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hi5是什么 > 第五章 陋室观经,意外相逢3
《hi5是什么》    颛孙让收回了视线,笑呵呵地看着林祜:

    “这里是陋室阁,你可知道这里是干嘛的?”

    林祜点了点头:“弟子知道。”

    “那好!你便留在这里吧!什么时候想出去了再出去!”颛孙让笑了笑道。

    说完,便往门口而去,看来是要离开。

    “啊?”林祜有些吃惊,“如此重要的地方,让我一人留在这里不好吧!”

    颛孙让转过头来,笑着道:“你难道不是学宫弟子么?”

    “弟子是!弟子受了学宫儒道传承,这个永远不会忘。”林祜郑重道。

    “那就好了!虽然你不喜欢经义,但是看看诸位先贤的手稿,领会其字里行间的意味,对你的儒道修为总有帮助!”颛孙让眨了眨眼,已过耄耋之年的他,如同顽童一般玩笑道,“好好提升一下儒道修为!不要回到了蜀山上,让人笑话我学宫不会教弟子!”

    说完,颛孙让毫不迟疑地推门而去,将林祜一人留在了陋室阁中。

    林祜望着手里的手稿,以及书架对面的三祖亲笔手札,诸多无价瑰宝,这一时之间,竟也呆住了……

    这份信任以及器重,不由得令他感动万分!

    面朝书架,像面对诸位先贤,林祜庄重地躬身行礼!

    这体内的浩然之气欢呼雀跃,仿佛幼童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之中。

    林祜盘膝而坐,认真地翻开了手中手稿的第一页……

    日落月升,月移星转!

    一夜过去,转眼已是第二天天亮!

    陋室阁的门再次打开。

    林祜推门而出,精神未见半点疲惫,反而精光内敛,神采奕奕……

    “呵呵,出来了?”

    “啊?师父,你一直在外面等我?”

    看到邹讽,林祜立刻躬身行礼。

    邹讽笑着道:“看来是收获不少!走吧,我送你下山!”

    林祜点了点头,跟在后面。

    师徒二人就往山下而去。

    待到了山脚,已到了分别之时!

    两人站定,邹讽开口道:“今天就出发归蜀了?”

    “是的,师父!”林祜点了点头,有些不舍。

    邹讽笑容里也是有些惋惜:“叫我一声师父,其实我教你的并不多!”

    林祜摇了摇头,诚恳道:“不,师父!您已经教我很多!不光引我入儒道,您对于道之追求,以及排除门户的大胸襟大气魄,这些都让我受益匪浅……”

    邹讽哈哈一笑,冲淡了不少离愁:“倒是会说话!祭酒大人准你入陋室阁多看看先祖手记,是为了让你体会儒道,不是练这嘴皮子功夫!”

    “师父,弟子句句肺腑……”

    “好了好了,”邹讽摆了摆手,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两本小小的册子,递给了林祜,“本来想等你养元之后再传你。可是现在又要分开,再见你时以你的资质不知道到了什么境界!我可不想等你天人了,还不会我阴阳儒道这两门看家道术!这说出去,不是丢你师父我的脸么?”

    林祜双手郑重接过。

    “这两本,乃是我阴阳儒道一脉的根本道术!一为阴阳望气术,一为阴阳御气术。两者都起源于阴阳道的秘术,后来又加入儒道法理,将阴阳两气,与浩然气相结合!为师觉得已经青出于蓝,比起原本的秘术更上一层楼!但是为师资质有限,未能修至大成,但是你却不一样,我希望你能将这此发扬广大!”

    邹讽庄重道。

    林祜将两本册子放于怀中,一揖到地,虽一言不发,却胜过千言万语!

    邹讽手捋胡须,老怀安慰,挥了挥手:“好了,快走吧!早些上路!”

    林祜点了点头:“那,师父我走了。那个今天来不及去拜会孟院正了,您帮我给他告个别!”

    “提那老小子干嘛!快走吧快走吧!”邹讽挥了挥手,似是不耐烦道。

    林祜迈步远去,走不多远,回头一望,见师父还站在那里,遥遥看着自己,不禁鼻子一酸……

    虽然仅仅是几个月,但是这座大青山,以及这座大青山上的人,都给了自己以深刻的记忆!

    别人以真心待我,我便已至诚还之!

    林祜朝着师父用力挥了挥手,咬着牙转身离去……

    “都走远了,还呆在这里干嘛?”忽地一声冷冷的声音在邹讽身边出现。

    “要你管!老夫好不容易收个如此完美的弟子!却是没教多少东西就走了……”邹讽大摇其头,满面的不舍。

    “你觉得他需要你教他很多东西么?就连你这一脉的阴阳御气术都能自己悟出来!如此天才,你给他太多束缚并不好!”

    孟元晦站在邹讽身侧,望着远处道。

    这句话说得邹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待他反应过来,有些微恼怒地望着孟元晦:“是我弟子还是你的弟子?需要你来教我么!对了,刚才听到没,我徒弟要我帮他问候你,你躲着不出现干嘛?”

    孟元晦转过身去,待走出两步,忽然停下来,头也不转说道:“怎么不算老夫的弟子!老夫教他的时候不比你少!”

    对于这话,邹讽自然是嗤之以鼻:“快别说了!你每堂课将他赶出教室,整座学宫都知道!”

    想起这些,孟元晦竟然笑了笑,开口道:“你难道没听说,这学生毕业之后,最记忆深刻的便是对他不好的老师!恐怕他把你忘记了也忘不了老夫!”

    “你你你竟然笑了……”邹讽吃了一惊,指着孟元晦,手指连连颤抖。

    与孟元晦相交多年的他,自然知道他这位老友是多么的不苟言笑……

    孟元晦理也不理他,直接迈步上山。

    这时邹讽才反应过来孟元晦刚才的话,三步两步赶上了他,气道:“你说什么!怎么可能记住你记不住我!我可是他的师父!他的儒道都是我教的……”

    “是么?”孟元晦冷冷道。

    “额,算是吧……”邹讽怏怏道。

    孟元晦看也不看他,目不斜视,直往山上而去。

    此时邹讽的脚步不禁慢了下来,心道:“不行,待临淄这边事了,老夫干脆出山一次,直赴蜀山,亲自教他!如此弟子,可不能让他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