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得意忘形的反义词 > 第七十二章 又起
《得意忘形的反义词》    回来已经第三天了,詹北辰不知是昨夜什么时候离开的,反正南宫苡音大早上跑到侦探事务所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她可是为了保险起见,把房子里里外外跑了一遍以后确认的。

    “你说,那个奇怪的大叔到底跑哪里去了?”南宫苡音可不是在关心詹北辰,只是那个大叔走就算了,还要留下一堆垃圾,黑辰杳又不是会去清洁的人……

    “自然是去他该去的地方。”黑辰杳托着腮蹲坐在箱子旁边,看着沉睡的艾希娜,若有所思。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南宫苡音总觉得艾希娜比进箱子以前不一样了,一头金发柔顺,脸上的雀斑也不见了!

    “她……”

    黑辰杳转头看了南宫苡音一眼,又回过头去看艾希娜,沉默了一阵,忽然说,“苡音,要不要一起在a市玩一圈?”

    “什么?”

    “还是先留在这里解决些小案子呢?”

    想了想,黑辰杳转过头又问,“苡音,你说呢?”

    “……”南宫苡音不知道他是心血来潮想出来的这事,还是别有用心。最近他的举动越来越奇怪,难怪她这么怀疑。

    “你想做什么?”

    黑辰杳笑,“看你紧张兮兮的,真不好玩。你还是以前那个南宫苡音吗?”

    “……”

    南宫苡音无语,心想,这句话还不到他来说。

    又想,黑辰杳本就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与其待在这里,还不如去处理詹北辰留下的垃圾。

    “唉。”黑辰杳轻飘飘的叹了一声,半敛的眼帘遮不住眸中清冷的光,掩不住疲倦。

    警局

    今日一大早的,警局就来了两位大人物,欧阳恒早早就侯在大门等着,却等来了詹北辰早已在他办公室的消息。

    “詹先生!”

    欧阳恒年过半百的,如今一副畏惧怠慢前辈的后生样子,急急忙忙的赶到詹北辰面前去。这幅光景,真是看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詹北辰轻瞟了他一眼,继续看手上的文件,“欧阳先生一把年纪,一点小事费得着这样失态吗?”

    “詹先生怎么不从正门进来?”欧阳恒不理会詹北辰话语的嘲讽,直奔主题,“听说中央的楚先生也来了,是不是……”

    “我在这儿。”

    欧阳恒本想说楚先生是不是跟他在一起,也悄悄进来了,不然他们怎么找不到人。忽然就从背后传来这淡淡的一句话。

    那样轻飘飘的,似毫无分量一般。

    转头去看,竟是个笑眯眯的儒雅男子,一身华贵的白色礼服,举手投足间,不失贵族风范。

    “您是……楚先生?”

    这副打扮,实在是看不出来竟是叱咤军界的楚均。

    “楚均,你怎么从上面下来了?这个小地方难道有什么值得你这尊大神来的价值?”詹北辰这话真不知是该说熟稔,还是含讥带讽。

    楚均也不生气,朝着詹北辰的方向慢慢走过去,眉眼还是笑着的,手上做工精细的手杖一下下声音清脆的敲在地板上,很是好听。

    “你还是那么说话不饶人。”落座在詹北辰对面的椅子上,楚均都不曾看过周围人一眼。

    欧阳恒才发觉,楚均难道是……看不见?!

    “我对朋友说话可是很温和的。”詹北辰快速把剩下的文件翻完,不耐烦的把它扔到一边去,明知道楚均看不见,暗地里还是瞟了他一眼,才看向欧阳恒,问,“姚青呢?”

    他竟记得姚青的名字!欧阳恒原以为詹北辰那日漫不经心的,定没有记住姚青。

    “他今日去医院复诊去了,很快就回来。”

    “姚青?什么人竟让你这么惦记?!”楚均笑着叹道,“明明你一向极少把人记住的。。”

    詹北辰也不否认,“可不是。”

    “看样子你抛下我先过来大概是遇上什么有趣的事了。”楚均笑得开心。

    詹北辰瞟了他一眼,大概是有话要说的,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欧阳恒看在眼里,总觉得这两人不如传闻说的对立。

    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

    “敢问两位今日到警局来所为何事?”

    “嗯,当然是有事。”

    楚均转过头去,“看”着欧阳恒,脸上不复笑容,说,“下周a市四国会谈,此事重大,古德上校大概也快到了,我们不过是先来探探路。”

    “什么?!”

    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不知道?!

    看欧阳恒一副吃惊的样子,詹北辰嗤笑,“看来欧阳先生还不知道呢。也是,都一把年纪了,儿子孙子都不知所踪,上头定是念在你心情太过沉重,所以不打算让你参与。”

    欧阳恒心里恼火,詹北辰从到a市那天见到他,就一直这么跟他说话,真不知道说果如传闻,是个很棘手的人,还是检讨自己做了什么碍人眼的事。不过詹北辰的脾气,未阑是跟他说过的,一旦不喜欢一个人,就绝不会有转弯的余地。所以他也不打算做什么改变,唯有自己小心防备。

    “说起来,港口那件案子也是挺有意思的,我似乎有点眉目……”詹北辰见欧阳恒听了刚才的话,却一声不吭,又继续说,“欧阳先生想不想知道你儿子可能会在哪儿呢?”

    想!欧阳恒眼睛不由自主瞪大,差一点就冲口而出了!他的儿子孙子,要说遇上意外死了,他都没那么吊着心。现在两人都生死不明,不见尸首,实在让人担心背后还会有什么阴谋。

    “不过我不太喜欢在确定答案以前跟公开我的猜测。”詹北辰看见欧阳恒的反应,唇角就扬了起来,提了一句又不说了。楚均早知道他会这么做,心里早笑了起来……可惜眼睛看不见,没能看见欧阳恒的反应,遗憾了。

    欧阳恒脸色变了几变,手早在袖子里捏成了拳,暗暗压了许久,才把那股怒火堪堪压下去。中央的人,果然一个个性格都极其恶劣。

    “詹先生还是说正事吧!”

    “正事?正事可不归我管。”詹北辰满不在乎的把事撇了个干净。

    欧阳恒可不相信,四国会谈,竟然就安排在a市,而且他一点文件性的指令都没有收到!未阑上次的电话也丝毫没有提到这件事。现在只有詹北辰和楚均两人先到,詹北辰说不管,难道中央会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楚均一人吗?

    “别急,这事当然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承担的。”楚均说,“大概明天,或者后天,未阑局长跟古德上校就该来了,有什么安排只听他们的。至于我,虽然我看不见,但你们最好不要做干涉我的事,不然后果你们负不起。”

    “这是自然。”欧阳恒应着,心里已经想着送走这两尊大佛以后要怎么消减压力了。

    詹北辰冲楚均说,“你如果知道不想他们妨碍你,多的是办法,还特意来走一趟干什么?”

    “来看看抛下我早早过来的你,到底为了什么。”楚均毫不避忌欧阳恒的在场,说的大方,“我都说了要一起过来了,你还走那么急,实在让人好奇。”

    “有什么可好奇的。”詹北辰叹气,正想说他怎么总是要粘着自己。

    姚青正好开门进来,见到詹北辰和楚均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转头问欧阳恒,“欧阳先生,这是……?”

    “接你来了。”詹北辰离开办公桌,手肘拐着姚青的脖子就要离开。

    楚均喊了他一声,“你还去吗?”

    詹北辰答得干脆,“不去。”

    姚青刚进来,不知道他们刚才谈了些什么,但他一进来就被詹北辰拐着走的事实却是清楚的,该说是有点……“受宠若惊”?!

    “詹先生,这是要去哪里?”

    “去哪儿都比那些无聊的场合强。”詹北辰说完,也不废话,带着姚青推门而出。

    守在门外的一众警员目瞪口呆看着才刚进去的姚青,转眼就跟着詹北辰出来了,门关上的瞬间,里面欧阳恒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难道又出什么大事了?”

    “谁知道呢,最近a市真是不太平,再发生什么事,也不稀奇了。”

    ……

    一群人议论纷纷,想必老天也不忍他们只能谈论猜测,接听处的小警员就跑来报告,城里又出怪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