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遣妾一身安社稷 > 第四十四章 逃脱
《遣妾一身安社稷》    郑聪本来跟冷星只有一面之缘,但他对冷星手中的戮心却是印象颇深。虽然当日在白马寺并没有完全看见戮心的剑声,但郑聪只看到剑柄就判断出那绝对是一把宝剑。

    嗯?等等!这个人好像跟风邪一伙的。那天在白马寺是风邪出手伤了自己的人,而当时他用的好像就是这种镖。

    郑聪从怀中拿出风邪的梅花镖仔细的端详着。忽然,郑聪眼中精光大盛,没错了!这就是风邪当日所扔的出的镖。

    这样说的话,刚刚那个黑衣人就是风邪了,而他主要的目的就是引自己出去好让冷星趁机救走江天良。哼!真是好算计啊。

    “哼!你跟风邪他是一伙的吧?”江天良蔑视的看着冷星。

    “是又怎么样!”冷星说道。

    “哼!原来你们几人都是一伙的,枉我一直想把他归为己用。现在看来,我倒是要感谢他拒绝我啦。上!把他们全宰了!”江天良愤怒的说道。

    那些人看着冷星手中的戮心剑虽然有些害怕,但自己的老大都叫自己上,这也就没有办法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动手,他们脖子上都多出了一道血痕。

    “嗞”,那些人的脖子都喷出了一道血箭,然后他们纷纷倒地。

    原来是冷星就在他们动手之前就出剑了。剑光一闪而过,那些人都倒在了地上。

    郑聪看的心里一惊,没想到此人年纪不大剑法居然如此之好。他的剑不仅快,准,稳,而且还隐隐让人感觉到剑气涌动。高手,他绝对是一个高手!

    等等,他手中的剑有古怪!

    郑聪注意到他的手下虽然都是被一剑封喉,但地上却没有半点血迹。他看了看冷星手中的戮心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因为他看到那把剑居然在“吸血”,他看到剑身上的血迹在渗透进去剑的里面。怪不得,怪不得他手下死的时候没有血溅出来,原来都被这把剑给吸走了。

    “哼!好啊,你原来是个歪门邪道!居然手持着这么一把邪剑!”郑聪愤恨的说道。

    “哼!废话少说!现在你的人都已经死了,你现在还能把我们怎么样?”江雨看着脸色发黑的郑聪说道。

    “哼!白养了那些废物那么久!”郑聪无情的说道。

    “你还想拦我们吗?”冷星剑指郑聪冰冷的问道。

    看着冷星的样子,郑聪在心里衡量。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冷星的武功很高,别说自己现在受伤了,就算自己没有受伤也没有把握能完胜冷星。但郑聪又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江天良和江雨离开。

    一但江天良他今日离开了,那么郑聪现在的一切都将会化为乌有。

    哼!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罢了,能有多高的功夫。今日,江天良必死!

    最终,郑聪选择搏一搏。他的心里还是存在着侥幸的,他还是宁愿相信是自己的手下不中用才一下子被冷星杀死的。

    “哼!你要是丢掉你手中的剑认输的话,我还可以饶你不死!”郑聪说道。

    月亮从乌云中发出一丝寒冷的光芒,这丝光芒照耀在冷星的嘴角边的冷笑。

    接着,冷星二话不说直接一道剑气劈向郑聪。郑聪看着那道剑气直冲他而来,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避。直到快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才恍然醒悟。

    郑聪看着那道血红色的剑气已经快伤到自己了,连忙避了过去。

    “轰!”郑聪身后的房子被冷星那道剑气劈的残破不堪。郑聪被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刚刚自己被劈中的话可能连渣都不剩了吧。

    而且这个冷星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怎么可能练出剑气呢?可他的偏偏就看见冷星所发出的剑气,这......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如此年纪竟有如此本事。

    而江天良的内心也是震惊不已,恐怕当今世上这个年纪能练出剑气的少年也只有那些大门派的掌门弟子了吧。就是不知道这个冷星少侠到底师传何处,竟然能教出这般徒弟。

    “哼!小子!你的师傅是谁?”郑聪厉声问道。

    “我师傅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冷星带着一股傲气说道。

    “哼!真是狂妄!不要以为你的剑术厉害就真的能目中无人了!也罢,我就跟你玩玩,今晚就让你们先离开这里。三天后,我们在洛阳城外决一死战!你可敢答应?”

    郑聪知道现在的情形自己不能跟冷星硬碰硬,否则吃亏的一定是自己,所以得像个办法或者找个帮手一起来对付冷星,所以才借此来拖延时间。

    “我有何不敢,三日之后便是你的死期。好好享受你这为数不多的生命吧!”冷星又转身对着江雨说道:“我们走吧。”

    江雨看着冷星,她看着冷星的脸庞,微微一笑:“嗯,我们回去。”

    随即,冷星带着江雨离开了江府。

    而郑聪看着冷星与江雨离开的背影握紧了拳头,然后又阴狠狠地的一笑:“呵呵呵,冷星,我虽然不能胜过你,但魑魅老人呢?三天之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冷星带着江雨回到了百晓生那里,他在远处就看见黎琼三人在门外等着他了。

    黎琼见冷星回来,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冷大哥,你终于回来了,你没有受伤吧?”黎琼一边问一边检查着冷星有没有受伤。

    冷星拍了拍黎琼头,说道:“我没事。”然后又对着风邪和易子寒说:“我们进去说吧。”

    一进门,风邪就跟冷星说道:“冷木头?你可回来啦!你知道我们遇见谁了?.....嗯?那个血人是谁?”风邪原本打算跟冷星说他们遇上魑魅老人的事情,但他的注意力一瞬间就被江雨背上的江天良呵呵吸引过去了。

    “哦,那就是真正的江天良。江雨,你把你父亲放在床上吧。我给他疗伤。”冷星说道。

    “什么!他就是江天良!?小乞丐的亲爹?”风邪惊讶的说道。

    “嗯,他一直被郑聪关着,我们刚刚才救出他来。”冷星对着风邪说道。

    “他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风邪看着浑身是血的江天良,不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算了,冷星你还是还给他疗伤吧。不然的话,恐怕他撑不了多久了。”在一旁的易子寒说道。

    “好。”

    江雨将江天良放在床上看着给自己父亲疗伤的冷星,脸上浮现出一种异样的神采。

    待冷星帮江天良疗好伤后,江雨赶上前来问道:“冷星怎么样?我爹他怎么样?”

    “我已经帮江前辈止了血,又用真气帮他调息了一会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还需休息调养几月。”冷星拍了拍江雨的肩膀。

    “真...真的吗?太谢谢你了!”江雨感激的说道。

    “对了,冷木头,你知道我们在引开江天良的时候遇见谁了吗?”风邪故作神秘的问道。

    “谁?”

    “嘿嘿....就知道你猜不到,我告诉你吧是.....”

    “是魑魅老人!”不等风邪说完,易子寒抢先说道。

    “魑魅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