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give的过去式 > 第二百一十章 狠毒
《give的过去式》    主审官想撂挑子,却又不敢撂挑子,只好让属下赶紧跟过去看看。

    结果走到半路,那属下就被孙岩的人发现了。

    一般来说,胆敢跟踪上司,不管你是什么理由得到谁的命令,他在高层的前途就算葬送了。不过今天情况特殊。孙岩非但没有惩处这位倒霉的下属,反而告诉他主审官想知道的东西。

    等下属回来,主审官立马乐了。好了,他知道该怎么对待方茹了,而且前面还有孙岩这个挡箭牌,他不用担心吴先生记恨他了。

    而方茹也很快知道自己的待遇是啥了。

    不再是之前的单人牢房。不等方茹走到附近,酸臭的味道把她杀伤力不太大,属于那种又熊又不老实那种,不然就不会被关起来而是直接扔出基地了事了。但凡事都要对比着看。这些人在高层眼里是连作恶都作不好的人渣,可对付方茹一个弱女子,那是绰绰有余。

    而且他们这群人最短的也被关了半个多月了,时间最长的从监禁所建好的那天开始就呆在里头了。那里头的蚊子都是公的。

    方茹进去之后,肯定会受到很好的“服侍”的。

    我做的这么好,袅袅你要怎么奖励我呀?

    孙岩满面春光。然而在他离开监禁所。被炽烈的阳光烧灼到之后。他忽然脸色一僵。

    奇怪……罗袅袅,是谁?

    我为什么要听她的?

    “岩大哥?”

    婉转如轻啼的呼唤。

    孙岩浑身一个激灵,那困惑好像遭遇了天敌,顿时被五马分尸。

    孙岩朝身后的心腹们挥挥手。示意不要跟上。然后整了整衣衫。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转过街角。

    罗袅袅环住他的脖子,与他拥吻。

    “你要我办的事,我办好了。”孙岩声音低沉。微微喘息着。

    “是吗?”罗袅袅开心地笑了。那笑容,比三月的春光更明媚,更清澈,然而一股艳丽的味道却不知不觉扩散开来,让人在不知不觉间便深陷其中。

    罗袅袅踮起脚尖,在孙岩的脸颊印上一个清纯的吻。

    孙岩浑身一震。他仿佛被雷电击中,一下子被抛到了**所能到达的快感的最高峰。意识随之化作一片白光。

    等他再回过神,佳人已去,不见所踪。

    离开孙岩,罗袅袅熟稔地在小路穿行。

    她本来就是这里的学生,对静安大学了如指掌。在静安大学成为了静安基地后仍然如此。

    没过多久,她就从监禁所来到了一处住宅区。

    不过在这儿,她犯了难。

    她是熟悉地形不假。可熟悉地形不代表你能把在那儿晃荡的活人也当做景观树。她的身份,到外层基地会比较麻烦,越少被人看到越好。

    方茹这个三叔也真是的。不会去找她啊,每次有什么事非得让她跑腿。

    这下好了,撞上一群人,还都是女的。

    躲在一条小巷间,罗袅袅一边抱怨,一边纠结地思考怎么能躲过那群正在花坛挖野菜的大妈。

    肩膀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罗袅袅吓了一跳!

    方茹的三叔正站在她身后,气定神闲,隐隐的,还有点儿仙风道骨的味道。

    罗袅袅戒备地望着他,后背紧紧贴着墙壁:“……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三叔简单地吐出两个字:“路过。”

    路过你个大头鬼!这地方距离你的住所还有两百米,没有任何水井食物分发点等公共设施,你来这儿干嘛。

    可不是路过,他又怎么知道自己在这儿?

    一股寒气从罗袅袅的脚底缓缓向上爬。冰冷湿黏,吐着不详的信子。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三叔笑了,微微露出整齐的牙齿,“走,咱们去谈正事。”

    二人一前一后在小巷中走了一段,拐到了一处林荫道。道边有水泥长凳,刷上了颜色,刻上了纹路,伪装成木板的样子。

    罗袅袅有些迟疑。这地方大敞大开的,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你放心。绝对没人看到。”三叔笃定地向她保证。

    这个“绝对”中,似乎包含着某种未知的元素。就好像,不是人们看不到,而是……他不让别人看到似的?

    联想到这个人的姓氏,罗袅袅多了一丝底气,和三叔一起找了个稍微干净点儿的长凳坐下。

    日日被暴晒的长凳滚烫,罗袅袅惊叫一声跳了起来。

    三叔笑了,有点宠溺的味道,类似父亲对待女儿。只可惜这宠溺一闪而过,余下的只有毫无温度的文雅的笑容:“别怕。你动作别那么大,别人就看不到你。”

    意思是我要是跟你拼命,别人就会发现我在这儿喽?

    这话罗袅袅不想说出口,也不能说出口。她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直到适应了这温度,提着的心才放下。

    “方茹这次必死无疑了。”罗袅袅率先开口,“我将她安排在了能彻底摧毁她意志的地方。相信只要过二十四小时,她便不再是从前那个傲气十足的方茹。只要能把她从那儿捞出来,你们说什么她都会答应。”

    三叔点点头:“我相信你的能力。那拜托你找的东西呢?”

    “还在找。”罗袅袅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舒缓烦躁还是让身旁的男人知道她很焦躁,“我尽力了,你不能强求我百分之百地完成。”(未完待续。。)

    ps:  大家好,还是我,存稿君。蠢萌作者君最近遇到大难题了。家人的病情比她以为的严重得多。作者君每天为了照顾病人累成狗。所以我最近瘦了很多。还好之前作者君把我养的肥肥的。作者君表示她会在照顾病人时见缝插针地给我补点肉。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作者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