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亡羊补牢的意思》    沈苍苍给太后请安后,又去东宫找了纪毓,之后愤怒的回来便歇下了,未曾来找过晏锦说话。

    这一夜,晏锦一直睁着眼,并未入梦。

    她住在太后宫殿的偏殿内,而沈苍苍和薄如颜亦是。

    第二日天明,香复进屋的时候,晏锦便坐了起来。

    香复赶紧将热水放下,有些着急地说,“小姐你怎么醒了?”

    在香复的记忆里,晏锦是很嗜睡的一个人。

    而且,无论是在哪里,都很难影响晏锦的睡眠。

    这次,却出奇了。

    屋子里燃着地龙,白玉香炉里燃着的是晏锦最喜欢的香料,床榻更是布置的舒适,晏锦不应该会失眠的。

    香复将帐子挑起,在看见晏锦眼下的青痕后,更是大吃一惊。

    “小姐!”香复担忧极了,“你这是怎么了?”

    “不习惯这里!”晏锦笑了笑,“你和阿水还习惯吗?”

    香复点了点头,她和阿水是粗人,在哪里都很容易习惯,又何况是这精致的后宫内,“奴婢和阿水在哪里都能睡着,小姐你别担心奴婢!方才京公公来传话,说小姐起身后,他便派人来传膳!”

    晏锦愣了愣,“你见过京公公了?”

    “恩!”香复笑着回答,“若不是看清了他的模样,奴婢还真的要以为他是奴婢哥哥了,身形和说话的声音,真的很相似!”

    香复本来悬空的心,也在见到京斋时,也瞬间落在了地上。

    她终于明白,为何前些日子,一直认为哥哥还活着了。那一日,她在宫里看见的人,其实就是京斋。

    无论是年岁,还是身形,甚至是声音。京斋都和她的哥哥有太多的相似了……

    其实不止是相似,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虽然相似,但是容颜却不是她哥哥。

    不过,京斋和宫里的其他公公也不一样。他说话的时候和颜悦色,丝毫不会摆架子,也不会让人觉得他高高在上。所以,香复本来有些担忧的心,也在和京斋说了话后。缓缓地落地。

    香复扶着晏锦坐起,这一次晏锦却没有说话了。

    京斋和香复的哥哥相似!

    仅仅是相似而已?

    难道她之前的都是错觉吗?

    晏锦还未来得及多想,便见小宫女们鱼贯而入,井井有条的伺候端着晏锦要用的东西进来了。

    宫中用的自然都是拔尖的,只是香复不习惯给晏锦用这些,香膏和脂粉依旧是从府邸里带出来的。晏锦用的香膏是轻寒跟刘大夫学了之后,亲手制成的,气味温和用起来效果也甚好,只是制这个香膏比较费心。

    轻寒也是闲不住,送给了小虞氏后。又给晏锦送了一些来。

    这些香膏的确很好用,香复给晏锦眼下摸了一些后,青痕便淡了一些,再用脂粉遮掩下,眼里的青痕便逐渐消失了。

    若不留意查看,是看不出这些痕迹的。

    晏锦起身后,京斋便吩咐人将早膳送了进来,晏锦刚坐下,沈苍苍便打起帘子走了进来。

    沈苍苍显然也没有歇息好,她不喜用脂粉。所以眼下的青痕十分的显眼,等屋内的宫女都退下后,晏锦才开口问,“睡不习惯吗?”

    “不是!”沈苍苍用筷子夹着白瓷碟里水晶虾饺。半响后才说,“我再也不想同小秀儿说话了!”

    沈苍苍是真的气坏了。

    她昨日听了晏锦的话,去见了纪毓,如晏锦说预料的那般,纪毓的确是有话想和她说。

    纪毓自幼养在宫中,很少有机会能踏出宫门半步。连太后的寿宴,他都只是露面之后便离开。

    并不是因为他不想多停留,而是因为元定帝很少会让他在外人面前露面。

    沈苍苍觉得,元定帝似乎将纪毓护的太好了一些。

    所以,她每次进宫,都要带一堆的东西给纪毓。

    虽然每次纪毓都说她送的东西不过是堆破烂,但是却依旧都会收下,而且时不时的也会问沈苍苍,何时再进宫。

    沈苍苍觉得纪毓的性子怪异,但也不好说破。

    毕竟,她不讨厌纪毓。

    这一次进宫,她没有带什么东西给纪毓,因为忙着和晏锦说话,也没顾得上纪毓。

    结果,纪毓似乎生了气。

    还说出,让她远离晏锦的话。

    纪毓说,像晏锦这样的话,看着阴森森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他还说,沈苍苍太容易被人欺骗,所以更该离这些他都看不透的人远些。

    沈苍苍闻言,便和纪毓起了争执。

    两个人闹到最后,也是不欢而散。

    回来后,沈苍苍气的一夜没睡好。

    她和纪毓虽然从前总是争执,但是碍于纪毓是太子,而且年岁比她小,所以她一直都让着纪毓,无论纪毓说什么话,她都不会放在心上。但是,昨日纪毓的话说的太难听了,他说晏锦心计颇深,而且看着还有些阴森森的,这让沈苍苍决定,以后再也不和纪毓来往了。

    她不允许,谁当着她的面说晏锦的不是。

    纪毓也不行。

    晏锦似乎也察觉到了沈苍苍的异常,她将手里的筷子放下,笑着安慰,“和太子殿下起了争执吗?”

    “秀儿的性子太古板了!”沈苍苍将虾饺放在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后,继续说,“也不分是非!”

    沈苍苍说到这里,晏锦约摸也知道,沈苍苍为何生气了。

    她笑了笑,“太子殿下说我的不是了?”

    晏锦会猜到这些,沈苍苍不意外。

    晏锦和沈砚山一样,都是十分懂的察言观色的人。

    沈苍苍觉得有些尴尬,“素素,你很好!”

    “我,其实也并非很好!”晏锦说,“只是我对你,并未有任何欺骗。苍苍,太子殿下会说我的不是,也是担心你。”

    若不是因为担心沈苍苍,纪毓或许也不会说那番话。

    毕竟,沈苍苍性子单纯,的确恨容易被人哄骗。

    纪毓会担心,也属正常。

    沈苍苍皱眉,“我又不傻!”

    晏锦笑了起来,“你的确不傻,不过,你也别太介意,太子殿下是好意!”

    纪毓对沈苍苍,的确带有好意。

    否则,也不会自身难保的时候,还想着要分心提醒沈苍苍。(未完待续。)

    ps:  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