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bug之神 > 第二十二章 舞姬
《bug之神》    底比斯城内已是夜幕初降,白日的喧嚣渐趋平静。

    方邃与萨宁并列而行,踏足在石质街道上。萨宁摆出专家的款儿,热情好客,口才便给的沿途向方邃解说每一处雕像,又或是建筑的来历出处,说的面面俱到,生动有致。

    若是这个时代也有导游的话,萨宁必是其中最好的一个。

    两人走得不快,半个时辰后,才来到舞姬楼外。

    许是这一次有萨宁同来的缘故,两人直入楼内,始终未遇到任何阻碍。萨宁在前带路,脚步轻快,左穿右插,一副舞姬楼常客的模样,看的方邃有些意外,开口问道:

    “我们祭祀院的人,难道都可以随便出入这等烟花之地吗?”

    萨宁愕了一愕才明白方邃意之所指,双目微亮的道:

    “烟花之地,哈,方祭司这个形容倒是新颖。我祭祀院的祭司分两种。像我和方祭司你,都是向战斗祭司的方向修行,以追赶神魔脚步,不断强大自身为目的。另一部分祭司,他们主要是沟通研究神魔的精神理念,以教化万众为目的。我们方向不同,规定也是不同的。”

    方邃恍然道:“这么说我们战斗祭司自由度较大,而另一部分深研精神领域的祭司,就不可以出入这等所在。”

    萨宁欣然点头,两人说话间行至一处精致幽静,远离喧嚣的小殿宇前,萨宁也不出声招呼,径自步入其中。

    内里烛火璀璨,灯影摇曳,有数桌小巧的餐案,其上摆满鲜花与各式果品美酒。

    两人还未坐定,就有一个艳丽的埃及女郎,年在三十上下,身着轻纱,曼妙的体态若隐若现,从殿外走进来,喜孜孜的道:“得人传报,说是看见萨宁你的踪影,我立即扔下别的客人,亲自来款待你,可是许久不见了!”

    萨宁略显尴尬地看了方邃一眼,低声道:“我闲时惯常来此,因此和这里的上下人等甚是熟悉。这女子叫做哈姆娅,寻常都称她娅姐,负责掌管这里所有舞姬。”

    转头向女郎笑道:“本人近来沉溺于神魔之术,不曾外出走动,今日稍得空闲,不就来了吗?”

    又指向方邃道:“他也是我祭祀院的祭司,正要麻烦娅姐寻个姿色技艺上好的舞姬来相陪。”

    娅姐像是才发现方邃般,眸神灵动地转过来,待见到方邃卓然端坐的身姿,笑意盈面的道:

    “这位方祭司几日前大展神威,不但战败三位潘洛斯少爷的人,还和修科这等高手约战,大名早已哄传圣城。我们这里的舞姬,若是知道两位同来,不定多高兴呢!我就去安排。”

    这叫娅姐的埃及老\鸨,对当日方邃离去时,和舞姬楼老板黑摩间颇为不善的关系只字不提,确是深明笑脸迎人,登门是客的经营之道。

    但方邃敢断言,暗地里必然早有人将自己到来的消息飞报给潘洛斯,待会恐怕还有热闹可瞧。

    方邃和萨宁寻了两个相邻席位座下,彼此谈笑,不足茶盏时间,就听见殿外传来阵阵莺声燕语,有轻柔的足音,自远处快速接近。

    一群芳华正茂的少女,依次走入。

    方邃抬头而视,立时感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他本人并不痴迷女色,当然也不是视女子如蛇蝎的道学先生,这时见到一群女子进来,受到气氛感染,亦是觉得眼前一亮。

    进来的女子共有十数人之多,燕肥环瘦各有不同。

    其中又以两人的姿色明显出挑,远在常人之上,称的上万中无一,直追坎蒂丝那一级数的女子。

    其中一人身材性感,着一身红色薄皮裙,上身穿同色麻布短衫,样式简单,却恰如其分的突显出平坦健康的小腹,颇有些风情万种的味道。

    这女子双目柔媚,描绘着古埃及女子常见的黑色眼睑,蓄满引人的诱惑风情,远远看见萨宁,立即加快脚步来到萨宁身畔。

    两人显是熟识,举止亲密的窃窃私语起来。

    进来的女子中,另一姿色出众者,与性感妩媚的红衣女子比,乃是全然不同的风格。其人穿一身短衫裙,柳腰盈握,步履轻盈地走入殿内,身材凹凸有致,却不十分夸张。

    最引人处,是这女子纵然身处舞姬楼此等风尘之地,神色间仍有一丝端庄和一股潜藏的羞涩与悲凉,自其目中隐现。

    她整个人的气质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却愈显出她的灵秀与美貌。

    萨宁身畔的红衣女,见方邃在打量那神态羞涩的女子,抿嘴吃吃笑道:

    “方祭司你看中的姐妹,是我们舞宫内的新人,叫做莱雅。她家中出了变故,亲人大多被害惨死,只剩下她送入我们这里,方祭司可要对她好些呢!”

    古来舞楼艺馆这等所在,总是不缺命运悲惨的柔弱女子,方邃并不意外,却难免心中略生触动,蹙了蹙眉,沉声道:

    “莱雅姑娘既然历经不幸,眼见亲人相继死去,命运的走向,又全然不受自己的意愿影响,她这等遭遇,本人如何能忍心让她强颜相陪,不如莱雅姑娘就请自便好了,这就回去休息也可,需要多少金或银圆环(古埃及货币种类之一)我们自然照付。”

    方邃这番话一出,萨宁立时脱口认同道:“方祭司说的好,就该如此。”

    与萨宁甚是亲昵的红裙女子,也秀目闪闪的重新打量方邃,盈盈起身,自我介绍道:“菲丽正式见过方祭司。”

    此时厅内其他莺莺燕燕的女子娇语,也都安静下来,而那自从进入殿内,始终神色木然的莱雅,携着一丝哀愁的美目,隐隐有些明亮的转头往方邃看来。

    她并未开口说话,却款款走至方邃身旁,静静坐入了他身畔的位置,以行动表明自己愿意留下相陪。

    方邃淡淡道:“如此我们便坐在一起说说话好了。”

    莱雅闻言抬头,乍然看见方邃炯炯闪烁,神采飞扬的双目,似乎吃了一惊,面上划过一抹润色,正待说话,门外忽然急匆匆走进娅姐来,打量了殿内几人一眼,嗫嚅道:

    “潘洛斯少爷得知方祭司来了,带着一众随从也到了楼里·········”

    她话音稍顿,其中似有未尽之意,转而瞄了莱雅一眼,顿时人人都明白过来,显然是潘洛斯为了蓄意折辱方邃,非要当着他的面,把莱雅要走。

    这等常见的下作手段,方邃曾经听过无数次,倒是初次亲身经历,面色轻哂,瞥了一眼娅姐,目中闪过的森森冷意,让这素来周旋于权势人物间的埃及老\鸨,骤然打了个寒颤,凛然想道:“糟糕,黑摩和潘洛斯一起想出来借助舞\姬,折辱这方邃脸面的把戏,难道被他看破了?”

    方邃其实心中颇感为难,暗忖若是再和潘洛斯大闹一场,纵然无人能奈何自己,自己去后,这莱雅却必然会成为对方发泄怒火的对象,等于是变相害了这命运悲惨的女子。

    就在方邃心中思虑的一刻,殿外再次响起密集足音,有人冷然不屑的声音,远远从殿外传来,阴阳怪气的道:

    “呵!洛斯少爷让我等来接这莱雅,倒要看看是谁生了一副狗胆,敢于拖延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