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paceman怎么读 > 第4曲:先人的遗泽
《paceman怎么读》    我们炎黄族拥有世界最丰富的珍藏,那是先人在天地间挣扎求存,在宇宙自然探索学习的过程中一点点积累起来,凭着这些,我们不断成长壮大,生命也得到延续。无论世界怎样演变,那直指本质的道和理是不会改变的,我们称之为“先人的智慧”或者“先人的遗泽”。

    ps:本章节的歌曲是吴卓羲唱的《太极千字文》。

    —————————————————————场景转换分割线———————————————————

    下午5点,狂风化为微风,暴雨业已停歇,小岛经过风雨的洗礼,周围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气息,夕阳照耀下,岛上的沙石、花草、树林等都焕发出勃勃生机。

    在海中昏迷之后,子语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就像拥有两个身体一样,一个依然是昏迷下沉着,另一个却冷静地俯视身体周围,他“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传说中的美人鱼出现了,她的泳姿极其优美,速度更是人眼难以锁定,就像一粉色光速,眨眼间从极远处来到他们的身边。

    粉红色的及腰秀发,洁白晶莹的肌肤,盈盈一握的腰身,同样粉色的鱼尾上有种波光粼粼的视觉感。绝美的脸上带着属于成熟~女人特别的韵味,海蓝色的眼睛充满青春活力,仪态端庄而优雅,她身上集合了所有女性的优点与美好,似乎她一个人就能代表所有女性!

    看了子语一会,然后开始绕着他们两人游起来,没过多久在他们身周形成一个透明的球状物,而在里面的子语和崇也渐渐好起来,凑近还能感觉到一丝丝微弱的呼吸。

    接着,美人鱼向岸边游去,球状物不紧不慢地跟随其后。

    1分钟?还是10秒钟?球状物飞出海面落并逐渐消融,子语和崇则安全的落在沙滩上,与此同时,子语也退出了那种奇怪的状态。

    时间过了数个小时,直到此刻夕阳西下,崇也醒过来了,但是美人鱼再也没出现,想来她应该离开了吧。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从暴风雨中生还已经是一大幸事,他也没多想,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子语去他们的别墅。

    他们没发现的是,王耀教官并没有离开,而是在远处悬崖上一直注视着他们。

    —————————————————————场景转换分割线———————————————————

    当来到别墅的时候,崇深刻理解“相对”这个词的含义,所谓能与七星级酒店媲美的高级别墅,原来就是一个两层海边小木屋,不过,在这个无人岛过着原始人般的生活,这个小木屋说是最高级的别墅也不为过。

    子语睡得很熟,从沙滩到别墅的过程中,海浪的声音,被抱着的触感,风雨的凉意,这些都没有让他醒过来。今天超支消耗地运动,疲惫不说,头发上、身上都有沙子。因为游泳的关系,崇身上就剩下泳裤,而子语事出突然,依然穿戴齐备,平常一个斯文平和的人,现在浑身脏兮兮的,脸色惨白,看着就让崇归咎不已。

    背心、皮带、长裤、内~裤……崇脸不红心不跳地帮自己和子语脱了个精光,倒是崇母在旁边看得“呵呵”不断。(腐女真是无所不在啊,腐女、妇女,似乎还有着年龄与身份转变提高契合度的属性,看来创造这个词的人非常有先见之明)。

    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崇母已经恢复过来,并且旁若无人地点评:“崇真的长大了,竟然将脱人衣服的动作做得如此温柔娴熟,真有他老爸的风范呀!”说着说着,崇母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一红,双手捂着脸,可惜这娇羞的样子没人看到。(崇母啊,你确定崇现在的情况和你老公是一样的?)

    热水慢慢注入,崇抱着子语免得他被水淹到,但是这水汽蒸腾,男男相拥的美景又吸引了崇母的注意力。

    “啊!这,这,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崇母两眼金光,兴奋得说不出话了。

    过于敏感的心,使得子语很少和人接触,渐渐变得讨厌和人过于亲密,如果他现在清醒过来,肯定会震惊到脑袋短路吧。

    “肌肉松弛,身体柔弱无力,相对一般黄种人要偏白的肤色,明显是缺乏运动造成的!”和崇母胡思乱想不同,崇现在就像个学者一样,非常认真的审视着子语的身体,并动手去触碰,去分析:“他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无论是跑步还是游泳,凭这小身板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但结果却又如此惊人!潜能爆发?或者是使用秘术?”

    “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经过一阵思考,崇说出了这样的结论。

    “现在是洗澡时间啊!就不能专心洗澡吗?!”崇母心中升起一种无力感,崇为了控制情绪,做了很多尝试,也获得了不少成功,但是,除了家人,对其他人难以进行感性交流,也就是常人说的eq低能了,相对的,他对理性的事情的悟性很高,甚至融入了生活,融入了一举一动中。

    “崇,我可怜的儿子!上天为什么要如此对待你!”崇母一阵伤感,飘到崇上方,从后面伸手抱着崇的脸,用自己的脸去蹭着崇的脑袋,泪水不断落下,又在空气中瞬间消失。只可惜,崇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最重要的人就在自己身边。

    很多人都希望有个帅气又天才的儿子,但是,对崇母来说,她只希望自己儿子能像个普通人一样过好每一天。

    将子语抱出浴池,两人换上这里的制式服装,原来惨兮兮的样子消失无终,崇立刻回复英气非凡的样子,而子语的脸色也红润了很多,只是依然在沉睡着。

    —————————————————————场景转换分割线———————————————————

    早上5点,云缓慢的移动,太阳的光线避开了云朵,透过没有任何遮掩的窗子,直射在子语的脸上,一丝,两丝,子语的眼皮也随着光线变得强烈而跳动起来。

    “嗯~啊~~”子语终于醒来,做了个伸懒腰的动作,运动了下有点僵硬的身子。

    崇看着醒来后一身清爽的子语,脑中不断思考:“昨晚明明用尽所有办法都不能让其清醒,气息还那么弱,明显是生命透支的结果,一般人都要好几天才能醒来,再经过一段长时间调养才能完全恢复,他怎么像是个没事人似的?”

    早上5点半,沙滩上——

    王耀依然是一套夏威夷装,背着手,扫了一眼子语,说:“除了个别人,各位昨天都表现得很好!在此,恭喜大家通过昨天的测试!那么,接下来,就进入正题。”

    之前也说过,子语所身处的世界发生了巨变,由于缓慢演进,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现在的文明、政体、科技、经济等等变化都是正常的,但是,按照正常发展,目前的一切改变最短也需要1000年以上才能实现,另外,以上所的这些都只是巨变所附带的,真正的巨变是世界进入了一个崭新时代,仙灵神佛、妖魔鬼怪等形象的神奇生命的出现,人类称之为“幻灵”。

    他们或许本来就存在,而现在只是显现与人类重新建交。在他们的帮助下,人类快速的攻破一个又一个难题发展到今天。但是,对于还没统一的地球来说,拥有超越常人力量的幻灵还是不能一下子被人接受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造成了多少悲剧?他们自己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人类和神奇生命就采取渐进式的方法来改变人类的世界观,从而达到接受神奇生命的目的,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借用科技的力量。

    在10年前,科技发展到了一个高峰,联盟对外发布了一项重要声明,智能生命“世界”成功诞生,并在网络中演算构建了一个“幻灵境”,孕育各式智能生命。随后每年都会有人从中将电子生命带到现实,但是每个区都只能带出12只智能生命,相对人类庞大的基数,这个数量依然很少,因此对世界的冲击不大。

    在这些智能生命的帮助下,人类世界发展的速度进一步加快,直到5年前,联盟再次发表声明,所有大学毕业的人都可以进入“幻灵境”寻找一只适合自己的智能生命,人类也从一开始对智能生命的惊奇,到了现在的接受。

    王耀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你们此刻身处的才是真正的‘幻灵境’!智能生命‘世界’构建的只是虚拟‘幻灵境’,里面全是智能生命,而你们将有机会获得神奇的幻灵!”

    幻灵拥有神话故事中的神奇力量,为了避免他们对人类世界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也限制了他们入世的数量。经过长达10年的考察,人类和幻灵建立了一套较为完善的相处机制,每年幻灵入世的数量也得到增加。

    王耀给每人发了一颗拇指头大的珠子,黑白相间的颜色看起来就像一个圆球形的太极,放在阳光底下,能看到里面有一个八卦阵图在浮动。

    王耀手上也拿着一颗珠子,一脸虔诚地说:“这颗珠子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先人的智慧,另一个是先人的遗泽,我们更多的使用第二个名字。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你们很快就会明白。”

    ……王耀似乎在想什么,一言不发。

    “咳~!”等了10分钟,在崇的印象中,教官绝对不会发呆这么久的,认为有需要提醒一下教官。

    王耀也回过神来,扫了一眼崇,说:“崇同学,身体不好就留在别墅休息!”

    见没人说话,继续说:“我们现在身处的就是幻灵境一座小岛上,专属于华夏区。接下来近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只有两个任务,一是生存,二是获得幻灵的认可。我不会给你们提供任何帮助,一切只能靠你们自己,无论你们是死是活,是否获得幻灵,一个月后我都会接大家离开。”

    正要走开时,突然转身补充了一句:“给你们个提示,你们手上的珠子是完成任务的关键!”

    这时,不少人都将自己的珠子拿出来,认真的研究着,没有人看到王耀离开时一脸得意的笑容:“这帮小崽子装什么深沉,真不可爱,这么神奇的东西,拿到的时候竟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想当初我可是看着它发呆了很久的,不小小的惩罚一下你们,实在对不起我们这些做前辈的。”

    王耀离开时已经6点钟了,这座岛上的神奇生命会在头三天帮助他们这些外来者,食物只会在6点钟到6点半之间出现,半个小时内不将食物拿走,神奇生命就会将食物拿回去,一般来说,这些事情教官作为前辈都会告诉他们的,当然,也不是规定要说,只是照顾后辈而已。不过,王耀觉得这帮后辈一点都不可爱,因此也选择性忘记这件事情了。

    在崇和子语研究珠子的时候,两个人走了过来。

    “hey,崇!”范靖豪,班上第二名。

    看到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继续说道:“等到现在,终于能和你说上话了。”

    “昨天我们组拿了第一!但是等到最后还是看不到你,你去哪了?”明显是来炫耀的。

    “你来就为了说这个?”崇不咸不淡的说:“最后一名。”

    “什么!!你竟然拿最后一名!你开玩笑吧!”范靖豪有点不甘相信。随后看着子语,说:“不会是因为他吧?崇,你看人的能力和你的个人实力不成正比呀!”

    范靖豪的目光里充满轻蔑,子语低着头,完全不敢和他对视,羞愧得脸都红了。

    “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我要送搭档回去休息。”崇作势要走。

    “大白天的休息,他不舒服?”说着,范靖豪就抓起子语的左手把起脉来。

    3秒钟后子语才反应过来,一下子就挣脱了,拉着崇立刻离开。

    范靖豪的眼中充满疑惑,问:“陈斯,你之前说他是你的同学,是吧?”

    “是的,并且他原本是你的搭档。”陈斯微笑着地回答。

    “那就怪了!”范靖豪捏着下巴思考:“他的脉象完全是一个普通人,和这里的人一比,简直就是废材!这就是校长换他的原因,只是,他竟然能完成昨天的测试,并且脉象还像个没事人一样,真奇怪!”

    “无论怎样,如果他们的表现一直那样,那么这次集训的第一名就归我了!”想不到原因,范靖豪就干脆不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