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仗组词和拼音 > 第十九:炼体
《仗组词和拼音》    炼妖洞内,白骨皆化成灰烬。

    狐妖死后,唯一的遗物就是一个戒指,柳如风手里拿着一个黑不溜秋的戒指,用石头砸个半天,却没有效果,翻来覆去也摸不清个所以然,戴在手上又磕碜,岂不是更是做实了农夫的名头,欲将它扔掉。

    “大哥,别扔,这可是好东西。”青虫两眼放光地盯着那枚丑不拉几的戒指。

    “哦?好东西?你要便给你。”柳如风将它甩给青虫。

    青虫感激地涕泗横流,两团青糊糊的鼻涕一抽一抽,道:“哥,你真是我亲哥,本大虫可算是交对主人了,这妖戒里面的可全是这妖王的珍藏的宝物,大哥你不要真是便宜小弟了。”

    “什么?你说这戒指里面的宝物?快,还给我!”

    “……”

    青虫一口将戒指吞进肚子,满脸贪财地舔了舔舌头,一脸防备地说道:“大哥你要了没用,这可是达到化形阶段才能开启,再说小弟的东西就是大哥的,还分什么彼此。”

    柳如风想了想,也对,不过还是心存疑惑地说:“化形期是个什么东西?”

    青虫给他科普道:“人类修真分筑基,融光,金丹,元婴,出窍,合体,洞虚,大成,然后就是飞升了,而我们妖修没那么复杂,分开窍期,也就是我现在阶段,凝形期,成形期,化形期,以后就要渡劫成仙了,而妖王可是达到化形期,若不是它正虚弱期,还有本大虫的变异灵火,咱都要玩完。”

    “至于大哥所在的门派也称江湖门派,修真门派一般都是不出世的高人,若不是有天纵之资,修真门派是不会下山授徒的,你要想修真,先要筑基,这才有真人看上你,否则你就在武林混混就可以了。”

    “成仙是不是就能长生不老?”

    “理论上说是的,不过谁都没见过仙人,听说都去了仙界,这年头谁不想长生不老。”

    柳如风眼冒金光,心道:奶奶的,小爷我一定要修真,长生不老啊,金钱,美女,等着小爷。

    突然,他一愣,道:“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那隐匿术是不完全的,我也是吸收了这狐狸的记忆碎片才知道,这老狐狸把锁灵阵修改了一下,让我发给你。”

    柳如风一闭眼,灵绳有序地排列起来,瞬间,他全身的气息都给笼罩住了,如凡人一般一穿而过那道门,看了看这暗河,闭气游了上去。

    碧水谭,碧水无波,突然从水潭里窜出一个少年,少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鱼越龙门,屁股一扭,飞越上岸,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咻咻,一道身影从极远的空中极速而来,柳如风盯眼一看是一个御剑飞行的中年人,此人身披一身蓝色长袍,长发及腰,长得仙风道骨,那长剑绽放着蓝光,一看就是不凡之物,那人一瞬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是何人?”

    蓝衣人,淡淡地扫了要柳如风,像看个蝼蚁一般,心道:果真是个凡人。

    柳如风心头大震,在此人面前竟如赤身裸体般,就如当初那老妪看他的眼神一样,他心里转了一下,伏地大拜,道:“仙人啊,我是青城派新入门弟子柳如风,拜见仙人。”

    蓝衣人眉头一皱,用神识又上下扫了扫,道:“你不知道此处是禁地?来此处有何事?”

    柳如风不敢抬头,怕露出破绽,这人定跟狐妖脱不了干系,装作诧异,道:“此地是禁地?”旋即不断地磕头,道:“弟子乃新人不知规矩,误闯禁地罪该万死,还望仙人饶命!”

    蓝衣人挥了挥手道:“念你初犯,自行去刑堂领罪,还不走?”

    柳如风急急忙忙地撒腿就跑,蓝衣人望着他的身影,思索了一番,径直跳下这碧水谭,看到妖洞内第一洞空荡荡,再看门上泄露的妖气,双手飞转,结着各种手印,随后从腰上的乾坤袋里掏出几道符,喃喃念道:这下遭了,狐妖逃走了,我得尽快禀告掌门。至于柳如风他想都没想过,是这小子搞的鬼,这小子身上一无妖气,二无灵气,空有一身蛮力他平日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厢房内,柳如风按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暗道庆幸,若那人是妖王所说之人,他这次是可就死定了,他急忙问青虫,道:“小弟在吗?”

    “大哥什么事?”

    “红莲怎么样了?”

    “你是说红莲老大啊,没事好得很,只不过吸收了太多妖元,撑睡过去,老大还说了它要闭关,一以后你有麻烦自己解决,死了就死了。”

    柳如风知道这保命的家伙还在,心里舒了一口气,随即又苦着脸,看来还是要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想到这迫不及待地修炼起剑决。

    砰!还没有修炼到状态,厢房的门就被人踹开。

    门外一个少女,满脸怒气地望着柳如风,喝道:“你这小子这几天跑去哪了?师姐寻便整个山头都寻你不到,好小子藏得挺深的啊。”

    柳如风一脸地无奈,他总不能说他被门内弟子陷害,然后进去妖洞跟狐妖生死搏斗险险还生吧,他道:“师姐,我进门那么久回家探亲去了?”

    “探亲?我连你们青川都去了,还想骗我,到底去哪里了?”

    这个难缠的女人,柳如风叹了口气,道:“这都让你发现了,我听莫白轩说,青城有一家窑子姑娘不错我就去看了看。”

    “好啊,我一使诈你立马就承认了,你……你竟敢逛窑子!”东方明月气得手指发颤地指着他。

    “本师姐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哼,人渣!”道完,一甩马尾,摔门而去。

    柳如风摸了摸鼻子,这师姐对他到是关心。

    “什么?你达到天人合一了?!”东方泰吹着胡子满脸不信地道

    “师傅,我都说了十遍了,是达到了。”柳如风一凝神,顿时便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东方泰,狠拍大腿,笑道:“哈哈,果然不愧是清风的儿子,这年纪可是比明月当年还要早达到,对了如风你对我家女儿有什么想法?”

    柳如风一抱拳,师傅不会是想招婿吧,这魔女他可是消受不起,他一脸正气地道:“弟子不敢对师姐有任何想法。”

    东方泰用力一拍他的小肩膀,佯怒道:“年轻人怎么会没有想法呢?我家闺女可好着呢,改天我让你两多多相处,我很看好你哟,小徒弟。”

    “……”

    青山等云梯上,一个少年举着一块比他还大的石头,深蹲,跳跃,攀爬在这阶梯上,少年满头大汗,小脸发白,小腿肌肉一抽一抽,显然已经到了极限,可他竟想突破这极限,并没有把石头放下,深呼一口气,又往上跳。

    “哎哟,脚抽筋了。”

    看来挑战这千斤之力还是有些勉强,按师傅的说法,这块墨石重千斤,只要将它从山脚运上山顶便算是达到第一层,可这才山腰,天梯此刻看起来竟然这般长远。

    最累的时候,往往能达到最好的修炼效果,他盘着一直脚,另一只抽筋着,伸得笔直,以无比怪异的方式打坐,灵气丝丝汇入他的体内,滋润他的肉体,他感觉灵气在不断地捶打他的肉体,使得肉体更加结实。

    “哟呵,我道是谁呢,你看这小子这样打坐,哈哈笑死我了,莫非走火入魔不成。”

    “哈哈。”

    这道鸭公嗓将柳如风给唤醒起来,他睁眼一看,原来是莫白轩的家奴,他笑道:“我道是谁,主人没把家里的狗栓好,让它跑出来乱吠,小爷修炼的是绝世神功,岂是你们这些狗东西所能理解。”

    “啊!好一张伶牙俐齿,兄弟们上!”

    三四个狗腿子朝柳如风扑了上去,或用拳,或用脚,柳如风随风而动,躲过这几人的攻势,朝着为首那人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上去,只见那人,飞到半空中,折腾一下又摔了下来,咔嚓,看来骨头是断了,剩下几人见势不妙,架起伤者,灰溜溜地逃走了,临走前还放话,道:“你等着,我家少爷不会放过你的!”

    柳如风对他们的威胁并不在意,倒是惊奇他这一脚和威力,才使出五百斤力道,要是使出千斤,这小子定将他踹到青山山头去。

    “什么?!你说是柳如风把你们打成这个样子的?”莫白轩惊声叫道,师兄一如碧水谭就无再冒头的可能了,这小子难道不是人。

    “是真的,这小子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猛药,那一脚就把李旭给踹到天上去了。”

    他阴晴不定地看着这群废物,挥手示意让他们滚蛋,急急忙忙地朝二师兄的住所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