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won t you stand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反客为主 二合一
《won t you stand》    王十三听得外边热闹非凡,知道大对头现身,忍不住自屋里出来。

    钟天政挟持着人质站在房得难听,有些沉不住气,张嘴欲要还击,悄悄瞄了眼面色冰冷的钟天政,又见元恺、王五都未说话,犹豫了一下,打消了念头。

    林经是钟天政身边的老人,与王十三没打过交道,开口反驳道:“我家公子乃贤王之子,麾下有大军数十万,各方豪杰咸来归附,公子的壮志雄心,你这样的地痞无赖又哪里会懂,只会像只赖皮狗一样,胡乱汪汪几声罢了。”

    王十三一见有人肯接茬,登时来了劲,“嘿嘿”一笑:“老子只要老婆孩子热炕头,是不懂某人做那称霸天下的梦,不过东夷杂种什么可不是我说的,是我在于泉的时候,听沙昂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钟天政此时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几乎能把人冻死。

    王六见林经一个回合便败下阵来,与王五互望一眼,不由暗自庆幸方才幸好没有多嘴。

    他们与王十三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太知道他那张嘴了。

    钟天政冷冷瞥了一眼王十三,转向江审言,几乎是咬着牙道:“江大人,我想若是两位奉旨办案的官员、这么多官兵一起死在你府上,你也不好交代吧?”

    王十三嗤笑一声。

    江审言却道:“鬼公子大名虽然远隔万里,在我南崇也是如雷贯耳,没什么不好交代的,毕竟你麾下大军数十万,又有各方豪杰归附,连我南崇朝中也不乏其人。”

    江审言说到后来两句直接套用了林经的话,语气听着有些揶揄。

    “不过,”他顿了一顿,“我自也不愿见这么多将士为国捐躯,有什么条件,你说吧。”

    张副尉和那些禁军登时露出了感激之色。

    钟天政不慌不忙:“那请江大人先关了府门,咱们慢慢商谈。”

    他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江大人适才说的有些偏驳,钟某有今天,靠的一不是家世,二不是身边有多少人,说句不自谦的话,今天纵然闹将开来,也顶多将我这些不成器的手下留住,钟某想走,纵然调集全嘉通的官兵,也拦不住我。”

    他站在高处,侃侃而谈,自有一股睥睨之气。

    江审言心中一动,向一旁的文笙和王十三望去。

    若是能将鬼公子留下,不要说一个从六品,百余名官兵,再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再大的责任他都抗得起。

    王十三正低头与文笙窃窃私语。

    “机会难得,我上去截住他,别叫他跑了。”

    文笙却觉没那么简单:“他打不过你,要跑你却未必能拦住他。我的琴……也不行。”

    “你说他的伤怎么好得这么快,到底是真好了,还是用了拜月果浆之类的药物?”

    “不好说。燕老今天也没在。听你舅舅的吧。”

    说完这话,文笙发现江审言遥遥望来,冲他先是微微颔首,后又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可以试试,没有把握。

    江审言顿时心动:不惜代价将对方留下,这鬼公子三番四次欲置自己于死地,今天若叫他走了。怕是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

    这时候,钟天政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对南崇的区区三个州并没有想法,在我眼里。它们的价值还不如江大人和医圣燕白,刚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曾以为钟某的求贤若渴可以打动两位,没想到。却不得不与江大人为敌。”

    江审言笑笑:“承蒙阁下看得起。这真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口里说着话,以目光示意其他人动手,尤其是王十三,只要能将鬼公子拿下,还管什么《明日真经》暴露不暴露,大不了事后他想办法遮掩。

    钟天政居高临下,早早发现了苗头,好整以暇抛出杀手锏:“怎么江大人也不问问燕医令现下何处?我听说你们私交甚笃。却原来不是真的。”

    王十三已经飞身上了房顶,刀都挥至中途了。闻言不由地一滞。

    那边江审言也失声叫道:“慢着!”

    王十三眼睛微眯,试探着大叫了一声:“假的,别听他胡说八道。”

    今天确实没见着燕白,包括王十三在内,所有人都不希望这位医术如神的老人家出事。

    钟天政手里控制着张副尉,将他往王十三刀尖所向一推,笑道:“顾文笙好得这样快,你说我猜不猜得到燕神医这段时间便呆在贵府?昨天中午,有顶四人抬的轿子由府里出去,燕神医便在轿里,我爱才心切,索性叫陈校尉以宫里相召为由,将他请到了我那里。”

    江审言一听对方说得如此详细就知道错不了了。

    燕白最近想要帮他医治旧疾,昨天说是回家去拿几样珍藏,燕白好久未回家了,直到现在未归,江审言也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他沉声问:“你待如何?”

    江审言不禁万分头痛,就不论医圣的价值,单论二人的交情,那可是生死相托的好友,一旦知道燕白落入对方手里,他真不敢轻举妄动了。

    王十三也停下来,在旁虎视眈眈盯着:奶奶的,燕白老头儿要是有个好歹,江审言可就真绝后了,自己一时半会儿也生不出孩子来,这不是叫外婆难过么?

    姓钟的与他这是仇上加仇,生死大敌!

    众人投鼠忌器,钟天政自是看在眼里,胸有成竹:“我的条件很简单,把顾文笙和王十三交给我。”

    王十三大怒,骂道:“滚你奶奶,你是多缺爹亲娘疼,想要了我们两个去给你当爹妈,你愿意我们还不肯呢,你个东夷杂种!”

    他嘴上老是不干不净,钟天政再好的涵养也恼了,目光中露出杀意来:“王十三,你除了会占口舌便宜,还有什么本事?你只管骂,咱们走着瞧!”说着恨恨瞪了文笙一眼。

    “江大人,你可听清了?既然两次都没杀的成你,大约是天意如此,以后你不主动招惹我,我也不来打你主意,此次南崇之行,能得到医圣燕白,也算是不枉此行。”

    他是不枉此行了,众人脸色都很难看。

    就听他继续道:“一会儿从你这里出去,我便要起程返回大梁,我给你们十天时间,十天之内,绑了这两人,与我去换燕白,若是王十三生擒不了,送个人头去也可以。逾期不候。”

    元恺终于有机会跟了句话:“我们公子言出必诺,江大人不如好好考虑一下。若是迟了,燕老神医年纪也大了,万一水土不服,折在我们大梁,后悔药可没处找去!”

    “呸呸呸,你个元狗,有后悔药你得自己留着先吃,张寄北对你掏心挖肺,你转头就把他出卖给东夷杂种,你亏不亏心,他在背后看着你呢!”

    元恺不禁微微变色:“放的什么屁。”

    王五开口帮腔:“你不也一样背叛了王光济。十三,大家认识这么多年了,相互间再了解不过,揭短就没意思了,你好好讨个饶,我们大家也好帮你在公子面前求个情,何必闹成这样。”

    王十三自忖燕老落入敌手,今天打是不能打了,但骂战他也不弱啊,以寡敌众丝毫不怵,气沉丹田正欲开喷,文笙在下面柔声唤道:“十三。”

    “啊?”

    “何用和他们逞口舌之能,没有羞耻心的人骂是骂不醒的。”文笙道。

    王十三登时转怒为喜:看我媳妇多会说话。

    其实这话也就是文笙说,王十三骂人又不是为了给对方提个醒,这就跟他平时忍不住嘴贱一样,都是为了自己爽啊。

    “那你说怎么办?”王十三笑眯眯道。

    “钟公子要回大梁,咱们送一送他。”文笙坐下来,二话不说,手抚琴弦,左手长吟,右手食指轻轻一挑,上来就是《探花》。

    钟天政对几曲《希声谱》熟悉得很,这声音刚一出来,他就知道是哪一支曲子,上一次他对上《探花》,应对的就十分辛苦,更不用说元恺、林经等人。

    所以他当机立断:“走吧,麻烦张副尉送我们一程!”

    林经问道:“公子,其他人呢?”

    钟天政轻笑一声:“看在江大人面上,饶他们不死吧。”

    林经会意。只是要堵住这么多张嘴,叫他们不乱说话,就够江审言头疼的了。若是将这些人都杀了,反到对江审言有利。

    只这一会儿,几人就纷纷露出困意。

    钟天政不敢多做停留,目光从王十三、文笙身上掠过,道:“后会有期。”提着张副尉飞身下房。

    看出他身体恢复得不错,这一跃竟落出去十余丈远,照这样子再有一个纵跃就要离开江府。

    后头林经等人急急跟上,元恺是乐师,身手不行,王五、王六一边一个架着他前行。

    文笙琴声未停,淡淡地道:“慢走不送。”

    一帮恶客被《探花》驱赶,江审言这才放松下来,看着院子里凌乱残局,颇有些心力交瘁之感,顾不上收拾,先命人去医令府请个大夫来救治狄秋行。

    打发个人,只是两句话的工夫,而后江审言也不兜圈子,直接问文笙和王十三:“你们打算怎么办?”

    文笙明白他的意思:“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追去,尽全力将燕老救出来。”

    江审言点了点头:“我派人和你们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