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    咔!咔!咔!擂台上传来剑与剑的互碰的声音,当然对于他们这些新手来说是根本打不出剑气的,他们现在也就会一些基础的剑斗。啪!一声只见擂台上一把锋刃无比的剑飞了下来。“啊”一声惨叫终于也是分出了胜负。

    下面的弟子都叫起了欢呼声,“下一位,孤独异与***”。孤独异听到这句很清晰的话时,也是回过神来头转向青竹和沫琪,对他们笑了笑,便转过身体一步一步的走上擂台。

    当台下的弟子看到这新人觉醒第一人慢慢走上台时,噼里啪啦的掌声又在次向了起来,而且这次的掌声比刚才的掌声还要响,因为他们心中都想知道这新人觉醒第一个的人。战斗力又会是个什么样子,每个人都好奇着这个问题。可孤独异确没有被那雷鸣般的掌声影响到心平气和的站在擂台上,眼带笑意的看着对吗的弟子。

    “开始。”

    声音刚落下就见到对吗的弟子拔出剑鞘,一脚放前,一脚放后,身体微蹲双手拿着剑放到身体右测,目光冰冷的看着孤独异。

    而孤独异见到对面的弟子竟然这样看着自己,确摇了摇头,“哎,这人看来为了一本秘技竟然这么认真,但这也不能怪他吧。所以竟然这样了看来我也不能输了。”心里说道。孤独异拔出刀鞘,身体挺直,刀刃向下,目光温和的看着对方。

    “哼,别以为你是新人第一我就怕你,我从8岁就练习剑术,这一站我必须赢。”

    孤独异冰冷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突然只见对方双脚用力的跑了过来,用着剑刃刺了过来,这时孤独异右手长刀用力一挥并把那剑接了下来,俩人双脚个向前几步,身体就差一个拳打大的距离就能贴到一起了。

    下面的弟子见到擂台上打的这么凶,噼里啪啦的掌声又在次响了起来,某个角落里一个青年女生对另一个青年女生神秘的说道。“喂,没想到孤独异对冷武器挺在行嘛。”青竹说道。

    “嗯,孤独异从小就练习冷武器,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刀。”沫琪见到擂台上孤独异那英勇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

    “哦,我说孤独异为什么会选择刀,不选择剑呢。”青竹笑眯眯的说道。

    “嗯。”

    咔!擂台上的俩人一剑一刀用力并将两人分了开,孤独异并没有给对方停留的时间,因为他知道对面的对手对于用冷兵器很厉害,尤其是用剑,所以他想趁自己还有体力并快速的把对面给解决掉,因为等俩方体力都透支的时候就很难分出胜负了。

    咔!一剑一刀再次双砰,孤独异右手用力把对面的剑给抬开,一个转身右手在一次用力锋利的刀刃向对方砍去,可谁又能想到,对面的对手反映很快,右手使力让被抬上的剑挡在自己的身前,咔!一声这位弟子便后退几步,孤独异见到这一刀竟然没伤到他,双脚使力向前三步,右手用力握住刀,像着对面的身体上斩,下斩,左斩,一个回身砍一连串的动作发展出去,动作很敏捷。

    对面的弟子,根本没有反映过来,一连串的动作把那弟子手中里的剑打的颤抖,而那弟子脸上冒出痛苦的表情,孤独异见到对面手中的剑在颤抖着就要握不住了,右脚用力向前迈出一步,右手的长刀再次挥舞起来,用力把刀刃向对手剑的右侧砍去,紧接着刀刃向上用力一挑,对面的弟子,带着痛苦的表情坚持着,因为他知道要是这一场输了,他就拿不到他第一本秘技了,所以只能咬着牙坚持着,手中用力握着那颤抖的剑,可这时孤独异并没有留情面,右手拿着长刀放到胸前,刀刃向前用的向前刺去,只见对面的弟子手中的剑向上动去,孤独异右手在次快速的把刀刃向下用力砍去,这一砍只见对面的弟子嘴里吐出几口鲜红的血,身体向后飞了出去,可孤独异像恶魔一样,右手使力的松手一转,并在快速的握住,把刀刃向前换成刀刃向后,紧接着身体快速的移动,手里的长刀用力向上挑去。只见周围被长刀形成风的呼呼的声音,紧接着“啊”的一声惨叫声,对面弟子倒在地上手中的长剑飞了出去,啪掉在了地面上。

    孤独异看到几经分出胜负并没有在连续出击,灰尘的脸看着地面上的弟子,脸上出现了笑容。

    孤独异知道,这一场决斗打的很艰苦,但他也一样知道在这个大陆上以后会每天都有这艰难的决斗,甚至会丧命。

    台上观战的青长老看着刚才的战队场面呆住了,尤其是看到孤独异最后一砍形成的刀气,这是让青长老最惊讶的地方,因为对于新人觉醒来说是不可能让刀形成刀气的,但是刚才孤独异确做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孤独异的天赋简直比妖孽还妖孽,“此子以后看来一定能站在那巅峰上的人物”青长老摇了摇头从呆中醒来,“嗯嗯”试了试嗓子。大声的说道“此站孤独异胜。”

    台下传来所以弟子的各种各样的欢呼声,噼里啪啦的掌声传满整个大厅的整个角落,孤独异站在台上看着面前的弟子被从台下走上来的弟子用一种奇怪的疗伤方式疗伤,这才把目光转移到沫琪那里,沫琪站在摸个角落里看着孤独异,一动不动的回想起孤独异刚才潇洒的战斗,嘴上出现了弧。

    孤独异并没有站在台上太久,从台上向着沫琪那里走了过去,在走的过程中有着很多弟子的眼光都在飘着他,也有着很多的异性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孤独异,走到沫琪身边对着他笑了笑,沫琪双手握住孤独异的手,轻声的说道。“你是傻么?这么卖力。”孤独异对于沫琪的质问只能,笑着摇了瑶头。

    “不亏的新人觉醒第一啊,这天赋果然惊人。”站在沫琪不远处的青竹说道。

    孤独异目光转向青竹笑咪咪的说:“嘿嘿,青竹小姐过奖了,”

    青竹走过来“呵呵,就别装了刚觉醒就能用刀形成刀气这是和等的天赋啊。”

    孤独异笑了笑无奈的说道,“嘿嘿,过奖了。”

    青竹见到孤独异这样说只能叹了声气,“哎,算了不跟你说了,跟你说伤自尊啊,好了沫琪你也准备准备吧,应该快到你了,一会小心。”

    沫琪小声说道“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