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全能巨星奶爸 > 14.十七岁少女的忧郁
《全能巨星奶爸》    离开那间被季子恶搞命名为“天上人间”的酒楼,紫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利用隙间快速巡视了一遍她安排进城里的妖怪们,询问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和人类之间的相处是否顺利,主动融入人类之中能不能适应等等。

    因为计划才是初期展开的阶段,即使有问题也还没浮上水面,所以她得到的答复也多是正面的。不过她最后还是都交代了很多注意点,甚至不无恶意的告诉妖怪们,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城里的名望很高的季大人来帮忙解决。

    反正季子已经知道酒楼的事了,与其再藏着掩着,不如干脆摆到她面前。那些妖怪也都是良善之辈,与季子多接触一些不会有坏处。

    诸多琐事一一安排布置下来,等到紫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色也不早了,客厅里季子和元绫正在用一副扑克争上游打发时间,看到她走进,元绫把迅速把手上的牌扔掉冲到紫旁边,拉着她的手道:

    “紫姐姐,你到哪里去了呀?你不知道,没有人管着,季哥哥简直要闹翻天了,他balabalbalbala……”

    虽然对大多数人类都一副视其为无物的态度,然而对待元绫这个小姑娘,紫的态度可谓出奇的好——当然这也是相对其他人来说——让季子一度怀疑莫非紫也是个萝莉控,她顺势带过元绫的手将她身子拉到近前,摸着小姑娘的头温柔地笑道:

    “不急,慢慢说,如果她欺负你啊,紫姐姐帮你收♀拾她。”

    季子在一旁听着,表情十分囧然,呵呵呵呵,收♀拾我,我还想和你好♀好♀谈♀谈呢。

    估摸着就算用传音术强行询问紫她到底和胡三娘在搞些什么,也不会有正面回应,再说既然人已经在旁边了,自然不用急于这一时,等到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再好好问吧。于是季子也就不再多想,在一旁陪着笑看着元绫和紫的互动。

    “就是这样简单的喧哗互动,才是生活中最宝贵的东西啊。”

    这个想法生出的下一瞬间,季子猛然发觉,自己竟然会发出如此感叹,难道是老了吗?被“季老匹夫”这么叫多了,潜意识就真的偏向老龄化了?

    虽然年纪上来说她确实够“老”了,但这点可是绝对不能承认的——季子可是永远十六岁的!

    旁边正和元绫说说笑笑的紫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来自未知方向的恶意……

    ------------------------------------------------------

    人类是什么呢?作为一个有大智慧的生灵,紫也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

    幼年时期力量低微,不得不小心地在人类社会中挣扎求生的她眼中,人类就是洪水猛兽一般可怖的存在,若是被捉住了丢掉性命都算是好结局。

    遇到季子之后生活安定了下来,人类不再会对她产生威胁,然而因为早年的遭遇使得她对人类的态度并不是很友好,再加上老是有贪图她外表的家伙,人类就是一群庸俗且麻烦讨厌的生物。

    到了如今,见识和阅历已经十分广泛的紫却难以对人类进行简单的定义了,人类实在是太复杂了,明明是相同的物种生活在相似的环境,个体与个体之间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她的同伴——那个看上去不像很会思考的家伙,她反倒有着超越紫的认知:人类就是人类,人性就是人性。

    贪婪是人性,克己也是人性;贪生怕死是人性,英勇无畏也是人性;冷酷是人性,温柔也是人性;老谋深算是人性。天真烂漫也是人性……想用一个定义来诠释人性是愚蠢的行为,在对整体的认知上,人性就是人性,即是名词也是形容词。

    对这个概念的理解耗费了紫非常久的时间,像她这样一个个体就是整个种族的生物,在世界观上就有着既成的思维,那就是同种的生物应该都是类似的,所以才难以理解人类。

    她观察,分析,再观察,再分析,经历了对无数个样本的观察与分析,她才终于领悟到了季子当初告诉她的意思。

    如果仅仅是无关系的人,那么或许可以套用“人类”模板去主观定性,但是若是会进入到自己圈子里的人,就要单独生成一个认知了。

    季子是家人,是同伴,是友人,是互相依赖的存在,总归来说,季子就是季子。

    世上的狐狸精成百上千,但是胡三娘就是胡三娘。

    元王和他儿子是愚蠢的人类,但是元绫就是元绫。

    说到元绫,季子一直惊讶于紫竟然会对一个人类小姑娘如此友好,简直不敢相信,她仍旧以为紫对人类不假颜色,如果不是有什么算计,肯定不会刻意交好某人。

    然而实际上,紫对待元绫还真是没有别的想法,单纯的只是很喜欢这个小丫头罢了。

    因为要算计元王,所以紫用隙间长期观察过元王府,对他府内的事情了解得恐怕比主人还多。王府中除了元王和世子外,公主就是地位最高的了,所以紫也对她上了点心思。

    一个小姑娘的一天有什么好看的呢?就算是贵为公主,解除不了权力的女性生活实际上很无聊,起床,梳妆打扮,用餐,胡思乱想。后来认识了季子,也就多了一项犯花痴。

    然而正是从这个小姑娘的身上,紫看到了可能性。

    紫可不像季子那样只以为元绫是个天真烂漫的小萝莉,她可知道,这小丫头恐怕是整个王府最聪明的人了。聪明人明显的特征就是自知,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东西。

    元王和世子仅仅知道他们是统治者,却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看到了紫就贪恋她的美色,看到了珍宝就想据为己有,什么都想要正是什么追求都没有的表现。

    元绫则不同,她虽然可以凭借身份得到许多,但是她真正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能正视“元绫”而不是“公主”的人罢了,所以她才那么黏着季子。

    也正是如此,在她眼中季哥哥就是季哥哥,若是有朝一日她知道季子的身份是妖怪,也不会心生畏惧,因为对她来说“季哥哥”这个身份已经超出了人类妖怪的范畴。

    如果,如果元绫的这种思想能广泛传播的话,如果人类——或者多数人类——和妖怪都能不用偏见对待种族的不同,而仅仅从为人来看待彼此的话,她的理想国就完成了。

    紫自己也知道这是个可笑的理想,但是她既然看到了可能性,不去尝试一下实在是太可惜了。反正那句话一直在说——失败了她又有什么损失呢?

    一开始的本心只是想建立属于自己和季子的理想国,现在却升华为了属于妖怪和人类共同的理想国,偶尔自省的时候紫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后者如果能实现,前者也就自然包含其中了,只是工作量和时间跨度稍微大了一点罢了——还是那句话,紫有的是时间。

    “就这样,终有一日,我会创造一个完美和谐的幻想之乡。”

    按照妖怪的年龄来算还很年轻的紫,也像年轻人一样会为了理想而上头。

    ------------------------------------------------------

    与元绫闹了好一阵,待紫一万遍答应要好好教训季子一顿后,小公主才打道回府。

    季子府邸里的下人都是元王特意派来的,其实应该算是王府的下人,所以很自觉地出了几个人护送公主回去。按道理来说公主到了适婚年龄还往已婚年轻男子家里串门是不太好的,然而王爷都没说什么,自然也轮不到下人操心。

    元绫离开后终于只剩下季子和紫两个人独处了,然而季子这会儿反倒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直接问的话略显突兀,转着圈子问的话肯定会被紫绕开——论智商季子自知和紫不在一个层次,就这么不问的话也不行,唉。

    那边季子在烦恼如何开口,紫反而先一步凑了过来,坐到季子旁边,把头搭在她肩膀上。

    “怎么了?”

    “有点烦~”

    季子心道我才是真烦你还好意思先一步在我面前说烦,不过最终她还是贱兮兮地接了一句:

    “和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上忙?”

    “唉~”紫先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说别的,只是坐在季子旁边,两个人一起无聊的看着逐渐变暗的天空发呆。

    季子从紫的身上真的感受到了她确实有心累的感觉,于是纵然自己也有许多疑问,她都只好先行压住。说起来在以前那个小村里生活的时候,两人就常常毫无理由地在一起发呆,其中的宁静让她们非常舒服。自从搬到王城之后,两人各自被自己的事情所忙,就算用妖术一直保持联系,像这样简单自然的互动却少了。

    从晚霞满天坐到了星星露头,就在季子快要睡着的时候,紫突然开口了。

    “季子你,一直都无欲无求呢……”

    “啊咧?”不知道紫这一句是什么意思,季子心想难道我在你眼中已经达到这么超然的境界了吗?

    “你以前一定参与过相当宏大的事件吧?所以现在才对什么都不上心,因为都太小家子气了。”紫没有理会季子的反应,自顾自说了下去,“你为什么从不和我说起你的过去呢?”

    难道我和吉尔伽美什、亚历山大、亚瑟王一起谈笑风生的事也要告诉你吗?金闪闪还行,其他两个人现在都还没出生,我就算说了你也不知道,无法装逼啊!

    “其实我现在想做一件大事,或许在你看来也只是小场面吧,但是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紫将身体彻底倒了下去,头枕在季子膝上。

    “那你就去做呗。”季子伸出手轻轻地在紫的头上按摩着,看到她这个样子,本来想的逼问也开不了口了。

    “或许,你会不喜欢。”

    “……也或许不会哦,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

    “猜的嘛,其实就算你真的不喜欢,我也停不下来了。”

    “喂喂喂,你这算故意惹我生气吧?”

    “呵呵~好像还真的有这样的感觉呢~”

    “竟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就承认了,怎么样?我就是故意气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好像还真的不能怎么样,唉……”

    季子莫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贱了,然而实际上那不应该叫做贱,应该叫做受。

    两个人互相没营养的扯了一会,原本因为最近各忙各而稍显疏离的关系又被拉近了,季子的手无意识的在紫的头发上来回抚摸,看着那流淌着星光的三千金丝,她心中有了决定。

    “如果你想什么的话,就放开手去做吧。不方便告诉我我就不问了,并且我保证不管最后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这话有点酸,说完后季子自己都不好意思地脸红了,紫看到她这幅样子,涌上了一阵笑意。

    “哈哈哈哈哈,自己都觉得脸红的话就不要说了嘛!”

    “无路赛!还不是为了鼓励你!”

    “那还不如唱首歌呢——对了,你那把怪模怪样的琴呢?”

    “什么怪模怪样,那叫吉他!”

    将自己那柄宝具化的吉他召唤出来,季子试了试音,问紫道:

    “想听什么?”

    “整天听那些编钟叮叮当当的烦死了,有没有什么不同传统类型的?”

    “哦,那就给你来一首来自遥远土地的歌曲吧。”

    因为本身就是宝具,即使不需要弹也能演奏乐曲,季子将琴立在一旁,手继续按摩着紫的头,嘴里轻轻用未知的语言哼唱着一首曲调柔和又略带忧伤的歌谣。

    “有点困了呢……”

    音乐的魔力将紫几乎全天候保持高速运转的大脑冷却了下来,她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

    ------------------------------------------------------

    “呜呜呜呜呜,怎么办嘛,根本赢不了啊……”

    在季子和紫身后不远处,元绫正躲在一个柱子后面。她在离开这里不久就又绕了回来,这里的下人都是王府派来的,自然都得听她吩咐,于是她没有让下人们通报,自己偷偷地走进了院子。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来,难道是要确认紫姐姐真的会收拾季哥哥吗?她自己也清楚那只是哄她的,那么回来干什么啊?

    反正家里父亲和兄长最近都是着了魔的样子,不知道在忙乎什么,没人关心自己,还不如来这里呢——小公主强心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回来之后她就看到紫和季子那和谐自然的相处,两人的那种姿态都是她不曾见过的。紫姐姐没有平日一贯的雍容华贵,收起了那让别人相形见拙的气场,季哥哥也不再是那对谁都很客气实际上对谁都很疏离的模样,而是非常安然。

    仅仅是靠在一起,什么都不做,但周围的空气却那么和谐,那么相配。后来两人又不知道了说了些什么话,季哥哥拿出来一把奇怪的琴奏起了乐,紫姐姐小鸟依人的靠在季哥哥身上,这都是只有这两个人独处才会有的表现。

    看到这些,元绫就知道,自己永远不会有机会在她们之间插上一脚了,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确认下来之后,心还是有点酸。

    自己只能跟在她们身后,努力扮演好一个小妹妹的形象,才能保持住和她们的联系,同时这也意味着自己不会被季哥哥当做一名女性来看待。

    她努力强忍,但是泪还是从眼角流了下来。

    -----------------------ps-------------------

    ps1.季子唱的曲子:《the-sound-of-silence》。

    ps2.强行插入感情戏,果然四不像了。

    ps3.真想跳剧情啊,要不下一章开头就是十年后吧……

    ps4.明天搬宿舍,估计把一切折腾清楚(尤其是网络问题)至少也要两三天,所以提前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