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种篱边菊 秋来未著花》    .read-ntentp*{font-style:nor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早上的小巷格外宁静,东方已经泛红,映照得青山绿树都披上了一层光的纱衣,弈辰呼吸着清新凉爽的空气,聆听着偶尔传来的一声声鸟鸣,脚步也轻快了起来。

    转过街角,就是另一番景象了。大街上早已经车水马龙,叫卖声、吆喝声乱成一片,南来北往的人熙熙攘攘,川流不息。

    弈辰这么多天没出来,乍看这么热闹,直乐得手舞足蹈,跑到这看看,跑到那看看,恨不能多长几只眼睛。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喧闹,拥挤的人群像是激流碰到了山石,突然像街道两旁闪避开来,接着许多人惊声尖叫四散逃奔,弈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队人马已经闯到了眼前。

    马上一个青衣打扮的仆从啪的一声一挥鞭子,照着弈辰便劈头盖脸地抽了下来,嘴里还骂骂咧咧:“哪里的小崽子,没长眼睛啊,敢挡我们公子的道。”

    弈辰虽然修为尚低,但自幼习武打猎,武功基础很是扎实,一看此人如此不讲理,也不给他留情面,往后一撤步,手掌一翻,一把抓住鞭梢,使出一招滚地龙,身体滴溜溜猛地一扯。那人毫无防备,一下从马上跌了下来,眼看就要摔个嘴啃。这时,弈天一个跨步上前,抓住他的肩膀往上一提,嗖地一下,又把他送回马背之上。

    那人云里雾里走了这么一遭,知道遇到高手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愣在那里,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经这么一闹,那队人马顿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啊?”一个在马队中间、穿着华贵的青年公子用慵懒的声音问道。

    弈天不想惹是生非,赶紧从弈辰手中把鞭子拿过来,递给那名仆从,然后抱拳道:“实在抱歉,犬子有眼无珠,不小心冲撞了公子的马队,还请海涵。”

    “哼,你们没长眼睛啊,敢挡我们薛家的路,是贱命一条不怕死呢,还是嫌死的慢啊?”青年公子气焰嚣张,根本没把二人当人看。

    还没等弈天说话,弈辰抢着道:“你是谁啊,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白帝城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给你让道。”

    “你小子人不大,嘴还挺毒,那……”,青年遭到顶撞,心中不爽,怒气冲冲的斥责弈辰。

    没等青年公子人说完,弈辰接着说,“你才贱命一条,你才嫌死得慢,你们全家都嫌死的慢。”

    弈天知道弈辰的脾气,眼里根本揉不得沙子,自己又不想惹麻烦,赶紧拉着弈辰边走边打圆场,“你这孩子,说话口无遮拦,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就是这么教我的,对这种仗势欺人的小人,哪里做得不对?”弈辰嘴跟刀子似的,一句也不让人。

    弈天再超青年公子一抱拳道:“这位公子,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得饶人处且饶人,您大人大量,冒犯之处,还请海涵。犬子还是一个孩子,不懂事,我替犬子给你道歉,我们先走了。”

    “慢着,你以为薛爷这么好糊弄吗?,甭给我讲什么大道理,在这里老子就是江湖。”那青年公子拖长了声调,阴阳怪气地说道,“你打了我的仆人,耽误了我的时间,浪费了我的唇舌,嘴上道个歉就想对付过去,那以后我的脸还往哪搁,你们说是吧?”

    他转头看向围绕在他四周的大汉,几十匹快马簇拥过来,马上的青衣大汉异口同声地答道:“公子威武。”

    弈天的脸沉了下来:“这位公子,那你说该怎么办。”

    青年公子奸笑一声,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给我磕一万个响头,磕到本公子高兴了,也许就不跟你们计较了,饶了你们也未尝不可。第二个就是把这小子的右手留下,让他长点记性,不能整天像个愣头青似的没点规矩,咱们这笔账就一笔勾销。你看,是不是很划算?”

    弈天嘿嘿一笑,将弈辰拉在自己身后,没再说话。

    “笑什么,把本公子的话当耳旁风吗。不回答,就是没诚意。既然如此,大家听好了,把他们给我拿下,我要让他们知道一下我们薛府的规矩。”青年公子脸上闪过一抹阴毒之色。

    青衣大汉纷纷抽出兵器,骑马上前,将弈天二人包围起来。

    弈天默运灵力,体内脉轮旋转,真气激荡,衣袍虎虎生风,他双手一挥,一股劲气向着四周波荡开来,直逼的那些马儿立不住脚,纷纷后退。

    “辰儿,擒贼先擒王,这是今天教你的第一招,记住了。”弈天左手抓住弈辰肩膀,飞身而起,越过众人,大鹏般直超青年公子扑去。

    “不自量力。”青年公子冷笑一声,一拍腰上剑鞘,一把银色长剑直跳出来,青年伸手接住,挥手一招长河落日,划出一直一弯两道剑气,直奔父子二人头颈,一出手便是致命招式。

    如此狠辣,让弈天心中厌恶,他右手轻轻一拂,将两道劲气弹开,右手一张,抓向青年脖颈。青年大惊,赶紧横剑格挡,同时身形暴退。弈天如影随形,右手微曲食指,弹在剑身之上。青年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沿着剑身传来,虎口崩裂,身体麻痹,再也握不住剑柄,宝剑向下跌落。

    正在此时,青年背后突然出现一个干瘦的老者,一手托住青年后背,一手一指宝剑,那把剑仿佛有了灵性,掉了个头,向弈天穿刺而来。弈天一脚踢在剑脊之上,闪身躲开。

    那把剑随着干瘦老头的动作,围着弈天二人转个不休。

    弈天不愿纠缠,又想给那青年一些教训,也不多讲,带着弈辰,身随剑走,铮铮铮连弹在剑身之上,剑身砰的一声碎裂开来,化作化作一片金属风暴,卷向老者和青年。

    干瘦老者大惊失色,往青年公子拦在旁边,吸气开声,双手连拍,布成一片罡风护罩,勉强卸开那股劲风。

    尘埃落定,再看那名青年,面如白纸,发髻散乱,银色长衫上全是星星点点的破洞,他浑身像筛糠般哆嗦个不停,一碰就要瘫软碎裂开来的样子。

    老者赶紧过去扶住他,帮他检查伤势,幸好只是割破了衣裳,身上没有受伤。老者知道弈天的修为远超自己,这次是手下留情,连连向弈天称谢,在四周百姓的哄笑声中带领众人灰溜溜的走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zhulang.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