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feel的过去式 > 第439回 完结篇
《feel的过去式》    这一刻,她许他承诺。

    雷战笑了,额头抵着她的,不断地蹭蹭蹭。好,活力满格,赶紧出发回家,享受老婆孩子暖炕头的温柔。

    可惜,天不从人愿,他还没发动车子,感觉车头一震,好像有人撞上来了。

    “怎么了?”冷小眉听到声音,问。她小心翼翼地正想起来,却被雷战按下。

    “没事,我下去瞧瞧,你们睡。”给她盖好薄毯子,然后推门下车。

    见有人下车,撞他车头的人立马惨叫起来,并问雷战公了私了。

    “哪儿伤了?”雷战蹲下身问。

    对方见他貌似挺好说话的,贪心一起,指着自己的大腿小腿,“这里痛,这里好像听到咔咔声,还有这里……”

    雷战很有耐心地跟着他的手一路指,“这里?这里?这里?”末了,他在这些部位各拍一下,“好吧,我同意公了。”站起来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那人一听,急了,也想站起来,忽然一阵钻心的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

    “哎哟妈呀,真断了”

    对于惩治破坏社会安定的不法分子,他是很有耐心的。好脾气地倚在车头前等,没一会儿,警车来了。

    哭天抢地的伤员打算在警察跟前投诉雷战开车没带眼睛,不料,他发现两名警察先去向肇事者握手问好,顿时傻眼。

    经过一系列的处理后,得出结论,这人是碰瓷的。这里没监控,但雷战的车子里有行车记录仪还他清白,很快他便可以开车走了。

    至于伤者的断腿。切,谁知道他在哪儿伤的?人家车还没开动怎么就断腿了?别冤枉好人。

    临走前,雷战又来到伤者跟前,似笑非笑,“哥们,走路小心点,下次见。”安慰似地拍拍他另一条腿。潇洒地走了。

    那伤者先是一愣。继而又一阵惨叫:“噢妈这边也断了”

    雷战上了车,冷小眉听到关门声,迷糊地睁开眼。“什么事?”

    “没事,我们回家。”先瞧瞧小闺女有没睡得安稳,再亲媳妇一下,让娘俩继续睡。他嘴角噙笑开车把家还……

    一个月后,两人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婚礼。

    冷小眉因为怕麻烦不愿办婚礼。这次换了一个角度看问题,所以她很乐意。因为,办这场婚礼的目的是为了抓一个人。

    叶盈在牢里出了点事进医院输血,被发现她的血型跟以前的不一样。立即有人把这事告诉雷战这边。

    雷战立即想到叶君的情形,马上让人追查。

    结果一查吓一跳,这叶盈果然不是真的。真的已经被某组织换走了。在那段时间,她被那个组织抓去研究灵力是怎么产生的。

    可惜她已经被废了。身上无半点灵气。

    但是,叶盈毕竟曾是术士,又在民间逗留许久,一些阴毒的术法她还记着。修习阴毒法术,只要材料充足,成果是很快的。

    那组织把叶盈改头换面,她想要什么材料都有,包括成人与儿童。但有一点,她修炼期间,必须在他们的监视之下进行。

    就这样,叶盈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成了一名冷血杀手,回华夏魔都寻仇。

    冷小眉曾遭遇两场车祸,把龙组炎黄组知道她底细的人吓得够呛。叶盈隐藏得很深,便有了这场婚礼引她出来。

    来参加婚礼的有真正的军人,也有龙组炎黄组的组员乔装打扮成军人的,一室的庄严军绿色。

    虽然目的不纯,可婚礼是真的。

    看着大家舒展出来的笑脸,冷小眉的心里忽然塞满了激动与喜悦。特别是林锋把她的手交到雷战手上时,她险些就哭了出来,眼眶红红的,怕丢脸,所以死忍着。

    真情流露,这对新人在婚礼中获得众人真诚的祝福。

    她幸福的笑容,他深情的凝视与温柔的轻吻,让隐匿在侍者中的叶盈万分妒恨,不顾一切地大闹婚场,袭击冷小眉。

    论武,她不是全场人的对手;论术法,她想毒害冷小眉,结果被破了法门,失手被擒。

    这一次,叶家没人出来保她,更没人来看她一眼。为了杀冷小眉,她残害了不少人,被判了死刑。

    死了之后直接被火化,叶家不接受她的骨灰,因此被彻底毁灭。

    这事过后没几天,雷战与冷小眉谈起一桩国际奇闻。

    一个专门研究特异功能灵能的组织,里边所有参加叶盈手术的高层全部自残改造成为废人。

    这还不算,他们自毁精心收集回来的灵异能者的资料与研究的方法,并且主动向媒体透露曝光组织的内部人员信息。为了研究,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遭到全球人的谴责,并成为首批被执行死刑的犯人。

    “他们手段太狠了,不死不足以平民愤。”床上,雷战曲起双腿和小闺女玩翘翘板,小丫头乐得格格笑,“那些自残的家伙说话颠三倒四,意思大概说是叶盈给他们下了诅咒。我给你发了图片,你有没有看?”

    “看了,没发现什么呀。”冷小眉在叠一家三口的衣服。雷战休年假了,一家三口明天去自驾游。

    公婆每年轮流跟儿子们出行,今年到老二家了,没跟雷战出去。

    “真没看出来?那些人丧心病狂,没被诅咒不可能自残。”

    “嗤,既然这样我还看什么?让他们死去。”冷小眉冷嗤。

    那天,叶盈被擒时,怒瞪了她一眼。就那一眼,她仿佛从中感觉有人在偷窥自己,一时心动,她对着叶盈的眼睛施展了蛊惑术。

    她暗示对方,把打算用在她身上的手段,全部用在他们自己身上。听雷战说,其中有个女人叫凯琳,她是那个组织的高层。正是她研究与改造了叶盈。

    凯琳把自己献出来让手下人解剖研究,并用特制药水泡着她,说别让她死了。到现在她还在泡着,口不能言,手不能动,法院都不知该怎么判她好。

    有人说,她作恶多端。该死;也有人说。她落得如此地步已经受到了惩罚,不能再判死刑。

    一直得不到判决,久而久之。她成了一道告诫世人的悚人风景。偶尔被专家采样,研究那些水有什么奇妙之处,能让一个只剩下喘气的人长期呆在水里而不死。

    当然,外国人的仁慈。很多人都是无法理解的。

    一家三口出发前,雷母过来叮嘱儿子儿媳千万别去朱小艾家。

    朱小艾结婚了。很突然,嫁在她当临教的那个偏僻乡村附近的一个小镇子上,她丈夫正是在火车上遇到的小伙子。

    女儿身娇肉贵的,居然嫁给乡下人。朱家当然不依。朱母不止一次过来向雷母哭诉,言语中,大有让雷战亲自去把她带回来的意思。

    谁都知道。朱小艾暗恋她三哥。只要他去,她肯定会跟他回来。

    出了叶盈和苏卉这种事。雷母哪敢让儿子再沾上这些事。于是,她亲自和闺蜜去了一趟劝朱小艾,结果人死活不肯回来。她丈夫有些大男人主义,不愿接受显赫岳家的一切支持,宁愿在小地方熬着。

    女生外向,有时候,她们能为了爱人与亲人决裂。

    朱母一直没放弃劝朱小艾回来,一旦得知雷战有空,她总会恰巧过来恳求他去看看朱小艾过得好不好。

    当然,这种机率不高,偶尔一次罢了。

    这一次,雷战休年假的消息不小心传了出去,朱母病着还特意过来一趟。虽然老娘有交代,可雷战与冷小眉还是决定去一趟,好让朱母死心。

    “听说艾艾因为镇里有网络才住在这里,每周末回来住两天。啧啧,真是难得”

    雷战开的一辆小房车,找地方停车后,一家三口步行来到朱小艾住的地方。面对简陋的屋舍,低矮杂乱的居住环境,冷小眉不由得暗暗佩服朱小艾的坚忍心性。

    雷战让小闺女坐在自己的肩膀上,哧笑道,“说得好像你没住过似的。”平江城冷家人住的环境,比这里才好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如今形势不一样了,冷小眉与雷战每年都回平江城一次,带小雷灵回去探望外婆。林锋偶尔跟着回去瞧瞧,见大家都好,渐渐地,他就少回了。

    冷小眉反驳,“我是从小住惯了。”不一样的好吧

    问过邻居方知,朱小艾与丈夫回京城探望娘家去了,刚走一天,不知何时回来。

    雷战和冷小眉只好把礼物先放邻居家,等他们回来再给。

    两人走在一个小市集上,看有没什么特别玩意买回去当手信。经过一对母女的菜摊旁,冷小眉不经意地掠了她们一眼。

    “妈妈,妈妈,果果,吃果果……”把亲爹当马骑着的小雷灵忽然指着前边嚷嚷。

    冷小眉的注意力立即被拉走,“哪有果果?哦,丫丫想吃?来,亲妈一口就给你买。”

    小雷灵立即嘟起小嘴,很赏脸地亲了她一下。雷战吃醋了,“我呢我呢?不亲不给买。”

    叭唧一声,亲爸也成功得到小闺女的一枚香吻。各得其所,一家三口乐呵呵地去给小丫头买果果去。

    在他们身后,那对母女中的小姑娘暗中松了一口气,悄声道,“婆婆,大姐姐的眼睛好厉害她好像认出我了”她都长个儿了,身形抽条了,长相也变了,居然还认得她,过分

    那年轻女人笑了笑,“傻孩子,你身上有蛊王,到哪儿她都认得出你。”

    “婆婆,如果她知道您夺舍,会不会对付你?”

    “别的人很难说,她不会。”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是一路人,而且,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个坏蛋。她拐卖儿童,还想拐走你,该死好了苗苗,菜都卖完了,收拾收拾,咱们去买点肉就回去。”

    “哎,好咧”

    山间路上,迎着夕阳,那个年轻女人挑着放有一大块肉的菜筐走路轻快;小姑娘在旁边活蹦乱跳的,不时蹲下身子趴在田边看粉蛾飞翔……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大家的生活依旧是岁月静好,没起什么波澜。

    谈心已经放弃了林锋,与忘年恋无关,她只是不想当第三者。在平江城,冷妈还活得好好的。

    因此,她与家族之间的斗争开始升级。不是被相亲,而是从此过上被逼婚的日子,又是一阵子的鸡飞狗跳,不知何时停休。

    外界的一切,仿佛与关志玲无关。她一如既往地白天在“问灵”店画符,晚上,与王虎一起呆在店子的二楼听林锋讲课传道。

    不时出去接接任务,不时出去做做义工。关叔关婶虽然忧心,但并不干涉。关婶曾对冷小眉说过,她能回来已是恩赐,只要她过得开心,怎样都行。

    一番话,道尽为人父母的慈心。

    有了竞争,炎黄组龙组的实力日益增强,很多事情不必林锋出头,他渐渐退居幕后主持大局。一般的场合他从不露脸,交给王虎出面解决了。

    偷得浮生半日闲时,林锋牛栢年和叶大师,还有金童,经常相约清静禅寺论经讲道些时日。在这段时间里,如没大事,众弟子不得上山打扰,日子过得也算自在消遥。

    雷战升了中将,职责不变,灵异队伍仍掌握在他手中。

    西街,清冽的早晨,马路两边的桂树花落满地,空气中,微有余香。

    冷小眉打开店门,点上香,然后开始打理开店前的卫生。

    桂花树下,摆着一张小凳子和一张小桌子,一个三四岁的小姑娘坐在桂花树下安静地抱着蛋糕啃,旁边还放着一瓶牛奶。

    这是小雷灵早餐后的甜点,关叔关婶两位大忠臣提供的。她吃的不多,啃了几口,剩下的归她亲妈代为消灭不浪费。

    开店没多久,关志玲与王虎一脸疲惫地回来。

    “你们干嘛去了?抓贼?”冷小眉见状,好奇问。

    王虎有气无力,“抓什么贼,抓鬼,一只阴湿鬼,差点把哥给拖下去淹死。”

    关志玲疲惫地挥挥手:“灵符一进水就化了,不行,我得把防水符研究出来”说做就做,马上回家先睡一觉再研究。

    “要不要我帮忙?”见王虎心有余悸的模样,冷小眉好心地提议。

    结果别人断然拒绝,“谢了你还是在家好好看店吧”她去的话,人家肯定主动上岸摇白旗,顺道送上湖里鲜美的鱼虾作赔礼。

    这叫历练吗?不,这叫走关系送礼,免了。

    被人拒绝,冷小眉不以为然。王虎走后,她拿出一本儿童读物给小雷灵讲故事。

    这时,门口传来一股清凉。

    冷小眉抬头,朝来客嫣然一笑,“你好。”

    对方回以一笑,无声地抬起一只手,手中亮光点点。那是功德之光,给灵巫的委托费用……

    未完待续

    ps:悲伤地跟大家说件事,最近加更很勤快是不,呵呵……可咱忘了这个月的全勤六百块就这么滴飞走鸟~,咱十分伤心呜呜呜~求票求安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