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叱诧风云 高楼大厦 > 第五十四章 苍龙七宿
《叱诧风云 高楼大厦》    冷幽深邃的云阳监狱宛若张开血盆大口的吃人巨兽,散发着噬人的寒意。李斯毫不在意,从容的径直来到关押韩非的牢房外。

    牢房的环境自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幽暗潮湿的窄小空间里,乱糟糟的干草为床,一个出恭用的木桶,除此别无他物。

    李斯接过守卫搬来的凳子坐下,看着这些,心中不是滋味,静静地望向牢房里那个倔强的人。

    韩非随遇而安,没有吵闹,这个时候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看到李斯的到来也不出声,默默的闭上眼睛。

    李斯看着沉默的韩非,长叹一声:“师弟,闹到这个地步大家都不好过,只要你略微向秦王低一下头,功名利禄唾手可得,何必死撑着韩国王室的身份不放呢!”

    韩非依旧如老僧入定,对李斯的话语不理不睬。

    “师弟是决定要一心赴死了,那么,我有一个好奇了许久的秘密需要师弟解惑,希望师弟不吝赐教。”李斯试探的问道。

    “什么秘密?我知道的又可以公之于众的,我一定尽力。”韩非虽然没有睁开双眼,但是却开口应承下来。他始终记挂着同门一场的情谊,这不是说断就断的。

    “武王伐纣,周代殷商。太公弥留,天赐神物。苍龙七宿,可得天下。”李斯缓缓地吐出埋藏在心底接近十年的最大秘密。

    “什么!”韩非果然睁开双眼,大惊失色的喊道,“你刚才说什么!”

    “苍龙七宿。”李斯再次重复了一遍。

    “李斯,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的?”韩非冰冷的直视着李斯。关于李斯说出来的的秘密,在他心里十分的重要。此时的韩非对他充满了防范心理。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丝毫感情。

    “为什么?很奇怪吗?你知道,我自然也知道。”李斯不屑地笑了笑,“师弟,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韩非说道,他想知道李斯想要怎么说下去。

    “你告诉我关于苍龙七宿的所有秘密。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我可以让师弟你死得痛快点。”

    “滚!”韩非鸟都不鸟他一下,晓得李斯知道的不多,或许只是道听途说,听人提起过。他又冷漠地坐了回去。

    “你真以为我稀罕你说的?”李斯笑了,“其实不瞒你说,你一直埋藏在心底的苍龙七宿的秘密,我早已知道。”

    “嘿,你骗骗三岁小孩还可以。”韩非干笑一声。

    “你倒是说说看。”韩非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你不信?”李斯继续说道,“苍龙七宿的秘密可不只是你拥有,秦国同样知道,我不过是从旁获利而已。”

    李斯紧盯着韩非一眼:“七个星辰,七个国家,七个秘密,苍龙七宿的核心,历朝历代都是由各国唯一的继承人掌握。谁掌握了苍龙七宿的秘密,谁就会得到了掌握天下的力量。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啊?”

    韩非没有接话,反而自言自语道:“两年前,小圣贤庄发生过一场大火。”

    “你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件事?这个和我们现在说的没有任何关系吧。”李斯开口打断韩非的话语。

    “已经两年过去了,那场大火的原因一直都没有找到,当时,李斯你是否还在小圣贤庄?”

    李斯回忆道:“大火那年,我想要入秦为官,师父不允许,无奈之下我被师父逐出了师门。这些事没过多久,你应该全都知道啊。”

    “我记得很清楚,荀师收藏的那份齐国苍龙七宿的副本在你那里吧,李斯。”

    “是吗,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李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你应该是无意中找到了苍龙七宿的秘密,然后踏入秦国,以此为你的晋升之阶,获得了秦王嬴政对你的好感。而师父知晓了你的计划,一气之下把你逐出了门墙。”韩非缓缓地解释道。

    “好!好!”李斯拍掌大笑,“既然你都知道了,不如把它告诉我吧,别烂在肚子里。如果你真要这么做,可是无言面对列祖列宗的。毕竟这是你们世世代代流传继承的秘密。”

    “李斯,你就别费心思了,我宁可烂在肚子里,也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说再多也没用。”韩非摇摇头表示自己的决心。

    李斯离开凳子,站起身来,整了整袖子,缓缓地说道:“师弟,我早就料到你会如此做。之所以多此一举,不过是说服自己的内心罢了。既然从你的口中得不到苍龙七宿的秘密,我就从其他方面入手,我相信你来秦国之前一定做出了安排。”

    “听说你十分的喜爱红莲公主,把她当作是最亲的人对待。你那么的亲近她,她或多或少知道些什么,其中或许就有我需要的。”李斯说完这段话,双眼炯炯的盯着韩非,想要从他的表情变化中看出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韩非的表情如平静的湖面,不起波澜。仿佛李斯这番暗藏威胁的话不过是掠耳风声,不值得放在心上。

    李斯失望了,阴郁的沉下脸来,心中暗骂一句“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已经没有了耐心,今晚的会面他是避着秦王的,不能待得太久。他只好无奈的转身离去。

    ……

    “踏踏”的脚步声传来,轮值守卫云阳监狱门口的四名秦兵连忙打起了精神,视线平直的看向前方。

    门前的火把照亮了走近的身影,是刚刚离开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廷尉李斯。他去而复返,再次向云阳监狱走来。不过这次他的身后多了两位贴身的侍卫,每人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李斯走到距离监狱入口不远,守卫们作揖致敬,李斯堂然受之,他指着其中一名士兵命令道:“你在前面带路,去韩非死牢。”

    “你不是刚刚才进去过吗,怎地现在又让我在前引路?”被点到的守卫在心里不满地嘀咕道。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还是恭敬的说了一声“诺”,转身向监狱内部走去。

    李斯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而原本站立在门口精神抖擞的守卫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今天廷尉的举动很是奇怪啊,明明已经离开了,怎么又再次折返回来?”

    “是有些奇怪,不过我听说牢房里关押的韩非是廷尉的同门,他们的情谊肯定非同一般,你看他离开一会儿,就让他的侍卫带着酒菜前来了……”

    ……

    韩非听到一阵脚步声向自己的方向靠近,他没有睁开禁闭的双眼,他觉得今晚没人会来找自己了。

    可惜事与愿违,脚步声在自己的牢房前停下了。他听到了李斯那熟悉的嗓音响起:“好了,你下去吧!”

    李斯喝退护卫,就静静地没有再出声,而是另外一股此刻不可能出现的声音突兀的传入韩非的耳中:“韩非,我来了,我说过我要和你一块儿远离秦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