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帕斯察 > 第348章 恶灵附体?!
《帕斯察》    [燃^文^书库][].[774][buy].[]    刚才妮玛那疯狂的举动,已经让唐歌完全不把她当做正常人来看,那样的自“残”方式,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够做到的。【燃文书库(7764)】

    不过尽管如此,唐歌也仅仅是把对方当做是一个疯子而已。

    疯子也是一条人命,所以唐歌没有冲动到,因为恶心就杀了妮玛。

    只是想要一脚踢飞妮玛手中那根令他作呕的骨头,然后争取时间离开而已。

    “这怎么可能?!”唐歌后退两步,一脸震惊的看着妮玛。

    刚刚那一脚,他虽然没有使用全力,但以妮玛那柔弱的身躯,根本无法承受。

    但事实上却是,唐歌踢出的那脚,直接被手握骨头的妮玛,给硬生生的锤了下去!

    在来的路上,他观察过每一个接触的人,妮玛和他接触最久,了解的自然也就越多。

    唐歌可以肯定,妮玛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力气。

    如果发疯以后,就可以增加力量,那么他们这些武者也不用习武了,直接去研究疯魔拳就好了。

    不对劲!这个村子里不对劲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歌哥,难道、难道刚才那个老人家说的、说的传说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真的、真的存在有魔鬼?”唐歌背上的秦婉儿和他一样,看到事情的整个经过,受到惊吓的她,已经不能正常说话了。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魔鬼……”唐歌看了一眼,满脸阴险的妮玛,咬了咬牙,“就算有,有我在这里,就没人能伤害到你!”

    “趴在我背后,捂着耳朵,我让你睁开眼睛,再睁开。”

    极度恐惧的秦婉儿,听到唐歌的话,连忙照做。

    “愚蠢的人类!”这一次妮玛口中的声音,已经完全变样。

    听上去就像是女人、幼儿、男人,三种声音的混合体,这个根本就不像是人类嘴里能够发出的声音。

    “成为吾的养料吧!”妮玛说着,便朝唐歌扑了过来。

    唐歌一记长踢,直接将妮玛踢退数步,但她并没要倒下去的意思,这一次唐歌已经使用了七成的力道。

    刚才妮玛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所以下意识的朝着身后的壁画望去。

    因为老妪说过,每过十年,已经拥有灵智的魔果,会带领着十万妖魔,前往人间,收取生灵献祭,作为魔果的养料。

    所以,妮玛嘴里的话,让他不自觉的联想到了壁画上,那颗令人安详的果实。

    可是当唐歌的视线放在壁画上时,动作出现了一丝僵硬。

    变了!

    原本令人感觉安详舒适的浅黄色果实,现在直接变成了一颗黑红的果实,不仅如此,果实还多了点东西。

    一双犹如魔鬼的眼睛,以及一张充满獠牙,又好似在大笑一般嘴巴!

    “妈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唐歌忍不住大骂了一声。

    再回头看看一边说着,要自己化为养料,一边步步逼近自己的妮玛。

    唐歌忍不住想到,难道妮玛被苏醒的果实附体?

    不这么想还好,这么一想,和前面妮玛的表现一联系,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妮玛刚刚说自己想要服用魔果,然后就变得疯癫起来,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

    那种疯狂的举动,绝对不是正常人做得出来的。

    “魔果?”唐歌看着步步逼近的妮玛大吼道:“我去尼玛勒隔壁!”

    说着,唐歌又是一退踢出。

    这一次,他使用的力道依旧是七成,但是却不再是单纯的用力,而是蕴含了气劲。

    强大的气劲,直接让妮玛撞在了墙上。

    “我不管你是人是鬼,有本事就t亲自现身和老子单打独斗!”唐歌对着趴在地上的妮玛大吼道。

    可是妮玛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

    “妮玛?”唐歌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见妮玛没有动作,也没有回应,唐歌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观察她的身体,而是回身看向了壁画。

    看到身后壁画上的内容,唐歌又是一愣,那颗狰狞的果子,随着妮玛的昏迷,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注意到果实变化的人,只有唐歌一个,秦婉儿因为惊恐,一直趴在唐歌的肩头。

    就在唐歌准备一探究竟的时候,忽然一声娇呼传到了他的耳边。

    回头一看,昏迷的妮玛已经苏醒了过来。

    她满头都是黄豆般大小的汗珠,表情看起来也有些痛苦,不过痛苦之中似乎又带着一快感。

    “好痛……”她下意识的用手去捂发痛的下体,湿粘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把手收了回来。

    当看到手上的血液时,她先是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看向了唐歌,“你、你把我……”

    “不是我。”唐歌尽量让语气保持的平淡些,但是在事实面前,似乎并没有什么说服力,整个祠堂只有他一个男人。

    妮玛那略带痛苦的脸庞,泛起了一丝娇羞的笑容,“你不用怕,我们族中有规矩的,女性第一次献身的男人,将成为她一生的伴侣,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但是你真的好厉害,这种感觉令我终生难忘……如果下一次你温柔一些,我、我会更喜欢的。”

    “我说了,不是我!是你自己用……”唐歌正准备说出实情的经过,可是他忽然发现,原本那根沾血的骨头不见了,似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妮玛听到这句话,原本脸上娇羞的笑容消失不见,变成了凄惨,“你真的这么狠心,想要抛弃我么?”

    我抛弃你妹啊!这事儿老子根本你就没做过,你让我怎么承认?

    难道你眼睛是瞎的么?我还背着婉儿,怎么跟你做那种事情!

    不过更令唐歌蛋疼的是,看妮玛的样子,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情。

    “你听我解释,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唐歌耐下性子,想要开口解释。

    妮玛含着眼泪,摇头道:“不用了,你喜欢的是你背上的那个女孩对不对?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们不可能是兄妹。”

    就在这时老妪拄着拐杖,从外面走了进来。

    得,现在她亲人来了,估计更难解释。

    “你这个畜生!”老妪一进来便开口大骂。

    唐歌无奈的笑了一声,果然,事情的发展和他猜测的没什么区别。

    可接下来,唐歌直接傻眼了,因为老妪骂的人好像并不是她。

    “你这个畜生!”老人一边骂着,一边用手中的拐杖在妮玛的身上敲打着。

    本来就已经没多少遮羞布的身体,被打出了数条红印。

    妮玛哭喊着,似乎是在求饶,但老妪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老人家,这……”唐歌看到这一幕有些不忍。

    谁知老妪摆手道:“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一定是个该死的畜生,在壁画面前生出了歹意,所以才会被魔果的恶灵附体,失去身子!”

    “我、我的身子是被魔果夺去的?”妮玛听后一愣。

    老妪毫不留情的又给了她一拐杖,“这次你只是失去身子,下一次你将会失去生命,你这该死的畜生,我说过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么!”

    紧接着,老妪面对壁画直接跪了下去,“妖魔大人们,求你们饶过妮玛,她只是一个孩子,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老妪一边说着,一边叩头,就算将额头磕的血肉模糊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一旁的妮玛,哭泣的阻拦,但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唐歌发现秦婉儿还在按着自己的要求趴在肩头,捂着耳朵,便松了口气。

    如果这幅场景,让秦婉儿看着,不知道会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

    这个村子,已经不能用古怪来形容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妪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在老妪开口,说离开的时候,唐歌二话没说,就连忙踏出了祠堂。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唐歌觉得外面的空气实在是太清新了,只是呼吸两口便会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妮玛的衣物虽然被撕裂,但还好披风没事,在披风的遮掩下,除了小腿上残留的血迹以外,其余的看上去一切正常。

    “放弃吧!”老妪忽然开口说了句话。

    唐歌听着一愣,“什么?”

    “放弃魔果吧。”老妪说着,语气又开始阴森起来,“它不是救命的仙果,它是夺命的魔果!”

    “可能我们想要找的无忧仙果,和传说中的魔果并不是一样东西。”唐歌只能这么想,如果这个村庄的魔果,便是他想要找的无忧仙果,那和阎夺命在医书法上所得到的描述,也差的太远了。

    “希望如此……十年、十年,你来的真不是时候。”老妪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声音忍不住颤抖,“天色马上就要黑了,山路不大好走,今晚你们就住在这里吧,等到天亮再离开。”

    “好。”唐歌应了一声没有太多话。

    老妪将他安排在了,一个不太大的房子,但是比起老妪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要好得多。

    他们并没有食用老妪送来的晚饭,虽然里面没毒,但是想到那些瓶瓶罐罐里装的虫尸,两人没有任何的食欲。

    还好在来之前,他们自己就准备有食物,免得饿肚子。

    吃过饭以后,唐歌安慰了秦婉儿两句,便让她乖乖睡觉。

    确定秦婉儿睡着以后,唐歌离开了房间,他还是有些不大相信所谓的传说,想再去祠堂一次看看,毕竟这一次是唯一一个和无忧仙果有联系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