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beinghuman > 第十二回 注定要擦肩而过吗?
《beinghuman》    “两位你们好?”立言和郝蕾磊转过头,看到了刚才的服务员,他们不知是何意。“现在下雨,二位要不再进去坐坐,或者我们有提供给会员雨伞,但二位尚不是会员,如果有需要,可以回去做个登记,留个联系方式,就可以带上雨伞了”

    立言依旧飞扬的在单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留下了电话号码,他撑开雨伞,这个书店还真有创意,连雨伞都是专门定制的,上面有木鱼书屋四个字。立言定睛的注视了一会,撑开伞,一大半向郝蕾磊倾斜过去,自己的一半肩头淋着雨,向金融大街走去,渐渐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雨中。“明天我就去报到了,今天淋雨了,记得要照顾好自己”

    下雨的时候路上的车灯远近闪烁着,每一辆车碾过,雨水都飞溅开来。路上除了打伞急行的,就只有车。这会是下班间隙,路上车很多,老天总是这样,总喜欢捉弄人,每次都是下班的时候下雨,有人这样抱怨着。一辆出租车打着右转向灯,在路边停下来,立言拦着车,由于怕淋到蕾磊,他把雨伞遮的很低,看不清下车的女子,等女子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只知道是个没有打伞穿着职业装的女子。他向身后追寻了那女子一眼,才收伞上了车。透彻被雨水滴答的车窗,刚才的白衣职业装女子已消失在迷蒙的雨中,也迷蒙了立言的视线。人生中遇见有很多方式,擦肩是最令人惋惜的一种,思念是最最梦幻的一种。这是立言回过后第一次和小鱼擦肩。

    “大家请放下手头的工作”人事总监双手压低的手势,示意国际业务部的人员都停下工作。“受云总委托,景立言先生即日起将出任国际业务部总监,大家掌声欢迎”

    “各位同事、伙伴,很荣幸,我将成为本工作组的一员,由于刚刚归国,对目前国内银行业的经营状况等一系列问题还需要在宽度和深度上做细致的了解,还望大家多多指教”,立言说罢向大家微微点头示意。

    “景总,您的办公室在里间,由于原总监今天有些私事要明天才能同您正式交接,所以今天就先熟悉下环境吧!我还有个会议,您请便”

    立言依旧礼貌的点头回礼,立刻国际业务部就炸开了锅,投资中心、营销策划中心、业务处理中心等几十号人都沸腾起来。“哇!比想象中的还要帅啊!还挂着海龟这块铭牌”,“是啊!简直帅到没人敢爱!”,“你们好像很闲啊!手头工作怎样了,小鱼近几日都要休假,大家要辛苦下”

    话说小鱼冒雨向木鱼书屋奔跑的过程中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终于湿漉漉的到了书屋屋檐下下,才发现是舅舅打了7个电话,她回拨后,只听得沉重的声音“奶奶不在了,,,,,,”电话那头满满的悲痛,顺着手机,穿过耳膜渗到小鱼心里,“恐怕你连最后一眼都没法见了”

    泪水早已夺眶而出的小鱼,感觉鼻子像被灌了满满的芥末,呛的她半晌开不了口。“我现在出发”,挂了断之后,她的电话一直都攥在湿漉漉的手中,她脑海中断断续续回想着外婆唠叨的样子,回想她冬天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样子。过了良久她又转身奔向雨中,拦下一辆出租车,匆匆带了身份证,拎起手包奔向机场。“边城,最快的班机,一张”,小鱼红着眼睛。

    “最快21:42分,小姐,您看可以吗?”,“要不等明天早上吧!一早6:50分就有一班。”售票员见眼前这位湿漉漉的女孩没有回答,便给了另一个建议。

    “呃!不,就要这班,1张,谢谢”,小鱼递上身份证。在待机的这段时间里,小鱼悲伤的回忆着曾经的种种,渐渐的让自己平复,因为身边有些诧异的眼睛在看着她。

    “现在的女孩,你看,失恋了,就摆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心理素质太差了”

    “管那么多!你失恋了说不定也这样”

    “我的哭相那叫绝美”

    “是,只有绝没有美”一对看样子也就是30多岁左右的夫妇带着一小孩。

    终于熬到登机、再到出机场,但此时是大半夜,路上出租都少的可怜,边城几年没回来,变化很大,她记忆中的车站,需要询问才知道,但是大半夜只有大酒店、小旅馆有亮灯。她焦急的心不容许她有太多思量,她决心打出租回舅舅家。

    当回到后,为时已晚,只见黑白的灵堂、黑白的遗像,小鱼禁不住又悲声哭泣。

    当她再回到s市上班已是3天后,她早早回到办公室,翻看了办公oa看到早上9点有一场关于中汉银行与西联公司的业务合作洽谈会,因此小鱼按照通知名单打印好了签到表。这时小彤到了,一边放包、一边给她使眼色“小鱼,你可是错过了,我们的新boss上任了,简直帅到没人敢爱啊!”,小彤花痴起来。

    “既然帅到没人敢爱!那么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悲哀吧!”

    这时她才注意到小鱼一脸伤痛的样子。“怎么啦?对噢!这几天你休假?发生什么事拉?”小彤立刻恢复正常,收起了她花痴的脸。

    “没什么,家里有点事”,小鱼勉强冲小彤笑了笑。

    小鱼突然站起来,“这几天家里有事紧急请了几天假,工作上多谢大家担待”,所有人被她的声音吸引过去,“带了点特产——”,小鱼怔住了。眼前这个人的出现,她甚至以为是自己出了幻觉。而立言也一样,他也被木鱼突兀的出现不由得心里一惊,他从没想过回国不过一个星期,他日思夜想的木鱼就这样站在他的眼前,这节奏,比电视剧情节发展更让人应接不暇。

    “景总”同事老黄轻叫了一声,“这份与西联公司的合作策划方案我正准备给您送进去”,老黄是国际业务部的元老级人物,主要负责国际业务项目策划和营销策略制定,是营销策划中心主任。

    “对,我来拿这个”他似乎立刻从神游中恢复过来,甚至他刚才的神游都没有同事发现,就连他的表情都变化极速之快。

    “小鱼!这位是新到任的景总”,老黄喊向小鱼,示意她跟景总打招呼。

    “您好!”只是您好两个字,这两个字如此正重、如此礼貌、如此揪心。她从未想过您好,就这简单的两个字,让她和立言近在咫尺,却似隔着十万八千里。这一刻小鱼期盼了很久,也想象过无数个重逢的场景,车站、机场、学校、老家、桥上、人行道,总之很多很多,“立,”,小鱼差点叫出了立言,但是她立刻收回了。“离西联合作预案会还有15分钟,景总”,她都说了些什么,但是还好她总算应付过去。

    “这是同西联公司的首次碰头会,各个环节不容有任何纰漏,黄主任负责接待,我随后到会议室”,他转身向他的办公室,“黄主任,安排人手再打印5份策划书”。

    当他回到办公室,他不安的坐下,其实他已经心慌了几天,因为到新环境他第一需要了解的就是自己的下属,因此他从人事部调了所有国际业务部人员的履历表,当写有“段鱼江”三个大字的履历表出现在他眼前时,他就已经神情恍惚,因为这三个字的笔迹他是那样的熟悉,就像键盘上的字母一样,他感觉自己每天都会碰触到。可是等他看到的时候,他还是怔住了,几近颤抖的手翻开了履历的第一页,蓝底的寸照,白色尖领的外衫,微微恬淡的笑容,乌黑的眼、鲜红的唇,照片上的木鱼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他感到这个世界小的让他此刻如此激动而幸福。当他清醒一些的时候他回想到从第一天上任到此刻,整个国际业务部三大中心他都去过了,但却没有见到小鱼,他几次都想问是否有人请假时,但是又将话咽回了肚子。可是今天,就在刚才,木鱼出现在他视线的那一刻,他还是不由的心中震颤而慌乱。此刻他背靠着办公椅,缓缓向后倒去,木鱼的履历盖住了他的面部。

    “看傻了吧?”,小彤簇过头来,“有没有春心荡漾的感觉?”

    小彤的话让小鱼回到了现实,她挤出一丝笑容,她认为自己是挤出的笑容,但是在小彤眼里却是会心的笑。“刚回来我看看有什么工作,签到表我来的早替你打印好了,拿去吧!”,转移着话题,将签到表递给小彤。

    “神啊!我得赶紧去检查一遍会议室准备的情况,不能有纰漏”后面几个字,她模仿着立言的样子说完,匆匆离开了。

    而小鱼并不像刚才说的要查看有哪些工作,她继续陷入了沉思:他是立言吗?他分明就是,他就站在我眼前,可是为什么会觉得那么遥远,7年的时光究竟将一个人能够改变多少?7年的时光一个人又会遗忘多少过往?他还是他吗?还是我心中哪个如影随形的他吗?我们的相遇算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吗?一时间,小鱼心中的疑虑像阴霾重重的暴风雨,铺天盖地而来。一整个上午小鱼都神情恍惚,她没办法像立言那般若无其事的全身投入工作,她还是太感性了。到了中午下班时,小彤喊她吃饭,她才木然应了声我今天去外面要买东西,不去食堂。她头重脚轻的出了办公大楼,转向后街,她径直走向木鱼书屋。她想静下来,好好理顺自己的情绪,一进门服务员就叫着“小鱼姐,怎么这个点数来,今天还在休息吗?”

    “不,我过来想找本书看看”

    “上班了?中午都不休息?”

    “我上去了”,她没有回答服务员的话,只顺着旋转的铁艺楼梯上了二楼,其实她并没有心思看书,随手到书架上抄了一本,到瑜伽屋,拿了垫子随意躺下,托起手中的书随便翻了几下,目光却始终没有扫描到能够吸睛的焦点。

    下班了,立言早已在一楼不显眼的位置等候,但是他却只是远远的跟在木鱼的身后,他心里踌躇着,甚至想女人不是第六感都很强吗?也许她会莫名的望向身后,可惜一直到木鱼进了木鱼书屋,她都没有回过头。立言呆望着木鱼书屋四个设计感很强的标牌,这一刻他很想冲进书屋,但是他终究没有这样做,只是渐渐后退,沿路回了办公室。

    “小鱼,晚上有什么事没?一起shoping”,下午下班的时候,小彤过来找小鱼,在国际业务部,小彤是业务主管之一,主要负责国际业务各项活动策划,会议,包括新上线业务培训等,很年轻,很全能。

    “我还有事”小鱼正在想着要说个什么事情才能摆脱小彤的纠缠,正好电话响起。“喂”

    “小鱼,我在地下停车场,等你”挂断电话,小鱼向小彤耸耸肩,表示没办法,自己无法脱身陪她。

    他们的车很快出了车库,驶入办公楼前的大道上,立言正好远远看见那个熟悉的侧面,车子快速疾驰离去,消失在茫茫车流中,立言很清楚的记得那是一辆黑色l牌的高级跑车。立言清楚的看到她就在车里,渐行渐远,他以为他会不顾一切追上去,可是他的脚步告诉他,他已不再勇敢,已不似曾经那般无所顾忌,因为车里还有另一个他。

    “很久都不见你了,店员说你很久连个电话都没有“

    “是吗?你的话让我如何理解?”雨桥表情怪异,他内心一股暖流在缓缓流淌,他感觉小鱼对他的态度在一点点改变,至少开始会注意他很久没有音讯。

    “很难理解吗?”,小鱼不能理解雨桥为什么就不明白他说的,明明就是很简单的话语,难道故意装的吗?她心里嘀咕着。

    “想吃什么,刚下飞机,我肚子在跟我拼命了”雨桥第一次这样用夸张的语调说着夸张的话语,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不曾有过的。

    “都可以,你选吧!”尽管如此,小鱼还是难以走出自己混沌的思绪,那缕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心绪一直萦绕在她心头,或喜或悲。

    “我选的你又不喜欢”雨桥很关切的边开车,边看了她一眼。

    “川菜!很想吃点辣的”,小鱼拿定注意似得。

    “你今天很奇怪”听到这个,雨桥先是一愣,他轻轻扬起眉毛。

    “有吗?”,小鱼却不看他,只是低头应着。

    “你确定你喜欢吃辣的吗?”,雨桥显得无奈,用力握紧了方向盘。

    “不确定喜欢,但想试试”,小鱼的回答让雨桥很吃惊,其实从小鱼说出川菜两个字后,他就一直很吃惊,只感觉小鱼今天与往常真的不同。

    他们的车在川府人家停下,选了靠窗的位置,小鱼沉默着,“你今天怎么啦?掉钱包了吗?”

    “你最近去哪儿了?也没有电话”小鱼没有正面回应。

    “你应该一直都想问我在做什么,近一年多任c省分行副行长,不过只是挂职,近期那边有很多棘手的事情,老爷子吩咐过去协助行长妥善处理,搞定了,所以就回来了”

    “噢!明白,大忙人都是会经常玩失踪的”,小鱼突然嘴角含笑的说,她甚至不清楚自己的笑容到底是为什么,大抵掩饰多过笑的本意吧!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雨桥看着菜谱,头也不抬一下,只管细细翻看。

    “为什么”小鱼将桌上的纸巾展开又叠好,重重复复了好几次。

    “刚见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以为你丢钱包了”,立言合上菜谱,坐正身子,目光里全是小鱼。

    “当然没有”

    “我决定开始试着适应云氏,也许不久的将来你会经常看到我,曾经我很抵触那份荣耀,现在我有了新的目标”

    “噢”

    小鱼和雨桥在一起的时候,她极力掩饰着自己情感,想让自己表现的轻松地样子。

    “好辣!”小鱼被辣子鸡辣的咬着牙齿竭力吸气,抓起雨桥倒的果醋猛喝着。一开始说吃饭,小鱼说吃辣的,其实她是想借辣让自己哭出来,哭出这么多年的苦,这么多年的等待。她从小不喜欢吃苦、不喜欢吃辣,这次被辣的感觉舌头发麻,满脸泛红,就连嘴唇似乎都肿起来了,一时间所有的情绪都被辣到了九霄云外,原本以为会有很多泪水,这会却似乎被这火辣辣的辣椒全都烧干了,一滴不剩。

    “还是换下家,寿司怎么样?”

    小鱼点着头,不好意思的说“这样很浪费”,只见雨桥已经叫服务员买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