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男人是什么意思 > 第十五章 招聘会
《小男人是什么意思》    迎春街,一条不到一千米的小街道,几十年都没发生过大事,可就在昨天晚上,迎春街被盗了,粗略统计一共有十几家丢失财物,其中就包括我们的小超市。

    被盗的大多数是个体商户,店面上一般会存放几千块的钱,不过每一家的被盗财物都是相同的999元,多余的一分钱都不带走。

    派出所的人一早就来了,一家挨一家的调查取证,折腾了一个上午也没有丝毫进展,在所有的案发现场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街道里的监控也没有拍到任何东西。

    以至于有些警察怀疑我们报假警,或许小偷的技术太高了,丢失的钱像是长了翅膀自己飞走了一般,没有留下丝毫足迹。

    办案的民警说道:“这小偷手法太漂亮了。”

    不过对于个人而言,不到一千块块钱也不是太多的数目,也就都没放在心上。

    我和陈辉坐在沙发上盯着《动物世界》看,电视机里说道:“全世界大约有两百多种猴子,其中…”

    陈辉扭脸看着我,说道:“老大,你说既然你是美猴王,这世界上猴子都得听你的话吧?”

    我说道:“不知道,没试过。”

    陈辉一脸的想象:“你说如果你召唤的了全世界的猴子该多好。”

    我:“有什么好的,等捉鬼干不下去了,去大街上耍猴?”

    陈辉一摆手:“你看没看过《猩球崛起》?到时候带领成千上万的猴子占领全世界。”

    我拿去沙发靠背扔了过去:“我堂堂齐天大圣争霸世界还得靠几只猴子?”

    这时江雪回来了,进门就把背包打开,拿出一个档案袋,举在手里说道:“事情都妥了,经营许可证等一切手续都办好了,进货渠道也搞定了,小超市随时都可以开业了!”

    陈辉把江雪拉到沙发上,拿起一罐可乐:“辛苦了,快休息下吧。”

    我看着那一张经营许可证,心里无限感慨,这以后人见我都得喊林老板了。

    我一脸满足道:“咱还用不用人?。”

    江雪咽了一口可乐说道:“我觉得还是请一个人,这样我们几个稍微的自由一点。”

    陈辉说道:“有我在你们还怕人手不够?”

    我说道:“那倒不怕。。”

    江雪拍了拍陈辉的肩膀:”怕的是满超市的服务员,清洁工,收银员,用的都是你的分身。“

    我笑道:”来一个顾客就得高呼“哟,这么像的四胞胎我还是第一次见呢。”,然后咱们想不火都难。“

    陈辉被我们俩说的一时语塞,转头看电视了。

    江雪站起身来:“我要去好好休息一下,我都折腾一天了。”

    我也抱怨道:“那警察取证也折腾我们一天了。”

    江雪问道:“最后有结果了么?”

    陈辉说道:“估计是传说中的盗圣干的,什么线索都没有。”

    我:“我也奇怪,进入到家里怎么可能不留一丝痕迹?”

    江雪说道:“都别猜了,我们仨臭皮匠也:“八年抗战就要开始了!”

    在换一个:“高级技工学校,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我急忙换台。

    下一个新闻频道,“昨晚在本市第二人民医院发生一起偷盗案件,三具放置在太平间的尸体在一夜间不翼而飞,目前警方正在勘察当中。”

    我丢掉遥控器,暗骂了一声电视节目,陈辉瞪着眼看着我:”老大你关了干嘛。“

    ……

    近几年来,大学生就业难已经成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直到近日我才有所体会,小超市最近要征聘一名收银员,网上发布信息以后,很多人打电话来咨询,一时间搞得我们忙不过来,所以我们决定在周六上午举行一次面试,地点就在我们的小超市。

    这件事陈辉从一早就开始忙活,等我们俩下楼的时候,下边已经布置好了。

    地板擦得锃光瓦亮,看起来是要当镜子使用,在收银台里,工工整整的摆放着三把椅子,不过这些椅子全都是背对着我们,上边还写着我们的名字,我拉过来陈辉说道:“你这三把椅子摆反了吧。”

    陈辉笑道:“没有啊,我故意这么做的。”

    我挠了挠头:“那么,陈大设计师你这是用意何为呢?”

    陈辉做到椅子上:“为了公平起见,待会我们全部背对着他们,不看他们的相貌,然后让他们自我介绍,如果看中了那个人,就站起来一转身,大喊一声:“我需要你!”

    我骂道:“呸,你神经病啊,这是面试不是海选。”

    我和江雪上前把我们俩的椅子又转了回来,然后工整的坐着,陈辉一摊手:“我不就是担心你们是外貌协会的,因此没落了人才么。”

    江雪说道:“真有人才在这里做收银员才是没落了。”

    ……

    十点钟,到了我们约定的时间,第一个女孩走了进来,礼貌性的冲我们一笑:“你好,请问是这里招人么?”

    我说道:“不错,我们是在招人。”

    接着我们三个打量了这个女孩一眼,混身上下穿着很时尚的衣服,化着很浓的妆,却没有一丁点美感,大老远就闻到了身上她香水的味道,给我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样。

    女孩听到这又冲我们嫣然一笑,我正想问点什么,女孩突然从包里掏出手机,调成自拍模式,妩媚的走到我们前面“咔”的一声跟我们照了一张相,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又调成了视屏模式,冲着手机嘟着嘴说道:“人家今天来面试啦,面试官好凶好凶的,你们看。”说着把镜头移到了我们这里,“老师们,打个招呼啦。”

    听她嗲声嗲气的声音,我不觉得的可爱,反倒像触电一样,从头麻到脚底,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挡着自己的脸,说道:”这位小姐,你是在面试,请自重。“

    没想到她继续用发嗲的声音说道:”老师,你们不要这样子啦,看镜头嘛!“

    这一句话一出,我感觉我们三个的血槽瞬间被秒控,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身上的鸡皮疙瘩,陈辉突然窜起来,一拍桌子,指着门口大声骂道:”我给你滚出去!“

    我和江雪一愣,接着拉拉他的衣袖:”说反了!“

    陈辉回过神一想,又一拍桌子:”你给我滚出去。“

    那女孩听到这儿没有觉得意外,而是一甩包,一撩头发:”哼,居然对我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这么粗鲁,人家再也不来了啦。“说完趟这猫步走了出去。

    我捏了捏发麻的脸说道:”这世上什么人都有。“

    好不容易平静了一会,门口又进来一位女孩,提着一个书包,进门喊道:”这里招服务员么?“

    江雪说道:”我们这里是招收银员的。“

    女孩一摆手:”无所谓,我先来。“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来什么?“

    女孩弯腰从包里掏出一块砖头,在手中颠了两下,目光轻蔑的看着我们。

    我说道:”这不是刚刚那姐们找来报仇的吧。“

    我们仨往后一撤身,女孩说道:”别误会,我之前学过武术。“

    说着拿起砖,不由分说,往头上磕去,”啪“的一声,砖头碎成了两段,头完好无损,我们仨惊讶的差一点摔倒,女孩只是淡定的拍了拍头上的土:“铁头功。”

    我们仨咽了一口唾沫,女孩继续打开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双节棍,放到地上,又掏出一个伸缩棍,扔到地上,最后干碎把包整个倒起来,里面的东西全都掉了出来,有水果刀,电棍,防狼喷雾,拳击手套,在地上散落了一地,我们仨只能目瞪口呆的坐着。

    女孩斩钉截铁的说道:“十八般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只要你说的出来,我就能耍的起来。”

    我搓着手掌为难道:“这个……”

    女孩说道:“我啥脏活累活都能干,要求也不高,管吃住就行。”

    我们仨窃窃私语道:“怎么样?用不用?”

    陈辉说道:“我担心她算错账一生气把我们仨打死。”

    我点了点头:“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江雪说道:“看她的样子估计比我们仨饭量都大。”

    女孩看我们一直在交头接耳,厉声喝道:“喂,你们仨说什么呢。”

    陈辉吓得连手里的笔都丢掉了:没…没什么啊。“

    我说道:”大姐可真是性情中人啊。“

    女孩说道:”别废话,用我不用。“

    我说道:”街口有武林大会报名处,你不如去看看?“

    女孩听到这儿,一脸的不乐意,弯腰从地上把那些东西捡起来,站起来冲我们一抱拳:”各位,告辞。“

    我们仨也同时抱拳:”走好。“

    送走了她,我们仨松了一口气,我说道:”好家伙我冷汗都下来了。“

    江雪说道:”看样子这温柔的不行,野蛮的也不行啊。“

    ……

    幸亏来面试的人还不少,走了两个又来一个,这个看起来像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们三个只能祈祷这个能稍微正常一点。

    我问道:”叫什么名字啊。“

    女孩答道:”伊利利。“

    我点了点头:”以前干过收银员么?“

    女孩说道:”没有,我还是第一次找工作。“

    江雪说道:”数学怎么样。“

    女孩点了点头:"还可以吧。”

    陈辉说道:“我出一道题考考你,说你卖了一盒二十块钱的烟,结果收了一张五十的假,币,你亏了多少呢?”

    女孩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一百块?”

    陈辉阴险的一笑:“不对。”

    我们江雪又算了半天,说道:“没算错啊。”

    陈辉一脸自豪的笑道:“作为一个收银员收钱之前应该确认钱的真假,这点道理你都不懂?”

    那女孩骂了一句”操“,转身就出去了。

    ……

    忙活了一上午,一个人都没有留下,要么就是我们看不上别人,要么就是别人看不上我们。

    拖着疲惫的身心,我们依旧如死尸一般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江雪突然碰了碰我,我睁开眼,不知何时,店里又来了一个女孩,不说话,一直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我们。

    我咳嗽了一声,正襟危坐:”不好意思啊,你是来面试的么。“

    女孩没有说话,看着我点了点头,小小的嘴唇在慢慢的蠕动,看起来还有一些稚气未脱。

    我笑道:“你进来多长时间了,怎么不叫我们。”

    女孩弯着头,一脸单纯的说道:“那样不礼貌啊。”

    听完这一句话,我在心里就竖起了大拇指,顿时对这个女孩的好感度大升。

    女生长发披肩,上身穿着碎花的体恤,露出白皙的胳膊,手腕上绑着一根细细红绳,配一条牛仔短裤,简单的帆布鞋,一身小清新的打扮,瘦弱的身材让人看了就有一种保护欲。

    江雪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成年了么。“

    女孩呆呆的说道:“小不,我已经二十一岁了。”

    “小不?”

    女孩呆呆的说道:“我本来叫李沁,都说这个名字不顺嘴,就叫我小不了。”

    陈辉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大概意思是说这个女孩有点呆。

    我看着也是,女孩总是目光空空的嘟着嘴看着我们,似乎她的人在这里,思想早就神游到了另一个世界,如果总是这么心不在焉的可不能胜任收银员这么艰巨的工作。

    我咳嗽了一声:“那个,你数学怎么样。”

    小不正掰弄着自己的手指,听我说完,抬头看看我,呆呆的说道:“收银台上有计算器的。”

    这句话说的我语塞,有计算器还要什么口算心算啊,这么一来反倒成了我的问题有些白痴了,恩…这女孩绝对聪明。

    陈辉翘着二郎腿说道:“你是哪的人啊。”

    小不说道:“我是浙江人啊。”

    江雪说道:“你对待遇有什么要求么。”

    女孩说道:“管吃管住,工资可以少一点。”

    “平房可以么。”

    女孩点了点头。

    我一搭陈辉和江雪的肩膀:“开个小会。”

    我说道:“你们觉得这姑娘怎么样。”

    江雪说道:“还行吧,我觉得收银员也不需要太挑剔。”

    陈辉说道:“我们很挑剔么。”

    我一摊手:“我们不挑剔啊,这一上午要么就是散打冠军,要么就是自拍狂魔的,选不上人,怪我喽。”

    江雪说道:“都这个点了,不如就她吧,虽然看起来呆呆的。”

    我点点头:“我对着姑娘也挺感兴趣的。”

    陈辉一捣我胳膊说道:“老大,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留下来方便以后下手。”

    我骂道:“你以为我像你思想那么肮脏么。”

    女孩依旧呆呆的掰着手指头玩,置身于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

    我说道:“你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女孩突然瞪着眼睛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惊奇和欣喜,怯怯的说道:“你们录用我了。”

    江雪笑道:“对呀,怎么了。”

    女孩这时一咧嘴一笑:“谢谢你,我随时可以上班。”

    这一笑,虽不是倾国倾城,但却是像清晨的第一束阳光一样,沁人心扉,温暖人心,看着她的笑,我不由也有一瞬间呆呆的出了神,浑身轻松,只想看着她的笑容。

    陈辉眨了眨眼说道:“老大,你看到没,她笑起来真好看。”

    我木讷的点了点头。

    江雪笑道:“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女孩听到这儿,脸上浮现两朵红云,害羞的低下了头,这么一来更显得柔情似水了,是一种让人一看就会忘记所有忧愁的,难以抗拒的笑容。

    陈辉一拍桌子说道:“对,就是这个笑容,以后工作途中一定要笑。”

    女孩呆呆的问:“为什么呀。”

    陈辉痴笑道:“说不定别人会着迷了,忘记让你找钱呢。”

    我一拍他的胳膊:“收拾东西吧你!”

    陈辉笑呵呵的把椅子都收了起来,江雪冲小不招手进柜台教她使用扫描器和收款机了,小不目不转睛的看着江雪操作,学的很认真。

    我透过大门看到了从门口经过的刘大妈和张立平,一边疑惑他们俩怎么在一起,一边出去拦住他们。

    “刘大妈!”

    刘大妈正和张立平款款而谈,听到我叫她,驻足看着我:“怎么了小林。”

    我说道:“你们进来说说话。”

    两个人听完,一起走了进来。

    我问道:“你们俩这是从哪来到哪去啊。”

    张立平打哈哈的说道:“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往西天拜佛求经而去。”

    刘大门看我们这样,在一旁笑哈哈的,说我们俩不正经。

    陈辉听到我们谈话从里面冲了出来:“怎么了张老道,你要去西天?”

    张立平没反应过来,看着陈辉傻乐,我听出来他后边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话。

    陈辉顿了顿说道:“那你这是作死啊,祝你一去不回啊。”

    张立平眉毛一拧:“小兔崽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屋里的人都热闹的笑了起来。

    我说道:“你们俩刚刚到底去哪了。”

    陈辉坏笑道:“对哦,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大街上一起溜达。”

    刘大妈知道我们在开玩笑,捂着嘴笑着走到陈辉面前,打了一下,笑骂道:“你个傻小子,瞎说什么呢。”

    张立平说道:“我刚刚去刘大妈家给她看风水了。”

    我说道:“刘大妈家里还要看这个啊。”

    刘大妈笑道:“年纪大了,希望能平安点。”

    我点了点头,江雪笑道:“刘大妈,你现在也迷信起来啦。”

    刘大妈哈哈一笑:“迷信什么啊,我就是找个寄托,图个愿望。”

    我把小不拉过来说道:“小不,这是居委会刘大妈,都是自己人,以后她来买东西,按进价给她。”

    小不呆呆的叫了一声:“刘大妈。”

    我继续说道:“刘大妈,这是我们顾的收银员,小不,这以后你得多多照顾啊。”

    刘大妈笑着握住了小不的手:“多俊的姑娘啊,多大了。”

    小不说道:“二十一。”

    刘大妈点了点头:“有对象没有了。”

    小不低着头害羞道:“还没呢。”

    张立平咳嗽了几声:“小林啊,怎么不介绍介绍我。”

    陈辉忙喊道:“我来介绍!”

    张立平连忙摆手:“你小子一肚子坏水,不用你介绍。”

    陈辉不理会他,继续说道:“小不,这玩意儿叫张立平,大骗子一个,很不是玩意儿,以后他进门就拿拖把给他轰出去!”

    张立平听完举起一张符,喊道:“老娘跟你拼了!”

    我拦住他们俩说道:“刘大妈,小不的租一间房,你给操操心?”

    刘大妈拍胸脯说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张立平以前住的房子现在空着,房租还没退,不如让小不住那里啊。”

    我点了点头:“对了,把这茬忘了,那就那一间房。”

    张立平凑过来说道:“小不,你放心,那间房子的风水很好,旺财旺运,人畜兴旺。”

    小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陈辉笑的直不起来腰:“人畜兴旺的畜说的就是你吧!”

    张立平蹭的一声就冲了过去,陈辉转身便跑了出去,俩人又出去闹了。

    刘大妈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我把刘大妈送了出去,转身回来,屋子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了,江雪又去教小不用扫描器了,我走上前说道:“小不,我们这儿就是这么热闹,不用顾忌太多。”

    小不笑着点了点头:“我喜欢这里。”

    我笑道:“喜欢就行。”

    接着小不又是一个令人神魂颠倒的笑容。

    ……

    以前觉得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有点白痴,自从看到小不纯洁完美的笑容,觉得为了看到这种笑,付出点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