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增根是什么意思》    “这道门怎么只能进不能出。”

    柳如风摸了摸,那道法力凝结而成的门,苦闷地撞了撞,发现除了自己被撞飞五米之外自己根本奈何不了这门。

    “喂,小孩,要不要我与你合作?”白狐的声音又出现。

    “不要!”此刻他断定这只狐狸定没安好心,断然拒绝。

    “你这样撞是撞不开这门的,这道门是由道家始祖,用五行八卦图还有诛妖剑阵刻画而成,你身上有妖味,所以只能入不能出。”

    柳如风没好气道:“还不是你把我拉进来,自己死就算了还要让着跟你一起陪葬。”

    “你这小儿,我当初是想让你死,然后我就能出去,想不到你竟然不上当,小小年轻,城府那么深,青山真是教了你这好弟子。”

    听着狐妖的话,那不知道是夸他还是在讥讽他,索性不理,继续研究门上这阵法。

    “甭研究了,本王可是研究了千年,这阵法只有一个漏洞,你若是用法力那阵法便会飞出千把灵剑将你刺个对穿,而这八卦图,那老道每隔一段时间就转换五行,就算你研究透了,也猜不到这五行之法。只要你跟本王合作,不要说是整座青山了,就是这青州,本王也可以交由你管辖,怎么样,条件不错吧。”

    狐妖继续诱惑着,柳如风不为所动,一脸呆滞地看着那扇门,从里面看,这门却是能看到外面,而薄薄的一层荧光却阻隔了两个天地。

    夜已深,洞内却不分白天黑夜,柳如风很自然地修炼起清风剑决,养气,天地灵气似乎也被这阵法隔绝,有的只是妖气,滔天的妖气,灌入柳如风的体内,在体内运行一周后,大部分都流了出去,少部分被小青虫跟红莲吸收,这可是滋补之物。

    “啧啧,你这小子,竟修炼道门的筑基法决,可惜了可惜,这等妖气不能吸收,若是修炼本王的天狐功法,你小子定能在半年内筑基,怎么样,小子,给本王扣几个响头,本王就收你做入室弟子。”

    万物杂念皆不能动我心!这片天地一片荒芜,都是白骨森森,洞天深处竟是一座骨山,他震撼了,这妖究竟害了多少人才能形成这片白骨天地。

    睁开双眼,肚子发出一阵哀嚎,毕竟他还没有修炼到辟谷期,需吃五谷来维持体内能量,可这洞穴哪来的食物。

    狐妖坐在椅子上,后面两个小骨架为他扇着风,此刻也正老神自在地看着他,道:“小子,饿了吧,我这可是有吃的?”道完,手里拿出两个还冒着热气的包子。

    柳如风一看,咽了咽口水,撇过头,道:“一定是幻术,一定是幻术,我饿死也不要吃!”

    “老大,他的包子是真的。”体内突然传出一道声音。

    “……”

    “怎么样,还是不打算跟我合作吗?”白狐望着饿得两眼发昏地小子,又变出了之后烤鸡,撕了一个鸡腿,嚼的津津有味。

    “万物皆为虚,万物皆不在,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柳如风喃喃念道,可飘香的鸡腿味让他肚子里的馋虫又叫了起来。

    “要合作也行,我要看看你的诚意。”柳如风死死盯着狐妖手上的烤鸡,满眼炙热。

    砰,被掰了一个腿的鸡被狐妖甩到柳如风怀里,柳如风扯着鸡翅就吃了起来,连骨头都是酥的,这妖精到底是从哪里把这东西变出来的。嗯?还有酒,也不疑里面有毒,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吃得不亦乐乎。

    酒足饭饱后,他又盘膝而坐,修炼起剑决第二篇,炼体篇,何为炼体,修行之体乃重中之重,淬体一次,便能让你体强于人,试想别人以为伤你一千,你实际只损耗一百,你就能破敌于先机。零零碎碎地说了一通,柳如风理解为,这是锻炼你的抗打击能力,只要别人打不死你,就是你打死别人,里面没有讲方法,只讲一个目标,达到千斤之力,便是第一层,达到五千之力,便是第二层,万斤之力即是第三层。

    一想到东方明月已达万斤之力,柳如风心里就一阵毛骨悚然,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竟有此大力,可如今这里哪里能给他炼体,要他操作这些骨头?

    “行了,小子,吃也吃了我的,该谈合作的事了?”狐妖看了半天不耐烦地道。

    “你说吧要怎么合作,别让我靠近你,我可不放心。”

    狐妖手一摊,表示无所谓,道:“合作就是我帮你骗过这道门,你出门后将门上的符箓撕掉就好,就那么简单。”

    “等等,你说你能骗过这道门,你怎么不自己出去。”

    狐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这小子不会在装傻吧,他把脚抬了起来,指了指那条链子,道:“门上的符箓是增强这锁妖链的力量,我身上的妖气太浓郁,门一下子就识别出来了,而你身上除了那个灵宠还有少量的妖气,只要将你身上的妖气给封印就不成问题了,这道门只锁妖,不锁人。”

    “停,听你说了半天,我身上怎么就有妖气了。”

    “我怎么知道你身上有妖气,你爸是妖,要不你妈就是妖,才会生出你这个不人不妖的东西。”

    柳如风心里嘀咕,怎么没听人说过,他爸是人没错,难道他妈是妖?怪不得大娘跟爹一直讳莫如深,他点点头,道:“那具体怎么封印,你怎么知道我出了这道门会帮你,你不怕我跑了吗?”

    “哈哈。”妖狐拍着胸膛大笑。

    “本王要是连你都能跑了,我还算什么妖王,听着小子,我会在你体内施展一个隐匿术,再跟你签订一个妖契,你完成誓言本王就放你一马。”

    “隐匿术?怎么听起来像个小法术,管不管用的?”

    狐妖胸膛起伏,道:“气煞本王,你这小儿,我这隐匿术可是妖阶高级妖术,只要不比你高三个境界的人就看不穿你的修为,这可是杀人夺宝必备之术,你过来,本王教你。”

    柳如风一听高阶妖术,两眼爆出金光,走了两步突然顿住,怒道:“好你个妖孽,竟想骗我过去,你说我做,休想让我过来。”

    狐妖气得妖血沸腾,这臭小子竟然怀疑本王的妖品,他道:“就你这点血肉还不够本王塞牙缝呢,行,你就站着别动,本王传你隐匿术。”

    “我看你小子到达天人合一,你这年龄也算凑合,首先你要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接着便是将泥丸宫隐匿,泥丸宫是人藏神的地方,也就是你的精神世界,你身上没有妖气,主要是你这泥丸宫里散出来,所以要锁灵,这是锁灵术,白给你这小子了,喏,拿去。”

    一个玉简飞了过来,柳如风茫然无知地拿起来,前后翻看,没有字啊?

    “蠢货,这东西你运起你那功法,开启玉简,接如灵识即可。”

    柳如风运起清风剑决,只见一道绿光隐没在玉简中,只觉得自己的灵识已经被包裹,像是进入一个独立的空间,空间上金光闪闪地几个大字:学会此术既可骗仙蒙神,此乃天下第一奇术。

    “……”

    什么时候连个法术都那么风骚了,他接着看:大脑乃人最复杂之物,精神则是虚无之物,若要锁神必先锁脑,简单来说,你的头脑就是一只鸡,要把鸡关进黑屋子里,那就没有人知道你里面关了只鸡。

    “……”

    还真够简单地说,忍着不爽,接着往下看:怎么建立黑屋子呢,首先要用灵识勾勒一个屋子,接着用灵识稳固,最后在脑子外形成一个精神罩子,基本就完成了。

    “……”

    这也算完成了?谁能告诉我什么是灵识,还特么怎么用灵识建房子,他一屁股坐在地方,满头黑线,扔掉那玉简,什么鸡,什么笼子,这妖狐不会是耍他吧,连个步骤都没有。

    “小子,看懂了没有,本王的隐匿术是不是特厉害?”

    柳如风一转头,倒头就睡,丝毫不理会这妖,妖还以为他在修炼,可过不久,这小子竟然打起呼噜,是可忍,妖不能忍,他发出了惊天嚎叫,道:“臭小子,还不赶紧修炼!”

    柳如风侧了侧身,充耳不闻,继续睡。

    一早起来,柳如风看着布满血丝地狐妖,道:“妖狐,你这破玉简上面写得是什么玩意儿,什么是灵识,怎么用灵识也不说清楚,真当小子好打发?”

    狐妖一脸狐疑,真被这小子打败了,连灵识都不知道是什么,他没好气道:“这灵识就是你的意识,也就是你的想法,只要想象成房子就可以了,并不是要你建房蠢货。”

    “你蒙我?我想了房子,那我的妖味去除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

    “当然没那么简单,这只是让你知道,法决还在我手里,想让你了解清除,你要先跟我签订妖契我才给你,不然你跑了我都不知道上哪儿哭去。”

    “妖契是什么东西?”

    “妖契就是用妖血以妖神起誓,布下条件,若契约双方达成协议,那双方以血为誓。”

    狐妖道完,用指甲划破皮肤,一滴蓝色的血液凝在半空中,旋即空中出现了一道道妖文,还附带着汉字:我狐妖天姬立誓,愿教这小儿隐匿术,以助我脱困,我定不会伤害此人。

    “滴血吧。”

    “青虫小弟,上面写的可是真的?”

    柳如风怀里爬出一条青虫,仔细看了看,点点头,道:“不假。”

    柳如风拿刀划破手指,挤出了一滴血,他的血竟然也浮在空中,两滴血慢慢交融,妖文大放红光,妖契完成!

    狐妖果然信守承诺,又扔了一块玉简过来,柳如风很快便沉浸进入:隐匿术,灵识乃虚无之物,凝结灵识,先学凝练法,脑中先要运行着凝练之术的轨迹,修炼三十六周天即可凝练一道灵绳,锁灵将三十道凝练的灵识编织起来,刻制成封灵阵,即可隐匿其神!

    这才像样,柳如风立马想象着凝练之术的轨迹,所有的意识好像被凝练一般束缚着一圈又一圈的运行,半天过去了,柳如风终于凝练成一道灵绳,灵绳上面刻满了玄之又玄地金色符文,他也搞不清楚,按这个速度修炼下去不到半个月就能够练成这隐匿术。

    狐妖看着他的进度,嘴边划出一道耐人寻味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