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黑白鹫 > 第十四章 进秦府
《黑白鹫》    傍晚,竹林小院

    “云儿,你是万家的儿女,虽然万家败落了,你也不能丢了万家的骨气”万夫人目光沉稳,丝毫没有与女儿离别的痛苦,用命令的口吻道“今日,娘要与秦家来一个了断,你跟随羽离和赤落哥哥离开樊城,没有十足的把握打败秦家,就不要回来!”

    “娘,你?????”万云儿虽小,却也知道今日和母亲分别后可能就永远见不到了,她想说:娘,你不要去,可是,话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从小看惯了各大势力之间的倾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万夫人性格刚烈,对万云儿虽说宠爱,却从来没有丢下这种近乎于绝情的教育,让她明白一个道理,“万家只能站着死,不能跪着生”

    “娘,云儿知道了”万云儿强忍着泪水,点了点头

    “这是你父亲留下的,现在给你”万夫人从手腕上摘下一副翠绿的镯子,戴着万云儿手上,奇怪的是,这副镯子戴着万云儿手上像是给万云儿打造的一样合体,“不要忘记我教你的青木诀,一定要勤加修炼,不可偷懒”

    说完,万夫人便要起身离开

    “夫人,保重”羽离说道

    万夫人看了看羽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淡然离去

    直到母亲走远了,万云儿才嚎啕大哭,泪雨如下,让羽离也勾起了伤心往事

    “当真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当今天下,天地无道,弱肉强食,前一日还是一方英豪,后一日便命如草芥,云儿,想在大荒立足,就只能变的更强”羽离也不知怎样劝阻,只能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

    “更强,我要修炼好青木诀,为我娘报仇!”万云儿想起母亲教自己青木诀的情形,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万府大门

    “夫人,马车备好,可以上路了”门外竟是当日在马厩里的那独臂马夫,还是一样的邋遢,可是眼神里却多了一份精神

    “齐大哥,万家欠你的!”

    “哈哈,夫人言重了,我齐断崖自从十年前跟随万大哥,何谈亏欠,要说亏欠,我欠万大哥的”齐断崖接着说道“十年了,太安逸了,就是不知道我的断崖刀还是不是像以前那样快利了,今天,咱就去试试刀!”

    断崖刀,刀断崖,江湖再起疯魔杀!

    “夫人,坐稳喽”齐断崖一扬马鞭,像回到了当年,热血沸腾

    万府

    “赤落,好些了没有”羽离带着云儿来到了自己的屋舍内,赤落由于上午气海翻涌,一直没有清醒,所以刚才就没有去竹林小院

    “大哥,我今天是咋了,咋睡到现在,我不是记得我们在万夫人那吗”赤落摸了摸脑袋纳闷道

    “今天晚上,我们带着云儿离开樊城,你怎么样,可以吗”羽离看着赤落说道

    “什么,离开樊城,为啥啊”

    “夫人已经去秦家了”羽离看了看云儿说道

    “什么!!!他娘的鱼皮狗蛋!咱走什么走,直接杀去秦家,把夫人救出来啊!”赤落火冒三丈,看着羽离说道“就算不能救出来,咱们也不能让秦家那大小狗贼好过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如今大势已定,仅凭你我二人,难道能扭转乾坤吗”羽离怕赤落再次失控,直接劝阻道“而且,夫人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打算,万家门客一个没带,她不是去拼命的,而是以性命为代价,告诉天下,万家的人就算是死也不会屈服!而且,我们如果去了,夫人交给我们的事情怎么办,云儿怎么办”

    “那咱也不能就这样看着吧”赤落还是无法接受,内心里十分纠结

    “离哥哥,我想去看看,我要永远记住我的母亲,我要看她最后一眼”万云儿一开始没有说话,一直默默的跟在羽离左右,可能是被赤落感染,也可能是因为内心有不甘,她想记住这份仇恨

    “其实,我也和你们想的一样,只是我们要想一个办法进入秦府”羽离内心也很难受,明明知道万夫人是抱着必死之心去秦府赴宴的,可是自己却无可奈何,可能是经历生死之后对于生死已经麻木,他不是不想去秦府,只是羽离内心的想法要多于赤落,他很冷静,很沉稳,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去了,也无法挽回局面,而且云儿和他们兄弟二人都会有危险,可是,如果不能看到最终的结果,不只是云儿,羽离自己也会心有不甘

    “还要什么办法,直接去不就行了”赤落还是那般直来直去

    “肯定不行,我们没有受到邀请,就算是以夫人的名义,也不行”羽离直接否定了这个办法

    因为如果自己光明正大的去秦府,被秦府出动高手擒获,用来威胁夫人,或者是自己进去了,被夫人发现了,夫人肯定有所顾忌,不管结果是什么,都会打乱夫人临行前的安排所以,这样肯定不行

    “我有办法”万云儿听到羽离同意了,马上打起精神来了

    “什么办法,快说”赤落等不及了,立马问道

    “在大荒,有五大祖神,“木神曰勾芒,火神曰祝融,土神曰后土,金神曰蓐收,水神曰玄冥”

    “樊城所在,原属土神一脉,土神之前拜的是后土娘娘,可自从轩辕黄帝出世以来,统一大荒,土神一脉拜的便是轩辕黄帝了,为了纪念轩辕黄帝,每当有盛大节日,或者说城主府设宴的时候,便会在樊城中寻找八十一名童男女在城主府设坛祭祀”万云儿因为从小耳濡目染,从各处知道不少大荒辛密

    黄帝?羽离内心一惊,自己修炼的黄武地经不就是轩辕黄帝所创?“不知师傅是从哪学来的,黄帝被如此崇尚,如果自己修炼黄武地经被黄帝一族知晓,自己岂不是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说些有用的”赤落不耐烦的攘攘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办成祭祀的人混进去?”羽离虽然出神,却也听明白了万云儿的办法

    “黄帝祠,他们在黄帝祠集合”羽离刚想问,万云儿就抢先答道

    黄帝祠离着万府不远,羽离拿着马牌,牵出了那匹会喝酒的马,三人马不停蹄的感到了黄帝祠,此时已经有不少少男女们穿戴好祭祀的服饰等待着城主的召唤了

    羽离三人偷偷藏在黄帝祠大门口的镇祠神兽五爪石龙的背后

    “大哥,怎么混进去”赤落急不可耐的说道

    “这些人不能动,这样,我们分开,一人一个路口,看到有来集合的,不管用什么办法,让我们替代他们进去”羽离分析了一下说道

    没过多长时间,三个人就在人群中会和了

    这时,旁边一个参见祭祀的男孩对赤落说“哎,你是谁啊,狗蛋去哪了”

    “什么狗蛋驴蛋的,滚蛋!”赤落不耐烦的说道,马上就要进秦府了,心中难免会有些紧张,而且赤落脾气本来就不是很好

    “哦,狗蛋啊,狗蛋昨天吃东西吃坏肚子了,拉了一整天,今天我替他来的,我叫狗剩,是他舅舅的哥哥的嫂子家的孩子”万云儿在一旁听到了他们俩的对话,赶紧的拉了拉赤落的袖子,对他使了个眼色,赤落虽然脾气坏,性子直,可并不是一点眼色没有,马上反应了过来,对着刚才的男孩咧着嘴边笑边说,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样

    “不对啊,我今天早上还见到他了啊”那男孩继续说道

    “对啊,就是,今天早上还好,可是一到晌午就不行了,喝点水都给拉出来了啊,那个惨啊,我本来不想来的,可是没办法啊”赤落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嘴上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可是,你会祭祀的悼言吗”那男孩说道

    “什么,悼言?你会吗”赤落偷偷的问了问万云儿

    “我也不会啊”万云儿压低了声音说道“赶紧让他教你啊~~~”

    “我不会啊,还要悼言啊,你能教教我吗,我替狗蛋谢谢你”赤落赶忙问道

    “不知道了吧,听着啊,我直说一遍,记不住可不怨我啊”那男孩一听赤落不会,马上像只斗胜的公鸡一样昂着头,念起了悼言

    羽离的记忆最好,赤落最差,那人念完了之后,羽离背下来再教给赤落,没几遍,赤落也背熟了

    “谢谢啊”赤落呲着牙,硬挤出了笑容对那个男孩说道,可是心里却在想,等老子办完事,一定打的你娘都认不出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