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舍生取义的人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奇闻 中
《舍生取义的人》    我和蚊、封幕晴人简单收拾了一下,直奔火车站,登上了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一无话,单说到了哈尔滨火车站,我帮着封幕晴买了一张去北京的车票,一切安顿好了之后,我和蚊这才打了一辆车,直奔我们的住处。哈尔滨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和蚊坐在出租车上,眼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不断向后退去,还有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和车辆,都不免从心底生出一股恍如隔世的沧桑感来。

    蚊随手点燃了一根香烟,猛吸了两口对我说道:“老胡,我觉得能好好的活着才他娘的是最大的幸福!”蚊说罢,唏嘘不已,奈何他生了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容,加上一头亮丽乌黑的短发也在成吉思汗陵墓中尽数烧成了灰烬,单单是蚊的形象就生生的让他的感慨变了味道。

    我也长出了一口气,随口答应道:“以前我总听别人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当时还嗤之以鼻来着,不过现在回头想想,说的倒真有那么几分道理。”顿了顿,我又继续说道:“说句落俗套的话,从今往后,咱们哥俩可都得好好生活。。”

    也许是十几天都没有见到这么多的活人的关系,也许是多次从生死一线中挣扎着挺了过来,我和蚊一时间都是感慨良多,而且蚊这小说话时候,还不住的用手摸着揣着刘邦印玺的那个衣服兜,一脸的陶醉和对未来的憧憬。直到我对他使了好几个眼色,他才悻悻然的不去摸兜。

    不想我和蚊的对话,被出租车司机听在耳朵里,这小还以为我和蚊是刚从监狱里释放的刑满人员,不住的加快车速。一辆破捷达竟然开出了跑车的速,在稠密的车流中灵巧的加速、超车,本来要四十多分钟的车程,硬是用了一半的速跑了下来。

    而且出租车司机把我们送到地方之后,又要少收我们的钱,这下可惹得蚊老大的不高兴。蚊摆出了对待明叔的那副嘴脸,随手掏出了一张五十元钞票扔在了车座上,恶狠狠的对出租车司机说道:“该多少钱就多少钱,他娘的你看我们哥俩是像坐霸王车的主儿么?我跟你说。。”

    眼看蚊还要絮絮叨叨的说下去,我赶紧把他从车上拽了下来,心说你丫犯得上和一个开出租的摆谱么?咱们兄弟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弄的这点小钱,他娘的估计都不够那帮富二代一夜之间挥霍的多,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勤俭才是最好的美德,你他妈是不是把这些话都就着饭吃了?

    蚊不服气道:“我就看不惯这样的,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呸,这帮势力的狗!’,要不是他看着咱们两个像是刚从号里出来的,能这么客气?还要少收咱们的车费?”

    我一边往陈半闲的店门口走,一边对蚊说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计较这么多干什么?再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愤青了?有那个力气,还不如赶紧走两步,赶快回去睡上一觉。”

    我和蚊一边斗嘴,一边走着,眼看要到陈半闲的店了,我却猛的瞧见门口站着一个又矮又胖,还带着一副深近视镜的小胖。这人我看着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看他左顾右盼的模样,分明是在这里等人,可我穷脑海,还是压根记不起来。

    我拿手拍了拍蚊的肩膀,用下巴指点了一下矮胖,问蚊道:“蚊,那个人是不是来找你呢?怎么还站在陈半闲的门口了?”

    蚊拿眼睛端详了半天,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我怎么不记得我认识这个人?”旋即蚊又一拍大腿道:“我靠,该不会是来找陈半闲的吧?这小平时卖的古董古玩,可是有不少都是赝呢,你看这小腋下还夹着个袋呢!老胡,我看咱们还是暂时不要回去了,干脆就近找个宾馆凑合一下得了,还能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

    经蚊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胖腋下,当真夹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可如果真如蚊所言一样,这人是买了赝,回来找陈半闲算账的,也多半不会守株待兔的待在门口啊?反正如果是我,我他娘的早就报警抓人了!

    想到这里,我瞪了蚊一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丫心里怎么想的,宾馆那地方舒服是舒服,可是我就是住不习惯。再说了,就算真的是来找陈半闲算账的,和咱们兄弟有个屁的关系?而且我看这人夹着的塑料袋里装的也不像是古玩之类的东西。”

    诡计被我识破,蚊变得兴趣缺缺,他摇头晃脑的说道:“想知道这人是谁还不简单么,看我的。”蚊说罢猛的对着站在门口的胖吼道:“哎哎哎,站门口那个胖,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呢,你是谁,找谁的?”

    蚊嗓门本来就大,这一下更是用尽了力气,震得我耳膜都嗡嗡直响。站在门口那个胖也被蚊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夹紧了腋下的黑色塑料袋,后退了两步,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我来找。我来找陈先生,有些事情。。”

    蚊两步走到门口,蛮横的一把把胖推开,一边掏钥匙,一边说道:“找陈半闲的?”

    那胖惊魂未定,听见蚊的话,赶紧使劲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他好几天了,打他电话又打不通。。”

    “行了、行了!”蚊打开了店门,瞪着眼睛打断了胖的话道:“别找了,陈半闲已经死了,你也该干嘛干嘛去得了,我们兄弟要睡觉了,你也不用再在这里当门神了。”

    “死了?”听了蚊的话,胖一脸的愕然,连张开的嘴巴都没闭上,挺了好一会,才挤出一句话道:“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在一旁看了半天,见这胖似乎真有事情要找陈半闲,赶忙接过话来道:“不好意思,我兄弟和你开玩笑呢,陈半闲有事出门了,要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回来,你也不用再等了,有什么事情和我们说说,我一定帮你把话带到。”

    听我这么一说,胖这才安心不少,他长出了一口气,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我和蚊道:“那你们和陈先生是什么关系呀?”

    我心说这人怎么这么磨叽呢,不过看他的样,十有**应该是来卖货的,既然陈半闲不在,那么如果这人手里的物件真是好东西,我和蚊干脆代劳,直接收购了好了。然后一转手,这里面的利润大的简直无法想象,也省去了我们兄弟出生入死的从死人手里发财。

    我飞快的想了一遍,赶忙着陈半闲的样,脸上堆起了一个自认为是让人感觉很舒服的微笑,道:“我们是陈半闲的表弟,这点你不用担心。”顿了顿,我又继续说道:“如果你找他是业务上的事情,那就更好办了,陈半闲不在的这段时间,这间店面就我们哥俩说了算。”

    胖犹豫了一下,看我和蚊的眼神还是将信将疑,有些吃不准我的话到底几分真假,一时间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很是尴尬。

    蚊站在门口等了半天,见这个胖还是这幅模样,忍不住对我说道:“我说老胡,你还能不能进来了?有那闲工夫,你干脆去街头那个小饭馆要二斤饺得了。”

    我没理会蚊的抱怨,笑着对胖说道:“这里人多眼杂,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咱们进去说吧。”

    胖想了想,点了点头,跟在我的身后走进了陈半闲的古玩店里。

    不得不说,陈半闲这个家伙的确是块做古玩生意的料。五十多平米的店铺中,两旁摆满了古色古香的檀木柜。柜镂空的架上,各色古色斑斓,晶莹璀璨的古董明器摆放的错落有致。一张张果问道图铺满了整整一个墙壁,几只小巧的香炉中,香料燃烧后的清香气息,还袅袅荡荡的没有散尽,总而言之,一旦走进这间店铺,一股浓厚的历史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激动的同时,心情反而会变得很平静。

    不过这些对我和蚊来说,根本没什么感觉,毕竟我们俩现在也算是个合格的摸金校尉了。加上这次的新疆之行,也算的上是见过真正的大世面,这点雕虫小技,根本影响不了我们的心情。

    一进屋,蚊就把身上的背包随意的甩在了柜台上,然后他重重的躺在了陈半闲那张单人床上。蚊沉重的身体把单人床压的嘎吱作响,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坍塌一样,看的人一阵阵的心惊胆战。

    我招呼胖坐下,又把陈半闲珍藏的半壶龙井拿了出来,沏了一壶,这才坐在胖的对面,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这招也是我从陈半闲那里来的,一般情况下,来店里卖古玩的人,心情都是很紧张的,如果你上来,张嘴就询问货物,只会让卖家的心情更加紧张,这很有可能导致最后这笔买卖的破裂。

    我耐着性和胖喝光了一壶茶,直到蚊躺在床上响起了震耳的呼噜声,胖这才放松了不少,话语也比刚才多了很多。

    交谈中,我得知,胖名叫李牧,因为长的胖一些,所以得了个外号叫做肥仔。肥仔四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异,他跟着他妈改嫁来到了哈尔滨,现在在一家电脑公司做员,勉勉强强的也能算是个白领。

    我端起茶壶,又给肥仔倒了一杯青绿色的茶水,看似随口的问道:“李大哥,你年长我几岁,我也就不外道叫你一声哥。不过你这次来找我表哥,到底有什么事情呢?如果你不说,咱们俩不都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么?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肥仔犹豫了一会,使劲的搓了搓肥厚的手掌,长出了一口气,抬眼看着我道:“兄弟,实不相瞒,这次我来找陈先生,的确是有东西要出手,不过。。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为我保密?”

    我一看有戏,赶紧就坡下驴道:“这个是自然的,干我们这行的,哪有泄露卖家信息的?”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道:“不过李大哥你也别藏着掖着了,到底是什么物件你也拿出来让兄弟我过过目,毕竟是骡是马,咱得牵出来溜溜,才能看出成色来。”

    话虽这么说,可是我心里还是打起了鼓,这个肥仔弄的这么神秘,难不能他要出手的物件,是非法的渠道得来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小心?不过这样正好,我正好用这个理由来杀杀价,反正陈半闲有的是门出手。

    肥仔看了看我,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猛的端起茶杯来,一仰头喝干了里头的茶水,这才把黑色的塑料袋递给我道:“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我再犹豫,也不是这个道理。既然你是陈先生的表弟,那我也就相信你一次吧!”

    我接过肥仔递过来的塑料袋,还没等打开呢,心就猛地一沉。因为这个塑料袋里装的东西轻飘飘的,没有多少分量,而且一股淡淡的尸臭味随之扩散开来。我诧异的看了肥仔一眼,心说难道这家伙还是我的同行不成?见他正眼巴巴的看着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飞快的拆开了塑料袋,印入我眼帘的,是一双不过寸,上头用金线绣着凤凰和牡凤凰和牡和牡凤凰和牡和牡牡上头用金线绣着凤凰和牡丹的绣花鞋。肥仔的话,的确引起了我的兴趣。

    我心说这双绣花鞋虽然是真,从气味上也能分辨出的确是出自古墓中的冥器,可是这东西既不是金银,也不是玉器,如果把上面的金线扣下来,撑死了也就能卖几千块钱,怎么看这双鞋也算不上是什么名贵的东西。

    不过肥仔突然之间变得神秘兮兮,一脸的紧张,我还真想听听,这双鞋背后难不成还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迹不成?想到这里,我把塑料袋装着的绣花鞋放在了桌上,帮着肥仔倒满了茶水,又给他点上一根烟,听着他讲了起来。

    也不知道肥仔是个老烟枪还是因为紧张的缘故,烟抽的既凶又猛,几口之间便把一颗中华抽剩了烟屁股。

    我一直耐心的在一旁等着,眼看肥仔情绪调整的差不多了,这才又递上一根中华,张口道:“李大哥,我这人平日里最是喜好这些奇闻异事,而且在风水堪舆之术上也多少有些研究,有什么事情你但说无妨,兴许我还能帮上忙也未尝可知!”

    见我说的真诚,肥仔点了点头,这才断断续续的把这双绣花鞋背后的故事同我讲了出来。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当年肥仔的父母离异,肥仔的母亲带着他千里迢迢的从天府之国来到了黑龙江,投奔一个远方的亲戚。

    肥仔这个亲戚很是同情他们母的遭遇,又想着他们孤儿寡母的难以为生,就替肥仔的母亲做了个媒,在哈尔滨找了一个工厂的工人,再次组建了家庭,而肥仔也从此在哈尔滨扎根,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

    在肥仔的记忆中,家人的印象只剩下一个哥哥和父亲,而且因为当时他的年纪小,根本就不知道老家具体在四川的什么地方,所以这些年来,肥仔也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直到一年以前,肥仔的母亲因为患上了癌症,弥留之际,才把肥仔叫到了跟前,同他讲了老家的具体位置和联系的方式,说是肥仔已经长大成人,是认祖归宗还是继续留在哈尔滨生活让他自己拿主意。

    因为当时肥仔的母亲只剩一口气,虽然很想马上去找失散了二十多年的亲戚,可是身为人,肥仔还是在哈尔滨料理完了母亲的后事,这才急冲冲的在公司请了年假,买了车票直奔离开了二十多年的老家而去。

    肥仔的老家在四川的一个山区里,交通闭塞,基本上就属于鸟不拉屎的那种犄角旮旯。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按照母亲留下来的地址,肥仔还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和哥哥。

    亲人相见,自然少不了一番感慨喜悦,虽然肥仔和母亲离开了二十多年,可是毕竟血浓于水,肥仔的父亲和哥哥待他却也不薄,执意要他留下来多住一些日。

    肥仔自小没出过远门,平日里最多也就在东省转悠,况且这次请的又是年假,左右衡量了一下,肥仔决定留下来再待上一段时间也不错。一方面可以和失散了多年的亲人好好团聚一番,另一方面还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休息。

    主意打定,肥仔还真就在这个小山村里优哉游哉的待了下来。期间肥仔的父亲和哥哥的盛情招待自然不在话下。

    自古以来,四川就有天府之国的美誉,从小在东北长大的肥仔,第一次见到不一样的景色,自然欢呼雀跃,每天都要拿着哥哥的一把老式猎枪进山里晃悠晃悠,而且每天都能打上几只野味来打牙祭。

    日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之间,肥仔已经在四川待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了。

    每天进山打野味,虽然有趣,时间长了却也变得然无味。单说这天,肥仔家的一个亲戚要翻盖房,因为闲着无趣,肥仔也和父亲、哥哥一起来到了亲戚家帮忙。

    这里的山村虽然闭塞,不过民风却是淳朴的狠,翻盖房这样的大事,村里能干动活的壮劳力基本上都早早的来帮忙了。

    几十人围在一起,一边聊天扯淡,一边就把活干了,说说笑笑的一点都不觉得累,虽然听不大懂村民嘴里的方言,不过肥仔却也感觉热闹有趣。

    转眼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村民们干过的效率很高,旧房已经被彻底铲平,剩下要做的,就是在旧房的原址挖个地基槽,然后用沙装满,再引来山里的泉水灌满,最后在这上头砌砖盖房。

    肥仔虽然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可是仗着身体倍棒,有着一帮好力气,也跟在人群里抡圆了铁锹,挖的起劲。

    中午的阳光很充足,慌的人睁不开眼睛,眼看地基槽就要挖完了,在东北角干活的十几个汉却突然炸开锅了一样的,发出了惊恐的喊声。

    其他的村民还以为发生了塌方,赶忙放下手里的活计,纷纷围了上去,肥仔拎着铁锹,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等他看清楚了情况,忍不住在心里打了个突,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冲起,一直到天灵盖才算完。

    原来村民在地基的东北角,挖出了一口棺材。

    虽然沾着不少的泥土,不过还是能看得出来,这棺材体积不小,而且上着大红色的底漆,一点也没有腐烂的样。村民们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对着棺材指指点点,却又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肥仔家的亲戚也吓坏了,毕竟这棺材是在自家的房下面挖出来的,想想自己已经住了十多年的房就在这棺材上面,登时吓的面无人色,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村民又是一阵慌乱,赶忙把肥仔的亲戚抬到一旁,又是灌凉水,又是掐人中的好容易救了过来。

    不过现在地基里挖出了一口不知道哪朝那代的棺材来,村民也都没了主意,继续干下去也不是,不干也不是,最后没办法了,只好派了一个腿快的,请来了村里的老村长,帮着拿拿主意。

    老村长已经七八十岁的年纪了,被人搀着看过了棺材之后,也是九天游泳的耗——麻了爪。不过老村长不是干了几十年领导的人,犹豫了一下,这才颤颤巍巍的对肥仔家的亲戚说道:“咋弄,我也不晓得喽,你们还愣着干啥呦,赶快请后村的关先生撒!”

    老村长嘴里说的关先生,是这一带最有名的风水先生,平日里就靠着帮各家婚丧嫁娶,偶尔抓鬼降妖为生,在村民中的威信高。

    听老村长不去报警,却要找风水先生来,肥仔忍不住想要出言提醒一下村民,却不想他哥哥这个时候却突然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轻轻的对他晃了晃脑袋。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可是肥仔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眼睁睁的看着几个腿快的半大小,飞也似的跑去后村请关先生去了。

    直到当天下午两点多,穿着一身是是而非的道袍的关先生,才拎着一只罗盘,四平八稳的走来了。

    肥仔偷眼打量了一下关先生,这人四十多岁,长了一张国字脸,不过却是生了衣服倒角的眼睛,稀稀拉拉的几根山羊胡下面,一张嘴就露出了缺了好几颗的焦黄色的牙齿,怎么看怎么让人不舒服。

    见关先生来了,村民们立刻自觉的散开了一条道,几个在村里很有威望的中年村民,带着关先生来到了棺材的近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待到关先生了解了经过之后,轻轻的对着村民摆了摆手,示意安静,像模像样的拿手捋了捋山羊胡,沉声道:“前世之因今世之果,本该遁入轮回,却还要执意化作母凶,却是为何?罢了,贫道今日就送你一程好了!”

    关先生说完,在一众村民好奇的目光中,飞快的托起罗盘,掐了一个印决,嘴里咕哝着别人听不懂的话,缓缓的走向了棺材。

    说来也怪,本来晴好的天气,热浪好像要把人都晒干了一样,随着关先生越来越靠近棺材,猛的平地里刮起了一股旋风,一丝寒意在在场的村民中蔓延开来,天空中竟然也缓缓的飘来了几朵乌漆墨黑的云彩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