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轮船发出六声短笛》    川西巡阅使府坐落于成都市中心,占地极广,足有上万亩。浣花溪穿越整个巡阅使府,使得整个巡阅使府的景se非常美丽。各种亭台楼阁,雕栏玉砌,美轮美奂。

    夜晚的川西巡阅使府灯火通明,两座坐落在成都市郊区的火力发电厂,保证了整个成都市的电力工业,使得这里成为了全中国极少数电力供应充裕的城市。并且,川西巡阅使府下辖的四川,西康和高原省,除了西康省部分地区和高原省地理环境恶劣之外。其余的地方,也都在有序的建立电力供应基础设施,力保实现电力村村通。就目前为止,四川省内的所有县城也都基本通电了。

    川西巡阅使府内的一间不起眼的房间内,明亮的灯光将整个房间照的透亮,一个面容矍铄的老者正坐在书桌旁,批改着文件。他面se有些暗黄,眼角更是布满了周围。但是,无形之中却散发出一股威严的气势。这个老者,就是川西巡阅四川、西康和高原三省的实际统治者,而且还是全国第一个上将,拥有的军队就有几白个团

    。

    “嘭、嘭!”两声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从书桌上抬起了头。

    难道是季离醒来了吗

    “进来!”放下手中的笔,对门外喊道。

    房门打开,一个身着旧式丝绸长袍的老者走了进来,他是川西巡阅使府的管家,的心腹王全。王全跟随已经二十多年的时间了,从早年经商,到太平天国运动崛起,再到击败清军,建立川西政权,期间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困苦,和王全主仆俩,一直不离不弃。而且在当年北伐战争中要不是王全提醒,说不定早就没有他了,那是他才穿越过来,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从课本上了解而已..

    “老爷,少爷还没有醒来,大少爷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你去劝劝他吧,要不然二少醒来,大少有晕了,今天大少在照顾二少时就晕过去了,虽然现在醒来了。我们的德国医生也来为少爷检查过了,少爷已经没有大碍了!”到我们还是要预防万一王全小声的说道。

    “这就好。这几天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去看他!”说起儿子,的眼中多了一丝慈爱。尽管外界都认为季铭是虎父犬子,蜀后主刘禅似的败家子,但对自己的儿子,还是非常疼爱的。这也使得他明知季铭是一个孽子,但依旧费尽心思去培养他。毕竟在所有人的思想之中,子承父业,家天下的制度还是根深蒂固的。

    而且他喜欢的是他的表弟,那个女人的儿子

    “老爷,二少被日军围攻的事,军情局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件事是蒋家告诉日本人小原本君干的。他们企图以刺杀少爷而造成混乱,从而破坏我们的大好局面!”王全继续说道。

    “该死的蒋家,竟然敢对我儿子下手,我饶不了他们!”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机,此刻的他,非常的愤怒,季离被刺杀,深受重创,差点没死掉,而大儿子有心神不宁的,他看着都难受,这让他恨不得挥军东进,踏平小ri本和蒋家。但是,此刻的他,还没有这个实力。再说了,ri本离四川相隔的太远了,要想攻击ri本,现在是不可能的。而蒋家也离四川太远,

    “老爷,军情局询问我们是要收网了还是继续放长线钓大鱼?”王全问道。

    “杀!我要整个川西巡阅使府下辖的三省内的ri本特务势力连根拔起还有蒋家的旅馆等人全都杀了,所有参加此时季离的人一个不留!”犹如一只愤怒的狮子,作为川西三省的统治者,使得他形成了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是,老爷!我会吩咐军情局收网的!”王全点了点头。

    “对了,通知媒婆明天来见我!该是时候把季铭和季离的事定下来了!”喃喃的说道,他仿佛在自言自语似的,但王全还是点了点头。

    “王全,你说我这样不计后果的为季铭铺路和着想,这是对还是错啊!季铭真的能够统帅川西三省十几万军队和那么多的将领么?而且他你好好对季离吗,不免有些担忧问道。

    “老爷!少爷虽然生xing懦弱了一下,但绝对不是扶不起的阿斗。我始终相信,少爷能够大器晚成的。就算再不成,也能够做一个守成之君!”王全没有丝毫的迟疑,脱口而出。而且少爷虽然有一些心软,但只要涉及到二少,老爷你不是看到了吗

    “那就好!川西三省可是耗费了我们这么多的老兄弟一生的心血,可不能败光了!”的脸se,浮现一丝担忧,对于自己的儿子能力如何,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么能不知道呢?但是,谁叫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呢?好不容易打下的天下,当然要传给自己的儿子了,岂能拱手让给外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叫季离和季铭结婚,到处也不会喂季离喝药,还不就是怕季家绝种了。希望不要白费力气呀

    王全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好在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王全点了点头,轻轻的退出了的书房。

    “咳!咳!”在书房房门关上的那一刻,立刻开始了剧烈的咳嗽,脸上不满了痛苦的表情,身子弓的仿佛一只下子一般。好一会儿,咳嗽才止住。但他的胸膛起伏的依旧如同一个风箱一般。

    摊开捂住嘴巴的手绢,上面有着一团腥红的血迹。皱着眉头,将手绢扔进了书桌旁边的垃圾桶。

    “唉!身体是越来越不中用了,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啊!真希望季铭能够早ri长大啊!希望成亲之后,找点儿让他抱孙子!”叹了一口气,眼中充满了希冀。

    他非常的不甘,他的年纪并不大,今年也才60岁而已,但他现在这个样子,和那些七老八十的人没有什么差别,作为川西三省的统治者,各种补品和保养之类的,他更是不缺。但是他的身体,却仿佛进入了快速的衰老之中一般。50岁之后,身体的各种生理机能就开始急速的老化,根据德国医生的结论,他应该没有几年好活了。这个结果,除了医生和他自己之外,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要是传出去的话,必然会使得川西三省的局势出现动荡。

    “或许,这就是穿越的代价吧!”的眼中,充满了落寞。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他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出生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他,在另外一个时空,原本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拥有家产过亿。但是,他资助了一项科学实验,结果在实验的途中却出现了意外,他莫名其妙的就回到了1850年。既来之则安之,随后,他就开始了在这个世界的打拼。在哪个世界里他有一个孩纸不知道他还好吗

    从最开始的经商,再到后来太平天国爆发,1860年的时候趁势而起,发动了反抗清廷的起义。此时,清廷已经被太平天国拖的耗尽了所有的jing力了,根本无暇顾及到了。才得以驱逐清廷的四川总督、巡抚,占领了四川已经川边特别区。到清廷剿灭太平天国之后,已经手握十几万jing锐军队了。在经过北伐战争,赚了一大笔钱,有经过一场大战之后,耗尽了国力的清廷见无法剿灭,只得封赏了一个川西巡阅使的官职。只要不明目张胆的叛乱,清廷就不对付他。川西都保持半duli的状态。

    随后,派兵西进,将高原省也收入了囊中。对于贫瘠的高原省,清廷根本就不在意,只要不向东面的富庶地区扩张,清廷也就听之任之了。那时镇府心里还有些窃喜,和对农民出身的的一种讥笑

    也就是从那时起,到了事业的顶峰。这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随后,在川西三省开始了休养生息。大量的基础设施在三省铺开,各种工厂建立起来,发展到现在,川西已经建成了齐江、成都和攀枝花这三个工业基地,基本实现了初步工业化,工业产值领先全国。

    一直把现代的先进科技带到民国,直到袁世凯窃取战阵成果时,他终于怒了,但他不能报复有华夏血缘的中国人身上,他只能对离他们最近的岛国日本投了几颗导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