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片绿草地 > 第六十章 拓象玄功
《一片绿草地》    接下来几天,梁公度已经完全把阿生当成了亲儿子。

    还教阿生练字什么的。

    阿生倒也听话,比在钟毅面前还要听话。

    钟毅觉得,就让两个可怜的人,互相安慰好了,反正钟毅也没那么多精力照看阿生。

    他也不想当好人。

    一个人如果天天做好事,迟早会失衡,心中反而产生恶念。

    不过渐渐的,钟毅发现,梁公度的状态,有了好转的迹象。

    人生病,与心理有很大关系。

    文师修炼浩然正气,本来是不容易得病的,除了年纪大之外,梁公度的病恐怕还是因为长期思念亡子造成的。

    阿生似乎成了一剂良药。

    但又过了两天,梁公度忽然猛烈地咳嗽起来,这一次还咳出了血。

    难道之前只是一种回光返照?生命透支?

    “阿生,你干爹这两天做了什么特别的事吗?”晚饭时,钟毅问阿生。

    “没有啊,就是教我写字。”阿生摸摸头,“对了,干爹还给了我这个。”

    这是一张纸,上面写着漆黑的“愚”字。

    钟毅呆呆地看着这张字贴。

    不是说写得好,比这写得更好的字,钟毅也见多了。

    然而钟毅从没见过如此用心的字贴。

    一张字贴,通常会耽搁执笔者一日到一月的修行,而这一张,耽搁的至少是三个月!

    这是拿生命在写字啊!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字对钟毅没用,钟毅都想把良心和这张字贴一起揣进兜里。

    其实就算终生都用不上这个“愚”字,现在拿来自己练,也是相当爽的,因为真气总量会提升许多。

    最少能节省钟毅半个月以上的修行时间啊。

    “你干爹对你太好了。”钟毅咽了一下口水。

    “嗯,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阿生认真地道。

    钟毅叹了口气,没有告诉阿生,就因为写了这张字贴,梁公度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不过,在写这张字贴之前,梁公度身体变好,却是真的。”钟毅自言自语。

    也就是说,梁公度还有希望。

    一个近乎文宗实力的高手啊,如果能够保住……

    好吧,就不说对家族会有多少好处了,梁公度写张这样的字贴回报自己的话,也是赚了!

    于是,接下来,钟毅每天都给梁公度扔两个胶质的“生”字。

    钟毅升为高级文徒之后,已经能够连续召唤三个胶质真字,而以生字印强悍的恢复能力,每个白天,召唤十个胶质真字都没问题。

    然而,或许是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或许生字效果有限,梁公度再也没有转好的迹象。

    比较值得安慰的是,他的病情也没怎么恶化。

    “我看老梁心里不止一个结啊,阿生仅仅替他解开了半个而已。”吃饭时,王登对钟毅道。

    “其他的结么?或许是遗憾自己失去了冲击更高境界的机会,或许对家族高层……”钟毅盯着那边的梁公度,慢慢分析。

    “打住,这种话千万不能说,即使是你我之间!”王登身体剧震,爬起来,跑到另一边蹲着去了。

    钟毅吸了口气,自顾自道:“有些结,其实就连他自己也未必知道,哪一个人的生命中,没有千百个愁结呢?”

    钟毅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心结需要解开的。

    每一世,他会忽略很多事情,但也有很多事情逃不开。

    究竟哪一个结,会在哪一个时间绊住他的脚步,连拥有千年经历的重生者,也无法预料。

    “我那些生字,总不能白扔了吧!”钟毅咬牙。

    “我也不可能,替你每一个心结找方法!”钟毅哼了一声。

    “那就,来个直接点的!”钟毅重重捶地。

    子时,钟毅第一次没有采集天地灵气。

    当然,这不代表他中断了练功。

    只是今夜,他换了一种方式,换了一种功法。

    “拓象玄功!”

    这门功法算不得超品,或许在某些文师眼中,连上品都不算,但特定情况下,却是有用的。

    钟毅双手分持着“生”和“牛”字印,双目紧盯着这两只亢牛角。

    他的眼球并非一动不动,反而是快速地上下左右移动,似乎要将眼前的双角全部扫描进大脑一般。

    事实上,钟毅就是在这样做。

    把这对亢牛角拓印下来。

    足足过了大半个时辰,钟毅识海里,终于多出了一团角状的雾气。

    这只“角”的影子很淡,比钟毅的任何一个真字还要淡。

    钟毅将两只亢牛角放进怀里,然后闭上眼,开始运功。

    渐渐的,那只角开始发生变化。

    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拔弄它。

    这种情形,当初钟毅把“生”字转换成篆文时,也曾经出现过。

    事实上,钟毅现在做的事,也差不多。

    那就是,转换字体。

    将一个本不属于字的“字”,变成字。

    好吧,也可以说钟毅在造字。

    使用象形法造字。

    “拓象玄功”,也就是把物体拓印进来,再象形为字。

    这种事情,对绝大多数文师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不是说仓颉造字吗?

    仓颉,据说可是超越文帝,不可想象的存在!

    不过,以钟毅曾经达到的境界,他当然知道,自己这只是仿照上古圣贤的方式,生成一个世间已有的字。

    所以其实并不困难,只要对文道的理解足够高。

    不太困难的事,起到的作用,当然也并不足以逆天。

    识海中,只是多了一个雾状的“角”字而已。

    从最初的甲骨文形态,已经转变成了标准的楷书。

    这般大费周折地造字,其实只因为钟毅手上没有“角”的字贴。

    如果通过正常练字来形成这种程度的角字,需要上万遍的全神抄写,钟毅等不了。

    “还没完呢,真累!”钟毅自语着。

    服下一枚补元丹,再打了一会儿坐,真气恢复了大半。

    钟毅重新开始操控识海中的真字。

    从“牛”字身上抽出一个副本,再将“刀”字抽取一半。

    然后,将这两个字与“角”字放到一起,开始组合。

    这一次,直到天色蒙蒙亮,钟毅才睁开眼睛。

    “解”字,组合成功!

    与之前不同,“一”和“生”都与钟毅本命字相关,花不了什么工夫就能成形,而这个“解”字的形成,可是用出了钟毅现阶段的最大能力。

    “梁公度,我可算是对得起你了!”钟毅走出门。

    不远处,传来一阵剧烈地咳嗽声。

    每个清晨,都是梁公度病情最严重的时刻,为了不吵醒其他人,老人都会到屋外来咳。

    “解!”“生!”钟毅远远地扔了过去。

    咳嗽声戛然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