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长的一天打一成语 > 第九章 公堂试问㈢
《最长的一天打一成语》    谁说提督的眉毛不能动,我们的吴知事是不是真的把主意放到了提督的屋檐下?反正此后好长一段时间,他总在那儿徘徊,不时看看提督家古老而又年轻的家庭,在一场又一场风暴过后仍毫发未伤,他的眼想是有点红了,红得如同一只犯狂犬病的公狗,准备瞎打误闯了。

    在那儿走了两圈,犹豫的步子更加彳亍,彳亍而后又彷徨,最后又不得不心有不甘地赶回县衙。一进公堂,吴剑波突然觉得宽大的公堂实在是太小了,小得连闷气都无处可发。于是他吐了吐口水,鼓捣起了椅子扶手上那圆圆的把手。把手很精致,也特别刺他的的眼,提督家院子里传来的吟诵声却格外地扰乱他的听觉神经。

    “嘿嘿,吴大人,又来哰哈。”路人有意无意地问道。一个“又”字,在他听来,不仅别扭,而且暗火狂生无处泄。

    吴剑波心中的另一个声音道,来这儿干啥?不过既然来了,怎么着,也得在提督父母的门前理理思绪,因为在城江城本城内,他只有在两家大院外,才能让自己静下来。一个是秦提督的父母家院外,另一个自然是李府管家的院外。

    可是此刻思绪万端,却怎么也理不起像样的头绪。他默默地看着来人:“随便逛逛,啊随便逛逛。”

    一阵风吹,一阵歌咏,从那片不密不疏的树叶缝中,硬生生钻入他的耳腔:

    明月当空照,清风息半边;

    何时晨风起,累舟送吾返。

    这不了得?一听是提督府内传来的声音,这声音苍老得如深冬的梧桐叶,在寒风中咧咧作响,鼓躁着他那本来并不宁静的心灵,顷刻间更加异常的骚乱。是的,正是一种骚乱,这不正是反诗吗,而且出自秦提督父亲之口?仔细辨认了一下,的确如此。

    接着,一边赞许后从园内传出:“秦阁老不愧秦阁老,一首诗道出哰吾辈的心境。好一句‘何时晨风起,累舟送吾返。’”

    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小生,吴剑波一把抓住这后生的手道:“你听到了吧?”

    那后生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好诗。”吴剑波道,“奶奶哩个雄,好诗。”

    “的确是好诗。”那个后生不可名状地一笑,“吴大人说是好诗,那一定是好诗。”

    “这诗是哪个舅子写的?”

    “还能哪个?提督大人的父亲秦阁老呗。”

    “嗯,好诗。”他本来迷茫的眼睛突然心领神会般摇晃着吟了半句,“我不识字,但是这样的好诗不得不记下。你看看,这么着咋样?”

    那后生见他突然文静起来,还吟诗弄月了,心底不觉一笑,口上却道:“吴大人,你想怎么着?”

    “能不能帮我抄下来。嗯,奶奶哩个雄?我也早晚吟诵呐。”

    那个后生哪敢得罪眼前这尊不是神胜似神的吴大老爷,再说不怕提督就怕现管。吴癞皮哪天弄到自己头上可不是玩的。更何况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吧,与其得罪他,不如让他得罪人算了。看官斗总比自己被官抓要强得多吧。

    于是他放下背上的书箱,慢吞吞地从箱中取出吞笔墨,抄下了刚才听到的诗,并且又重复吟诵了一遍。吴剑波满意地一笑:“嗯看来是一字不差。(那书生又念了一遍)。的确一字不差。奶奶哩个雄,还真是一字不差。细儿好记性。来,弄个名字在上面。”

    “哪个的?”

    “你的。同时落款:高宗四十三年六月十一,秦提督父亲吟诵,吴菲录抄。”

    那个后生愣愣地看了看吴剑波,畏畏缩缩地,双臂突然发抖起来:“吴大人,依你看,这署名就算了吧?”

    “不行。”

    那个后生看到吴剑波寒霜般的脸面,面上一阵痉挛。右手颤微微的在下方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吴菲。

    吴剑波见他只落了两个字,又道:“再加上‘录抄’两个字。”

    “吴大人识字?”那个后生诧异地道。

    “老子也认识字,还用得着你细儿?我是看你只写了两个字,估计是你的名字吴菲吴芳华。大概是吴菲两个字吧?”

    吴菲嗯嗯了两声,心里道:这个睁眼今天倒是让人犯愁哰。平日里无赖一个,今日却是端的让人心里打颤。居然如此精明,倒是让人防不胜防了。

    俘不由得暗自佩服这个无赖的精细起来。自己的确没有他精细,但是却又不知他究竟想干什么,不过觉得落下这两个字,至少将来可以为自己开脱罪责,于是手突然不再发抖,写起字来也流利了许多,很快地又落下了那两个字。

    “你可以走了。”吴剑波把那张纸一抖,下细地折叠起来,放入袖筒内,哈哈一笑,“奶奶哩个雄,你走吧。”

    “吴大人,你真不认识字?”那后生临走时,不禁又问了一句。

    “老子识不识字就象呃重要,勾拉嬷哩?”他反问道,“诗是好诗,这是墙那边那些老爷子们讲哩。既然他们都他奶奶像呃说,想想也肯定是好诗哰。城江太小,能弄到几首像样哩的日子真不多,今天既然遇到哰,放过才真他娘的不妙。”

    “诗的确是好诗,有景有情有感遇,真的不错,吴大人。”

    “他奶奶哩,既是好诗,老子更该让我的弟兄们也嚎起来,可惜老子不是知县大人,不然,还得让这诗传遍全城。来,给老子念念。最好是让老子马上就能背下来。”

    吴菲仔细了念了十来遍,他也装模作样地跟着背起来。有几次弄得吴菲心底几乎笑了起来。他也反反复复三次,才把“累舟”从“屡揍”两个音中分辨开来。西南地区“ui”、“u”不分,自然巧妙地让吴剑波混过关去。

    吴菲叹息了一声,道“吴大人如此爱诗,何不识字判意?”

    “那就有劳你教我一番?让老子也做个半吊子书生?”吴剑波嘿嘿一笑,作出深思状,半晌后,拍了拍吴菲的肩头,“老子看准你哰。就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