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对牛弹琴造句 > 第九十二章 白发的少年
《对牛弹琴造句》    「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让你安宁!」

    皮野看着地面上自己的断臂,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突然,躺在血泊之中的男子的手指抖动了一下。

    「噢?哈哈!真棒,你真的是太棒了!宇智波雄一!」

    趴在地面上的雄一,他的右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皮野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居然还活着,哈哈哈,就连上天都站在我这边!」

    此时的少年离雄一只有十尺不到的距离。

    少年朝着雄一迈出了死亡的步伐。

    「还好你没死,不然,我就真的要亏大了!」

    此时的男子还能动弹,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皮野很清楚,现在的男子,就连一个小孩子都能将他杀死。

    随随便便的一下攻击,就能让男子的心脏停止跳动。

    但是,皮野才不会这样轻易结束他的生命。

    「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宇智波雄一!」

    ……

    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披着黑色斗篷的少年脚步不禁加快了几分。

    突然,前方的黑猫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停了下来。

    「来……晚了吗?」

    在黑猫身后的少年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晚了?什么……意思?

    「差了一步啊……」

    黑猫不住的摇头叹息。

    猫的视力远远比人类要好。

    因为前方树枝的遮挡,少年看不清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此时少年心中却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要失去了一样。

    心跳开始加速,少年的呼吸变得紊乱,就像刚刚跑完百米赛跑的感觉。

    少年纵身一跃来到了黑猫的身旁。

    下一秒,少年的呼吸停止了。

    前方不远处的草地上,一个男子躺在血泊之中,他穿着木叶的上忍制服,脸色犹如死人一般苍白,紧闭着是双眼下有着一圈浓浓的黑眼圈,男子的身上溅了鲜血,他的爱刀同他一起躺在血泊之中。

    那是一张再也熟悉不过的面孔。

    那张面孔陪着少年经历过欢笑,痛苦,生死。

    那个人,是看着自己成长的人。

    那个人,是教会了自己忍道的人!

    那个人,是自己的第一位导师!

    而现在,那个平时一副不靠谱病殃殃的男人,如今却躺在了血泊之中。

    在他旁边,一个头上戴着头巾的断臂少年在狂笑。

    少年的笑容戛然而止。

    接着,少年抬起了他的右脚。

    「不、不要…不要!」

    心跳在那一刻停止了。

    月轮发出了一阵哀嚎,右脚用尽全身力气,宛如一个炮弹的般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

    「让这伤口再裂开一点如何?放心吧,不会就这样让你的,因为……我还没玩够呢!」

    伴随着一阵风,抬起的右脚朝着雄一胸膛的伤口处踩了下去。

    「好好感谢我吧,让你多活一会!」

    就在少年将脚踩下去的一瞬间,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暴风在那一刻响起,躺在血泊之中的男子消失了。

    「啧,杂碎。」

    皮野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痰,向自己的左侧五米左右的地方看去。

    一个背后长着翅膀,披着斗篷的少年出现在了那里,而少年正抱着奄奄一息的雄一。

    残破不堪的翅膀将斗篷刺穿。

    「啊啊啊,真碍事。」

    皮野的左手发出了骨头咯咯咯的声音。

    黑色的斗篷下,白发少年的身体在颤抖着。

    雄一的胸膛像是被开了一个洞,鲜血宛如泉水般的从伤口处不断流出,微微张裂的嘴唇中,鲜血止不住的在留着。

    男子的脉搏非常的微弱,好像随时都会停止跳动一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

    白发少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原本冻结的泪腺再次打开,无色的液体划过他的脸颊。

    无色的液体滴落在男子苍白的面孔之上。

    「是……月轮吗?」

    突然,男子睁开了他疲惫的双眼。

    抱着男子的手剧烈抖动了一下。

    「老师?」

    那是一双熟悉的眼睛,但是,此时的那双眼睛却蒙上了一层死灰。

    月轮曾见过那种死灰色。

    在某个少年,在某个男子的双眼上。

    喉咙就好像被什么异物卡住了一般难受,心提到了嗓子眼,眼泪宛如瀑布般的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

    会发生这种事……

    少年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太好了……你……还活着啊……」

    男子的表情变得柔和。

    「是……」

    月轮紧咬自己的双唇,抽泣中的月轮对着男子点了点头。

    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是……」

    月轮将自己的头深深的低了下去,身体因巨大的痛苦而止不住发抖。

    心如同被什么东西撕裂般的疼着。

    明明全身已经动弹不得,但是男子依旧移动着自己的左手,灌注男子最后一丝力气的左手,明明已经不能再移动的左手,颤抖着的左手,沾满了鲜血的左手,抬了起来。

    仿佛要榨干最后一丝体力一样,男子慢慢的移动手掌。

    左手碰触到了少年的脸颊。

    颤抖的声音割划着月轮的心脏。

    「记住……你们……是我……引以为豪的……」

    男子的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

    最后,男子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但是男子的嘴唇却还在张合。

    「……」

    下一秒,男子的左手犹如垂柳般垂落在了地面上。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上心头一样,月轮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男子。

    「不,老师……雄一老师!老师!」

    无论少年如何呼唤,男子始终都没有再回应他。

    男子死了。

    男子至死都没能将话说出口。

    那一刻,阴冷的查克拉涌入了月轮的大脑。

    「雄一老师!」

    少年发出了哀嚎,像一个哭泣的孩子一样,泪水滚滚的流了下来。

    月轮君,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剑……

    一种,是守护人的剑。

    一种……

    昔日对自己说这番话的却男子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往日的画面一幕幕的浮现在月轮的眼前。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啊啊,死了?真没劲。」

    背后传来了少年疯狂的声音。

    但是月轮却没有再听。

    右手颤抖着抚摸着男子的脸颊,将男子已经蒙上一片灰色的双眼合上。

    双眼一阵刺痛,一道血泪从月轮眼中流了出来。

    白发少年颤抖的将男子的身体放在了草地上。

    「是你吗?」

    白发少年的语气非常的冰冷。

    「是你干的吗?」

    白发少年站了起来。

    「什么?哦,你说他啊,没错,是我杀的,话说,你背后的东西是什么?翅膀?」

    皮野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痰。

    「是这样啊……」

    带着一丝颤音,少年脱下了自己的黑色斗篷。

    背后长着残破翅膀的白色少年出现在了皮野的视野内。

    少年表情十分的痛苦,他的双眼不断的流着鲜血。

    「宰了你……」

    「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杂碎。」

    从胸口爆起的火红色的咒印开始将少年吞噬,一眨眼的时间,少年身上被条形的黑色咒印完全覆盖。

    「无聊……」

    「你的意思是想和我打吗?哈哈哈哈,你的老师都死在了我的手下,你又能怎么样?好吧,我马上就让你们师生团聚。」

    白发少年侧着头,用一种将别人视为蝼蚁的眼神看着皮野。

    「无聊……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宰了你。」

    (面包现在的心思放在新书『最后的魔道师』上,但是这本书面包也会下去的,希望大家支持下面包的新书,在创世和纵横都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