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 110 白胖子五皇子
《蹙》    几人都是霍然起身,宋梓煜上前扶了把舒砚,沉着脸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是谁伤了你?小少爷呢?”

    舒砚跑得太急,有些喘不上气,又因为额头的伤实在太痛,只疼的他嘶嘶的叫唤着,“姑爷,您快去救救少爷,有个自称是五皇子的人要带沈家姑娘去喝茶,小少爷不愿意,他们便和小少爷打了起来,还强行将沈二姑娘带走了……”

    几人脸色骤变,尤其是太子殿下,脸色阴郁,眼底更是闪过一抹狠意。

    “五皇子最近胆子肥了。”安时宇冷冷的笑了声,看了眼太子,拍拍衣袍,起身道:“走吧,去看看五皇子到底是怎么个胆大包天,光天化日之下便强行掳人?”

    五皇子因为无心皇位,向来不怕得罪大臣,便是当街掳走臣子之女,他亦是不怕的,这等事,便是不去看,想来也是五皇子能做出来的混账事。

    只是让太子不悦的是,五皇子竟越发的不将他的话当一回事了,一个月前他已经明令警告过他,让他不要再去打扰沈雅荷,谁曾想,他乖觉了一个月,竟然将人直接带走,便是两人未曾发生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只怕也会传出什么不好的留言。

    老五这是破釜沉舟,想要一条道走到黑了吗?太子阴测测的冷笑一声,若真是如此,他也会让老五知道,什么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几人都跟着起身,太子走了两步,微微一顿,看了眼脸色担忧的晚娘和慕清儿,缓声道:“你们俩也跟着吧。”

    让晚娘和慕清儿跟着,也是为了避免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即使什么都没发生,沈雅荷毕竟是女子,有晚娘和慕清儿在,想必也不会太过难堪了。

    “走吧。前面带路。”太子脸色一变,沉声对舒砚道。

    “是。”舒砚连忙应了声,顾不得伤口的疼痛,小跑着在前面带路。

    慕清儿和沈雅荷从小便认识。真真的手帕交,好闺蜜,五皇子就是个混不吝的,慕清儿很是担心,脸色都发白了。

    晚娘倒不是太过担心。五皇子若真敢将沈雅荷怎么了,别说小少爷季府了,便是太子都不能饶了他,这事无论怎么看,五皇子都不占理,若是太子再推波助澜,只怕五皇子被贬为庶民都是轻的。

    只要五皇子不是个急色如命的,今日沈雅荷就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名声却是不会那么好听了。

    几人很快便找到了小少爷,他被五皇子的几个侍卫围堵。虽然没吃多少亏,却也突破不得,被几人团团围住,而五皇子和沈雅荷早就没了踪迹。

    “住手!”太子沉着脸低呵一声,怒道:“是谁给你们胆子在大街上动手伤人的?”

    那些侍卫听到太子的声音,顿时一惊,纷纷停手,惊疑不定的向太子行礼道:“见过太子殿下。”

    “是谁给你们胆子动手为难孤的人?”太子不怒自威,与平日的温文尔雅截然不同,声音中包含的冷意让几人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老五呢?”太子从来就不是牵连无辜的主子。这会,自然是找罪魁祸首。

    “属下不知。”

    “去你吗的不知!”小少爷突然一脚踹了过去,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竟直直的踹到了那人的脸上。鼻血顿时汹涌而出。

    小少爷这会心里恨不得手撕了五皇子,因为缠斗衣服歪歪扭扭的,略显狼狈,语气神色更是凶狠,像是被抢走狼崽子的野狼。

    “问问过路的行人,或者街边的小贩。”晚娘微微皱着眉。轻声对身旁的宋梓煜道。

    小少爷从来都是天老大老子第二的姿态,便是来了京城都未曾改变什么,可以说小少爷从来就不是个怕事的,如今更是处在情绪暴躁中,若真控制不住做出什么事,晚娘亦是无法向老夫人交代。

    安时宇挨着宋梓煜,自然也听到了晚娘的话,两人分头上前问了不少行人,这才知晓了五皇子的准确位置。

    五皇子倒也还有理智,只让人带着沈雅荷去了京城最大的茶楼,要了间雅间,还点了歌女唱小曲。

    太子忍着怒气,一脚踹开房门,便见沈雅荷突然起身,动作迅速的抄起手边的茶杯,眼睛都没眨一下将整杯茶水都泼在了五皇子的脸上。

    雅间内一时鸦雀无声,唱小曲儿的姑娘被沈雅荷的彪悍吓得不轻,脸色都发白了,微微张着嘴巴,半响没发出声音来。

    小少爷却是怒火中烧,一个箭步上前,拳头想都没想便招呼到五皇子的脸上,回身将沈雅荷护在怀中,脸色铁青。

    五皇子是个白嫩嫩的胖子,可能是心宽体胖,五皇子相较于其他皇子的丰神俊朗,更显丰腴,加之皮肤白嫩赛过女子,使人第一印象便是个长得不错的白胖子。

    也因此,五皇子脸上不过瞬间就出现了青紫的印子,足以见得小少爷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沈雅荷不慌不忙,丝毫没有受到惊吓的迹象,倒是五皇子先被泼了茶水,又被揍了一拳,如今疼的嗷嗷直叫唤,根本没来得及看踹门进来的究竟有些谁,只顾着大声叫唤:“快点,快点,哎呦疼死我了,快把刺杀本皇子的这些刺杀抓起来,哎呦快点给本皇子去找太医,哎呦,好疼……”

    “老五你是要抓谁?你说的刺客难道是指孤?”太子冷厉的声音突然响起,雅间内的温度似乎骤降。

    原本还大声叫嚷着的五皇子,突然听到太子的声音,好像被定格了一般,嘴巴张的大大的,脸上的表情也诡异的扭曲着,身子也不敢再动弹半分,好像轻轻一动就会没命一般。

    小少爷才不理会他,忙将沈雅荷拉到身前,上下看了一番,确认没什么事,才微微送了口气,有心想说什么,但余光瞄到太子的脸色。只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牵着沈雅荷的手站到一旁。

    余下的事情,他交给太子处理。就算他嚣张跋扈,也不是那等没脑子的,他如今占了理,自然要乘机讨公道,若是再闹下去。他有理也变得没理了。

    届时,他一介白身对上皇子,结果如何,显而易见。

    晚娘看着突然定住的五皇子,只觉得好笑,之前总听说太子的手段多么凌厉,将手底下的弟弟们整治的服服帖帖的,就算有那么几个蹦跶的,也是太子为了在皇上面前不那么扎眼才放纵的,如今见了五皇子的反应。晚娘才明白,所谓上位者便是如此了。

    不管他平时表现的有多么的温和平易近人,但骨子里的东西却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

    也让晚娘再一次的明白,这个时代是皇权至上的时代,即使再好的朋友兄弟,也有身份的底线摆在那里,如今太子还未曾登记,安时宇等人随意些自然没什么,。

    但太子一旦登记,只怕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君臣之间。伴君如伴虎,即使做朋友,也应当是以君臣为前提,不可逾越的。

    想到这些。晚娘神色微微一黯,眼角扫过宋梓煜,无声的叹了口气。

    太子不知晚娘在想什么,本来就凛冽的表情,在看到如此怂包的五皇子时,更是气的头不出的冷厉,“五皇子说这话之前最好动动脑子!不说雅荷有婚约在身,便是没有,你今日也不该当街将她带走,你可知声誉对女子有多重要?若真有什么不好的流言传出,五皇子是打算直接逼死雅荷吗?何况,五皇子有什么脸面说要娶雅荷?你已有正妃,后院的侧妃姨娘也不在少数,庶子庶女也有不少,而我钱家,虽比不上五皇子,却从未有过庶子庶女,我大哥更是只娶了一妻,没有任何侍妾,我钱辰轩亦是如此承诺,此生都只有沈雅荷一妻,无论她是否能生下我钱家的子嗣!”

    小少爷说的掷地有声,让在场几人心底都有些震动。

    “宁当鸡头,不当凤尾。”安时宇幽幽的说了句,嘲笑的看了眼五皇子,“五皇子啊,没有哪个女子是愿意当侍妾的,但凡有可能,你以为你的那些侍妾不想当正经的五皇子妃?无非是身份上不得台面罢了!”

    五皇子被一番教训,只气的脸色一会红一会青,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有太子在这,他又做不出无赖的举动,只能狠狠地瞪着众人,可心底却是开始发虚了。

    “滚回府去闭门思过!只怕明日父皇的案前就会堆满弹劾你的折子!蠢货!你何时能让孤省心一回?”

    太子虽气愤,却还是恨铁不成钢,他不是心狠手辣,自然也不想对兄弟下狠手,只可惜安分的兄弟太蠢,不安分的又留不得,难道帝王注定是孤家寡人?

    五皇子嘴唇动了动,却不知该怎么说,心里很是难受,只得沮丧的垂下头。

    这事就算过去了,太子的亲卫亲自送五皇子回复闭门思过,可转头太子便又吩咐下去,让暗卫好好去查此事,五皇子每次都蠢得被人当枪使,太子已经警告过他,五皇子没道理听而不闻,还当街掳人,只怕这事还有幕后黑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