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关联词语的用法 > 第1044章 事闹大了
《关联词语的用法》    “子豪,今天你们受到了表扬,落了脸,实乃可喜可贺。”张建笑着说:“来,咱们共同敬功臣一杯。”

    “谢谢诸位,这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尤其是张主任,没有你出面周柏文那笔钱很难收回来。”陈子豪说。

    “没错,这个功劳应该记在你的头上。”徐峰说。

    “都是为了革命工作,还说什么客气话。”张建笑着说:“待会儿好好介绍一下你们的好经验,我们大家也好好学习学习。”

    “成心拿我们开玩笑是不是,我们的那点事你还不清楚,比起你可差远了。”陈子豪说。

    “张主任没事在拿我们逗闷子,开涮。”徐峰笑着说。

    “你们都是大功臣,谁敢取笑你们。”张建说。

    “姐俩守寡,谁难受谁知道。”陈子豪说。

    “此话差矣,你们受到表扬,我们可没有,说明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哦。”张建说。

    “哥哥,我们日子够不好过的了,没事不要拿我们穷开心好不好。”邱卫强笑着说。

    “这些日子你们还真干事,而且大有收获,不像我出了一趟远门,不仅一分钱没有收回来,反而搭进不少差旅费,可以说是得不偿失,真是气死我了。”钱晓龙说。

    “我们这也是撞大运,虽说是收回了点钱,但以后还不知咋样。”陈子豪说。

    “这是不良贷款,收回一点就是你们的成绩。”张建说。

    “马忠祥的情况你们不是不知道,要想全部收回来太难了,算得上比登天还难。”陈子豪说。

    “从河南到湖南是难上加难。”邱卫强说。

    “就是收回这点钱已很是不易,不知费了多大的辛苦。”徐峰说:“为了把那些破纸倒腾出去,我和邱主任当了一天的装卸工,累得浑身散了架,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辛苦是肯定的,不辛苦哪里收得回贷款。”张建说。

    “我担心的是以后,这几次该着点顺,瞎猫碰上死耗子,以后恐怕没有那么幸运。”陈子豪笑着说。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只要咱们把工作做到,收不回来不是咱们的过错。”张建说。

    “没错,又不是你放的贷款,出啥事自有责任人担着。”钱晓龙说。

    “话是这样说,完不成任务还不照常挨批,这才是领导最担心的事情。”徐峰说。

    “担心什么,只要我们认真去干,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领导不会怪罪我们,不良贷款是历史造成的原因,咱们有何办法,只得小车不倒推着走。”钱晓龙说。

    “霞光的情况有些特殊,比如马忠祥的贷款,全部都在正常贷款中,结果企业倒闭,法人失踪,为了收回贷款,我们是没日没夜的干,结果却没有一点成绩,你说我们冤不冤。”邱卫强说。

    “这种情况哪儿都会有,不干有啥办法。”钱晓龙说。

    “你们算是不错了,受到了领导的飘扬,我们工作没少干,谁又提一个字,不也是干瞧着没办法。”张建笑着说。

    “可你们工资没少拿,我们呢,要不是领导开恩,没准会倒拿钱,全家都喝西北风去。”邱卫强说。

    “领导不是关照了你们,只要工资没少拿就中,还管那么多干嘛。”钱晓龙说。

    “毕竟是自己争来的,心里头不痛快,哪有你们心安理得。”徐峰说。

    “你知足吧,要是领导不考虑你们,还不照样干。”钱晓龙说。

    邵毅和李默然走了过来,邵毅微笑着说:“说什么,这么热闹。”见到领导到来,全桌人马上站了起来,齐声向二人问好。

    “不要客气,大家坐。”邵毅微笑着说:“今天拍卖会战果辉煌,这都是大家辛勤努力的结果,为了表示感谢,我和李监事长敬大家一杯。”

    “谢谢领导关怀。”人们齐声说道。

    “子豪他们的工作很是出色,查出了贷户的隐匿资产,实乃功不可没,大家一定要好好向他们学习,学习他们的敬业精神,努力干好自己的工作。”邵毅说。

    “受到领导如此夸奖,实乃感到惭愧,我们的工作没干好。”陈子豪说。

    “不要谦虚,干得好就是干的干好,理应受到褒奖,这也是对你们工作的充分肯定,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取得更好的成绩。”李默然说。

    “谢谢领导鼓励,我们一定努力工作,不辜负领导对我们的信任。”陈子豪说。

    “你们的情况特殊,要想尽一切办法收回贷款,有什么困难尽管说话,我们全力支持你们。”邵毅说。

    “有您这句话,我们是备受鼓舞,会全身心的干好工作,绝对不让领导失望。”陈子豪说。

    “领导的话给了我们极大的动力,我们一定好好干。”徐峰说。

    “哎,哎,领导说话有些偏心眼,怎么不照顾照顾我们,我们都快吃不上饭了,赶紧给点好政策吧,否则,没有活路了。”张建笑着说。

    “怎么,还少照顾你了,你说哪方面没有照顾你,不要得了便宜卖乖。”邵毅说。

    “那也没有照顾他们多,我们瞧着都眼红。”张建哈哈一笑说。

    “我们都是实际情况,理应关照些,你是从霞光出去的,什么情况你还不明白,干嘛还和我们较真,一点不够意思。”陈子豪说。

    “就是,没瞧见我们的辛苦,不要再说风凉话。”徐峰笑着说。

    “他们确实付出了许多,给点好政策是应该的,只要认真干事,不管是谁,我们一定会优先照顾,只有这样大家才会有动力,扑下身子干工作。”邵毅说。

    马忠祥失踪了半个月,始终没有他的消息。自从收了周柏文那笔钱后,一分钱没有再收回来。包永亮急得嘴上起了大燎泡,如果再没有他的消息,过了上诉期,只得拍卖上次查封的那些财产。但他心里明白,这些财产一旦拍卖,商行损失可就大了,这么大的损失上面肯定不会放过他。找不到人还能有啥办法,这可如何是好。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待找到马忠祥后再说,可是陈子豪能答应吗?答不答应也得试试,结果只能看自己的命运。

    包永亮给王素芳打电话,想从她那里知道邵毅对这事的想法,毕竟他是行长,上面得尊重他的意见。王素芳告诉他,邵毅说过这件事,他并不想处理任何人,可是现在上面追的挺严,老行长面临退居二线,业务上的事一般不管,现在大事小事是洪兰青说了算,只有通过她才能解决问题。

    “他可以提议吗,毕竟他是行长,有着一定的发言权。”包永亮说。

    “关键是这事闹大了,谁也不敢兜着,不可能为了你的事得罪她。”王素芳说。

    “那可咋办?简直是把我逼上了绝路。”包永亮说。

    “这得看陈子豪的意见,他现在是办事处主任,一些事情他可以做主,最好的结局全部进入抵贷资产,这样,日后收不收回来和你没有责任。”王素芳说。

    “谁不想这样,关键是我俩不对付,眼下也是面和心不合,绝对不会考虑我的处境。”包永亮摇摇头说。

    “那也得找他,把他的工作做通,事情或许还会有转机。”王素芳说。

    “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栽倒他的手上。”包永亮说。

    “能有什么办法,谁让他现在说了算。”王素芳说。

    包永亮又给王克丰打电话,跟他说了自己的情况,王克丰告诉他这事确实不好办,一旦损失重大,最后结局只有辞职,人都不干了还追究什么责任。包永亮一听着了急,说:“辞职,那我这辈子不是完了,干了这么些年岂不是太冤。”

    “你还冤,这是最好的结局,真要是严格追究起来,这么大的损失你得负法律责任。”王克丰说:“真不知你是怎么干的,竟然瞎到这种程度,让我都不好为你说话。”

    “您能不能跟陈子豪说说,把这事再往后拖拖。”包永亮说。

    “这事我不能再出面,要知道洪行长和他们的关系,丁点小事都会传过去,一旦让她知道我出面管闲事,心里还不烦我,有道是事在人为,一些事情只有靠你自己了。”王克丰说。

    看来没有人爱管他的闲事,包永亮嘬了嘬腮帮子,自言自语地说:“真他娘的点背,倒霉事全让我赶上了。”

    早晨,包永亮早早来到办事处,知道大家不待见他,自己也不愿意见到他们。好在自己还有信贷办公室的钥匙,只有那里清静些。一人蔫蔫来到信贷办公室,因为旁边就是陈子豪的办公室,来以后可以看到他。十多分钟后,陈子豪、邱卫强、徐峰上来,见到包永亮一人在信贷办公室。陈子豪知道他此时的来意,一定是为了马忠祥被查封财产的事而来。现在找不到马忠祥,上诉期一过,只有走拍卖这条路。此时他的心里也很是为难,如果拍卖这些财产,损失是肯定的,跟着就是责任追究问题。一旦处理了包永亮,无疑是得罪了他,认为是自己一手操办的。可是如果不拍卖,上面肯定交代不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