急忙转过头去。秋兰虽然羞涩欲滴,却也有着一丝窃喜。

    在秋兰的眼里,至少自己能被少爷赏识,也是她引以为傲的事情。

    之后主仆二人陷入了短暂的尴尬,直到最后叶宇沐浴完之后,这种尴尬气氛才渐渐消散。

    ……

    近日叶宇从潘老爷子的口中得知,其孙潘之所已经高中榜眼,而据信中提及同窗沈金川也名列探花,这二人都是滁州走出去的举子,如今前三甲被滁州夺得其二,可谓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苦读圣贤书多年,如今一朝成名天下知,作为好友的叶宇自然也欣喜不已。想必过不了多久这个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