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转身 > 第044章 命运
《转身》    说话间蒋项墨执手为刀重重劈向稽尚书后颈,用了十足的力,稽尚书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声,瘫倒在地,估计不死也已半残。

    “蒋项墨,你干什么,要造反吗?”以稽尚书为首的一派眼见事情走向不对,跳起来先发制人。

    蒋项墨环顾众人反应,此刻派系分明,正义奸邪全在脸上,他无声冷笑,扬手一挥,“全部带下去!”

    鱼贯而入的御前侍卫迅速包围了前一刻还叫嚣的一干人。

    有人不服,奋力挣扎,对着皇后方向高喊,“干什么,放开我等,皇后娘娘救命,皇后娘娘救命……”

    季小三上前,对着那人狠踹了一脚,“叫什么叫,尔等逆贼,等着诛九族吧!”他这两天饱受蒋项墨的高压,正憋着一股邪火,此刻不发何时发。

    蒋项墨将七味带到皇上面前,皇后却高喝道:“蒋项墨,此刻皇上危急,性命攸关,你可要慎重行事!”

    话下威胁之意犹甚。

    蒋项墨冷然看向皇后,“皇上洪福齐天,请娘娘放心。”

    皇后脸色冷寒,阴鸷道:“本宫爱惜人才,你可想好了。”

    蒋项墨却不再理会皇后的纠缠,示意七味给皇上诊断,皇上脸色很不好,不管溢王爷行不行事,他都不敢拿皇上的安危做赌注。

    皇后不死心,企图喝退七味,蒋项墨拔出腰间佩剑,剑光刺目,众人赫然发现这剑竟是皇上挂在御书房时常把玩那把,不由心下大震,蒋项墨不是失了圣心吗,怎会佩戴天子剑?

    蒋项墨执剑而立,气势凛然如虹,“今日殿内事宜,卑职领皇上口谕,有先斩后奏之宜,还请皇后娘娘不要让臣为难!”

    “你……”皇后的脸近乎扭曲,大殿内的局势已经被蒋项墨控制,她不甘的最后看一眼殿门处,眼神却骤然亮了起来,如将息的烛火,死灰复燃,焕发出欣喜若狂的火热感情。

    一个男人,锦袍玉带,缓步向她走来,眉目似玉,风姿如画,这张容颜,这个人,她放在心底二十年,从未有片刻忘记,她不自知的迈步迎上前,眼底带着少女般的梦幻痴迷,喃喃道:“溢郎……”

    男人却径直来至殿前,对着几乎昏迷的皇上俯首叩拜,“罪臣临祀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后却似忽然受到巨大的刺激,奋力去拉临祀,“溢郎,你如何能拜他,是他抢了你的一切,是他毁了我们两个人啊……”

    众人愕然,恨不得捂住耳朵自插双目。

    潘妃不能置信的看向皇后,这个女人当众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疯了不成?

    临祀垂首恭恭敬敬的向皇后施礼,“临祀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一样的眉眼,一样的音容,却再也不是那个男人,她二十年如一日固执的守着回忆让自己行尸走肉的活着,他却让另一个女人生下了他的骨血,那么的相像,相像的令人发指。

    那她这二十年的坚守和痴念又成了什么?

    她甚至为了他残害了自己腹中的骨肉,更费尽心机的为他策应谋划……

    他明明给她承诺,此生挚爱只此一人,绝不相负啊!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不会这么对我,不能这么对我……啊……”皇后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茫然的挥开众人,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

    “娘娘……”裘嬷嬷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临祀,含泪去追神志不清的皇后。

    临祀看向蒋项墨,两人无声的审视着彼此,看不见的气场里已经交锋了无数回合。

    七味抹着脑门的汗,弱弱的打断两人无言的对峙,摇摇头,“二爷,皇上的情况不对劲。”

    皇后将噜噜扣在手中,七味为了照顾噜噜时常硬着头皮去给皇后珍平安脉,对皇后暗中的一些行事也有几分掌握,七味对自己的医术又有十足的自信,蒋项墨这才敢答应皇上冒险又疯狂的计划。

    可是眼下,皇上所中之毒并不是皇后娘娘事先备下的那种,他试了几种解法皇上的症状并没有好转,七味不由慌了,面色煞白的看向蒋项墨。

    七味的话让蒋项墨和临祀二人神色大变,蒋项墨当机立断,扯了腰间自由出入宫廷的令牌扔给季小三,“速去请穆老爷子进宫,要快。”

    临祀略一沉吟,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递给七味,“这是解毒丹,可否对皇上症候?”

    七味手忙脚乱的掏出来,捏开一粒在鼻端轻嗅,神色不由一震,“可用,但只是起到延缓皇上毒发的时间,还是要请我师父速速入宫!”

    七味说到这神色黯然,羞愧难当,他太自负,学艺不精又急着出师,给师父丢人了。

    潘妃须臾间便有了计较,和潘将军交换了神色,方道:“还愣着做甚,快给皇上服下。”

    她夺过玉瓶,也不问剂量,倒了几颗就要往皇上口内塞,看似忧心皇上,实则是怕皇上来不及传位就驾崩了。

    富裕德看的直揪心,忍不住道:“娘娘,让奴才来吧。”

    潘妃此刻哪舍得离开皇上身边,皇后自断后路,名下的五皇子是没戏了,那个位子除了她的四皇子还能有谁更名正言顺?

    名正言顺?

    一时间潘妃的心狂跳了起来,她真是糊涂,还等什么传位,若是皇上忽然驾崩,由作为大将军的哥哥保驾护航,谁能与她母子争锋,她的儿子即刻就是皇上了,她则是太后,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万一由皇上传位,生了差池才是后悔晚矣。

    潘妃握着药的手微微发紧,她咬了咬牙心下一横,将递到皇上嘴边的药又收了回来。

    富裕德急了,“娘娘,快给皇上服下呀!”

    潘妃飞快的看了潘将军一眼,她兄妹二人素有默契,潘将军立刻明白了她的打算,神色颇为迟疑。

    此番做法实在冒险,走出这一步便没有退步了,他将目光掠过一旁抽噎的六皇子,六皇子边哭边望着蒋项墨,一脸的敬仰。

    皇上若不是突然中毒,正是龙精虎猛,而四皇子、五皇子已近成年,面对野心勃勃等着接位的储君自是心里硌应,倒是六皇子的年纪让皇上喜爱有余戒心不足,更多了几分寻常百姓的父子亲情。蒋项墨今日表现出的一切并不像是失宠,反倒是皇上故意做的一个局,蒋子熙在一众小儿郎中被选为六皇子伴读,也不是巧合……

    潘将军陡然觉出了皇上的深意,脊背冒出一层冷汗,他细辨了皇上的神色,是真的中毒,不是作伪,一瞬间坚定了心意,不着痕迹的对潘妃点了点头,招了一人低声交代几句,那人立刻出了大殿。

    得到哥哥支持,潘妃立刻对临祀发难,“此药来历不明,皇上万金之躯,岂能轻信逆贼花言巧语。”

    她这话倒说的合情合理,临祀的身份确实让人忌惮,一时间殿上的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强出头替临祀担保。

    富裕德急的简直落下泪来,皇上的脸色越发青紫,已近昏迷,真是要把自己玩死了!

    这可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的看着皇上等死?

    “蒋大人?”他绝望的看向蒋项墨,仿佛蒋项墨就是他的主心骨。

    蒋项墨虽然与临祀有协议,可是他并不了解临祀,他们的合作前提是龙椅上坐的是当今天子,若皇上驾崩,局势对临祀反倒更有利。

    蒋项墨的内心绷成一根弦,面色却如常般沉冷,“三位殿下以为如何?”

    四皇子首先看了潘妃一眼,“这药需几位御医辨证无碍后再给父皇服下。”

    五皇子早已因皇后那出心神大乱,但四皇子要做的事他只要反着来准没错,“父皇如何能等,七味御医的医术大家有目共睹,临祀的话不能信,七味御医的话也不能信吗?”

    蒋项墨蹲下身问六皇子,“六殿下,你说这药该不该给皇上服下?”

    六皇子红着眼看向临祀,“临祀堂兄,我曾听父皇称赞过你,父皇是我的父皇,也是你的皇伯父,你不会害父皇对吗?”

    六皇子的话让所有人一怔,有人暗自嗤笑,有人内心震动。

    临祀望着六皇子纯稚的眼神,伸手摸了摸六皇子的头,“殿下至纯至孝,谢谢殿下对臣的信任。”

    六皇子郑重点头,对蒋项墨道:“蒋大人,给父皇服药!”

    这一刻六皇子小小的身子迸发出与他年龄不符的坚定和决断。

    “是!”蒋项墨恭敬的应了,出手如电的从潘妃手中取过玉瓶,快到潘妃来不及反应。

    蒋项墨这是明晃晃的站队支持六皇子了,众人心中大惊。

    潘将军一声爆喝,“蒋侍卫,你敢对潘妃不敬!”惊怒之下,再也不掩饰对蒋项墨的敌意。

    对潘将军,蒋项墨连个眼神都欠奉,他背对潘将军,将皇上的御剑“铮”的一声入鞘,将玉瓶扔给七味。

    这种赤果果的无言轻蔑让潘将军老脸涨红,他眼底闪过浓郁杀意,攥紧拳头:事到如今,决不能让穆正春进宫,择日不如撞日,今日皇上必须驾崩,四皇子登基!

    多年后,苏晗仍然忘不了那一夜的漫长与煎熬,厮杀、呐喊、火光……

    整个京城金戈铁马、积尸如山……

    当天色见明,一个俊逸绝俗的男人拖着满身的伤痕从晨色中走来,含笑望着她的时候,苏晗整个人如坠冰窖。

    这个叫临祀的谋逆之子全身而退,那是否意味着蒋项墨……

    仅是想一想,苏晗的心就痛的无法呼吸,她疯了一样的扑打临祀,“放我回去,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你见不到他了!”临祀脸上依然挂着笑,出口的话却冰冷如剑。

    “不可能,他不会死,不会死……”过度的刺激和虚弱,让苏晗的身子再也承受不住,整个人直直的栽了下去。

    临祀吓了一跳,慌乱的去扶她,“喂,喂……醒醒,别昏啊,醒醒……跟你开玩笑的……”

    “爷,还是婢子来吧!”溪槿很是无语的上前帮忙,别人不了解,她可是真真知道她的这位爷看似气质绝俗、高贵凛然,其实是个十足的腹黑加逗比!

    阳春三月,又是桃花盛开的时节,一如那一年的姑苏,养生堂终于正式开业了,慕名上门的女客远远超出了预计,花草、小容和养生堂里的新旧姐妹忙的汗流浃背。

    “夫人这也算是因祸得福……”花草边调手里的香膏边和小容感慨。

    当初香骨的那一刀几乎毁了苏晗的半边脸,谁见了那深可见骨的疤痕都忍不住心惊,花草没少为主子以泪洗面,苏晗却是没事人一般,一方面用心的调理老太爷的身子,一方面弄些花花草草的膏子往脸上敷,没想到三个月过后,那疤痕淡的几乎消失,略施薄粉便可以完全遮住,肌肤更是如初雪,洁白无暇。

    从十八到八十,哪个有条件的女人不爱美,不想变的更美,所以,阴差阳错的,苏晗的脸成了活生生的广告,京城的女眷们眼巴巴的盼着养生堂快点开业。

    两个丫头又把话题转到了府上,花草啐道:“真没想到三老爷是这样癞皮狗样的人,眼看着老太爷的身子见好了,昨儿被他那么一气,又吐了血……”

    虽然年前老太爷大怒将大房和三房赶出了府,苏晗她们在老宅里也没能落得清净,大房还好,只是可怜兮兮的来打秋风,三老爷却是仗着是老太爷的儿子,一日日变的泼皮无赖,三五不时的来府上闹腾,他也不怕丢人,进不了门就在府门口大肆宣扬府上的腌臜事,为的就是逼老太爷顾忌脸面让他回府,老太爷是什么脾气,索性口头与他断了父子关系,只差一纸断亲书了。三老爷竟是破罐子破摔,越来越没有做人的底线,到蒋府闹腾几乎成了他的日常。

    说来,三老爷这个人也是让人唏嘘,为了替姨娘报仇,一直往大老爷头上泼绿,却没想三太太让他头顶绿的更厉害,三爷蒋项润根本就不是他的种,这些年他一直在当乌龟王八替奸夫养儿子,他难得男人一回找奸夫算账,却被打了个半残,三太太更无情,直接将他净身撵了出来,如今的三老爷就如一条流浪狗,自然妄想着回蒋府。

    “也不知道二爷什么时候能回来,要是二爷在,三老爷敢这么没脸没皮的闹腾……”

    除夕宫变,蒋项墨中了暗箭,万幸有美人替他挡了最致命的一箭,皇上见他死不了,立刻授命他去西域清剿溢王爷的余孽势力,并将溢王爷捉拿归案,与苏晗连面都没见上,也未有只言片语传回来,无人知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形。

    “是不是惦记甘果小将军了?”小容难得的打趣花草。

    甘果自上次去西域参与营救穆老爷子就表现不俗,索性留在西域做了暗探,因多次传回有用情报,被皇上封了个五品游骑将军,也算是有了功名,花草见七味的一颗心都在小容身上,甘果待她的心意始终如一,渐渐的也就回转了心思,默认了甘果。

    花草俏脸一红,作势去撕小容,“呸!死蹄子,季副将和七味神医你到底翻谁的牌子?”

    原本欢闹的气氛一下子沉静下来,小容的眼底闪过一抹痛涩,花草知道她心底一直忘不了霄壬不由后悔自己的失言,“那个,小容,对不起,我……”

    “门外有客人来了,我去看一下。”小容放下手里的膏子,匆忙出去。

    “花草。”苏晗隔着帘子喊了一声。

    “夫人……”花草心虚的问苏晗,“我是不是不该和小容开玩笑?”

    “是。”

    花草,“……我也是为她着急,我真的觉得她跟季小三很合适……”

    苏晗抬眼看向花草,“我一直就觉得你跟甘果合适!”

    花草立刻噤声。

    是啊,合不合适,般不般配,外人再着急也没用,关键是当事人自己转过弯来,当初她也是对七味一根筋,只怕娘子劝她,她也听不进去。

    苏晗拿起手边一盒外观精致的玉瓶,“给贤夫人送去。”

    花草心领神会,夫人如何能不担心二爷,眼下也只有贤夫人那里能打探到二爷的些许消息,“婢子这就去。”

    花草离开,苏晗出了会儿神,吩咐苏小常备车,这孩子这一年长高了不少,性格也开朗了许多,踏实厚道,只是不爱读书爱算账,苏晗便让康二总管带着他。

    上了车落下帘子,没行多远,车子被人拦了下来,康二总管喝道:“什么人,不得放肆!”

    “苏娘子,苏娘子,我是柏明耀,秀儿快不行了,她想见你最后一面,求求你去见见她吧……求求你了……”

    很难让人相信,面前这个衣不合身、满脸沧桑的男人是姑苏城中那个驾鸟遛鹰、恣意享乐的知府大少爷。

    见苏晗掀起帘子,柏明耀眼中闪过一抹欣喜,他对着苏晗连连哈腰,“我就知道苏娘子最是心善,求求你见秀儿最后一面吧……”

    苏晗一怔,“最后一面,明秀怎么了?”

    柏明耀眼中含了泪,想上前一步靠近苏晗,被康二总管瞪的瑟缩僵住,压低声道:“除夕宫变,秀儿也在宫里,四皇子临危之时,将秀儿扯在胸前替他挡了一剑,秀儿就伤了肺,一直咳血,今儿怕是撑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