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有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 > 第四章 河边夜谈
《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    夜饭过后凌云收拾了桌子洗刷了碗筷和爷爷闲聊了一会,至于闲聊的内容无非是谁谁家母鸡被人偷了,谁家的娃在哪里有出息发财了之类……说到后面,突然峰回路转提到了村里的张太爷家里,提到村里张太爷凌云爷爷眼里满满都是羡慕之色。

    话说那张老头原先哪有人叫他太爷,都是他那而立之年的儿子张大鳖在城里傍上了个富家公子哥让他当马夫,自那后村里便有不少人讨好管他叫太爷,现在那张太爷可是红光满面的走到哪里都是腆着个肚子有人迎风接驾的,真是好大的场面!据说上次张大鳖回村来要接老太爷去城里享福,老爷子死活不去说是不习惯城里,呆在村里反而过得自在。

    说到这这里爷爷看向凌云,说道:“云娃儿,赶明天我和村里几家人到城里去趟卖点东西,我琢磨着把大青牛卖了,好送你去书院里,将来当个大官好光宗耀祖!”说到这里爷爷满眼都是向往之情。

    “把大青牛卖了吗……”凌云在一旁眼神有些暗淡嘀嘀咕咕说道,下意识中他有种怅然若失感觉很不舒服,似乎是感觉到了不能天天和爷爷在一起吗还是即将失去与他陪伴许久的大青牛吗?

    “嗯,你和我一起去吗?”

    “我也不知道,想去又不想去。”

    爷爷短暂的沉默了一下,道:“好了,先去睡吧。”

    “嗯……”

    凌云回到了专属于他的一亩三分地轻轻掩上门,刚用火折子点燃了小桌上的盏煤油灯,大黑猫便慵懒的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摸鱼啊?”

    凌云回头一看,只见那大猫正懒散的躺在床上,小脑袋搭在前爪上闭着眼睛假寐。凌云没有回答它的问题,反而也躺上了床,用手杵着脑袋看着大猫,道:“大黑猫,你从哪来有名字吗?”

    沉默了一会,大猫睁开眼睛,用它那湛蓝色的目光看着凌云道:“我也不知道,自我有意识起我就在那片树林里,从哪来有名字重要吗?我只关心能在哪里吃到美味的鱼。”大猫如实说道。

    “没有名字吗?我给你取一个吧,我看……就叫……就叫坨坨吧?”凌云想了半晌道。

    大猫打了个冷颤,道:“真是毫无美感,难听之极!”

    “哼,这么叫多好听啊!”凌云反驳道。

    大黑猫满头黑线,也不反驳他了,反而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现在那老妖怪睡了没?”

    “……等会,我去看爷爷睡了没有。”

    月华如水皎洁的月光安静的洒落大地,村里明暗相间勾勒出黑白色的线条,偶尔吹来一阵微风带走了白日的热浪,带来夜晚特有的凉意,田里四处虫鸣蛙叫声一片,连树上的猫头鹰都闭上了眼睛打起了盹。

    凌云蹑手蹑脚的翻出了窗户,大黑猫则灵活的一跃而出,见四周无人凌云和大猫便朝村外小河走去。

    在虾蟆村外有条自山上流下的小河,小河清澈见底是村民的水源,在炎热的夏天里有不少孩童光着腚在其中洗澡。眼看离河不远了,大猫当然是欣喜若狂,早早变大了,又跳又蹦的喵喵叫着。

    到了河边后,只见大猫安静的趴在河边,把它的长胡须轻轻伸进河水里,眼睛一动不动的守候起来。凌云自然是不好打扰它,躺在在一旁的草地上,嘴巴叼了一根狗尾巴草,看着天空的月亮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知怎的凌云今晚精神出奇的好,到了现在一点也没有觉得犯困。

    不一会大猫在一旁开始不耐烦的喵喵叫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它干脆不用胡须钓鱼了。“扑通”一声大猫跳进了河里,由于它肥大的身体,溅起一大片水花到岸边,不过还好凌云离得远,才幸免于难。只见大猫把脑袋埋进了水里,寻寻觅觅的,没过多久它满足的跳上了岸,用舌头舔了舔爪子,懒散的躺在了河边的草地上。

    “坨坨,你知道吗?其实我那时在黑树林里,看见你的第一眼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凌云躺在后面不打紧的说道。

    “我也是啊!不然你认为你现在还会躺在这里吗?”大猫湛蓝色的大眼睛望着河水静静的说道。

    凌云怔了一下,没有说话……

    夜风轻轻地吹,小河的水潺潺地流,一轮明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躲进了云朵里。凌云站了起来望着前方伸了一下懒腰,走到了大猫身边抚摸了一下它的额头,盯着它深邃的眼睛,道:“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吗?如果你愿意我们就一起走吧,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就此分开吧!”

    “朋友是什么?”

    “朋友就是我有鱼的时候分给你吃,你有鱼的时候分给我吃,怎么样你愿意吗?”凌云眼神期盼的说道。

    大猫缓缓闭上了眼睛没有回答他,而是静静地趴在那里。凌云见它没有回答,心有一丝失落,但片刻后振作了精神转身走开了。

    凌云没走多远,回头看了一眼大猫,只见它仍无忧虑的趴在那里,似乎不为任何事所动,便彻底的失望了,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你等等,我愿意,喵。”后面突然传来大猫懒散的声音。

    凌云回头一看,见此时那大猫湛蓝色的眼睛在月光的衬托下格外的深邃,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凌云心中一喜,跑过去抱住了它。

    翌日,太阳刚从天边露出小半个头,睡得迷迷糊糊的凌云就被爷爷叫醒,问他去不去城里,睡得死去活来的凌云哪里肯应他,睡眼惺忪的说了一句不去。

    房间里很安静,阳光透过窗子穿透无数悬浮的尘埃。

    “糟了,今天爷爷要去城里!”凌云突然惊醒,但片刻后他又安静了下来。心道爷爷莫约走了一个时辰,现在去也来不及了,等等,他突然抓到了什么,心想正好今天和坨坨去城里看看,反正他也不止去了一回了,路还是记着的。

    虾蟆村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面。在距离虾蟆村莫约两个时辰的路程外,有个名为永升的小城,凌云隐约记得上一次去城里是半年前了,具体什么事情去他倒是搞忘了。

    说罢,凌云赶紧下床穿好衣服,大黑猫则懒懒的躺在床上,一点也没有迹象表明它想动。

    “坨坨,你去不去?”大黑猫却一动也不动,半点回应也没有。

    “你不去别到处乱跑啊,别去偷别人家的鱼啊!我走啦,下午就回来。”

    永升城面积并不大,繁华的地段只有其实就是两条相互垂直的窄长街,一条横街一条纵街,这两条长街平常就是拥堵不堪,赶上今天正好是赶集日,人来人往的真是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也不为过,人多就是一条财路,所以这两条街上的贼也是多多,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糟了贼手。