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boom是什么意思 > 第九十三章:王彦和刘锜
《boom是什么意思》    在此,先说说“八字军”以及其首领王彦。

    北宋灭亡后,在金军占领地区,义军纷起抗击金兵。

    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九月,王彦率岳飞等十一将7000人北渡黄河,收复新乡(今属河.南)后,遭数万金军围攻,因寡不敌众,率部众突围至共城(今河.南辉.县),联合太行山一带义军,坚持抗金。所有将士面刺“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字,以示决心,故称“八字军”。

    其后,两河忠义民兵首领傅选、孟德、刘泽、焦文通等亦率所部19寨10余万人来附,屡挫金军锋锐,声势大振。二年,王彦欲率八字军北取太原,因宋廷向金乞和,不准出兵,王彦及八字军精锐万余人被召之护卫东京(今河.南开封)。三年,八字军配合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与金军转战川陕,屡获胜捷。

    八字军起于义军,后转隶为官军,多次击败金军,是南宋初期功绩卓著的一支抗金义军。

    绍兴七年(1137年)正月,王彦因派军将追捕逃亡军士,与权主管侍卫亲军马军司公事解潜军发生矛盾,两军军士交斗于市。朝中有人弹劾其“军政不肃”。当时朝廷与金国的战事稍歇,高宗皇帝暂时不用担心金兵来抓他去北方陪徽、钦二帝,就开始提防手握重兵而且战功卓绝的大将了,于是顺势就把王彦的兵权夺了,给他个文官当。把他的队伍交由曾担任自已宿卫亲军统领的心腹大将刘锜来率领。

    王彦的手下大多是和他多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不服皇帝这样安排,脾气最大的阎充就带领部分人马出走,重回太行山落草。

    王彦作为一个久经战阵的勇将,以抗金恢复中原为毕生心愿,让他去当文官,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所以抑郁成疾,最后于绍兴九年,也就是今年病逝,一代名将,就这样含恨而终。

    在他病重之时,刘锜带领他以前的老部下焦文通等人去探病。

    王彦当时已病得卧床不起,但见到刘锜后马上挣扎着滚下床跪倒在他面前,声泪俱下的求他,他不想阎充等人继续落草,更不想他们日后被朝廷征剿,希望他们能为朝廷为抗金出力,求刘锜能奏明皇上,并派人带上自己亲笔书信去劝说阎充。

    刘锜非常感动,当即跪下当着他和众部下的面起誓,一定歇尽所能不负他所托。

    从王彦家归来,刘锜即上奏高宗,但遭到秦桧、张俊等人反对。

    刘锜一面继续奏请,一面派出和阎充交情最好的焦文通带着王彦的亲笔信先赴太行山与阎充接触。

    至于梁兴和赵云,他们都崛起于太行山一带,对这里非常熟悉,一直都是岳飞跟河塑抗金势力联络的得力干将,长期南北来往,跟阎充等太行新十九寨的人早已熟络,现在阎充是新十九寨的盟主,他们只要到太行山就几乎住在屠金寨里。

    冯毅听他们说完,颇为感慨,在宋金战争期间,涌现了大批名垂青史的名将,但大多都没什么好收场,岳飞的千古奇冤,宗泽、王彦等含恨而终,就是韩世忠、张浚和刘锜都是有功被罢兵权,抱憾终老。倒是秦桧这样的大奸权倾天下,张俊这样过大于功的小人得以富贵甲天下,真令人寒心。

    焦文通问梁兴:“梁小哥,你觉得金兵这次会再进山征剿吗?”

    梁兴说:“金兀术这次亲自带领,出动这么多人马,虽然杀了完颜昌父子三人,但他女儿和冯兄弟他们都给我们救了出来,他们折损了这么多人马,是不会就这样轻易罢休的。还有,太行山的新十九寨这几年不断壮大,让金人吃了不少苦头,阎兄盟主的名望这么响,这次又见识到我们的实力,金兀术肯定想将我们剿灭,以除后顾之忧。”

    焦文通和赵云都点头,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阎充一拍大腿说:“他来就最好,不是我阎大嘴吹牛,要是我们拉队伍出山外跟他们大军开战,我们胜算不大,但要是他们敢把队伍开进山里来,我就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赵云说:“金兵要是大举进山,应该不会等很久。”

    梁兴点头说:“他们不善于山林作战,不会让我们多作准备,他们不敢夜里进山,最快明天就会来了。”

    阎充说:“最好明天就来,老子今天没杀够,等得不耐烦呀,哈哈、、、”

    众人也齐声大笑。

    冯毅跟这些英雄好汉在一起,感觉特别带劲。

    他不知赵金姑情况如何,便别了众人去看看,远远见到赵金珠开门出来跟苏振说了几句,看见苏振脸上紧张无措的表情暂时放松了。金珠迎面走来,他问:“金珠姑娘,金姑她怎样了?”

    赵金珠说:“伤口很深,幸好伤口靠后,伤及了筋,但没伤到骨,只是失血太多,现在昏迷着,可能要两三天才能醒,我现在去向寨里的人要些药。”说完就走了。

    冯毅稍放下心来,但心中也难免内疚,这次北上救完颜昌是他出的主意,人没救到,反而自己人伤了。

    他见苏振一脸心痛的样子呆站着,便上前安慰他说:“金姑身体底子好,很快就能好起来的,你就不用太担心了。”

    苏振板着脸没作声。

    冯毅又说:“你知道救我们的是什么人吗?是岳家军的梁兴和赵云,还有八字军的焦文通和阎充,他们说金军很可能还会来攻打山寨,到时我们再多杀几个,为金姑出气。”

    苏振一瞪他怒吼:“他们是谁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最心疼的女人现在重伤躺在里面,我也不像你那么喜欢打打杀杀,不像你那么喜欢冒险,我只想我心爱的人可以平平安安的。”

    冯毅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火,愕了一下,说:“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苏振冷冷一哼,说:“你没想到,你不是一向料事如神的吗,你熟知历史,明知道完颜昌这次会死,你不说,带着我们来冒险,你根本就没把我们的命当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