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晋平公浮西河 > 第四十二节 狩猎
《晋平公浮西河》    光阴荏苒,时光如梭,不知不觉五年过去了。

    莽苍原,无回谷边缘。

    李光伯站在高空,远远的看着下面的李寻三人,一脸的紧张加纠结。他犹豫了好几次都想要出手拦下几人,结果还是想看看这几个孩子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在他的下方,一阵阵的尘土高高扬起,两个黑影在其中若隐若现,一圈圈的波纹以两个黑影为中心散发出去,四周的树木被无形的力量拔起,抛飞。好好的一株“摄空草”李光伯摇摇头,他算到今年这里的一株“摄空草”今年成熟,特地前来莽苍原无回谷采药,不料看到了自家的李寻与他的伙伴也被纪缺派了出来莽苍原修行,后面还暗中跟了一个纪缺的近卫,看样子是来保护几人的,也不知怎的,三人就胆大包天的来到了这无回谷边上,还发现了那颗“摄空草”居然还打起了那两只早就对“摄空草”垂沃涎三尺的异兽的主意。李光伯瞧着有趣,就拦下了那纪缺的近卫。

    李寻现在与张佐一脸紧张的在下风的一处土坡底下。两人窝在了齐额的灌木从里,支着四只耳朵听着远方的动静。

    忽然灌木从“哗啦”一声轻响,从一边钻进了一个人来,一到两人身边,那人就往地下倒去。李寻一伸手,将那人扶住,伸手入掏出个黄色的瓶子,用嘴咬开了塞子,将瓶中的药液灌入了那人口中,张佐扶住了那人另一边,两人一起将那人缓缓放下来坐在了地上。张佐握住那人的双手,将真气输进了那人的体内,助他化开药力。

    李寻蹲在地上,把那人的上身靠在自己身上,空出一只手来,轻轻的拍拍那人的脸:“醒醒,杰英,醒醒……”

    张佐的真气在李英杰体内行了一圈,引导着药力。李英杰闷哼了一声,双眼一睁,醒了过来。他沉声说道:“成了,就等这两个家伙自相残杀到最后,我们再去捡东西……”李寻与张佐将他扶好,两人各出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起帮他疗伤。

    青囊庄的药真不是盖的,李英杰才将内息运转,一丝丝一缕缕的淡红色的真气就从李寻的升身上升起,这是他体内的淤血被迫出了休外散发,片刻之后,三人一起慢慢的站了起来,李英杰伤势尽复。

    李英杰伸长了脖子,看着远处黄土尘泥笼罩的两条黑影,心有余悸:“这两个家伙真是历害,我只是被带起的一根小树枝扫了一下,就差点被打散了真气,一命呜呼。”

    李寻问他:“英杰,你是怎么引得那两只异兽打起来的?看样子那边都拼上命了?”

    李英杰苦笑了一声:“我将那颗草给拔了,扔了半截给那像只玄黄狸,那冰离就扑了上去连我都不顾了,只是它蹬断了一颗小树撞向我的方向,没想到一下躲不开,被根小枝给扫了一下,还有一半的‘摄空草’要等它们打完了才能去找。”

    李寻肃穆的看了两位朋友,正色道:“两位,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事的风险,就算这两只东西打处两败俱伤,我们也不是任何一只的对手,这件事,我们还要进行下去吗?”

    李英杰两眼冒出了狂热的光芒,他对着李寻说道:“李大哥,你师父不是说过,绝境中能让人突破,我们去来修练,不就是想要让自己更加强大么?”他在心里加上了一句:“我们不像你,有个好义父,又有个好师父,我们有的,只有这条烂命,想要更加的强,就得用它去拼……”

    李寻见到李英杰眼里露出了坚定的神色,知道劝不动他。李寻默默的放下身上的包,掏出了三颗药丸,一人分了一颗:“这是我爹的‘续命丸’一人一颗,含在嘴里,如果受到重伤,便吞下去,能护住心脉二十息,大家将天遁符放在最方便激活的地方,等它们打完,我们等上两刻钟的时间,便以排出三才阵上前一观,如有发现不对,发动符文逃走,在第三处补给点集合……”他看了看远处的战场,“快了,快打完了……”

    张佐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和李英杰一起接过了丹药,将药放在了嘴里。

    李寻将重剑挪到顺手的位置,默默的注视着前方。李英杰与张佐与他合作多次,分开一左一右站在了李寻的两边稍后些的位置,一时气氛紧张了起来。

    战场上的尘土渐渐散了开来,尘埃落定之后,李寻暗中在心中数数,两刻钟之后,李寻轻喝一声“走……”三人便以一个三角的队形向战场那边奔了过去。

    几个起落三人就到了战场边上,只见遍地如台风过境,方圆百丈内的泥土像被狠狠的刮掉了五六尺深的一层,所有在这个范围内的树木都不翼而飞,战场的中间一左一右的倒着两只大如牛犊的异兽,这两只异兽都浑身是血,一只已经没了声息,一只在地上,六条腿正在无意识的颤抖。两败俱亡!

    李寻一伸手,三人一起停了下来,李寻放慢了脚步,重剑一横,放在胸前。真气运转,将一身的精气神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李英杰与张佐也各自运起了心法,与李寻建立起了心灵的联系。

    李寻领着两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头没了声息的玄黄狸。走到了近处,见那玄黄狸仍然不动,

    三人还没来得及欣喜,异变突起,那玄黄狸偏边头来,望着渐渐走近的三人,吐出了今生最后的一次吐息。

    李寻首当其冲,他眼见这褐色的光柱转眼就到了眼前,他不能退,他一退后面的两人非得受伤不可。

    两支手掌几乎是同时抵上他的背心,两道真气滚滚而来,充溢了全身,李寻大喝一声,重剑似缓实快的高举过头,全身真气加上身后两位的真气齐齐运上了双臂。

    “呀”一如纪缺当年的一剑劈下,音爆声响起,重剑带着白色的音锥迎上了黄光。三人凄惨的被抛飞了出去,还没落地,轰鸣声才响起,重剑从半空中落下,“噗”的一声斜斜的插在了地上……

    这一天,天才刚刚亮,泗州城的城门如同以往的打开,一阵风打着卷儿,将门洞内的薄雾吹得四散,露出了黑幽幽的城门通道。开门的四个军士还没有离开,就看到有几个人影穿过了晨雾,一路的走了过来。走到跟前,才见到是几个十多岁的少年,当头一个身形高大,浓眉大眼,一张脸方方正正,嘴上边有了一圈淡淡的绒毛,眼神中正,一把长剑斜斜的背在背上,长剑的外面系着一个巨大的包袱,反过来将长剑都快埋了进去,只剩下一头的剑尖与剑柄露了出来,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些什么。当头的少年稍后一点是两个瘦个,两人空着手,紧跟着前面的少年。一个高些的少年一脸的冷漠,身上仿佛带着一丝丝的寒气,他的眼底还留着凶狠与残酷,就像一个刚从浴血的沙场上走下来的战士。另外一个矮些的少年则刚好与他相反,那少年有着高高的额头,略带弯曲的鼻子,眼睛有些小,脸上笑嘻嘻的,只是那灰色的眸子里闪动着狐狸一样的狡猾。

    远远的军士就开始打招呼:“李少,又去了莽苍原?小张,小李,这次的收获怎样啊?”

    李寻还没有开口,李英杰就开口接上了,少年一脸的正气凛然:“李头儿,我们这是奉命行事,这是机秘,嘿嘿,可不能告诉你哟……”

    李姓的军士略看了一眼当头的李寻,便对李英杰道:“去去去,谁还不知道你们几个去干嘛,打几只野兽好意思说什么机密?李少,城主说了,你们回来就马上去找他。”

    李寻轻轻的嗯了一声,这个大个子少年话不多,自从发现自己怎么说都说不过自己的几个小伙伴之后,李寻沉默的选择了另外一种交流的方法,不过看起来这种方法还不错,至少一样沉默的张佐与飞扬跳脱的李英杰被自己交流过多次之后,就认可了自己的主导。

    李寻紧了紧身上的包袱,看了一眼李英杰,带头走进了城门的通道。李英杰耸了耸肩,对着李头儿做了一个鬼脸,跟了上去,张佐也扯着脸对着李头儿来了个笑脸,跟着一起向纪府走去。

    三人一起来到纪府,纪缺又没在府上。这几年纪缺越来越神秘起来,李寻这个徒弟一个月都见不上一两次。等了一会儿,铁三司到是出来了,李寻三人见到铁三司,一齐站了起来行礼。这几年这几人的武艺到一有大半是经铁三司指点。都吃够了铁三司那“炼血返源”的苦头,所以一直都对这个一丝不苟的军人有所敬畏。

    李寻将身上的包袱解了下来,放在桌上打开。一股腥臭顿时弥漫开来,只见包袱里大约有三四十颗圆圆的珠子,五颜六色的都有,有些珠子上还有一些褐色的污渍,包袱的内面也是斑斑红褐相间斑块,发出了难闻的气息。除去这些珠子,包袱内还有三个小小的盒子,不知何物所铸,一个散发出一阵阵的寒意,一个散发着阵阵的波动,有如清风拂面,让人耳目一新,还有一个盒子微微的颤动好像里面装了一个活物。

    李寻对铁三司道:“铁叔,我们这次去莽苍原一共斩杀了五十头结丹的异物,收得内丹三十颗,张佐受伤十一次,两次重伤,我受伤七次,四次重伤。英杰受伤最少,只有一次重伤,耗费“三黄液”十七份,“行军丹”五十七颗,“青玉膏”七份……”

    铁三司“嗯”了一声,看着那三个小盒子:“这是?”

    李寻答道:“这是我们三人行至莽苍原西边的不回谷边缘地带时,见到有一只冰离和一只玄黄狸争夺一株‘摄空草’,两兽两败俱伤,我们三人设下圈套,将冰离与玄黄狸杀死,得到两颗成形的内丹与‘摄空草’一株……”铁三司眼皮一阵乱跳,内丹成形说明这两只异兽已经进入先天之境,这三个毛头小子遇上那一只完好的都是个全灭的结局,这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敢埋伏这样的异兽,铁三司现在只想知道这一次是谁暗中跟随着李寻一起进的莽苍原,竟然让几个孩子进了不回谷,要是这万一出了什么事,城主与李光伯那里如何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