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袁隆平颁奖词 > 第二章 此去万里杀人
《袁隆平颁奖词》    “师弟,我多嘴问一句,你此番借剑,究竟何用?”

    酒肆前的柏树下,店小二如此问道。

    风正茂牵着马,斩钉截铁地道:“杀人。”

    在酒肆休憩了一晚后,天色正蒙蒙亮,风正茂风风火火地与店小二挥别,便骑马背剑,往来时方向而去。

    临走前,他眺望了下灵秀峰顶,朝霞环绕中,以他超出常人的目力,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除了高悬的太阳外,还有一座藏在云里的红墙绿瓦的宫殿。庄严肃穆中,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师兄啊师兄,这云顶天宫的台阶,不是那么好踩的哟,”风正茂左手提起一坛黄酒,灌了一大口,任由黄酒溢出嘴角,从下巴流淌进衣襟里。

    胯下的马儿打了个响鼻,像是对风正茂此言附和。它两腿一蹬,纵身越过了一块半人高的拦路磐石,迈动蹄子,愈来愈快,直到背后卷起了一长溜尘烟。

    风正茂身体前倾,微微伏在马背上,任由胯下马儿驰骋。手中酒坛随着晃荡间洒出了片片酒花。他毫不在意。

    一骑绝尘!

    朝阳变成了午日,太阳也愈发毒辣起来,不过,风正茂额前却没有丝毫汗渍。

    奔行了数个时辰后,使风正茂眼睛一眯的是,前方的羊肠小道上,赫然拦着一根断木,还有一辆侧翻在地的车厢。拉厢的瘦马已经倒在了血泊里,两只前蹄被整齐的切断开来,只不过还未死透,正嘶鸣不已。

    车厢边的地上横尸数具,五个劫道的绿林响马正在尸体上摸着财物,手上的兵刃带血,悍然是将这一马车倒霉的赶路人斩杀了个干净。

    当今天下太平,尊为天朝上邦的大宁皇朝励精图治,其下各路诸侯国也井然有序,大有古时候的夜不闭户之风。但还是有些枉法之徒拉帮结派,占山为王,更有甚者仗着超出凡人的手段为祸一方。

    这些绿林响马,在大宁王朝并不少见,但若是放在其浩瀚的疆土上,数百里内也难以遇到一伙儿。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风正茂的运气很不好。

    是的,那群杀人越货、毫不手软的绿林响马,也觉得他的运气不好。

    此刻听见马蹄声,他们皆是直直地盯着那冒然闯来的一人一马,见对方似乎没有缓下马速的打算,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健壮中年男子狞笑道:“我就喜欢这些个鲜衣怒马的公子哥,慢慢捏碎骨头的声音,如我那小媳妇养的桑蚕似的。”

    风声在耳边呼啸,马儿激烈的奔腾中,风正茂提起酒坛,颠簸地灌下了最后一口酒,不过却没有咽下,只是微微含在嘴里。

    “这厮横冲直撞,气势吓人。亏我还满心期待哩,一口气憋得都快喘不过来了。没想到,原来是个醉君子,”五个绿林中唯一的女人拍了拍沉甸甸的胸脯,呢喃软语道:“这厮却也俊朗,你们切莫伤他性命。待我好好调教调教。”

    女人媚眼如丝,这一番毫不遮遮掩掩的抚胸动作,顿时使得两旁几双火热的眼睛直勾勾瞄着那胸前妙处,只觉喉中干涸,齐齐咽了口唾沫。

    “这醉鬼肩膀上没有二两肉,整个一银样蜡枪头。要我说,在床上,还是我们这些真汉子好,”言谈间就要捏碎风正茂骨头的健壮男子淫邪笑道。

    他们毫不把一人一马放在眼里,直到对方驰骋到十米开外,一个手持丈二大刀的汉子咧嘴一笑。他最看这些生得娇里娇气的小白脸不顺眼,除了吃软饭,闷.骚着夺那些臭娘们的眼球,还有何用?

    他寻思着这一大刀片子,能不能把那小子连头到脚削成两半。

    正在他遐想着稍后红雾飘扬的景象,并且已经快感顿生之时,却听身旁那女人一连串的惊呼道:“我看明白了,那是赤蛇驹,天下九骏之一!点子硬,快跑!”

    赤蛇,《九州良马志》里记载的九骏之一。通体赤色,看似与寻常良马无异,但是却生来吃肉,不食草味。山川河流如履平地,皆可去得。

    所谓九骏,哪个男儿不垂涎千尺?也都不是寻常人可以窥觑的,除了怀璧其罪之外,能不能驯服此等烈马还是难说。

    “娘的,我就说那马儿看起来跑得别扭极了!”持大刀的汉子往地上呸了一口唾沫,却也不惧,不像其他两位同伙那般似有逃遁之意。

    在这个年头,敢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人,大多都是不惧生死之辈。毕竟,能从官兵铁骑中存活下来的草寇,大多都是悍匪中的悍匪。这从持兵迎上风正茂的三名绿林草寇,也可以看得出来。明知道对方不是寻常赶路人,可能会丢上性命,也要富贵险中求,若得手,那便是天大的富贵。

    说时迟那时快,双方一个照面,风正茂含在嘴里的一口黄酒喷出,力道惊人,直接将迎面的三人穿成了塞子。

    前一刻还笑谈戏谑,做着春秋大梦,下一刻却已浑身溢血,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尽管一瞬间死了三人,但赤蛇却并不缓下步子,在充满血腥味的风中奔行着,风驰电擎之间,风正茂一挥酒坛,劲射十米开外,直接把一个想要钻入齐腰灌木丛中的草寇砸倒在地,酒坛四分五裂,绿林草寇后心凹陷,趴在地上没有了丝毫声响,俯首之处淌出了一片猩红的鲜血,想来是死透了。

    风正茂脸色淡然,分毫不变,骑马越过最后一道惊慌曼妙的背影。马不停蹄数个时辰,风正茂连杀数人也未曾停马,在这荒无人烟的羊肠小道上,这么一个七分姿色的女人,着实罕见。

    他骤然一拉马缰,赤蛇四只蹄子往地上一钉,霎时稳稳停了下来。

    转过头,视线从腿到腰,再到胸前鼓囊处,虽然对方脸蛋儿不怎么出彩,也不似江南女子那般白皙可人,但这女人瑟瑟发抖之下,还真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谁会想到是一个刀头舐血的绿林悍匪?

    风正茂探出手,在她胸前摸索一番壮丽风景。

    虽然胸前被肆意揉捏,但她丝毫不敢言语,也不敢动弹分毫。

    风正茂眉飞色舞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小娘子眼力非凡,想必出生惊人。为何在此落草为寇?凭这胸前风景,做一个绿林草寇,着实可惜了。”

    待得摸清楚了琼山峻岭,风正茂不再留恋,一声长笑,策马而去。

    “是啊,做一个绿林草寇,很可惜了,”小娘子望着风正茂十步杀一人、扬长而去的背影,神情恍惚。

    万里杀人路很长,风正茂走马观花,旅途上一定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