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魏征进谏 > 第135章 无从选择的酷刑
《魏征进谏》    现在丁俊死了,丁印也死了,原本线索就彻底的断了。

    可是,凶手却故意露出一个破绽给我,他用迷香一类的东西让我产生幻觉,在幻觉中告诉我这具尸体的事情。

    我看了看包子再三确认道:“真的不是你们的人做的?”

    包子连连否认:“绝对不是,我们……不,我背后的人,只不过是想通过你拿到山里的东西,与凶杀肯定无关。”

    看了他很久,确认包子不像在骗我,才说道:“如果不是你们的话,那么凶手是想告诉我一件事……他是在说,灵异连环凶杀案还没有结束,这件事情跟我没完。”

    包子问道:“为什么?”

    “从头说起,丁俊作为一名诊所医生,用蜜蜂毒素杀了报社记者李大伟,假设他们之前没有任何的瓜葛,那么丁俊是为什么?”我问道。

    “不知道。”

    “算了,不问你了。”我说:“我之前一直怀疑丁俊被人催眠了,这个猜测乍一看是成立的,事实上是不成立的,如果他被催眠杀人,之前的几起凶手,比如浴室杀人案的凶手,他为什么还活着,马珊珊死了是因为他参与到了走私国宝案件中,如果丁俊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被凶手利用来利用去?显然这里面是有猫腻的。”

    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猜测丁俊其实并没有被催眠,而且他在这里面有着不一般的作用。第一次他被证实死在了火葬场里,包括他的母亲,可事实上他那是假死,现在才真正的死在了电梯里,并被你们查出来他和丁印是亲兄弟,丁印这个人我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太多的好感,从表象上来说,这是一个好警察,但私下里他是个什么人,我们都不知道。也许在他和丁俊之间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协议,这个协议一定影响着警局的内部一些人,但丁俊发现自己深陷危局,想要离开这个团伙,团伙的人肯定不能放过他,只有再一次将他杀死。”

    我回头看了看大厅的外面,警车的蜂鸣离这里不远了:“所以,丁俊的死不是偶然,是必然,现在凶手把他的尸体放在我的面前,肯定有其用意,那就是说:其一,他们在告诉我,连环杀人案这事没完,其二,他们是在警告我,甚至是在拖延我……真正的凶手不想让我进山,他想要拖延我进山的脚步。”

    包子一愣:“为什么?”

    “这里死了人,依照我的好奇心性格,你说我是管还是不管?”

    包子点点头:“肯定管。”

    “一旦管下去,我就不能那么快的进山。”我笑了笑:“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想到幻觉中出现的那些似人非人的东西,他们在抢夺黑漆盒子,为什么?

    看来凶手也想要得到黑漆盒子,这么一来,凶手等于用一起死人案子来告诉我,把盒子给他们,否则,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

    我心里顿时有了许多的想法,看来在这个巨大的阴谋后面,不但有人想要得到长生,居然还有人在阻止别人得到长生。

    这个事情我没有告诉包子,因为他的身上有窃听器,加上我对包子现在也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这时候警察从大厅里走了出来,包子上前打招呼,十多个人加上法医,原本安静的大厅,顿时热闹了起来,在队伍的后面,杨爱国也来了,他的后面跟着卫中。

    我还没有说话,杨爱国就走上来抱怨的说道:“怎么你小子去哪,哪就得死人。”

    我探了探手:“没办法,你们都是冲我来的,我也很无奈。”

    杨爱国没有接话头,而是问道:“尸体呢?”

    包子走过来说道:“在电梯的底部。”说完他指着几名探员说道:“你们派个人把电梯按到二楼去。”

    我这才想起来,老黑还被我们关在地下负三楼呢,他的手机在我手里,恐怕现在已经郁闷死了,我赶紧冲向楼梯,包子则领着警察把尸体弄上来。

    可是当我到了负三楼,却没有老黑的人影。

    在停车场找了一圈,都没有他,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手机上接到一条短信:我走了,钥匙在车里,勿寻。

    这条短信署名:老黑。

    我走向奔驰g500,一拉车门,车子没有锁,果然,在驾驶台上放着钥匙,钥匙下面还放着一张支票,票头是500万,备注栏里写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有多少钱。”

    老黑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钥匙的旁边是购买汽车的一系列手续,上面赫然写着车主的名字:那凌。

    也就是说,我现在就是这辆价值两百万越野车的主人了。

    我拉开后排座位上放着的黑色行李包,里面果然是枪和三棱刺,与我在幻觉中出现的场景一模一样。

    为什么要给我车和武器?

    难道他已经料到这次进山之行就是九死一生了?

    我笑了笑,这么便宜的送我一辆车,就不放个gps定位?我显然是不信的,不过也懒得去检测,因为他既然会放,就一定不会让我查出来。

    不管老黑是什么意思,这车我收下了。

    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吧。

    开着车一路上了地面停车场,这才重新走回大厅里。

    尸体已经被警察拖了上来,他们用铁锹卡住了电梯,几名警察在电梯底部取样,法医则现场验尸,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在这里检查的。

    我走上前去,拍了拍包子的肩膀,包子则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尸体旁边有四五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在他们周围,警察围成了一个圈,但所有人都是背对着圈内,一个个脸色铁青。

    包子低声对我说道:“这些人都是杨爱国带过来的,不是咱们本地警察,看样子,丁俊和杨爱国关系不一般。”

    这一点我早就料到了,丁俊肯定和警察有说不清楚的联系,但我没有想到会是杨爱国。

    “吊死的?”我问道。

    包子摇摇头:“事情比想象的严重,他是被杀后吊在电梯上的。”

    我指了指警察围起来的圈问道:“能进去看看不?”

    包子指指在圈里的杨爱国:“现场指挥权在他手里,你得问问他,我是进不去的,不过最好不要看,刚刚打捞尸体的时候,几名警察都吓的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