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草长莺飞二月天的下一句 > 第四十一章 伏魔庙 中
《草长莺飞二月天的下一句》    乾江对岸的群山笼罩在暮霭之中,在熊娜娜眼里,仿佛就是自己的化身似的,是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宁静甜美。

    她耳边虽然充塞着那小老头老陈和杨墨斗的交谈声,偶或还有刘代彪的插话声,但丝毫没有影响她沉浸在美好的遐想中,尤其是杨墨斗那富有磁性又极具底气的男中音,更让她的遐想世界多了美丽的色彩。

    我熊娜娜与牛鹰熟美?答案是我熊娜娜美胜也!外貌的东西明摆着的,不用比;内在的东西,我相信只有我熊娜娜独有!可以这么说,具有水涡功能的东西,世间女子少有,而我熊娜娜却有。每每想到自己拥有上天特赐给她的东西,熊娜娜总是睥睨世间一切女子,总相信自己将来绝对能够拥有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包括权力。

    男人通过权力征服世界,我熊娜娜可以通过征服男人来统治世界。前任的县委书记张可飞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现任的县长梁栋匍匐在我的患有严重脚气的臭脚前,还有多少县领导对我熊娜娜垂涎欲滴,只要我熊娜娜头一点,坚信他们屁颠屁颠地把我供若神明般宠溺我,哈哈哈哈……

    遐想出神的熊娜娜眼前突然一阵炫白,仿佛看见一把大刀斜劈下来,她急忙一个后仰,从遐想中醒来,但却紧靠在杨墨斗肩膀上。

    “怎么啦?”杨墨斗问道。

    “哦,你们在聊天,我插不上话,就迷糊打盹了,”熊娜娜胡诌道,“突然梦见一把大刀斜劈下来……”

    “那肯定是关帝爷那把青龙偃月刀劈下去的!”老陈甚是激动兴奋,“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麦城?上一刻刚说,下一刻就梦见了吧,灵验吧?小姑娘家不要自以为是,更不能不信鬼神呐。这世间太神秘,我们人类千万不要自以为是,不然,灾害什么时候来临还不知道哦!”说罢,转向杨墨斗,寻求他的答案。

    杨墨斗只是微笑颔首,随后问熊娜娜:“是青龙偃月刀吗?是关公劈的吗?”

    此时,天慢慢暗下来了,四周又刮起了寒风。

    “斗哥,不讲这些了,我们回去吧?”熊娜娜娇柔又胆怯地说道,仿佛他们是俩口子似的,“明天我们再来吧?……”

    刘代彪闻听熊娜娜一番话,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故意刁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吃鱼的……”

    老陈舍不得杨墨斗走,经刘代彪这么说起,赶紧把手覆压在杨墨斗手背,趁势挽留道:“斗哥,后堂里还养着几头鲫鱼,江里的,都有斤把大,白煮很甜的,又有营养,吃了再回去,啊?”

    刚才聊天只是预热,还没有触及正题,杨墨斗正愁着如何继续跟眼前这个老头交心呢,此时这老头自己提出来要自己留下,机会来了,他心里暗自高兴,脱口而出:“哇,斤把重的江鲫,炖着可香甜啦,”转而对熊娜娜说道:“算我们有口福了,老陈这么热情,我们却之不恭啊,留下、留下!”

    老陈急忙离座,边往庙那边走,边招呼刘代彪跟去,说道:“彪弟,走,我们去杀鱼、炖鱼。”

    俩人离座,剩下杨墨斗和熊娜娜他们俩人。想着身右的庙里是供奉着三界伏魔大帝关羽,又是在大榕树下江岸边上,杨墨斗身心很是轻松、自在。再想着吃鱼过后将把话题引入选举事项,幻想着老陈乐呵呵接受自己的建议,不再与政府抗拒,助力镇选举,杨墨斗喜上眉梢。

    趁着夕阳的余光照射在杨墨斗那张刚毅的国子脸上,瞧着他满脸的喜色,又是俩人独处,熊娜娜已经没有刚才的胆怯,有的只是满满的幸福感。

    “斗哥,你很爱吃鲫鱼?”她问。

    杨墨斗微笑着点点头。

    “我会做很好吃的鱼,”熊娜娜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墨斗看,“肯定做得比老头做的好吃……”

    你做的再好,跟我有关系吗,我会去吃吗?你这傻逼!杨墨斗脸上掠过不易察觉的不屑,急忙岔开话题,低沉地说道:“今天来这里,不是要吃鱼!是来这里‘伏魔’、‘荡魔’,让老陈支持你们镇选举!选叶达官——!”

    “嗯,有道理,”熊娜娜这才记起今天所来的目的,好奇地问道:“那你准备如何说服那老头?……”

    杨墨斗早已胸有成竹,只是事情尚未做成,他不想告知外人,尤其是女流之辈的熊娜娜,他嗯地一声拖曳声调,佯装思考。

    恰在这时,熊娜娜口袋里的中文bb机响起,而她竟然没有在意,倒是杨墨斗提醒她bb机响了,她这才掏出来看,是梁栋县长扣的信息——你在原地方等我!

    她几分喜悦几分哀怨,喜悦的是梁栋着迷上她了,哀怨的是跟他在一起是一种煎熬和折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丝毫不在意她,她更感觉有一种失落和悲哀。

    她回想起之前跟梁栋在一起的不爽,突然决定不理睬梁栋了,把bb机重新落入口袋里。

    熊娜娜的一举一动没有逃过杨墨斗的眼光,他猜想一定是梁栋扣她的,很可能叫她去三山市约会。他脸上露出几分不易察觉到的嘲笑。

    为了平复心态,熊娜娜站起来,原地转了个圈圈后便走到走廊外边去。

    bb机再次响起,她知道肯定是梁栋等急了,但她不想掏出来看,一半的原因是杨墨斗适才没有问她要不要用他的手提电话回话,哼,我难道那么不值得你杨墨斗多问一句吗?她有点怨恨杨墨斗,进而赌气而不理睬梁栋。她甚至歹毒地想:明天要是梁栋责骂起来,她就以被杨墨斗叫到江边这破庙来做工作为借口,让梁栋恨杨墨斗!

    仿佛她内心所想全被杨墨斗知道似的,他开口道:“熊娜娜,我这里有电话,拿去回一回吧。”

    他关心自己了,熊娜娜一阵激动,但想他没有把手机送到自己跟前,没有诚意,便也没有转身向后面对杨墨斗,只是顺口回应道:“没事,是我妈叫我回家吃饭,不用回的。”边说边埋怨梁栋没有答应给她买手提电话。

    虽说川坪县财政紧张,可是,再紧张也不能紧张你县长了吧。举全县财力,难不成无法满足你县长一人之开销?杨墨斗有手提电话那就算了,毕竟他现在是县府办的主持,可牛深耕只是土地局的一位副局长,他怎么也有配置?他副科级有配置,我也是副科级了怎么就不能配置一部?还口口声声叫我“宝贝、心肝”,放尼玛狗屁!

    正当她越想越气恼的时候,口袋里的bb机又一次响起,她急忙掏出来,一看手脚发软,——bb机屏幕上现出来这么一句话:过河了就没事了?

    梁栋曾经半开玩笑地对自己说过,要是你是过河拆桥之人,他梁栋照样会把自己从对岸给拽回来。那样,我熊娜娜所有之前的付出不是全泡汤了?**陪玩,不是白陪了?

    熊娜娜急急走过走廊,从庙门正前方的石台阶拾阶而下,边下台阶边说道:“斗哥,我先走了!”

    “娜娜,天黑下来了……”杨墨斗站起来,急走几步,“我叫刘代彪送你回去,等一下!”说罢,跨进庙门,直奔庙后去叫刘代彪。

    叫刘代彪送我,你咋就不送我,你这傲慢的家伙!熊娜娜顺着刚才来时的原路快步往回走去。

    一会儿,刘代彪快步追上熊娜娜并护送着她往县合成氨厂职工宿舍区她爸妈家方向走去。

    杨墨斗留在庙后面简易搭盖的厨房里,帮助老陈烧火炖鱼,他终于逮住了说服老陈的机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