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让半球怎么算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人言可畏
《让半球怎么算》    沈氏一辈子忍辱负重,就是陈廷禧这个儿子能过得好。

    她自己收多少苦都无所谓,可儿子是一点苦都不能受的。

    好在陈廷禧是个省心的孩子,也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从来没惹过陈海跟隋芬厌烦,一直都太太平平的。

    沈氏最不喜欢的就是陈郑氏了,除了长得好看点,其他事一无是处。可儿子既然喜欢,这些毛病她也就都看着了。

    今天小红一去找她,说了那番话之后,沈氏就知道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要不然韩瑞雪也不会派人来找她这个久未露面快被人遗忘的人。

    猛一听陈郑氏说的话,沈氏气的浑身发抖。

    她就说么为什么陈廷禧跟陈郑氏成亲这么久了还没有孩子,原来是陈郑氏一直跟陈廷焯勾搭不清!

    可沈氏转念一想,若是陈郑氏真跟陈廷焯有什么,韩瑞雪也不至于上来就找她吧?

    “三嫂,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说话还不过脑子?廷焯怎么会跟你有什么?他就算是个傻的,也知道这个道理啊!”韩瑞雪也不恼,慢悠悠的道。

    陈郑氏大声道:“我们两个已经情投意合了,娶你不过是应付家里!”每天幻想这些事情,陈郑氏已经很是偏激了,现在看到韩瑞雪,更是口不择言。

    韩瑞雪冷笑道:“话当然是怎么说都行了,你这样无凭无据的冤枉我相公,我怎么能信?再说了,廷焯是什么样的人品,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看韩瑞雪这般淡定,陈郑氏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火烧着了一般,大声道:“我没有骗人,是他亲口应承我的,等到你们成亲了他就跟我在一起!”

    韩瑞雪嗤笑一声,道:“那我们成亲这么久了,你们在一起了么?”

    多亏陈廷焯以前就已经坦白从宽了。若是没说过这件事,她一定会动怒。

    陈郑氏指着韩瑞雪大声道:“我们不能在一起都怪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韩瑞雪道:“我再恶毒也没有你这种专门拆散旁人姻缘的女人恶毒!还有啊,但凡有脑子的都应该明白,廷焯当时跟你说那番话。不过是为了我稳住你怕你闹事而已。他的这些想法都已经跟我说了。”

    陈郑氏被韩瑞雪一番话打击的体无完肤,她以为陈廷焯是真的对她动心了,没想到只是为了能够顺利成亲。

    这段时间每天都在幻想,可是幻想转瞬间就成了泡沫。她垂死挣扎道:“你就不怕我把事情闹大?”

    韩瑞雪点了点头,认真道:“我怕你闹不大。你说。爹娘会先处置谁?”

    陈郑氏失魂落魄的从韩瑞雪的屋子走了出去,根本就没看到怒气冲冲坐在那里的沈氏。

    打发走了陈郑氏,韩瑞雪很是开心。

    当然一场嘴架根本不会起什么作用。

    陈郑氏对陈廷焯痴迷了这么久,当然不会因为她几句话就彻底死心了。

    可韩瑞雪还留了后招。

    这个招数还是从陈廷焯那里学来的。

    杨妈妈早就打听好了,陈廷禧这个人向来是窝窝囊囊的,被陈郑氏管的死死的。

    可是却有一个很是聪明的娘。

    而且最是听沈氏的话。

    所以韩瑞雪就将沈氏找来了。

    这些话放到哪个婆婆听了都得火冒三丈。沈氏既然惹不了陈廷焯,就会好好管教陈郑氏了。不过有些话还要讲清楚才好。

    韩瑞雪坐在沈氏身边,给她倒了杯茶之后,轻声道:“姨娘不要怪我。”

    沈氏摇了摇头,道:“我怎么能怪你?若不是四夫人提醒。廷禧还是会被蒙在鼓里。”

    “可这件事还是因为廷焯而起,您怪我们也是应该的。只是廷焯跟我都希望,三嫂若是能够收手,不再纠缠就最好不过了。”韩瑞雪笑着道,“说句实话,您才是真正疼三哥的人,这些事情只能跟您说才行。还有,您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这话将沈氏捧得很高,沈氏心头熨帖。也知道韩瑞雪说的都是对的。

    若是陈郑氏做的事情败露了,受到损害最大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送走了沈氏,小红问韩瑞雪:“小姐,这样能有用么?”

    韩瑞雪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确定。虽然寒妈妈跟王妈妈都说这个方法会管用,可是我也不知道沈姨娘跟陈郑氏斗法俩人谁能赢。希望能有用。”

    小红道:“小姐向来料事如神,这次也没有问题的。”

    陈郑氏闷闷不乐的回了住的院子,却发现陈廷禧不在。

    陈廷禧不跟他的哥哥弟弟一样,一点经商的天赋都没有。每天爱做的事情不是睡觉就是到街上溜达,或是跟着那些狐朋狗友的去喝酒。

    刚才她气冲冲去找韩瑞雪的时候陈廷禧还在。怎么回来了之后人就不在了呢?

    她不知道,陈廷禧已经被沈氏派来的下人给叫走了。

    “怎么样?那个小蹄子有没有服软?”刚刚被寒妈妈给收拾了的婆子,也就是陈郑氏的奶娘,急匆匆的上来问。

    陈郑氏跟陈廷焯的事情,她从来没跟旁人说过,除了贴身的丫鬟知道,旁人一概不知。

    她自然不能告诉奶娘她跟韩瑞雪刚才说了什么,只能应付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可奶娘却是个脾气急躁的,她絮絮叨叨的道:“小姐你可得给我做主啊,韩瑞雪那个小蹄子太欺负人了,第一天掌家就把自己当回事了!”

    陈郑氏只觉得头痛欲裂,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地哭上一场,不想再跟奶娘废话,陈郑氏道:“你下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奶娘却不是个有眼色的,继续道:“我就觉得小姐嫁进陈府之后处处都不顺心,偌大个陈府就没个好人!小姐你可得振作起来,好好的跟他们斗!”

    “下去!”陈郑氏实在忍无可忍,大声道。平时心情好的时候听奶娘在一旁唠叨还能忍,现在是一点都忍受不了了。

    趴在床上哭了一场,陈郑氏伤心的睡着了。

    梦里仍然是那么多伤心的事情。自己花容月貌。好不容易嫁进了陈府,可是却是个不争气的庶子。

    旁人都会做生意赚钱,可他却只会像是只米虫一样,只会靠着家里。

    一眼就看上了陈廷焯。可是陈廷焯却这样骗了她,难道他眼睛瞎了不成?看不到她的花容月貌么?

    正睡着,陈郑氏就觉得自己的头皮尖锐的疼了起来。

    睁眼一看,陈廷禧揪着她的头发,正面红耳赤的盯着她看。

    “你发什么疯!”陈郑氏尖声道。

    陈廷禧一挥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还敢这样质问我!”

    陈郑氏被打懵了,一边疯狂的掰着陈廷禧的手,一边大声道:“你个杀千刀的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打我!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陈廷禧看着眼前的陈郑氏,实在是想不到一直都是娇俏可人的妻子发起疯来会变了一张面孔。

    他越发厌烦起陈郑氏来,打起人来也就更不手软了。

    陈郑氏一直都是被娇养着的,哪里被这样打过?

    开始的时候她还嘴硬骂人,可是后来身上疼得实在是没有办法,一声声的求起饶来。

    “你个贱蹄子。做了那样的事情现在才求情?我告诉你,晚了!”陈廷禧突然有了隐秘的快感,他一边打陈郑氏的脸,一边大声骂道。

    陈廷禧院子中发生的事情,韩瑞雪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听别人形容她都替陈郑氏疼。

    寒妈妈看她的样子,温声道:“小姐,你要知道,人跟狼在一起,是没法和谐相处的,不是它死就是你亡。三夫人已经挑衅到这个程度了。你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了。”

    她说的道理韩瑞雪自然懂,她点了点头道:“寒妈妈您说的我都懂。可我就是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心软的毛病。”

    寒妈妈道:“小姐,心软不是坏事,老奴还担心。您有一天心硬如铁呢!”

    到了下午,接人的马车就停到了陈府的大门前。

    韩瑞雪派华胜去接人的时候就嘱咐的很是清楚,接到人回来之后,一定要从陈府的正门进,还要提前通知她去迎接。

    她一边整理衣服往外走,一边道:“小红你派人去各个院子通知。就说老祖宗回来了,都出来迎接,再派人把公子叫回来。”

    韩瑞雪第一个到了院门口,她扶住老夫人,笑着道:“祖母您一路辛苦了!”

    老夫人心里忐忑。虽然下定决心回来了,可是站在陈府的门口,仍然忍不住回忆以前的事情。

    尤其是自己离开时候的绝望心情。

    现在回来,仍然是心绪复杂。

    韩瑞雪上前一步扶住她,大声道:“你出去了几十年,是该回来享清福了,爹娘也很是想您!”

    陈府所在的位置正是京城的中心,人来人往的很是不少。

    周围也都是一些银子充足权势不足的大商人。

    路上的行人看到陈府门口闹闹哄哄的,都想来看个热闹,听到韩瑞雪的话,更是围了上来。

    他们怎么没听说过陈府中还有个老太太呢?

    “我怎么不知道陈海还有娘在世呢?”一个中年华服男人一脸八卦的问身边的华服男人。

    “我也没听说过。或许是听说过,不过是时间就远忘了。”对方答道:“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么多年了,陈海从来没提过他的娘。就算是死了咱们也能听到一点消息啊!”

    “咱们且看着。”

    陈海跟隋芬听到老太太回来的消息,都吓了一跳。

    他们早就忘了母亲的存在了,怎么现在突然冒了出来?

    “你再说一遍。”陈海严肃道。

    下人又原原本本的将话说了一遍。

    “快去看看吧,老爷!”隋芬着急的道。

    这个老太太可不是好惹的。当年为了能从她手中夺权,可是什么法子都用了,筹谋了十几年才能成功,现在再回来,难道又要十几年才能送走这座大神?

    陈海也反应了过来,带着下人就往大门口去了。

    若是现在能将人拦在门口,送回到庙里去就再好不过了。

    “瑞雪,不管能不能回去,祖母都要谢谢你。”老太太站在门口,望着石狮子,轻声道。

    韩瑞雪笑的一脸轻松道:“祖母您就放心好了,我有数。”说完这话,就大声说道,“祖母您不知道啊,爹天天都在盼着您回来。可是您一心礼佛不肯回来。现在您终于想要回来安享晚年了,爹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下围观众人明白了,原来陈府的老太太是去庙中礼佛了,现在终于回来了。

    “可若是真的这样,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又有人找到了疑点。

    “对啊,莫不是另有隐情?”立马有人接话道。

    陈家作为东瑞国的大商人,自然是仇家不少,等着抓他们小脚的人不少。

    “那咱们就看着,一会儿陈海出来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么?”

    陈海看着一身黑衣、很是苍老的老太太,猛地站住了。

    送走了母亲之后,他就再没想着相见,更美想过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陈海一时间五味陈杂,生出了一些类似于愧疚的情绪。可是马上就被愤怒给取代了。

    一看韩瑞雪抚着老太太站在那里,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老四媳妇,你可真是个胆大包天的!”陈海指着韩瑞雪,声音都气的拔高了不少。

    这声音尖细尖细的,还打着颤,像是女人一般。

    “爹,您这般生气是不是因为我接回祖母来没有通知您?”韩瑞雪歪着脑袋,一副懵懂的样子道。

    陈海还要说什么,韩瑞雪接着道:“爹您看,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呢,就算是您心里激动,也不能失态啊!”

    韩瑞雪一番话说的很是隐晦,旁人听不懂,陈海却是听懂了。

    他扫视了一下周围,果然看到了好几个生意上的对手。

    顿了顿将心中的火向下压了压,陈海挤出了一个笑,道:“娘您不是一心礼佛么?怎么现在突然回来了?佛祖会不会怪罪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