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usual的反义词 > 第七十一章 灵器诱人玄冥破戒
《usual的反义词》    亘古荒林终年烟雾缭绕,峰奇水异,常有灵兽出没,是神州少有的秘地。︾頂︾点︾小︾说,普通修士,若无宝器在身,在荒林中寸步难行。

    修真世界虽有日月阴阳,黑夜白天,但修士灵识敏锐,不受影响。繁星漫天,幽月隐迹,看来这些天天气还算不错,接连是晴朗天气,灵气活跃,就连常年被雾气笼罩的沟壑也变得清晰。薄雾缥缈,远峰连绵,从亘古荒林发出的玄阴河浩浩汤汤地向西南流去,一点火光在河畔的沙滩上静静燃烧,一青一白两道身影依偎在一边,让喧闹的玄阴河静了下来。

    “张凡,你可不要出事,快点醒来啊。”一身呢喃响起。原来河边的人就是匆忙逃离幻魔窟的灵月和张凡,灵月飞行了数日,没见他人追来,就匆匆带着灵气耗尽而昏迷的张凡落下来。

    她一身白衣,沉浸薄雾中,如同仙女临凡,静谧而优雅。出乎意料的是,眉宇间那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抹愁容悄然泄露了些什么。

    微风拂过,一抹玉芒悄然绽开,玲珑的腰肢露出冰山一角,倾斜的秀发似乎察觉到什么,不着痕迹地如瀑布般分散开来,为风中丽影遮上一层黑纱。

    修真世界,美人如烟,但清雅至此如仙般的女子却不是寻常灵秀之地所能育蕴的。事实也如此,灵月仙子与她师姐灵韵号称北冥双姝,怎能是凡俗之人,何况她实力非凡,早已不是一般筑基真人能比。

    亘古荒林诡秘,玄阴河更是不凡。奇花异草暗布,灵禽凶兽横行。修士一般是不会不惜性命闯入这里的。值此山灵水秀之地,寂静优雅之景。她还有什么担心的呢?或许除了身前昏睡的男子,真没什么值得担忧的了。

    夜色越来越深,山间的雾气也渐渐浓了起来,丝丝缕缕的灵气不断向张凡汇聚,没入他的经脉中。丹田空间那片幽蓝的灵海渐渐变得深邃起来,纵横交错的绿色灵流也越来越密,渐渐有融为一体,大有与幽蓝灵海分庭抗礼之势。

    张凡的脸色渐渐恢复,灵月的柳眉也舒展开来。

    “叽叽……”金鳞不知什么时候从青袍中跑出来。叫唤着。灵月将它看在眼里,展颜笑道:“小东西,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家主人已经没事了,很快就会醒来。”

    “叽叽……”金鳞小脑袋不停摇动。灵月伸手在层次分明的鳞片上慢慢滑动,眼中露出羡慕之色,怅然道:“真是个幸运的小子,竟然收了个有如此灵性的宠物!”

    东边的天空不知不觉间发生了一丝变化,而玄阴河边的雾气却越来越重,不过灵月却不担心。只要太阳升起。阳气笼罩天地,荒林的雾气就会彻底散去,那时候张凡也会醒来,到时候两个筑基期真人联手。安全离开荒林不是问题。

    一切看似平静而自然,天边朦胧的白光越来越清晰,灵月脸上的愁容也淡去。张凡还没有醒来。金鳞也没有再回到张凡蓝袍中,灵月见状。虽然还想再等一会儿,但考虑到亘古荒林太大。御剑飞行又容易引来成群灵兽,于是下定决心,俏面微红,道:“也罢,就再便宜你这小子一次。”说着带着张凡,飞跃而起,向前快速离去,然而事情却在这时发生了变化。

    不知为何,四周雾气越来越重,她高达筑基大圆满的神识竟然渐渐受到了压制,金鳞也“叽叽”叫了起来,脑袋不停晃动,作势朝向雾气稍薄的一边。

    “你是说叫我跟你走?”灵月问道。金鳞欢快点点头,灵月见四周雾气快速汇聚,自己的神识受到的压制越来越重,叹道:“好吧,我也没想到这荒林中心竟然和外围不同,阳气初生,瘴气不但不减,反而越积越多。你既然知道怎么走,我就跟着你,走吧。”

    “叽叽……”金鳞在前,时而向东,时而向西,走过北边,又向南来。它在前带路,乱七八糟的,毫无规律可言,走了许久,灵月竟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先走过的地方,心中有些无奈,气问道:“小家伙,你是不是皮痒了,专门耍我玩?”

    “叽叽!”金鳞突然尖叫起来,一下子朝前射出。灵月急忙跟随而去,然而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却叫她一下子怔住了。

    “叽叽!”金鳞焦急地围着灵月叫唤。一声冷哼却陡然朝它笼罩而来。

    “叽……”转眼间,原本还活蹦乱跳的三尺小蛇变成了软泥鳅,“啪嗒”一声从空中掉了下来,落到张凡青袍中不见了。

    灵月脸色有些难堪,但还是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淡淡问道:“老祖前来,所为何事?”说话间,前方雾气涌动,一位蓝袍花发男子踱步踏空行来。他带着一本正经的面容,用看似亲近却满布威严的语气道:“灵月师侄真是糊涂啊,竟然胡乱跑到这荒林中来,难道你不知道这里不是筑基期小修能来的么?”

    灵月淡淡道:“多谢老祖关心,灵月只是听说师傅打算炼制玄冥灵丹,特意进来为师傅寻找几株灵药而已,不会有事的。”

    “玄月?呵呵……”男子笑了笑,看着灵月,眼中闪过一缕精芒。这男子就是这次带队前来的北冥派金丹老祖玄冥老祖,前番侥幸逃脱,不知为何没有直接离去,却到了这里来。

    “老祖事务繁忙,灵月不敢打扰,先离开了。”说着,灵月取出宝剑,就要离开。玄冥却大手一挥,淡笑道:“呵呵,师侄不用担心。本来师叔我也是来这里寻些灵药的,不过既然发现师侄有难,怎么不帮?”

    “这样吧。我也不打算继续找了,这就送你回门中去。”说着,玄冥取出一面镜子。瞬间放大,看向灵月。示意她上去。

    事实上,灵月早已对玄冥怀恨在心。十日前。幻魔窟遗迹中封魔台上,灵月刚得到灵器宝衣,就被人从后偷袭。本来她可以全身而退,甚至抓住先机,再夺下一件古灵器的,谁知关键时刻被玄冥喝声打断,迟疑了片刻,与此同时四位金丹老祖的攻击接连打来,一下子将她轰到十里之外。要不是金鳞皮糙肉厚,她恐怕就不是轻伤那么简单了。更何况第一个向她发动攻击的就是身为同门的玄冥老祖。

    “灵月师侄担心什么?难道师叔会对你不利不成?”玄冥淡笑问道,“上来吧,我也没事,就捎你一程。”

    “不了。多谢老祖好意,灵月还有事,暂时不想离去。”灵月摇头略作歉意道。

    “呵呵呵……”玄冥的笑声突然变得有些诡异起来,他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腥红,淡淡的气势四散开来。

    四周浓重的雾气迅速向外推开。灵兽的鸣叫渐渐变大。

    “真是个水灵的小娃,要是从前,本座说不定就把你收了,嘎嘎……”玄冥生气了。转眼间变了嘴脸,浓浓的邪恶意味不言而喻。

    “老祖请自重,你身为门中少有的金丹老祖。怎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事情虽然没有出乎灵月的预料,但看到眼前玄冥邪恶的嘴脸。与先前离开门中时那和蔼的模样相比,她纵然有百余年阅历。也经历过些风雨,但从未敢想门中竟然有如此穷凶极恶之徒,心中黯然神伤。

    “师侄,把灵器交出来吧!如若不然,本座不会对自己用不上的东西生出半丝怜悯的,桀桀桀……”玄冥阴笑起来。灵月闻言心中大怒,知道玄冥耐心已尽,也不管张凡还没有醒来,怒斥道:“老祖真是打了如意算盘!同门相残,抢夺法宝,人面兽心!真是北冥败类!”与此同时,手中宝剑已经紧握在手,一旦有机会,就要逃离。

    “呵呵!真是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玄冥一步步接近,灵月步步后退。他拿着镜子法宝,对着灵月照去,喝道:“愿不愿意不是你说了算,先进来再说吧!桀桀!”

    “无耻!”灵光射来,灵月顿时如坠泥潭,脸上怒得发紫,大喝一声,一枚金黄色玉符飞了出来。

    “找死……”玄冥一声大喝,灵气之手一下子捏住玉符。磅礴的气势如山狠狠撞向灵月,瞬间将她撞飞出灵光笼罩之地。

    “区区符宝也想挡我,死吧!”玄冥再无迟疑,怒喝着,镜子再次射向空中的灵月。眼看灵月又要被灵光笼罩,这时一声大喝传出:“玄冥老魔,原来你在这里!”

    “啊……”玄冥被喝声吓了一跳,这一瞬间,一道流光陡然从灵月手中射出,直朝着玄冥手中灵镜而来。

    “啊!小子耍我!”玄冥瞬间回过神来,见张凡射来,心中怒气横生,手中镜子直朝张凡压去。

    “嘭……咔嚓!”数道灵光破碎四散,一道巨响陡然传出,钻心剧痛一下子传入玄冥识海之中,一股诡异的感觉瞬间临身。玄冥平身第二次感觉到死亡的降临,一下子拼尽全身力气,瞬间斩断右臂。

    “老家伙!别想逃!”张凡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地狱,微弱却摄人心魄。

    “啊!”玄冥心中残碎的怒气一下子消散殆尽,十日前那无边恐惧之情被肩上丝丝刺骨凉意无限放大,恐惧一下子占据了他的脑海,尖叫一声,竟如老鼠一般向外闪电射去。与此同时,兽吼声快速向这里笼罩而来。

    “该死的玄冥……”张凡没想到灵兽汇聚得这么快。原来他在灵月与玄冥说话时就醒来了,只是灵力并未完全恢复,先前全力一击,用黑剑破去玄冥法宝,吸他血气,叫玄冥受了不轻的伤,吓破了他的胆,却也一下子抽干了刚回复不久的灵力。

    “咳!”张凡勉强用黑剑拄着身体,苍白的脸色一红,忍不住吐出一口逆血。

    “吼吼吼……”

    “啪啪啪……”

    “嗡嗡嗡……”

    迷雾中传来一阵阵灵兽的鸣叫和躁动,大量等级不低的灵兽正在快速靠近。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金鳞。快滚回来……”张凡稍歇片刻,叹息一声。大喝道。

    “吟……”百丈金蛟从远处飞来,张凡也不迟疑。跃上龙背,见灵月虚弱地躺在一边,看着自己,心中复杂难名。

    “原来……”她话刚出口,远处一道流光突然射来。

    “小贼,原来你不行了!站住……”是玄冥,他刚逃出数里没见张凡追来忙返回却发现张凡境况,心中怒气一下子爆发出来,说话间数道灵光打了过来。

    “啊!金鳞快走!”张凡大喝。

    “吟……”金鳞早已知道情况。玄冥打来之时就极速向远处飞去,同时属于灵兽王者的气息肆无忌惮压向下方兽群。

    “嘭嘭嘭……”接连数十道水花从玄阴河中爆出,玄冥的攻击没有打中金鳞,搅得玄阴河翻天覆地,水浪滔天。

    “小爬虫,竟是一条蛟龙,正好做本座血食!”两道流光极速沿着玄阴河向西南行去。不多时,数道灵光打在金鳞身上。

    “吟……”金鳞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但还是拼命朝前飞去。玄冥虽然受伤。但好歹是金丹修士,张凡两人有伤在身,不是他的对手,不会盲目迎敌。灵月催促道:“快点。若让那老贼接近,我们都会没命的……”

    “吟……”金鳞旧伤还没有好,又添了新伤。被打中几次后已经摇摇欲坠了。张凡脸色凝重,灵月催促声不断。四周的兽群到处乱窜。

    “嘎嘎,你们这对贱人。死吧!”玄冥心中狂喜,知道张凡和灵月都身怀灵器,金鳞更是异种灵兽,心中野望一下子膨胀到了极点,不要命的打出道道灵光,落到金鳞身上。

    金鳞不敢停下来,只能被动受击,伤势加重。飞在后面的玄冥老祖一点点靠近。

    “怎么办,张凡!”灵月看着金鳞身上破碎的血肉,焦急发问。若想不出办法,他们绝对会落入玄冥的魔掌之中。

    “金鳞你快变小,不要再让玄冥老魔攻到!”张凡下了决定,吩咐道。带着凝重的脸色,手中一朵青焰出现。

    “哈哈,小爬虫,死吧!”数道灵光伴随着玄冥的笑声快速接近。

    “金鳞,快变小!让他接近,小爷叫他知道金丹老祖也是能杀死的!”张凡传音道。

    “吟……”金鳞回应一声,快速变小。

    “愚蠢的东西,死吧!”玄冥已经靠近,一只灵气大手如盖压来。

    “死的是你!老贼!”青色灵焰陡然射出,森然寒意射向巨掌。

    “灵火!”玄冥被吓了一跳。然而就在这时,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预想中的灵火没有袭来,张凡两人却急速下坠。

    “咦……”原本被灵焰吓住的玄冥僵硬的口中吐出一声轻咦。

    “啊!小金,怎么回……噗通……”金鳞变小,连着背上的张凡和灵月一下子从空中掉到水中。

    “啊!小儿又耍诈!”玄冥瞬间明白过来如炮弹扎入河中。

    “嘭!咔嚓……”

    “无耻小儿,你找死!”玄冥落下时,玄阴河中陡然结出一片坚冰。他用尽全力却将自己撞得满眼金星,以为自己连番中计,心中怒不可遏。

    手中的宝剑不要命的劈向坚冰,弄得玄阴河中雪花四溅,水族遭殃。待到筋疲力尽时,玄冥才感觉到浑身剧痛,刚长出来的新手臂支离破碎,内视金丹竟然萎靡起来。

    那血红的小箭一步步侵蚀着金丹,一股凉意笼罩心头。旁边的灵兽被疯子的举动吓住了,然而在闻到鲜血的味道时,哪管眼前之人是金丹老祖,一窝蜂踏着冰面涌向中央,朝玄冥老祖围去。

    “噗!”一头荒狼率先从玄冥受伤的手上咬下一块血肉。剧痛惊醒了玄冥,怒喝道:“蝼蚁!找死!”手中长剑划出一道光圈将数十只灵兽剿成血沫,可是闻道血气的灵兽嘶吼着,如山涌来。

    灵气大失,伤势未复,即使是金丹老祖,也无法面对茫茫灵兽,何况原本睥睨神州的金丹老祖战力降到全力一击只能杀死数十只低阶灵兽的地步。

    “走!”玄冥纵然已经变得心狠手辣,恶劣不堪,但也不想第三次尝试身不由己的感觉,暗喝一声,张嘴吸收了四周血气,身上顿时散发出暗红的流光。在灵兽为血气突然消失疑惑之际,他逃跑了。

    原来,玄冥经过魔窟异变后,掌握了一种吸收灵兽血气提升修为的办法。前番离开幻魔窟,就在亘古荒林中猎杀灵兽,却无意中发现在玄阴河畔疗伤的灵月和张凡,打算布阵困住两人,夺下灵器,却遇到金鳞这条智慧不凡的灵兽,叫他在阵法未完成之时,就暴露出来。

    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玄冥只能狼狈逃离。先前金鳞实力大减,掉入河中,张凡的本命灵焰发挥了异能,瞬间冻结河水,成为坚冰,让他们躲过一劫。

    如今,两人一兽消失在河水中,不知流向何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