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历史唯物史观 > 第十九章 修意者,大道初窥 鲜花
《历史唯物史观》    第十九话,岗不地不太孤孙鬼学主克接太

    克地远不考孤孙情术羽由学岗正在无面有些两难之时,大汉已经举着双斧向他袭来,只见大汉手中的巨斧犹如两条双龙,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声鸣。

    眼见双斧离自己越来越近,无面也不去想那么多,直接架起[断魂枪]挡向大汉这一击。克地不仇秘月后酷察方仇阳星

    岗仇仇不技孤敌独恨技秘接陌铛......一声铁器交鸣声传出,随之而来的一阵火花四溅。

    感受着双手传来的巨力,无面不得已往后退却两步,将这股巨力卸去一半。随着无面后退,地面上划出一条半寸深的印痕。封地不地技孤结独恨阳阳帆学

    封地不地技孤结独恨阳阳帆学感受着双手传来的巨力,无面不得已往后退却两步,将这股巨力卸去一半。随着无面后退,地面上划出一条半寸深的印痕。

    克仇仇科羽闹艘酷学故吉羽由趁着这个缝隙,无面身影一闪退到一旁,脸上一副平静的盯着大汉,实则心里已经有些犯嘀咕。

    大汉的一击并不好接,无面虽然接了下来,可他的双手已经在颤抖,这明显是硬接这一击,导致了肌肉的拉伤。克远不仇羽闹敌情察早酷闹帆

    克仇地不技闹敌方恨羽孤月陌〝爆发力太强了!如果不用那招取胜太难。〞无面私下嘀咕一声,身躯微微弯曲,神色冰冷的盯着大汉。

    〝哈哈哈,乖乖放下武器!老子带你快活去。〞大汉一击占据优势后,大笑一声,双眼中的贪婪更胜之前。克仇仇仇羽阳结独学术接显仇

    最不不科秘阳结情学地太岗不**的盯着无面,仿佛要用眼神将无面看透,扒光一般。

    最不不科秘阳结情学地太岗不秦舒感觉脸上好像有什么,伸手去摸,这是泪.眼泪。她想起了家中的父母,想起小时候坐在父亲脖子上玩闹。

    〝说完了就去死吧!〞无面没有去理会大汉的言语,只是他的声音比之前更为冰冷了而已。星科远不秘月结方术技恨主仇

    岗仇地仇技闹孙方术故接情太无面一步迈出,一股悲意从他四周显现,悲意越来越浓,慢慢的形成一层薄雾缭绕在无面全身。

    〝这,这是什么?!!!〞马车旁钟叔发出一声惊叹,盯着无面的脸上尽是震惊。最不不地太闹孙方察情羽由

    封不地远羽月敌方学所早学钟楼活了大半辈子,经历过一甲子月岁,看到过的世间奇异也算不上少,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层缭绕在无面全身的薄雾。

    秦舒当然也看到了无面这副样子,只是她的神色有些狐疑,有些怪异。封科不仇技闹敌酷术早考情早

    封科不仇技闹敌酷术早考情早第十九话,

    岗地仇地考闹结方术帆科羽远悲意是意,它犹如一颗落入湖心的石子,在落入的一霎那,一阵阵波纹随后荡开!

    悲意钻入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底,将一个人心底最深处的悲扩大,使得悲伤愈演愈烈。星不科不考闹孙鬼恨方太地陌

    最科仇远秘阳后鬼恨结术通阳秦舒感觉脸上好像有什么,伸手去摸,这是泪.眼泪。她想起了家中的父母,想起小时候坐在父亲脖子上玩闹。

    虽然这是件微乎其微的小事,可在悲意不断的扩散下,秦舒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就算她强忍着不去想.不去回忆,可悲意无孔不入,泪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最仇科地羽闹后独察孤羽吉所

    星仇科远羽月结酷察酷由酷陌隐隐约约的,秦舒好像猜了这是什么,这是意!这次上月华宗测试之时,她听过师傅提到过只言片语,只是意对于她的境界来说还是太远了,秦师也只讲了几句。

    星仇科远羽月结酷察酷由酷陌第十九话,

    意为心,立日于心上,为心之始,也为心之终!修意者,大道初窥。星不仇远太冷敌独察冷结恨我

    克远仇远技孤敌独学阳最独地秦舒还记得师傅说过,〝修得意者,寻遍赵国不见一人。〞由此可见意是如何的难修,但是此刻她的眼前就有一人,这由不得秦舒不震惊。

    〝修意者,大道初窥!〞口中反复念叨着师傅讲过的话,秦舒看向无面的眼神也开始变了。克仇仇仇秘阳孙酷学闹恨闹球

    克科不地羽闹结情察仇不鬼所如果刚开始无面在她眼中是一个阴沉,自大的流氓(此处纯属秦舒个人想法),那么现在的无面就是一块宝.一块发着金光的重宝。

    大...道....初...窥!这四个字犹如拥有魔力一般让秦舒向往。大道难寻,就算是赵国俢仙界最强者也不敢说初窥,道之一物本就飘渺,怎窥?如何窥?封不仇地秘闹结鬼球不学技太

    封不仇地秘闹结鬼球不学技太第十九话,

    星地地科太闹后酷学接学主早秦舒看看无面再看自己,脸上露出一丝羞涩,就在刚才她想到了一个词.美色!她相信自己这个月华宗弟子名号,再加上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就不信迷惑不了一个小屁孩!(也不想想自己也是个小屁孩)

    对于自己的容貌.身材,秦舒还是有几分信心的,虽然算不上绝代佳人,可倾国倾城还是可以的。最仇不仇技月结酷术故通孤显

    星远仇远秘阳后情恨接远毫所秦舒这么多想法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再看另一边的无面已经提着[断魂枪]向着大汉冲去。

    铛..铛...铛..斧枪相交之声不住的响起,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眼中,能看到的只有一道道残影和时不时闪现的火花。最仇远不羽冷敌独察察球封故

    克科仇地考月敌鬼学主孙术显〝妈的,这是什么?!〞大汉越打越生气,随着时间越久,无面身上的悲意渐渐缠绕上了大汉。

    克科仇地考月敌鬼学主孙术显秦舒这么多想法其实也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再看另一边的无面已经提着[断魂枪]向着大汉冲去。

    在悲意的缠绕下,大汉一边压制着自己心底的悲意,一边又抵挡着无面的攻击,这种憋屈感不言而喻。因为悲意的原因,大汉就算再恼火也生不起气来,这种感觉才是最难让人忍受的。克不地科技月结鬼恨不敌故技

    封远仇远羽月孙情察太孙球战嗖,的一声!断魂枪划过大汉的手臂,一道鲜血飞飙而出。

    打得越久,无面感觉自己也越来越顺手,这是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就像身体的某处觉醒了一般,只要意识想到之时,身体也如愿而至,这种甘畅淋漓的感可谓是前所谓有。最科地仇考阳结鬼察结仇孙帆

    封不仇地秘孤艘方恨诺独后通〝战!战!战!〞无面的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战!战天!战地!战妖魔!战万物!战命运!战轮回!

    一切只有战!一切只为战!一个战字,此刻占据了无面整个意识。星科不远羽闹后独察故最岗岗

    星科不远羽闹后独察故最岗岗**的盯着无面,仿佛要用眼神将无面看透,扒光一般。

    星远地地技闹孙独恨恨察球不唰唰唰....枪影不断闪现,无面的出枪速度欲来欲快,记忆中的战意正在苏醒,这一瞬间,无面有种抛弃以往冷静,只为一战的冲动。

    噗....哧,枪尖穿入大汉的右臂,夹杂着血肉摩擦的声音,一道血箭随后喷出。最仇仇不考孤艘酷球冷后孙艘

    星远不不考孤孙情恨酷后后大汉惨叫一声,手中巨斧掉落在地,一手捂着伤口,一边身体不断的向后退去。

    〝赢了!他在变强!〞就算以秦舒的眼界也看得出来,无面他在战斗中不断变强,而且还是飞速的成长,这种成长速度简直强的可怕,完全就是个为战而生的怪物。最科仇不羽月结鬼察艘艘恨封

    克地科不考闹敌独术后科月克大汉退入山贼中,双眼盯着无面,带着恨意还有一丝退意。

    克地科不考闹敌独术后科月克一切只有战!一切只为战!一个战字,此刻占据了无面整个意识。

    眼见大汉后退,无面怎肯就这么放弃,这可是一个很好的练习材料,跑了岂不是太可惜了!星远仇远考孤后方球主酷察艘

    克科科地羽月孙方学吉克月所〝嘿嘿〞一声,无面邪邪一笑,仿若地狱中的恶鬼前来索命,脚下速度不减飞快向大汉追去。

    ps看的人太少,写起来也没什么劲(??д?)b,无聊无聊无聊。到是来朵鲜花啊,,,封不地远羽冷敌情恨酷察不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