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龟甲师 > 第三十八章 天台山
《大龟甲师》    卫庸的身体好似一束激光,眨眼之时就已奔到欢心的身边。只听“轰”的一声,因为粗心卫庸忘记了自己与欢心还隔了一堵墙。

    欢心被卫庸吓了一大跳,只见卫庸破墙而入,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烂不整。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快走吧,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卫庸这次没有背着欢心,而是打横将欢心抱起,而欢心这次也没有多余的话。

    “咱们去哪?”欢心此时也没了主意,通过一整天的观察,她发现眼前这个男孩儿并不是什么坏人。但是很显然他不适合生活在这个世界,或许他真的不属于这个世界吧。

    “先回你家,不能扔下你爷爷不管。”卫庸抱着欢心向后退了几步,然后经过短暂的助跑猛的窜了出去。

    卫庸奔跑的速度在这个平凡的世界上,已经无法用言语去衡量。只是喝口水的功夫儿,卫庸抱着欢心便到家了。

    “快!你快去找找你爷爷。”

    “嗯,你不要乱跑,就在这里等我吧。”欢心急急忙忙的往偏房跑过去。

    欢心刚跑了几步,就见偏房的门打开了,随即就听欢心的爷爷说:“你们可算回来了,快帮我把这些东西搬出来,我要把它们一并带走。”

    “什么东西?”卫庸也走了过去,他和欢心一起进了偏房。

    “啊!这么多!不会吧!”卫庸和欢心进屋一看,爷爷整整收拾了三口大箱子。

    “哼!这些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的,如果把我所有的成果都带上恐怕十个箱子也不够。”

    “这我们可怎么拿呀?”欢心看着眼前的三口大箱子犯了愁。

    “老爷爷,这些东西对您来说非拿不可么?”卫庸面色平静。

    “除非你不想回到你那个世界。”欢心的爷爷悠闲的坐了下来,端起茶杯滋溜滋溜的喝起了茶。

    “好吧,我帮你!”卫庸找来一个大绳子,将三口大箱子牢牢的捆在一起然后说:“老爷爷,现在咱们有更好的去处么?”

    “有倒是有,只不过门口就那么大,你把三口大箱子捆在一起怎么出门?”

    “……”

    “小子!凡是不能只用蛮力,难道你母亲就没教你袖里乾坤的本事吗?”卫庸背后的将军刀又在动了起来。

    “袖里乾坤?”

    “袖里乾坤真个大,世间万物尽包容。好了小子,既然你母亲没有传你,那我便传你。”

    “多谢大将军了!”

    “现在你需心无杂念思想空明,就是所谓的忘我!然后心中随我默念:天成无极,地广无垠;袖中若洞,妙法乾坤!”

    卫庸按照天池大将的指导,心中默默念着那段咒语。可是过了好长时间,袖子里半点反应都没有。

    “大将军,这…”卫庸不知所措。

    “真是个笨蛋!既然如此我就亲自出手吧!”言毕卫庸背后的将军刀开始猛烈的抖动起来,然后黑光乍闪烟云四合。众人还在惊诧之际,天池大将已经蓦地出现在眼前。

    “我出现的时间不能太久,不然会魂飞魄散的!因为这把刀只是我的魂魄所铸。”天池大将出现之后并不迟疑,眼睛微闭嘴唇略动。少时只见大将军伸手抓住那捆好的三口大箱子,然后一下就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大箱子并未缩小,大将军的袖子也并未放大,情景之怪异无以言表。

    大将军见眼前的三个人都直不楞登的瞪着自己,便道:“还楞着干什么,赶紧寻一个妥善的去处吧!晚了恐怕麻烦又来了!”

    “说的是,老爷爷麻烦您带路吧。”卫庸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能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哼!”欢心在一边轻蔑的插了一句。

    “跟着我就是了,哪那么的废话。”爷爷头一甩,登然走在了前面。

    “老爷爷,您准备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么?”卫庸赶上来客气的问道。

    “不然呢?”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咱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一是怕惹人耳目,二是怕遇到麻烦。”

    “现在天快亮了,咱们坐出租车吧。”爷爷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哎!老头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欢心在一边忍不住了。

    “丫头啊,你也太难为爷爷了,不然你们走吧,我这把老骨头就是死也没什么可惜的了。”

    “又来了,真是受不了你。卫庸你还是背着他走吧,我和大将军慢慢追你们。”欢心无奈的说。

    “可是你们知道老爷爷说的妥善地么?”

    “……”

    “算了你们一起上来吧,我背着你们俩。”卫庸说着话半蹲下身子,作势要背着欢心和欢心的爷爷。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先上车喽。”欢心的爷爷不管不顾抢先上了卫庸的背。

    “来欢心,我抱着你。”卫庸一手扶着欢心的爷爷,一手把欢心抱了起来。

    天池大将军在身后只轻轻摇了摇头只语未言。

    “老爷爷,麻烦你指路给我。”

    “放心吧,天台山去过吧?现在听我口令,全速向天台山前进!”

    “什么?天台山?”卫庸迟疑了一下。

    “老头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上天台山不是自投罗网么!”欢心冲着爷爷吼了一句。

    “这你们就不懂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小子你要是还想回去,就要乖乖听话。”爷爷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

    “好吧,您可坐好了!”卫庸话音未落整个身子便似箭而出,直奔天台山而去。

    不多时,卫庸脸不红心不跳,背着两人已经登顶天台山了。

    “哎呦,年轻人体力就是好啊,这么快就到了。”欢心的爷爷从卫庸的背上下来,胡乱的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站在一旁。

    “老爷爷,现在天马上就要亮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先躲起来?不然一会儿有游客上来看日出可不得了了。”卫庸此刻显得有些急躁。

    “小子你可知这天台山之上,是整个神州大地距离天最近的地方?”欢心的爷爷望着天空不禁感慨到。

    “什么?这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

    “老头你快别胡说了,这天台山又不是世界最高峰,我看那要说离天最近那非珠穆朗玛峰莫属!”欢心又在一旁插嘴。

    “不懂不要乱说,最高不一定离天最近!”

    “老爷爷您能不能说的仔细些?”

    “从物理学的角度讲,通过我的观测在天台山正上方有个黑洞!从你的角度讲天倾一角,那一角便在这天台山之上!”欢心爷爷这次的口吻丝毫没有玩笑之意。

    “老爷爷我还有一事不明。”

    “尽可讲来!”

    “在我那个世界,女娲炼石补天之地并非天台山!而是苍虬岛,按说天的倾角也应该在苍虬岛,而非现在的天台山!”

    “至于这个事情现在我也搞不清楚,只有靠你自己日后慢慢琢磨了。”欢心的爷爷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眼向天际。

    山脚下已经有许多的人往山上来,月亮惨白孤落落的靠在天角。远远望去,海天相接的那一处,白亮了许多。太阳就要升起,新的一天就要来临。

    “小子!恐怕咱们的缘分将尽了!”

    卫庸转过头发现许久未出声的天池大将此刻面色晦暗,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干皱皱的,虚弱至极。

    “大将军你怎么了?”

    “呵呵,本来我的本体就已经不在了,先前与你一战又耗费了我太多的精气。此番助你脱狱,又施展袖里乾坤之法,我已经再无精力。恐怕日出之后,我就将永远的沉睡了。”天池大将艰难的说完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将军都是我不好,现在还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法子?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把!”卫庸靠到天池大将的身边,眼里已经盈满泪珠。

    “没有必要了,本来我就是个死人,后来化身为刀才得以存活。今生不能相伴所爱之人已是遗憾至极,但上天待我不薄,能时刻守护着你也算是圆了我的愿望了。”天池大将再不敢直视卫庸,此时此刻他不仅身体虚弱,他的心也柔似水弱如毛。

    “大将军,想必你与家母定有些故事,为什么不讲出来好歹我也是她的后人。”卫庸不知道天池大将和自己的母亲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爱过她。

    “孩子,还记得在狱中我对你说过什么么?”

    “旧事重提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知己!”

    “不错!所以有些事情说出来对别人来讲不过玩笑而已。”往事如风,天池大将的脸上竟露出了平静的笑容。

    “我算是你的知己么?”

    “我不知道。”

    “我知道!”卫庸话里有话,他直视着天池大将,眼神无比的坚定,热诚、真挚总让人无法拒绝。

    “你知道?”天池大将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个不满一岁的孩子。

    “你爱过她,并且至死不渝。”卫庸的话就好像是伸进天池大将内心的两只手,生生的剥开了他心里的那个洋葱,呛的天池大将泪眼朦胧。

    “什么是知己?”天池大将好像在问卫庸,又好像在问自己。他又接着说道:“造化弄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