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why should we learn English > 第九十四章 撕逼学堂
《why should we learn English》    中华帝国共和历2838年8月6日,白露。不列颠尼亚皇历1997年9月7日,eu革新历208年9月7日。

    二十四节气之白露,同时也意味着中华帝国各级公塾的开学日期。

    一辆奔驰的s-saphir沿着朱雀大街驶向洛阳东南开阳门区。

    cg世界的审美观与我们世界的审美观念大有不同。

    比如中华帝国,自古以来便是以“庄严肃穆、雍容华贵”为核心的汉家美学,代表流派是意象美学,这种东方美学讲究的是简形重意、清静致远,能够令人舒缓心神,清静安宁,并最终在和谐宁静之中觉悟灵光、升华自我。

    这种汉家意象美学在伴随着中华联邦完成工业化后也完成了自己的现代化发展,又在第一次大同改革中随着社会的动荡和经济的疲惫而一同停滞了自身的脚步,最终在李尤掀起的第二次大同改革之中迎来了新生,简洁、流畅、大气、肃穆、寂静、空灵成为了新意象主义美学的主旨,并随着中华帝国的国力膨胀而不断四下辐射。

    【李尤个人比较喜欢哥特美学和暴力美学,他的一些个人建筑物都突显了:浩大即伟大、距离产生美、神圣的恐怖、理性即神圣、寂静即恐怖、几何与数学突显理性、浩大与距离突显寂静的特点,这种李氏哥特美学也在暗中影响到了中华帝国的主流美学,并最终在新意象主义美学的框架中发展出了一个新的支流:至高主义美学。后世美术史认为至高主义美学的出现意味着哥特主义美学终于完成了它的中国化进程。】

    西方美学则截然相反,追求的是正确的感官刺激,犹如一块巨石砸入心湖,唤起人类与生俱来的激情炽志、热血澎湃,让人在不能自制的手舞足蹈之中察觉到一种伟大的震撼。

    而cg世界的西方美学在不列颠与eu分流之后,又有了不同的演化。

    神圣不列颠尼亚帝国的主流美学,自然是所谓的贵族美学。这种美学搜集囊括了整个欧洲自古典时代、中世纪、文艺复兴、大航海时代以来的精华,并随着历史的发展完成了自己的现代化,成为了所谓的新贵族主义美学。这种新贵族主义美学讲究的是端庄、奢侈、豪华、繁复、优雅、高贵、富荣,歌颂钱权名利荣,满人所愿、足人所求,叫人一见便会为之倾心、心生向往。在这种新贵族主义美学中,你能发现大量的巴洛克美学、洛可可美学、法兰西古典主义美学、古罗马美学的浓郁遗风。

    而eu在完成了欧洲大革命之后,贵族美学便成为了*****万万要不得。而缺乏底蕴的工商资本家在一开始,的确是一副土鳖模样,遭人耻笑(主要是流亡到南北美洲的贵族们)。不过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以资本主义立国的eu逐渐成为了cg世界上最富裕最强盛的国家,两百年来的时间积累之下也发展出了一套自己的美学,他们自己称之为现代主义美学,而中国、不列颠则称之为欧洲现代主义美学。

    欧洲现代主义美学师承法兰西新古典主义美学,而法兰西新古典主义美学又是出于政治正确而对法兰西古典主义美学改造的成果,所以这种美学也自然而然的带有相当程度的法兰西古典主义美学的因素孑遗:追求色彩与内在的联系,崇尚冲突之美,有着浪漫典雅的风格。再加上后来的折衷主义、简约主义的影响,这才最终酝酿出了欧洲现代主义美学。

    这种欧洲现代主义美学突显出了一些特质:亮丽、简约、线条、舒适、实用、典雅、经济、高效、时尚,是自由资本主义审美观发展的极致。

    这辆为了纪念eu建国200周年的奔驰s-saphir就体现了这种美学,同为电动机车,与中华帝国的冷硬肃穆如高山巍峨不同,与不列颠的奢华繁复如金池珠滩也不同,这辆奔驰出品的车体呈现出了一种清新淡雅的风格,犹如山谷溪泉一般清丽脱俗、自由奔放,好似一块溪流冷泉中的蓝宝石(saphir)。

    无聊的坐在后排的凯瑟琳娜·罗斯柴尔德望着窗外的景色,飞来飞去的章鱼机器人和满地巡逻的清洁机器人已经无法再为她带来新奇的惊喜。

    初入这个国家时,这个国家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未来、科幻,处处都有新的惊喜、新的发现,极大的刺激了凯瑟琳娜的心灵,甚至她认为这就是人类社会的未来。

    免费的电力和水、无线输电与供电、无处不在的量子波网络、无物不连的物联网、城市空调系统、天气控制、发达且多样化的交通工具、极为低廉的物价、虚拟购物、虚拟交易、从摇篮到坟墓一条龙的社会保障、高度发达的医疗技术……

    衣食住行、生老病死,似乎人类所有的问题在这里都获得了一个较高水准的解答。

    然而,当凯瑟琳娜从新鲜劲儿过去后,仔细一思考,便不由得冷汗津津、不寒而栗。

    因为这个社会的光鲜外衣的背后,是人类史上史无前例的控制力度!

    政府对于社会、对于人民的控制程度,已经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从张三到李四,从出生到死亡,从刷牙到洗脸,从学历到履历,从银行账户到家中冰箱,从手上的数据终端到体内的人造器官,从小时候的一次尿床到明天打算想买的新衣裳……所有的一切,都在政府的掌握之中。

    ——都在李尤的掌握之中。

    没有什么是政府不知道的,没有什么是李尤不知道的,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没有人存在隐私,没有人拥有自由。

    这个社会看似热闹、繁华,实则所有的人都存身与一座无形的监狱之中。

    在凯瑟琳娜的眼中,栖身于这个国家的人,他们的脖子上都系着一根看不见的丝线,这些丝线升入高高的虚空,汇聚在那位衔龙公的手中。

    战栗、恐惧、厌恶……还有一点儿向往。

    面对这一切的心灵所孕育而出的复杂的感觉到底是个什么滋味,连凯瑟琳娜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难怪这个国家的民间将衔龙阁里的那位称之为“不可言名之人”。

    一想到自己未来起码4年都要在这个恐怖的国家生活,凯瑟琳娜就不禁觉得一阵冰冷的绝望。

    吐出了一口肺腑浊气,凯瑟琳娜提不起劲儿。

    这辆eu建国200周年纪念版的奔驰s-saphir驶入了洛阳开阳门区,这整个开阳门区都是太学之所在,或者换句话说:大学城。

    中华帝国大学学科门类总计12个,所以太学这一中华帝国教育界之典范,自然而然的囊括进了所有的12个门类,于区内建立了12大学院,分门别类教授世界最先进最尖端的知识。

    这对应了12个大学学科门类的学院分别是:经学(哲学)院、管学(经济学)院、律学(法学)院、师学(教育学)院、文学院、史学院、理学院、工学院、农学院、医学院、军学院、礼学(管理学)院。

    这12个学院,其实就是12个专科大学。而太学,其实早已在历代的改革中,演化为了如今的专科大学联合了。

    而凯瑟琳娜的目标,自然就是理学院,物理学系,理论物理学专业(甲)。

    理论物理学……老实说,这对于凯瑟琳娜来讲,是个不小的挑战,因为她以前接受的教育,一直都是为了步入商学院而做的准备,原本她是会进入欧罗巴工商管理学院就读的,哪知老爸竟然一脚把她踢到了中华帝国来念物理学?!拜托,工商管理学跟物理学差了好几条街,就算来之前聘请了私人教师临阵磨枪,凯瑟琳娜也不过是堪堪达到了量子力学入门的程度罢了。

    在凯瑟琳娜看来,量子退相干可比利率对冲要可恶多了。

    但是没办法,毕竟面临着一个能够直面李尤的机会,谁会放过呢?凯瑟琳娜自己自问,也只会得到同样的答案。

    而且——

    奔驰s-saphir驶入了理学院物理学系教学楼前的广场,一路慢慢行过,丝毫不出意料的,凯瑟琳娜看到了大把大把的女性,她们的共同点都是年轻貌美、身家富贵。

    ——等等!居然还有几个可爱的男孩子?!

    毫无疑问的,这些****(包括那些可爱的男孩子)都是凯瑟琳娜的竞争对手。

    凯瑟琳娜一边心下暗骂碧池,一边换上了一副灿烂的笑容,推门下车,迎向了另一群同样都是一脸灿烂笑容的欧洲同胞们——接下来的起码4个学年,她们可都是同学了,自然得好好打交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当凯瑟琳娜·罗斯柴尔德自然而然的走进了欧罗巴人留学生的群体中时,曹珉也自然而然的走进了中国学生的群体。

    不过还是那句话:人以群分。曹珉走进的,准确的说,是中国学生群体中的前世家圈子。

    哪怕宗族已被肢解,哪怕家产已被分割,哪怕人心已经涣散。但是瘦死的骆驼终究也不是马,这些前世家子弟跟寒门子弟还是尿不进一个壶里去。就算再怎么落魄,他们也要高傲的挺直脖子,展现所谓的高贵尊严。

    因此,中国学生的群体内部分成了两个大的圈子,他们虽然靠在一块,却彼此泾渭分明。

    而在大圈子的内部,又分成了一些小圈子:汉人是一个圈子,藩人是一个圈子;南人是一个圈子,北人是一个圈子,西人是一个圈子;梵教是一个圈子,禄教是一个圈子,景教是一个圈子……

    如此一来,按照种族、民族、地域、文化、信仰、历史等等因素,圈子套圈子,连环套连环,将人群分成了大大小小一个又一个的群体。

    曹珉自然而然地走进了前世家的圈子……中的投诚前世家的小圈子。

    在李尤清扫世家门阀时,自然有一些眼光敏锐的世家果断投诚,跳到了李尤这边,他们自然就成为了世家圈子里的叛徒,比如北魏曹家。

    无论何时何地,任何一个群体里面,叛徒都是最令人不齿的。所以这个前世家圈子里的小圈子,自然就遭受到了周边前世家子弟的异样眼光,成为了一个异类。

    对于他们的眼光,曹珉是毫不在意的,在她看来,这些不过是败者嫉恨的目光罢了,毫无价值,不值一提。

    她所唯一在意的,就是——

    “衔龙公来了吗?”

    她如此问道,得到的回答是一致的摇头。

    “啧。”她急躁地咬紧了嘴唇,又不耐地扫视了一眼整个理论物理学系的新生人群。

    这个可以近距离直面中华帝国最高领导人的良机,任何一个稍有头脑的人都不可能放弃,招生办她曹家干涉不了,不过以其他手段干涉报名新生,还是能够做到的。

    她曹家知道这么做,其他世家也知道这么做,于是在开学之前早就已经有了一大批自设能量不足的个人或家族被各方势力默契地联手筛选了下去,失去了参与接下来的游戏的资格。

    现在,在场的一众新生,都是手眼通天之辈,互相之间都彼此奈何不得的势力代表。既然互相排挤不了,那自然就只能互相结盟——然后再互相排挤了。

    该拉拢谁,该中立谁,该结交谁,该排挤谁,该打压谁……一切的计划曹珉都早已安排好了,类似的计划相信在场的所有新生也都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要各看手段和机缘了。

    相信未来起码四年的时间,一定会很精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