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心有余悸什么意思 > 686:大结局(三)
《心有余悸什么意思》    “卑鄙无耻!”

    天脑顷刻便明白自己从头到尾被天道和圣君算计,气得肺腑都要炸裂了。

    栾绛笑道,“你终究是算计不过天道的,何必呢?”

    天脑胜利一次,天道便回溯时光一次、重来一次。说白了,主动权永远掌控在天道手中,天脑的举动更像是负隅顽抗的猎物,自以为逃脱猎人的追杀,殊不知前方布满了天罗地网。

    天脑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

    “你这天道走狗!落日宫的看门狗!你在本座面前能得意什么!”

    仲孙沅听到天脑如此辱骂,眉心紧蹙,几乎要压不住内心涌动的杀意。

    栾绛却丝毫不在意,他记起前几世记忆——还是圣君那会儿,天脑这货可没少骂他,特别是他在十三娘投身万轮仪回了原来时空,天脑集合残余兵力攻打落日宫,二者最后一场大战的时候,他利用落日宫的优势以及十神器将其封印,这货就骂骂咧咧数个时辰。词汇贫瘠,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话,听得他耳朵都起茧子了——当了天脑这么多年,词汇量还是没有长进……

    莫名的,栾绛有些心疼天脑。

    “我何时在你面前得意过?真要说得意,该是你得意,只是一手好牌被你打烂。”

    说起这话,栾绛心中便有些淡淡的感慨。

    天脑诞生之初,天道便安排好他的路,让他成长,体悟世间大爱,继而以身补全天道。

    自此之后,再无私心私情,却能成就圣人之位,与天地同寿,永世不朽。

    相反,落日宫历代圣君哪有这么好的待遇?

    跟天脑比起来,历代圣君就好似天道在外头沾花惹草生下的儿子。

    虽是亲生,但父子感情平淡。

    天脑呢?

    绝对是老父亲最疼爱的小儿子,心头肉,从诞生之初便给他安排最好的未来。

    只可惜——

    天脑这货天生性格缺陷,冷不丁给天道捅下大篓子,在外头搅风搅雨,丝毫不领天道的情。

    栾绛这么吐槽也有道理。

    天脑当年闯下多大祸?

    这祸事远比第七圣君大得多了,但二者下场完全不一样。

    第七圣君陨落天罚之下,残魂永困罡风之海,被关了将近二十万年禁闭,这会儿还不知在不在。

    天脑呢?

    没有天罚不说,坐了牢还能想办法越狱搞事,害得害得圣君转世两次,奔波劳碌才抓到。

    若非涵养好,他真想对天道说一万句p!

    偏心也不是这么偏心的。

    随着时间推移,天脑感觉自己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一股浩然磅礴的气息将他同化。

    被强行吸入万轮仪之前,天脑愤恨道,“你少假惺惺,记着——我还会回来的!”

    鬼踏马想补全天道!

    天道补全了,他可就再无翻身可能!

    “你回来也好,不回来也好,反正也轮不到我操心。”

    栾绛真心不想跟天脑耗着,这么多年面对同一张面孔,将他恶心得够呛。

    天脑咬牙道,“报复不了你,但你身边的人,一个都别想逃……”

    最后的话仍是没机会说完,被分解、回溯成本源。

    宛若一滴水滴入了大海,看似悄无声息,但栾绛和仲孙沅都感觉得到,此间天道正在补全。

    仲孙沅冥冥中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融入了自己的神魂,神魂发生了质的变化。

    “这是什么?”

    “功德,天道将补全法则一半功德给了你。”

    “一半?另一半给了阿阮?”

    栾绛叹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最后归属在谁手中,不好说。”

    仲孙沅不解。

    栾绛提醒她,“当年封印天脑,除了第七圣君被封印罡风海眼,其他几位俱是……”

    这一半功德究竟是栾绛自己用,还是用来唤醒其他圣君,全看栾绛的打算。

    天道将选择权给了他,但根据栾绛对天道的了解,这估计是道只有一个答案的单选题。

    仲孙沅明白过来。

    “这是天道的意思……”

    栾绛道,“他的心思一贯如此,无人能算计得过他。”

    顿了一下,栾绛又开口。

    “其实,我倒是不太想去找其他几位。”

    倒不是心疼这一半功德,纯粹是出于兄弟情和同情。

    鬼知道那几个的转世在哪个小世界浪得风生水起,何苦将他们找回来给天道当牛做马?

    落日宫高居九天,无数修士向往,但对圣君几个来说却是囚禁他们一生的牢笼。

    若非栾绛逃不掉,他也不会被天道压着回溯一次又一次,只为抓住天脑补全天道。

    辛苦筹算多年,结果天道就小气巴拉给了一份成就圣人的功德,还小气一分为二。

    要不是一半是给了仲孙沅,栾绛刚才就想甩脸了。

    天道也精明,时刻掐着栾绛的底线,让他不敢发作。

    “那阿阮……”

    栾绛话锋一转道,“转念一想我还是去找吧,好歹有个名目跑远一些。若是幸运找回一两个,天道也不会盯着我一人剥削了。整日逮着一只羊薅羊毛,天道也不怕真将我惹急了。多给他逮几只羊,分散他的注意力……”

    仲孙沅:“……”

    “只是,离开之前还要给天脑收拾烂摊子。”

    天脑这货别的不会,闯祸倒是一等一厉害。

    泄露人类联邦机密给其他星际联盟,暗中培养邪恶势力,渗透联邦各个部门……这些年人类联邦如此强大,靠的就是超越这个时代平均科技水准数百年的科技和战争储备力量。如今被天脑一股脑泄露出去,还撺掇智能机器人失控,让各个星域数百人类星球各方面都陷入了瘫痪状态……联邦大乱,敌人又蓄谋已久,外界怕是乱成一锅粥了。

    战乱将起,也不知会牺牲多少性命。

    但当务之急是制造新的“天脑”,接管原先天脑的权限,恢复人类联邦的秩序,安抚民众。

    这件事情……

    栾绛面向某个方向。

    赤发红眸的【王】轻笑了一声,对着栾绛行了臣服之礼。

    “我只帮助你两千年,再长我可不干。”

    这本就是他诞生的意义,天道给予人类联邦的一线生机。

    若无他替任天脑之位,重掌秩序,人类联邦经营数千年的天网体系便会顷刻坍塌,数个星域数百星球会分成散沙,彼此之间无法紧密联系,被其他异星种族联盟吞噬是迟早的事情。天脑自从知道他的存在就将他视为眼中钉,不是没道理。

    栾绛道,“两千年,行!我会给你抓个替班的。”

    几乎是栾绛应下的同一时刻,天穹降下一道白光,在太叔妤瑶面前凝成一柄长刀。

    她下意识握住刀柄,脑中浮现了四个字。

    “帝首之刃?”

    【王】见状,苦笑着道,“人族这是要继续兴盛数千年了。”

    帝首之刃,专门克制【王】。

    一旦【王】又反叛之心,帝首之刃将能制裁他。

    这把刀出现的同一时刻,【王】便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威胁。

    “这……可真是偏心……”

    上一任天脑在任的时候,天道哪有赐予人族帝首之刃?

    栾绛感慨道,“这种事情不能多想,越想心理越不平衡。”

    爱哭的孩子有糖吃,这道理搁在天道跟前也行得通。

    天脑与几任圣君一样,也算是天道的孩子。

    结果呢?

    将天道折腾最狼狈的天脑反而是最受他纵容宠爱的一个。

    栾绛感觉自己后槽牙都要酸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