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稍多音字组词 > 第二十三章 校场
《稍多音字组词》    “东牌楼,西牌坊,当个铃铛吃面糠……”

    “新鲜的肉包子嘞,来看一看啊……”

    “小姐夫人们起啊瞧一瞧,西域来的珍珠玛瑙,光泽亮丽……”风吕天好奇的打量着这一切,原来吕布府邸正门一出便是市中心啊!这地皮一定非常昂贵,当将军的福利可真是好啊!

    风吕天心中美滋滋的,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对了!风吕天一拍脑袋,自己的方天画戟可还没有拿呢!手无寸铁的去校场还不是给属下笑话?

    “曹性!”风吕天掀开帘子喊了一声,“将军有何吩咐?”

    曹性勒转马头,“吁”了一声,“我们还没有拿我的方天画戟。”

    曹性苦笑一声,“将军的方天画戟岂会如那凡俗之物一般,平日里他来无影去无踪,我们这些并非常年伴随将军左右的人,见到此等神兵的机会也没有几回,卑职上一次见到还是在充州之战上,将军您可真是……”

    这曹性话可真多,风吕天还在苦恼着方天画戟的下落,结果又摊上了这个叽叽喳喳的曹性,还真是嘈性啊!

    突然有人惊呼:“这是什么?”接着便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一阵劲风刮过,将风吕天整理好的发型又弄得凌乱不堪,风吕天有些恼怒,心想是谁这么大胆,不要命了吗?

    但这一转头还真是吧风吕天吓了一跳,一杆黄金身,弯月刀刃,戟尖闪着点点寒光,不是方天画戟还是谁?

    曹性看到这一幕,吓得差点跌下马来,但是眼中却充满了憧憬。“将军的神兵真是灵物,卑职再次看见,真是三生有幸。”

    看见曹性又开口,风吕天赶紧打断他:“继续赶路吧,迟了我可是要罚你的。”

    “是,将军。”曹性不敢有丝毫怠慢,转身便长吁一声“驾”又卷起滚滚烟尘向校场奔去,只余下市人的赞叹之声。

    “哎,你看见了吗?那是吕布大人的神兵啊!”

    “笨蛋,怎么大惊小怪。”

    “如果我也有这么一柄神兵,我做梦都会笑醒,嘿,你打我干什么?”

    “别做白日梦了,这等神兵哪里是你这样的匹夫能有的?”

    “怎么?不服?”

    风吕天当然不会想到,自己也有那么风光的一天,甚至引发一场斗争。

    “

    籍?你怎么来了?”风吕天握着方天画戟,轻声说,“喂,小子,喊这么大声干什么,别让别人知道我的存在。”

    风吕天只觉得有一股奇特的气流,向他的天灵盖涌去,流经之处有些酥酥麻麻,接着便听到了籍的声音,感觉就像是有人在他的脑中讲话,让他无法辨别方向。“那我怎么和你交流?”风吕天疑惑道。

    “啊!对了你还不会传音之术,真是麻烦,现在按我说的做,我借你一点气,在经过你天灵盖的时候你在将你所想的东西讲出来,但是不要发出声音。”

    籍有些无语,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不会。“是这样吗?”风吕天嘴唇微动,那股气又顺着来路回到了方天画戟之中,接着又有一股气涌来。

    “你小子还不算笨嘛,点拨一下就会了。”

    “哼,别瞧不起人,我可比你们这些老古董强多了。”

    “好,年轻人就应该有这样的狂气,我很欣慰哈哈哈。”籍听了之后竟然没有恼怒,反而是很高兴的样子,这家伙可真是怪,风吕天心中不禁暗自嘀咕了一下。

    “籍,你不是说器只能容纳元素么?为何你能以气传导?风吕天有些困惑,”

    “你尚还不能用气,跟你讲理你也不明白,你只要知道,兵魂在器之中时特殊的寻在就行了。”风吕天只得撇了撇嘴,悻悻作罢。

    “将军,我们到了。”曹性的声音从前方双来,而马车也停了下来,其实在还未到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马匹在地上踏动的声音,和士兵们整齐的呐喊,一股豪迈激情从风吕天心底油然而生,风吕天从小就很想当军人,因为他们都很强大,可以保护想保护的人。

    没想到今天,风吕天竟可以圆这个梦了,帘子被一双粗糙的手掀开,一张粗犷的脸出现在风吕天的眼前,浓密的胡须爬满了整个下巴,头发也只是胡乱盘起,脸上青筋交错,而粗糙的皮肤也是久经沙场的结果,最吓人的是他额头上有一道长长的疤,横贯了他的额头,让人看着心惊胆战,风吕天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卑职曹性,拜见孙观将军。”曹性不知何时已经下马,半跪在地上,另一声粗哑的声音也随即响起:“孙观见过主公。”风吕天见那人也身穿张辽一眼的银甲,只是身躯更加壮实。

    “起来吧。”

    “谢将军!”

    “谢主公。”

    下了马车,风吕天这才抬起头,看着这宽广的校场,左右以围墙砌起,只留下前后两个口,在围墙尽头则是四座高高的箭塔,隐隐可以看见有士兵在箭塔内走动,而一队队飞驰的骑兵正绕着这围墙,马蹄扬起的沙尘令四周模糊一片,不是有说话声与马的嘶吼声响起,即使风吕天在校场之外,也能感受到那马蹄撞击地面的震动,那么雄浑有力,那么热血澎湃。

    而沙场中央则是两列士兵,皆身穿墨绿色衣甲,左边一队手持长戈,时不时发出震天吼声,右边一队皆身背大弓,只是静静地等候发号施令。

    风吕天第一次看见这么多密密麻麻多人在这机场之上操练列阵,心跳又加快了几分。这少说也有万人,数万人在这巨大的校场内演练技艺,而且又让自己指挥,想想就觉得自己厉害的不行,这么拉风炫酷的事,自己可要好好体会,风吕天心中又是一阵窃喜。

    不过指挥的时候又该说些什么呢?风吕天又被浇了一盆冷水,刚刚的热血一下子冻住了,孙观转身向着风吕天,说:“主公,您觉得这次的校场布置准备的如何?”

    “额,非常好。”

    风吕天一时语塞,不知道用什么来回答。这粗犷大汗发出野兽一般的笑声:“哈哈哈,只要主公满意即可,那么我们就上演兵台吧!陈宫大人可还在哪儿等着您呢!”孙观手伸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风吕天这才顺着他的手看去、发现一个高高地演兵台矗立在自己身后,光是台阶就是密密麻麻的让人一眼看去就有些发晕,但是风吕天也会只能当是旅游观光了,没走几步,籍的声音就传来了,“怎么了,小子,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感受到天灵盖的气风吕天才有些舒缓下来,“没什么,只是……我该怎么指挥这演兵呢?”

    “演兵?哈哈哈,老夫当年也干过这事的,不如让我给你指点一二?”

    “籍,看不出来啊!你以前还是个大将军。”“当然啦,老夫当年可是很威风的,到时候,你就听我的,别出什么茬子就是。”

    孙观见风吕天的嘴唇不停地发动,觉得有些奇怪,便大大咧咧的问:“主公,你怎么了,嘴上一直动个不停?”

    风吕天有些尴尬,马上闭上了嘴,用一种充满威严的语气说:“我的事你不要管这么多。”孙观知趣的闭上了嘴,只是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打量着风吕天,眼前这个人似乎变了个人似地。

    不知走了多久,只听得一声“噔”,风吕天终于踏上了这木板做的演兵台,也幸好风吕天这副身躯经过气的强化,要是在以前,他现在肯定要累的趴在地上了,回身望去,只见这半个小沛城的全貌尽收眼底,校场之大经占据了小沛的五分之一,一队队的士兵都在风吕天眼中缩成蚂蚁大小,所以风吕天只能看到无数的黑点与滚滚沙尘。

    “好久没有站到这么高的地方了,真是怀念。”籍沧桑的声音再次回荡在风吕天脑海中,但是风吕天这次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远眺着前方,但是满目只有莽莽苍苍的无尽树林与几条交通大道,向远处延伸,不知通向何处,而抬眼望去,只有一片宽广的湛蓝天空,诠释着无垠与浩瀚,也包含着孤独与无止境的重复。偶然有几只飞鸟,掠过发出几声清脆的鸣叫,被这无垠的蓝天吸入,过了一会便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陈宫拜见吕布大人,在下在此等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