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骄阳似火的意思 > 第二十六章 咸阳城里的谈话 上
《骄阳似火的意思》    艾薇尔双手上的血依旧在滴落,望着东方,到了红阶的这一层次再加上西方的神术,很快,就离开了咸阳城,离开了东方。而光明神殿的人只是站在艾薇尔的身后向老仆一样不敢言语。因为这高贵的血脉,来自西方的王。

    东方王,很快,三个月之后,我们会再相见的。下一次是真正的王之斗!至于什么只修西方?可笑的东方人,王的血统,只有王才能够决定,什么闲杂的人,一滩茶水!你侮辱了西方的王,那么只有用一城的血液来洗刷!

    王之气在此刻突然爆发,粉色的头发随着风飞扬着,有之西方强大神术的气息,有着东方兵的气息!这一刻王者重临!这必然是一代的王者,而伴随着气息的不断增强!艾薇尔再一次突破了自身的境界!相当于东方大陆的青阶十段!

    ……

    月色已经悄然退去,几人围坐在地上。茶客拿出了自己的茶杯,将茶叶轻轻放入杯中,来自清然的水,小火炉轻烤着茶炉,慢慢的茶香飘了起来,弥漫在这片空间……众人迷醉,在刚刚经历如此的生死搏斗,茶的香气让众人感到生存的美好性。

    郑冰自然而然的端起一杯茶,饮尽,感受着茶香的气息。以及逐渐弥漫全身的舒适感,更是神奇的开始治愈着自己身体的伤势。很快臂上的血停止流动,逐渐恢复起来。众人也是随着郑冰的饮,而随之的是眼神一亮,有治愈效果的修器者!在修器者中也是极为的珍贵!刚难得的是红阶!

    “西方的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茶客也是轻轻饮着茶,思考着事情的严肃性,西方的王已然成型了,而东方的王,至今还没有确定,尽管上面的人已经私下认定郑冰是王,但根本得不到八方的支持,甚至来说是根本没有人知道。

    “至今未有人知道所谓的千年劫到底是什么。”剑客摸着自己的剑说道。很慢的说,很慢对几个少年人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被一位红阶强者认可,也是对除了郑冰的几人是极为震撼的。

    “兵魂,器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涌现出来的可能更多。”茶客笑着看着几人,“之所以没有更高阶的人来寻求陌温魂,是因为它的存在,是一直有意识到存在,其它的魂还可以靠一定的蒙蔽性,而它却是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性。”

    “你说的很对,千年至,我本是不想出来的。因为一语动万情。这是真正的缘意吧。”陌温魂出现在了徒雨的身边,几人一惊。魂具有意识,本身就是很难想象的,因为对大多数的人来说,兵魂是经历上百年才能培养出来的,这又不是矿石,还可以寻得……

    “见过前辈。”却是看见剑客向着陌温魂一拜,很认真的去拜了一拜,不参杂任何的多余的感情。几人都是感到了剑客发自内心的尊敬。

    “你祖辈木琴,我上一辈的宿主,很是一位伟大的人物,一琴救万城,杀得兽人百年不敢进东方。”陌温魂回忆着前事,在很多年的事情,满是旧古尘封的过往,现在提起来伴随着着陌温魂的引动!一副震撼的屠兽图就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不提也罢,说说现在的局势。”陌温魂摇晃着脑袋,问起了自己较为关心的事情。伴随着魂更多的出现,也可能出现一定的变数。

    “青疯霞龙魂十多年前消失了。”茶客表情严肃的说道,这对于兵器魂来说,是一件很严肃的大事。一个魂的消失,这可能的是其他更多的魂的消失,若真如此的话,那千年劫必然是更为恐怖的。

    “有人在暗中操控,这是在消磨着东方的力量。”陌温魂一下子说道了很关键的地方,就好像学院里的灰衣老人说的如此。有人在暗中消磨,在磨灭着东方的局势,接着兵魂的力量去毁掉东方的根基。

    郑冰等几人很是认真的听着,也是在暗自思索着未来的局势,若真是如此,那未来兵魂出现的地方就极为凶险了。是来自于生命的威胁,而为了活着,修兵者确实不是那种狠不下心的人们。

    就好像流传多年的那一句话一样,苹果会有的,矿石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但在此之前,你也得有的实力。这话就说的是如此的真,如此的现实,也是如此的有真理。

    “那前辈认为,变数会发生在那里?”剑客看着陌温魂,表情严肃的问道。既然兵魂已经是成了局中的局,那么破开局势的方法到底在哪里,难道是千年将至的等死吗?没有人会这样的甘心,剑客不会,郑冰不会,更多的人也不会。

    “未来的磨盘因为东西王的会面,已经看不清楚了。”陌温魂没有去说,用一种模糊的方式去委婉的拒绝了。命运已然是没有了所谓的方向。只有靠着时间的摩擦,慢慢的磨动着。

    “会有多少王?”郑冰认真的问着,难道王这种东西就只有一个吗?那这么严肃的东西会怎样去活,去让人活,这种肩负的东西到底是生存的开始,还是泯灭的终结?

    “王,只会有一个。”茶客轻轻喝着茶,带着笑意,看着郑冰。王这种东西,茶客也是第一次见,并没有想到很多天以前的少年竟会是王。所以看着郑冰也是带有了怜惜。

    “当王可以吃无尽的烤鸡吗?”叶狩子突然插起话来,用着胖子特有的严肃感。很是想化解这严肃的场景,他感受到了愈发紧张的气氛,所以他决定说。

    “当王可以宣传我的礼仪么?”闲人王“彬彬有礼”的笑着,看着郑冰。已经是多次的经历生死了,这种情分的同时有难,谁会不去帮助呢?李鱼儿也是看着郑冰,带着某种别样的情绪。

    而徒雨轻握着郑冰的手,在他的手上手心里描绘着:就算世界毁灭,你也还欠我一春天的桃花,这是我们的约定,这辈子也不能终结掉……

    “我想我需要变的更强大些。”郑冰认真的说道,这是一种心境的改变,经历了几个人的游说……来自学院的老人,来自茅草屋的大叔,来自西方的王,来自茶客剑客,来自周边……

    “会的。”茶客慢慢的说,茶水轻轻的落在了几人的身上,带着某种别样温暖。像雨点一样轻落。茶客眼中满是欣慰,剑客却是看向了远的地方,北方的兽人。猎兽的日子快要到了。

    茶客语出若花,清水滴溅,讲起修兵修器,讲起千年的事情,用着境的方式,用着千年崛起的方式。一点一滴,从头到尾的讲,从白天到了黑暗,再又到了黎明,阳光倾洒在了四人的身上。

    于是,郑冰就是青阶一段了,没有了青阶的过程,从王的气息又到普通的人。一个过程式的东西,但依旧隐约着猛虎。仿若是霸王一般在这里存在着,存在于郑冰的眼中。

    而其他三人还在迷醉,郑冰却是独自离开。剑客看着郑冰的身影不自觉的叹息,一日悟道青阶。当初见面不过是白阶的小孩子,成长之快,就算是剑客也是很咂舌!

    “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到狗身上了。”陌温魂戏谑的笑看着剑客,世间的人多是补补修炼的走,史前也少有记载连跳三段的。当然若是让他知道郑冰是一夜到王的哈,想来就算是三千器魂此时也应该笑不出声来了。

    “我只是觉得他还应该多听,在秦皇学院也是少有人能够听茶客这样讲道。”剑客老脸一红,慌忙解释道。却是也无可奈何,毕竟这魂辈分是极其大于自己的。

    ……

    郑冰来到了一处稍显空当的地方,手凝握着大刀,在晨时的阳光下。刀折射着光,青色的光在郑冰的身体上不断的闪烁着。逐渐变的浓韵起来,在金色的光下,在晨时的光下……

    刀在空中划得很快,像是龙一般。刀斩着,很基本的刀式,不复杂,这千百年来一直被古人与今人磨练的刀式。就是简单的斩,刀仅仅是用来杀人的。青雨就这样在空中被斩着,很是费着力气去斩。青雨魂伴随着也是一样的费着力气去做这件事情。

    是杀,是用刀,简单的杀。郑冰望着光处的地方,想着更多思绪的事情,于是刀也就思绪万千,也就是开始了乱刀。杂力,可是郑冰依旧去掌控着刀,这是王的气息似乎迸发了出来!是更为强大的气息。就是看着朝阳,试图斩着朝阳去寻着寻找路。刀就有了灵气,于是青雨魂就腾飞了起来。

    于是,就是新的刀境,斩朝阳。

    是一种由内而外迸发的力量,斩就很直接的没有什么多余的象征。就是杀!朝阳就是新生的!那所未知的,所不知,所无措,很突然但会给人温暖的东西……

    于是,郑冰就望向了剑客。如果说原本是刀中王的气息,那么现在就是兵者王的!这是一种无谓!并不是无所谓的无谓,而是没有所惧的无谓。这就是很直接的刀,像是斩去太阳的刀。所以这刀就是似乎要斩去剑客头颅的刀……

    “真是麻烦啊。”剑客有些无奈,就不能好好的继续悟境吗?不要一悟出来就随便找人试。就算试也应该去找一个等阶差不多的人物好吗?自己好歹也是一方霸主,就这样随便真的好吗?但剑客也是有些兴奋,毕竟虐王这种事情不是轻易可以做的……

    “磨刀剑啊贱。”陌温魂提起了几分的兴趣,青阶的王要去与红阶的剑客斗!这也是千古难得一见。而语调却是继续仗着辈分笑讽刺着剑客,也是一种别样的消遣了。

    剑客翻了翻白眼,看着依旧在讲道以及听道的几人为叹了口气。长剑被慢慢拔了出来,带着萧然的剑气!像是拟动着世间万物所有锋利的东西,一股莫名的意味儿!很是认真的一把剑,很是霸气的一把剑。而是没有红光,也就是没有动用兵力。但经过不断历练与修炼那身体早已不是普通的刀刃所能伤害的了。

    叶狩子感受到了剑客的剑意,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潇潇的剑意……

    “有点意思。”陌温魂轻笑着,这胖子似乎通过剑客的剑意悟道了某些东西。丝毫不出众的人物竟然会有剑意透出,这注定是一个将有强者的时代。但似乎有想起来了什么,微微叹了口气,一切都有些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