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王是站在最高处的人,他必将与凡人不同,他有着凡人所没有的力量,相反他也得不到凡人所有的东西。

    “陈天浩你怎么会······”望着站在教室门口的陈天浩,林慧美一脸惊讶地说道。平时陈天浩是不会来上课的,他在班级里就可以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少他一个不少多他一个不多。

    见到众人的吃惊表情陈天浩就一阵得意,最让他在意的是吴雪玲此刻也望了过来,她那水灵灵的眼睛活灵活现地跳动的将陈天浩的魂都勾走了。

    “喂!陈天浩,老师叫你呢!”人群中,苏·锦·涛略带不屑地说道,看着他瞄吴雪玲的那个痴样苏·锦·涛就感觉很不爽,靠!老子兄弟的女人你也敢偷窥,找死啊你!

    苏·锦·涛的这一叫立马将陈天浩的思想拉回了正道,而吴雪玲也看到了陈天浩的目光也厌恶地转过了头。

    “咳咳!老师,难道我回来学习知识不好吗?”陈天浩用那略带玩味的眼神看了林慧美一眼,林慧美顿时一愣好半天才说道:“当然好,只不过你可不能打扰其它同学学习啊!”

    “知道了!”陈天浩应了一声之后就朝自己那空了很久的位置坐了下来,虽然来到了教室,但陈天浩可不是来学习的。今天黄泽枫正好不在教室里,自己就可以时刻关注吴雪玲的动向了,之前因为黄泽枫一直坐在吴雪玲的后面,导致陈天浩完全看不到吴雪玲的娇姿,让他郁闷了好一会儿。

    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大饱眼福了。那白色的衬衫里的粉红色内衣隐约可见,白皙滑腻的手臂更是勾起了陈天浩那两腿之间的邪火。

    陈天浩的样子此刻被苏·锦·涛看得一清二楚,见到陈天浩这副摸样的苏·锦·涛心里暗自叹道:好你个陈天浩!原本我还真的以为你改邪归正了呢?没想到你的贼心还不死啊!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想着苏·锦·涛缓缓地伸出左手中指朝陈天浩所在的位置上轻轻一弹,一股极阴寒流顿时朝陈天浩所在的地方飞射了过去。

    陈天浩此时望着吴雪玲的背影渐渐入了迷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遭遇了苏·锦·涛的暗算之中了。

    “阿嚏!”就在众人都聚精会神的时候,一声阿嚏声顿时打破了这个和谐。

    “怎么了?陈天浩同学,是不是感冒了啊?”林慧美转过身来一脸担忧地望着最后一排的陈天浩。

    “没,没事!我很好!”陈天浩一听立马回应道。

    见陈天浩说没事,那林慧美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问下去了,于是就转过身继续讲课。见林慧美没有在问这个问题后,陈天浩不由得舒了一口气,还好林慧美没有执意要送自己去医务室,不然老子这一节课就白来了。奇怪,自己刚才到底为什么会打喷嚏啊?明明天气不冷啊?

    陈天浩想了一会儿之后就放弃了,毕竟他绝对不会想到是苏·锦·涛做的好事。

    而一旁的苏·锦·涛则在偷笑中,望着陈天浩那无知的表情,苏·锦·涛就感觉好爽!

    正当他准备再次捉弄陈天浩时,坐在旁边的苏紫琪此刻一脸郁闷地望着苏·锦·涛,似乎在说:你的小动作被我发现了哦!

    被郁闷的苏紫琪一瞪,苏·锦·涛立马就收手了。他可不想惹自己的这位姐姐,不然可没有好果子吃!

    “喂!锦·涛,你刚刚干了什么?”苏紫琪一脸质疑道。

    “没····没啊!老姐,我什么也没干啊!”望着苏紫琪的质问,苏·锦·涛留着冷汗笑着回答道。

    “没干什么?”此刻,苏紫琪的眼睛都快要眯成一条缝了,看她的表情完全对苏·锦·涛之前说过的话不相信。

    “额,姐,你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怪吓人的!”见苏紫琪的脸越来越近,苏·锦·涛的汗就流的越来越多。

    苏紫琪盯了一会儿之后就将目光移开了,就在苏·锦·涛舒了一口气之后,苏紫琪面朝着黑板轻声地说道:“以后要玩要叫上我!”

    苏·锦·涛:········

    一节课就这样过去了,而在这节课里黄泽枫始终都没有出现这让苏·锦·涛和苏紫琪都大为郁闷,难道这小两口吵架还没结束吗?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苏·锦·涛和苏紫琪来到了吴雪玲的书桌旁对吴雪玲问道:“雪玲妹妹,黄泽枫呢?”

    吴雪玲此刻正在准备下节课要上的书,一听到苏紫琪找黄泽枫,顿时就不满地说道:“我不知道!我不认识那人。”

    苏·锦·涛和苏紫琪顿时一愣,随后相互看了看对方,这丫头气还没消啊!

    “吴雪玲,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吧!泽枫他应该是有苦难言吧!毕竟谁都不可能将自己的秘密轻易的告诉他人。”

    吴雪玲一听似乎想起了但是黄泽枫对自己的态度,立即就怒了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娇怒道:“苏·锦·涛!黄泽枫有没有难言关我什么事啊!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他!”

    这一吼顿时将苏·锦·涛和苏紫琪给吓傻了,望着面前暴躁不已的吴雪玲他们俩深知这回吴雪玲真的生气了。见再问也没有什么用索性就不问了,等黄泽枫回来一切就清楚了。

    然而就在下一节课铃声响起时,林慧美就踏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望着一脸严肃的林慧美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这一节课也并不是林慧美的课啊?

    就在林慧美一脸严肃地站到了讲台座时,台下的同学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班主任气息吧!

    “同学们,我现在再郑重说明一下,以后要请病假的话应该要面对面的跟老师说,不要只在桌子上留一条请假条就行了,到时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害请假条丢了怎么办?··············”总之说的都是关于请假条随意放在桌上的事情。

    “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您就告诉我们吧!”此刻,陈天浩站了起来严肃地说道,或许是林慧美老师说的太复杂了,又或者是陈天浩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啊!哦,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黄泽枫同学私自写了一张请假条放在我桌上就回去了。”林慧美被突然站起的陈天浩给吓了一跳,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道。

    “哦!原来如此啊!原来是黄泽枫同学偷偷逃学啊!”陈天浩恍然大悟并且他还故意大声的诉说着,似乎想让全班的同学都听到黄泽枫逃学的事实。

    听到这个消息苏·锦·涛和苏紫琪都是一惊,他们千想万想都没想到黄泽枫竟然会逃学,难道就是因为和吴雪玲吵架吗?

    “泽枫他······逃学?”吴雪玲此刻还是没有从刚才林慧美的话语中回过神来,她绝对不会想到黄泽枫竟然会逃学。不!他一定是想让我担心他,这个坏蛋一定只是想让我担心他,他明天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吴雪玲使劲地摇了摇头似乎是不相信黄泽枫天逃学的事情,她深信黄泽枫明天一定会回来的。黄泽枫只是想让自己为他担心,一定是这样的。吴雪玲就这样想着,眼泪又再一次地滴落。

    (求票啊!!!!!!!!!!,从明天开始现在小天罚可能不能再每天两更的更新了了,唉!因为有好多事情要做。不过,这本书小天罚绝对是会写到完的!这是小天罚对这本书迷的一个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