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动量矩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城主夫人驾到
《动量矩》    readx;    从后院四进宅第的卧室里走出来,荣远航看了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刚好是早上十点整。这个时候,除了王梦与英子,全院子的女人应该都到店铺里面忙活去了。

    他走出室外,只见庭院中间还摆放着两个集装箱货柜。荣远航只知道,这其中一个里面是空的,里面的货物已经全部搬空了。

    庭院这块空旷之地,没有栽种花草树木、更没有假山鱼池。也许因为前主人是做面馆的,居然将这一块空地开僻成了菜圃。

    本来是种满了青菜的,现在荣远航接手了店铺,就将这个地方用来放置货柜,当作临时货仓来使用。

    这第四进院子与第三进的院子相隔着一堵两米高的青砖墙。唯一的出口就是东南角的一道垂花门。走出垂花门就能直通王梦居住的第三进院落。

    整坐宅院除了临街的两百平米铺面,余其的建筑布局完全相同。所以,目前荣远航居住这里,是最为隐蔽的一个院落。他可以直接穿过第三进、第二进、第一进院子,直达店铺。

    垂花门被一条回廊挡住了视线,从门的那边并不能直接看到庭院里的情况,除非走进里面来。所以荣远航可以放心地将储存空间里的货柜放出去,然后将另一只空的货柜收进里面。这样的替换行动,即使居住第三进院子的祖姑王梦也不知情况。

    将货柜替换之后,荣远航连这一身现代衣服都没有换,就在这样朝外面走出去。刚跨出垂花门,却正好看见王梦与英子两人出到门口,她们正在站着屋檐下。

    王梦那道锐利的目光往这边看过来,荣远航心里一紧,他挤出个笑脸打招呼:“早啊,祖姑您这是要出去?”

    “嗯,出去办点事。”王梦点了点头,问道:“远航,你昨晚去哪了?”

    对于这种问题,荣远航心里早有准备,他故意嬉皮笑脸,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嘿嘿一笑,搓着手说道:“嘿嘿,昨晚嘛……去青楼里吃花酒去了。”

    这话一说出口,站在王梦身边的英子就是一阵白眼色,心里鄙夷道:真是死性不改!

    王梦也是蹙着秀眉说道:“酒色伤身,同时也消磨人的意志。远航,那种污移之地,你还是少去吧!”

    “嗯,嗯,我会的,祖姑。”荣远航敷衍着应道。

    “如果实在需要女人,你新娶的小妾景如霞难道还不能满足你?”

    王梦质问着说道:“花街柳巷的那些女人们,都是一点朱唇万人尝的货色,任她们长着一副怎样的好皮囊,但也脱不开肮脏、污秽!你跟那些女人睡上一宿,还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邪气。远航,以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自甘堕落呢?”

    “祖姑教训得是。”荣远航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脸上却看不出半点的羞愧。

    “哼!”王梦有些厌恶地白了他一眼,然后带着英子转身往外面走去……

    待两人去后,荣远航呼了一口气,诘问自己:“我这样自污惹她讨厌,是否太不明智了?”

    但王梦不在身边,他整个人也一身的轻松起来。

    ……

    走出店铺里,只见萧雪、沙苗英、蓝喜田、弄月、九妹等五人都在,唯独不见绮红。

    两百来平米的店面,布局有点象现代世界的自选商店。有好多商品都是用展柜、化妆柜来陈列,店铺的四周墙壁也有用到大幅的玻璃镜面镶钳。

    整个店面是荣远航自己设计的。内店只卖三个种类:镜子、打火机、茶具,但有许多不同的款式,各种货铺满了整间店铺。不过看起来,商品琳琅满目、灯光辉煌,也算得上美仑美奂、新奇时尚。

    所以开张半个多月,这个号名仙阳奇珍的店铺也在千族大街上拥有了小小的名气。平日吸引着不少人过来参观,那些顾客一进来,他们的表现往往会瞠目结舌好一阵子。

    特别是墙体安装的大幅面玻璃镜,那些人一进门就好像发觉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站在镜前呆呆的发愣。

    也有一些女人,她们三五人为伴、成群结队的进来,却什么也不买,只是为了照镜子。店内所阵列的商品:一枚化妆镜竟然售卖一千两黄金,一套茶具二千两黄金!这个格价吓走了大部份人。甚至有好多百姓都为之咋舌,——这实在是太贵了!

    “帮主,”九妹见荣远航突然走进来,她连忙欠了欠身子。

    店内还有几个顾客,蓝喜田、九妹两人虽然见到了他,但忙着招呼这些客人,也顾不上打招呼。沙苗英则站在门口的位置,象一尊雕塑一样,双手盘胸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

    “你过来啦?”萧雪对他笑了笑。

    “嗯。”荣远航漫不过心地点点头,走到收银台萧雪的身边,懒洋洋地坐在了旁边那张现代沙滩椅子上。

    他背对着萧雪,但两人相处的方式就像朋友,双方对并不觉得这是一个无礼的举动。萧雪又柔声问道:“你用过早餐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弄点?”

    “我不饿。”荣远航摆摆手。冷眼地扫了一下在店里挑选商品的顾客们,他无聊之中从储存空间里掏出一只指甲钳,居然修起指甲来。

    “雪姐,最近有什么大单吗?”荣远航一边修自己的指甲,一边随意地问道。

    萧雪说道:“没呢,开业半个月以来,除了那高士春公主那一次大单。其余的都是散卖,一天的也就卖出百万金的货物。对了,今天一大早你不在的时候,有几个克伦族的客人一次过买走了五百面的宝镜。”

    “哦。还不错。”荣远航对这种‘小生意’不怎么上心。

    这时,萧雪移着椅子靠近他身边,小声说道:“让我来帮你修甲吧?”说着伸手过去欲要接过那指甲钳。

    荣远航手一缩,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大家都看着呢。”

    店里的几个女人,都是知道萧雪是荣远航的岳母,辈份比他高。如果给一个后辈做着修甲的举动,那看在别人的眼里就有些怪怪的了。

    萧雪也明白,她笑了笑说:“那我叫个丫头来给你修吧,你的身份不同,总得有个人伺候着……”说到这看,她抬眼看了看,正好九妹就在站在不远处,于是叫道:“九妹,你过来……给少爷修修指甲。”

    “哎。”九妹笑着答应了一声,走过来乖巧的跪着荣远航身边,说道:“帮主,让属下来吧。”

    荣远航将钳子递给她,说道:“九妹,以后你们就别叫我‘帮主’了。叫少爷吧,这个好听。”

    九妹愣了愣,才笑着答道:“哎,少爷。呵呵……”

    她心思细腻,捧着荣远航的手小心翼翼地修剪完过长的指甲,然后又问道:“帮……少爷,顺便也让奴婢给您修一修脚趾甲吧?”

    “好啊,谢谢了。”荣远航也不跟她客气。

    九妹移也移位置,蹲跪在他的前面,捧起一脚横惯在自己的腿上面放着,又给他脱了皮鞋、袜子,然后再用指钳修甲……

    荣远航暗自一乐,九妹这服务,还真是体贴入微了。不过他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因为在这种社会环境下,仆人这样伺候自己的主子都司空见惯、太平常不过了。

    “少爷,有好多客人过来问:咱们开业时穿的那种着装在哪里买的呢?”九妹的声音甜美,一边给他修甲,一边发起话题跟他聊天。

    “是么?你怎么回答他们?”

    “奴婢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讲,一直想跟您说说这事。”

    荣远航看了看她脚,笑着说道:“原来你还穿着这高根鞋呀?”

    九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鞋好看,所以奴家就天天穿了。对了,也有好多女客进来问,我穿的鞋子在哪里卖的,呵呵,我告诉她们,哪里都没得卖!”

    这时萧雪也答嘴道:“远航,咱们店铺里的货物是不是太单一了?要不,你把那些纸巾、牙刷,还有我用的那种什么沐浴露、洗发水也弄些过来摆卖?”

    荣远航挪了挪身子,换了个更适服的姿势,这才答道:“还是算了,那种东西赚不了几个钱。还是留着咱们自己用吧。”

    这时蓝喜田送走了顾客,她端着一杯温茶走过来,似是不经意地瞅了一下正给荣远航修指甲的九妹,但那眼里却带着一丝羡慕。

    “帮主,您喝口水。”一杯茶水送到了荣远航面前。

    “嗯,好的。”荣远航接过茶杯小嘬一口,正找地儿放杯,蓝喜田却伸手接了过来。

    九妹抬头说道:“蓝香主,少爷他说了,以后让咱们叫‘少爷’,不叫‘帮主’。”

    “哦?”蓝喜田诧异地看了一眼荣远航。后者点了点头:“嗯,这是样。‘帮主’现在我空有其名,长刀帮已经归还给雷鼎了,至于这个仙阳帮派,等正式成立了再说吧。现在,我当你们是家人,所以大家还是称我为‘少爷’的好。”

    蓝喜田一听,连忙答道:“是,少爷。”

    三个女人围着荣远航聊了一会儿,九妹忽然说道:“我该去做中午饭了……怎么倚红姐还没回来呢?”

    “是啊,平日里这个时候应该早回来才对呀。”蓝喜田也附和道。

    荣远航有些奇怪地问:“倚红干什么去了?”

    萧雪答道:“那丫头去后街的集市里买菜了,这段时间我一般都使她去买菜。”

    “哦。”荣远航也不在意,说道:“她可能顺便逛逛街市吧,迟些回来问题不大。”

    “不对啊!”蓝喜田道:“倚红很准时的,她不敢迟回。因为府里还要等着她的菜做饭,要是准备不足,让少爷您吃不上饭那她罪过可就大了。”

    “没那么严重。”荣远航浑不在意地摆摆手。说道:“也许有什么事情担耽了,这种情况不足为怪。……咦,怎么外面来了这么多人?”

    他突然说出后面这句话,众人齐刷刷的转头往店铺门口外面看去。

    就在这时,两个腰悬长剑、身披氅衣女子走了进来。看起来气势锐利、英姿飒然,这种打扮一看就知道是某大官的女侍卫。而且还是高手!

    其中一女大马金刀般的站在那里,高声喝道:“店铺里面无关人等,请速速离场!”

    荣远航眉头一皱,他已看到外面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多官兵。

    那女人高声喊了这话,店内的顾客又看了看外面这种阵仗,知道是大人物过来了。于是连忙离开,不一会儿,走得一个也不剩。

    女侍卫待顾客离开,扫了荣远航等人一眼,冷着脸说道:“谁是掌柜的?平战夫人莅临,还不快快出来接驾?”

    荣远航还是懒洋洋的躺坐在椅子上,却不理会女侍卫,转头过来问萧雪:“哪根葱啊,这是?”

    “噗哧……”萧雪忍不住被他的问话逗笑了,但却很快严肃起来,因为这气氛不对。

    一旁的蓝喜田却吓了一跳,她连忙凑近荣远航的耳边禀告道:“我的少爷,平战夫人就是城主夫人啊,咱们不可怠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