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苯的化学性质 > 第十三章 剑师-王越!
《苯的化学性质》    源德酒肆位于城东的东北一角,其实说是酒肆,但却已经有了后世酒楼的式样,一楼大堂是平常酒肆的摆设,一张张长案前,跪坐着一个个酒客,甚为吵闹。

    而在二层木楼上,却又有一间间隔开的静室,除了提供基本的酒食外,还有一道道精致的饭菜,并提供歌姬、乐官等。

    如这样的酒肆,整个洛阳也就此一家,所以很出名,酒食消费也贵,洛阳城的好多世家官人喝酒畅谈,一般都会来这里。

    此时,在源德酒肆对面的一家杂货店阁楼上,正站着两个中年人。

    这两个中年人,一个四十出头,身穿锦衣华袍,脸上带着一丝煞气和倨傲,如果王季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他就是下军校尉,鲍鸿。

    此时,鲍鸿站在阁楼窗户前,双眼带着杀气,紧紧的盯着源德酒肆大门,好似要找什么人。

    “你准备好了吗。”鲍鸿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鲍鸿身旁那个中年男子要年轻些,身材高挑,脸庞清瘦,胡须剃的干干净净,就连额角的发鬓,也用一条苍帻裹起,显得极其精明干练。

    “回校尉,都准备好了。”清瘦男子闻言一躬身,肃然答道。

    鲍鸿听了他的回答,也没回头,反而冷哼一声:“那王季也不是傻子,上次你的弟子已经对他动过手了,这次出门肯定有所防范,你千万不要大意了。”

    苍巾裹头的清瘦男子闻言,脸上出现一丝尴尬之色,道:“这个..请校尉放心,大堂里我已经布置好兄弟了,虽然都不成器,但拖住他的亲兵一时半刻,还是可以的。

    只要能拦住一时片刻,以某的剑法,最多三剑取其性命!”

    说到最后,清瘦男子的眼中闪现一丝强烈剑意,整个人的气势也因此大变,再配上他那一身灰白短襦和战裙,仿佛化身为了绝世的白衣剑客。

    只是,鲍鸿突然不满的冷哼了一声,“放肆!”

    “是小人孟浪。”清瘦男子连忙弯腰抱拳,气势也随之消失。

    鲍鸿瞪了他一眼,沉声道:“源德酒肆非同一般,朝廷许多高官经常会到此,可别闹大了,现在那卑贱的小子乌鸦变凤凰了,可不能大意。”

    清瘦男子听后道:“校尉尽管放心,我的人已经查过了,今天二楼静室并没有什么贵客预定。”

    鲍鸿听后点点头,既然二楼没什么重要人物,那就不用担心了,至于一楼,富人虽多,但权贵却少,真正的士族公卿,谁会在粗鄙的大堂里停留啊?

    “准备行动吧,事成之后,我会送你离开洛阳。”

    ...

    一大早,王季便从军营出发了,和周仓一起,坐上王家为他专配的马车,很快就到了源德酒肆门前。

    王季走下马车,看着门前马车遍地,来往之人皆富贵的源德酒肆,有些感慨,怪不得当初甄姜说开客栈没有赚头,以现在百姓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根本没多少人会在客栈吃住,也只有在达官贵人遍地走的洛阳,源德酒肆才能开下去。

    当然,物质精神生活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流动人口太少,士族阶层又大都习惯家宴,而普通贩夫走卒又不可能高消费,所以大汉才一直没有出现后世的客栈、酒楼什么的,不是当时人想不到,而是根本没有生存土壤。

    “走,元福,我们进去。”王季左右观察了一下,然后扶着七星宝刀就往里走去。

    现在七星宝刀被他插在刀鞘内,挂在了腰间,刀鞘也是王允赠的,镔铁打造,外面还包裹着一层灰白色的犀牛皮,镶着七颗颜色各异的宝石,耀眼而华贵。

    “好。”周仓一身布衣短打,提着眉尖刀,警惕的跟紧王季身后。

    等进了酒肆大堂,王季便看见,大堂内已经做了不少客人了,跟普通酒肆没什么区别,不过空间更大些,几十张矮脚案摆上,并不显拥挤。

    不过,就在他目光转瞬间,忽然被一个闷头喝酒的中年男子吸引住了,那男子做的角落比较偏僻,好像心情比较低落,一直在喝闷酒。

    当然,吸引王季的,不是他喝闷酒,而是他魁梧的身躯,以及粗豪的脸庞,长相跟董卓那等西凉风格相似,看到手骨刚强有力,气势沉稳如山,明显是练过武的,而且身份不一般。

    “会是他吗,可惜年龄好像老了点吧。”王季眉头皱了皱,从城门酒肆事件后,他一直在调查离剑馆,知道馆主就是三国中大名鼎鼎的剑师王越。

    而整个离剑馆的背后掌控者,就应该是鲍鸿和他身后的人,鲍鸿如果想针对自己,肯定会让王越出手的。

    实话说,对于大名鼎鼎,十八岁就匹马如贺兰山,削去一方羌人首领头颅的王越,王季还真有点忌惮,也一直在防备着,如果能一次性解决最好,不然时刻被一个绝世剑客盯着,还真有点如芒在背的感觉。

    “司马相信,那人周围有不少健儿。”周仓突然在旁边道。

    王季一愣,对那个喝闷酒的人更加警惕了,手握紧了刀柄。

    “哈哈,这不是最近攀上枝头变凤凰的王校尉吗?”

    就在这时,一声不怀好意的大笑忽然传来,王季回来一看,原来是鲍鸿。

    鲍鸿穿着华丽锦衣,走到王季面前一脸蔑视的笑容道:“怎么,刚攀上王家,就到这种地方了,你能消费的起吗?这可是上层人来的地方,可别给王家丢人啊。”

    “这个就不劳鲍校尉操心了。”王季淡淡的道,他心里有些意外,鲍鸿怎么来了,难道自己猜错了,鲍鸿没想趁此机会,对他动手?

    “哼。”鲍鸿见王季一脸淡然,就低声阴沉道:“别以为攀上王家,就以为能掌稳兵权了,贱民就是贱民,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是吗?”王季冷笑一声:“本校尉既然能割下夏牟的头颅,就同样能砍下其他人的脑袋,谁若敢从中作梗,阻拦本校尉掌兵,本校尉就杀谁。”

    鲍鸿被王季充满杀意的眼神吓了一跳,内心突然一寒。

    “大言不惭!”鲍鸿恼怒的哼了一声,随后不屑的道:“别以为打了一场胜仗就多了不起了,寒门出身的你,恐怕还没读过一本兵书吧,懂得怎么排军布阵吗?两个月后的冬演,你不会有丝毫优胜的机会。

    现在,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只要你甘愿在冬演上认输,我可以让你顺顺利利的掌握兵权,并且在洛阳安安稳稳的。”

    王季听后笑了:“既然鲍校尉如此又信心,又何必要本校尉想让,在说,这兵权是陛下给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敢说保某兵权?”

    “你...”

    鲍鸿脸色憋的一红,本来他还忌惮太原王氏的背景,想试试收服王季,现在看是不可能了。

    “好好,好的很。”鲍鸿丝毫不掩杀意的道:“区区一个贱民小子妄想和我做对,王氏也护不住你。”

    说罢,鲍鸿当即拂袖转身,直往二楼而去。

    王季根本没理他的威胁,只是借此确定一件事,鲍鸿今天肯定会对自己出手,而刚才只不过是试探。

    “走,我们去找个位置做,等曹校尉和袁校尉。”

    王季对周仓招呼了一声,就想随便在大堂找个位置,他事前只是和二人越好,位置并没有定在二楼,所以可以在大堂内随便做。

    不过,还不等他转身,他的脸色就忽然定格了,身体一动不动,双眼紧盯着门外。

    酒肆门外走来了一位手提长剑的清瘦剑客,清瘦剑客头戴苍巾,穿着一身灰白短褥战裙,打扮很朴素,浑身也没什么气势,放在人群中也不容易认出来。

    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平凡的剑客,却让王季的心头忽然狂跳,浑身汗毛不由乍起。

    王季久经战场,对杀气尤为敏感,那清瘦剑客虽然没有盯着他看,但他却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杀机锁定了。

    危险!

    瞬间的感觉,让王季手握刀柄,全身的精气神也提到顶点。

    如果,这是那位剑师的话,那他之前和周仓的布置,就显得大意轻敌了。

    ps:

    额,今天上传的又有些晚,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