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肝功四项 > 第二十章 人怎么能认狗为父
《肝功四项》    小二被打的不见踪影,顾飞难以抑制的发出一声怒吼“啊~”

    白月光温柔似水照在满身是血的少年身上,满是悲戚!

    吕昌泰轻蔑的道:“现在没有那条畜生挡在你面前,你在我手下不就如狗一样吗?”

    顾飞咳血轻笑:“原来我一直骂你老狗,我错了!”

    吕昌泰以为顾飞要服软求饶,得意洋洋的道:“你现在知道后悔了?”

    顾飞突然拔地而起,双手紧握乌黑的犹如烧火棍一样的斩龙剑犹如稚童般的朝着吕昌泰砍去。同时放声大笑道:“说你是狗,是侮辱了狗,你这个老东西也配称狗?”

    吕昌泰脸色铁青,一掌劈出,只见一道青色劲风肉眼可见,排山倒海的朝顾飞压过去。顾飞犹如大浪中的一叶孤舟,瞬间被吞没。

    砰的一声,撞击在地。

    不甘,愤怒

    顾飞再次爬起

    砰,吕昌泰再次出掌

    顾飞又一次被打倒在地,从吕昌泰眼中他看到的不是报复,不是愤怒,更多的是戏谑,像毛耍老鼠般的戏谑。

    吕昌泰不是在替他儿子报仇,而是在展示他的高高在上,展示他的高人一等。

    再次被击倒的顾飞躺在地上,看着碧蓝的天空一轮洁白的月亮,月光照着一群扭曲的,在高呼着要将顾飞打死的人的脸上。

    就在前一刻那群趾高气昂的人还在一条胖狗前低下他们高贵的头,而此刻,面对毫无还手之力的顾飞却叫嚣着,欢呼着。

    顾飞艰难的转过头,看到得意洋洋的吕昌泰,看到他意气风发的充满皱纹的老脸,突然觉得一阵迷茫,那张脸上没有老来丧子的悲痛,没有失去亲人的愤怒,也没有前一刻被雷劈的狼狈,全然换上一副得意的,兴奋的表情。

    顾飞剧烈咳嗽了几句,嘴唇动了动。

    吕昌泰双手一压,场内吵闹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吕昌泰双眼望天,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道:“小子,还有什么遗言,说不定老夫一时心软会如你意。”

    周围顿时一片恭维之声,都道:“吕老爷心地仁慈,有大悲心肠。”

    也有反对的道:“吕老爷您太仁慈了,对付这样的小贼,就应该千刀万剐。”

    顾飞依旧看着洁白的明月,今晚就剩下此弯明月依旧光洁。轻笑一声,带起阵阵咳嗽说道:“吕昌泰,你很可悲亦很可怜。”

    吕昌泰老脸充血,面如紫酱。这句话似乎说到了吕昌泰的痛处。嗡的一声,他拔出一柄寒光四射的宝剑,一股真气注入,宝剑刹时爆发出火红色的光芒,如烈日的光芒让原本就到处是伤口的顾飞感到犹如被针刺。光芒无孔不入,整个琉璃城北山都被压服在这光芒之下。连喜欢拍马屁的吕家众人此刻都忘记了起哄叫好。

    吕昌泰面色狰狞,恨声道:“小子,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顾飞双手扶着一棵歪脖子松树,靠着松树让自己勉强直立起来。吕昌泰看着在挣扎的顾飞,也急着出手。

    顾飞喘了几口粗气,再次拿起那把斩龙剑,遥遥指向吕昌泰。

    一个瘦弱的身影,一柄乌黑的剑,一个倔强的少年,就这样面对着远比他强大数倍的敌人。迎着对面的嘲讽,如同第一次较量时,只是,第一次是比武场上比武,这次却是生死搏杀,只是这次是自己单独作战,身后没有胖子,甚至没有胖狗。

    就在顾飞举剑的那一刻,吕昌泰出剑了。

    身后吕家那群高手终于醒悟过来,齐声叫好。吕昌泰剑出如虹,高悬的明月也被这灿烂的剑光映衬的黯然失色。

    顾飞在这灿烂的剑光下紧咬嘴唇,避无可避,那就战吧。

    几乎要断掉的右臂将斩龙剑逆时针划出一个半圆,同时左手一扬,秃毛笔应势而起。顾飞左手持笔,右手持剑,静静的等着吕昌泰攻来。

    嗡的一声清鸣。

    双剑还未接触,顾飞便被吕昌泰来势凶猛的剑光所震退。

    顾飞顺势向后一拉,秃毛笔感应到吕昌泰的命线向后扯去。

    吕昌泰只觉得一阵恶心,欲要呕吐。连忙运起剑诀一震,将那股恶心的感觉驱除。

    顾飞顿觉一股强力顺着秃毛笔传来,和原来剑上的反正之力一起,顾飞被震开跌倒在地。而吕昌泰那在顾飞看了犹如毁天灭地的一剑也被化解。

    吕昌泰见识渊博,又对修真古史自认为了若指掌,看到顾飞拿出秃毛笔当武器,双眼一凝,精光闪现。

    吕家众人自不知双方交手状况,见顾飞再次被打翻在地,更是一阵叫好!

    吕昌泰盯着顾飞,似乎要将顾飞看穿。忽而他脸现慈祥道:“小友,你使得可是神机笔?”

    顾飞一愣,在这生死之战的空余,吕昌泰没有一心想要自己的命,还温言相问?顾飞也不怕吕昌泰能从他嘴里套出什么,在他看来自己一切没什么秘密,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

    顾飞伤势极重,加上剧毒发作,连续咳出几口黑血。

    黑血吐出,顾飞感觉舒服多了,擦了擦血顾飞道:“什么是神机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师父都叫这笔为秃毛笔,吕老狗,你说你儿子用的是什么毒,这么阴损。”

    吕昌泰皱皱眉,道:“只要小友将你用的笔的作用如实相告,老夫自命人解开小友所中之毒。”

    顾飞点点头:“告诉你也无妨,不过,我不相信你,你先替我解毒。”

    吕昌泰看顾飞全身上下每一处没有受伤,鲜血将顾飞躺的地面染红,伤口还在不断流血,也不用担心顾飞会耍什么花招。

    吕昌泰吩咐后面一人道:“给他解毒。”

    众人虽不知吕昌泰图的是什么,但见他如此重视顾飞的秃毛笔,也只这笔绝不简单。人群中快速跑出一个阴勾鼻老者,拿了一颗腥臭的红色药丸给顾飞服下,顾飞只觉一团烈火要将自己燃烧。片刻之后觉得中毒后的全身麻痹感消失。

    于是对吕昌泰道:“我这笔是用来修炼相术的,只要我对着一个人,就能感应,然后能知此人天命祸福。”

    吕昌泰听后一震。

    而在场吕家众人皆哄然而笑,一个胖呼呼满脸胡须的矮小老者大声嚷道:“小子满口胡言,当今修真界最高明的相术大师袁大师也需凭借阵法才能感应到个人命运。你小子嘴上没毛,仅凭着一支秃毛笔就妄言相命?”

    顾飞也感到莫名其妙,他从未接触过其他相术师,也不知其他相术师相命的方法,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但是顾飞也懒得做辩解,吕昌泰给自己解毒,自己依照约定做出回答便是了,至于信不信,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吕昌泰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嘲笑顾飞,而是及其认真的盯着顾飞的眼睛似乎想看穿顾飞内心想法。良久,吕昌泰嘘了一口气道:“古籍记载,三千年前,相术大师神机子,利用神机笔便能测人祸福,而如今我正道昌盛,凌云宗,琉璃剑宗,玄天宗,三大宗门鼎力成为正道之首亦是神机子出于神机子大人的谋略以及众位先辈的奋斗。”

    众人都没听过这段故文,微觉奇怪。吕昌泰继续说道:“我正道惩恶扬善,除魔伏怪,历经千年终成今日之盛景,而年老一辈的前辈英雄皆从天命,羽化登仙。许多修行功法也不传于世。更为可惜的是相术的失传,已没有人能利用神机笔测天命,更不敢妄言逆天改命。现在相术都需要依靠特定的阵法才能测得三五年的吉凶祸福。”

    一番谈及三千年前的秘辛让在场众人不胜唏嘘。都为吕昌泰的博闻强记而生钦佩。

    只有顾飞目露不屑,顾飞撇撇嘴心中暗道:靠,少爷我现在命悬一线,谁有心情听你讲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啊。

    吕昌泰语气一转,真挚的对着顾飞道:“小友,如果你愿意加入我吕家,我吕昌泰便认你为义子,吕家庞大的家业也将有你继承。”

    吕家众人一愣,没想到剧情急转直下,由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敌转眼变成了认子的感情戏,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有些机灵的人已经改称呼了,急忙道:“少爷,赶紧认吕老爷为父吧。吕老爷宅心仁厚,厚待下人,能认吕老爷为父是几世修来的天大福分。”仿佛如果换做是他就立马跪地认父了。

    顾飞也被吕昌泰搞蒙了,这唱的是哪出啊,杀人偿命也没这个偿法吧?

    不过只有认贼做父,没有认狗为父的,况且就吕昌泰那德行,说是狗还真侮辱了狗!再说小二现在生死不明,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认他为父的。

    顾飞感到体内毒素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微笑的道:“要和解还是可以的,要认父子没问题。”

    话刚出口,吕家众人就轰然叫好,什么赞美之词都出来了,什么老爷心地仁厚,少爷年轻俊杰。甚至连父慈子孝,虎父无犬子都出来了。

    顾飞接着道:“只不过我为父,吕昌泰乖儿子,来叫一声父亲给为父听听!”

    吕昌泰再是阴险狡诈也难忍心头恶气,暴怒的道:“小子,你欺人太甚。”一掌轰在空地上,直接地面飞沙走石,树木东倒西歪。虽然暴怒却不打顾飞,显然是顾忌什么。

    给顾飞药丸的那个阴勾鼻老者凑到吕昌泰耳边说了什么,吕昌泰眼睛一亮,吩咐手下道:“将那胖子带上来!”

    不多时就有人将胖子提到了吕昌泰和顾飞面前。只见胖子七窍流血,到处是伤。神奇的胖子竟然没有昏迷过去,还中气十足的大声哼哼。

    吕昌泰阴测测的道:“这个死胖子是你朋友吧,我们审问了他好久,他都不肯泄露你的消息。可见你们兄弟情深,要是你不誓死效忠吕家,我就要这胖子死在你面前。”

    胖子睁开那双肿胀的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看到顾飞就在面前开心的道:“老大,你还没死啊?啊呸,看我什么乌鸦嘴,老大你的毒解了没?”

    顾飞看胖子都伤成那样还乐乐呵呵的,不禁暗暗摇头。然后对吕昌泰道:“吕老爷子,我要和胖子单独说几句话。”

    为了胖子顾飞不得不委曲求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