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十进制 > 第五章 无名口诀
《十进制》    谭村,风振在外街道中穿行,这里是凡人生活的范围!小贩的吆喝声延绵不绝!

    “狗不理包子,不香不要钱!”

    “武氏烧饼,客官,来吃个烧饼尝尝吧!”

    “刚出炉的烤地瓜。”

    红尘?修道之人必须斩断的红尘?

    我能成功斩断这些吗?

    能!名和利,今日销,英雄多举,美人多娇,两脚踏翻尘世路,以天为盖,地为庐!

    力量,我需要力量,有了力量才能够保护那些美好的东西!

    此时,风振心中一片空明,前所未有的空明,放下了心中的怒气,忘记了对外面世界的憧憬,一切的一切都已然忘记!

    忽然,风振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就走出了谭村,他没有停留,就朝着谭村西面疾掠而去,轻轻一跃就是十几丈的距离,途中劲风呼啸而过,不过这对风振造成不了任何阻碍。

    一年前,柏枋城的新石村忽然出现了一个奇特的按摩楼,客人来了,只需躺倒在一张红褐色灵木制做的大床上,然后就有一个身高不到三尺的‘婴儿’跳到床头,一边用他柔嫩的双手抚摸客人头部,一边给客人讲一些天下奇闻,使人去除一身疲劳。

    这间按摩楼收费很低,但只为没有背景的低阶修士开放,低阶修士也消费得起。

    所以,久而久之,大家有空时都喜欢到这家按摩楼来,以解长期修炼所带来的疲劳,这些‘婴儿’还被贴切的称之为床头婴。

    后来,传闻有人在这里按摩后,很快就突破了困惑已久的瓶颈。

    于是,这床头婴的名号更响了。

    有一些大家族的成员也装扮成普通人前去按摩,想借此突破,但结果被查了出来,还被略施惩戒一番。

    曾经还传出消息称,有人被惩戒之后,想依靠家族力量去报复,然而床头婴的幕后老板似乎神通广大,经过一顿闹腾后,他们纷纷偃熄旗鼓,就是柏枋城的城主一脉也是对其无可奈何,所以床头婴按摩楼名气越来越广,客人越来越多。

    风振此次便是奔着这床头婴按摩楼前去的,他接连突破两次,不适宜继续修炼,正好去缓解一下,而他也只是个落魄公子,也是床头婴按摩的服务对象。

    于是,风振悄悄出了潭村,赶往新石村。

    “……”

    傍晚时分,风振来到了潭村村口,那旁边一颗巨石顿时吸引了风振的注意力,这颗巨石据说至少有四万年的历史,但是却仍旧呈光发亮,不像经历过历史的沧桑,故而就有了新石村之名。

    摸了摸这块有些温凉的巨石,风振慢慢的走进街道,对着街道尽头的床头婴按摩楼行去。

    在门口几名全副武装的护卫警惕的目光中,风振脚步不停的径直走进。

    一进房门,他便处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宽敞大厅内,风振略微有些诧异,但也没有犹豫,直接对着一旁的屋子走去,屋子的门上,印有金光闪闪的“床头婴”三个大字。

    推门而入,屋内有些空旷,只有一位中年人有些无聊的坐在桌边的椅子上,听得推门声,中年人抬起头,望着这身高不足五尺的人影,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旋即脸庞上迅速堆上了职业化的笑容:“小兄弟,你也是打算来按摩的么?”

    “嗯。”风振面无表情的回道,随即上前两步,随手从怀中掏出一颗下品灵石,轻轻的放在桌面之上。

    眼睛疑惑的眨了眨,中年人从桌子上拿起一枚玉简,放在眉心,片刻后,脸色微微变的难看起来,再次望向风振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丝愤怒:“你是潭村风家家主的儿子?”

    “嗯。”风振依旧平淡无波的回道。

    “那请你出去。”听见此话,中年人再次愤怒的说道。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虽是风家家主的儿子,但只是庶出,我的日子并不好过,粗茶淡饭,衣着朴素,这灵石还是我抢来的。”风振并没有意外,仍旧平静的回答。

    “哦?竟有此事?”闻言,中年人有些动容,一般来说,身为一个修真家族的少爷公子,纵使是庶出不被看好,也不可能出现被贬低到生活拮据的现象,不过,他从这个小孩子的情绪波动中可以判断,他说的是真的。

    “我是五行慧根。”似乎是明白中年人的心中所想,风振缓缓的解释道。

    眉头稍微一皱,中年人将灵石收起,有些不耐烦的道:“好了,算你过关。”

    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个穿着粗布衣衫的侍童走了过来,把风振带进了另一个小房间。

    这个房间布置十分简单,里面就只有一张红褐色的大床,而且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

    “你就在这等着吧!”侍童淡淡的说道,然后就离开了。

    按侍童的吩咐,风振躺在了大床上,等着床头婴上来给他按摩。

    不一会儿,一个矮小的‘婴儿’走了进来,晃着身子跳上了床。

    风振细细打量这‘婴儿’,发现他虽然手指脚掌等裸露的地方柔嫩无比,但脸部和眼神却显得很苍老。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床头婴?”风振不由愕然。

    这床头婴一上来就用他的两只婴儿手轻轻抚弄着风振头部的太阳穴,一边喃喃自语地讲起了一些天下奇闻。

    这声音莺歌燕语的,让人变得无比慵懒。

    风振好奇地想跟那个床头婴交谈,可床头婴却只顾自己说奇闻逸事,对风振不理不睬。

    风振无奈,只好闭上眼睛,细细享受这柔嫩的抚摩。

    忽然,床头婴念起了一段话,就像是口诀一样,这立刻引起了风振的注意。

    “驼子求明珠,八仙共扶持,两仪生四象,乾坤亦转移,仙家重地,富甲天下。”

    风振仔细地听着这段口诀,等床头婴念完了,他又在心里重复一遍又一遍,念着念着,在床头婴的细心按摩下,他竟然睡着了,而且,他还做了一个很荒谬的梦。

    梦里,他手执一柄三尺青锋剑,与一头体型巨大的异兽大战,杀的天昏地暗,整个世界没有一人能靠近他们。

    后来,那头瑞兽渐渐落入下风,它便召唤出一群浑身邪气缭绕的黑色甲士,这群甲士铺天盖地,何止千千万。

    而他临危不乱,举剑擎天默无言,任尔带甲士三千。并指抹剑,一道剑气冲宵,像是打开了二次元的大门,降下一群浑身血气环绕的战士。

    他带领这这些战士,与那群邪兵相互厮杀在一起,就像一个太极阴阳图,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就在这在关键时刻,风振便突然醒来了。

    风振掐指算算,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正巧,那床头婴也似乎给他按摩好了,迅速地跳下床,消失在了门口。

    风振下了床,惬意地伸了一个懒腰,发现自己这一天修炼和打斗的疲劳,果然一扫而光。

    他暗暗称奇,如果一直来这里按摩,岂不是可以让他的修炼速度猛增?

    其实,每个来这里按摩的修士,所体验的效果都没有这么强大,他们也没有昏睡过去,只有风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或许,正是因为睡着了,效果才这般突出。

    “如果自己真有那么厉害,那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能阻挡?”出了床头婴按摩楼,风振又忽然想起了那个不切实际的梦,不由得摇头苦笑。

    “对了,那个口诀,驼子求明珠,八仙共扶持…”风振像是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又道:“好像真有个八仙庙,就在潭村的一座山上,里面的正堂还供着一颗明珠。”

    天色已黑,风振一边在这街道中走着,一边想着那段口诀,时而愁眉苦脸、时而豁然一笑。

    忽然,风振目光一闪,喃喃自语:“这会不会是一个藏宝决呢?虽然这想法有些天真。”仔细思量一下,风振又道:“不如连夜去看看?反正那里也没有什么妖兽。”

    随即,风振似乎是决定了,迅速的遁出新石村,朝潭村飞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